目前分類:為為集--系統排列觀點 (3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魏台鳳老師“系統排列排”工作之經典語錄

001p92bVzy754elrfV648&690  

                                                                                                                 2016/10/16

*  系統排列,有一個基本表達,當你提出問題的時候,這個場域會自然而然的呈現,系統會優先為你,必須要先看到的部分打開。如果呈現的不是你所想的,套用一句話:不是不做,只是時間未到。

 

*  系統排列的代表,是一種感知,本來心靈就是相通的,人本身就是一個導電體,這是宇宙共振的能量,這不是玄學,而是一種科學,我們每個人,都有這種敏覺度的,當我們慢慢失去這種感知能力的時候,這種感知能力仍是存在的。靈魂的感知能力,也是需要協作來解決人類的問題,這樣的一個靈感能力是本來就具足的。

 

*   系統排列,有的時候是可以穿越時間,穿越空間,可是,我們不能企圖利用系統排列那樣做,對已經發生的事情做扭轉。所以想要操控,或者,想要扭轉別人命運的企圖心,好似扭轉地球軌道;那能能行嗎? 我們都想速成,我們想要一個方法,一個按鈕,一下子解決掉我們的所有問題。我們都很想用最少的時間和精力,來獲得最大的報酬。

 

*   縱使是第一次上系統排列的課程,請不要帶著批判去看待。至於,排列的效果,不一定在那一刻就會有答案,在以後的生活中,會慢慢的發酵,慢慢的領悟到。生命自有它療愈的途徑,就像你會遇到怎樣的排列師。

 

* 所有的排列師,都要清楚自己的職責和能力範圍。排列師不要妄圖自己是位大神,唯一去做的就是尊重場域的發生。排列不是為了指引那一刻的大圓滿結局,而是根據場域的頻率和能量,來帶到那裡就好,要有一個服務的態度,而不是大神。

 

*   大家都以為要有個什麼方法來處理我們的問題,或是一定要排列來解決問題,我們一直以為排列是一把鑰匙,我們只要用這把鑰匙就夠了。可是更多的是:當我們把海靈格老師的教導內化;內化在我們心裡,當我們把內化在心裡的排列,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的時候,我們就會知道,療癒時不一定要眼睛看到排列;理解,排列就會發生。

 

*  我們每個人都有個構圖,我的家庭是什麼樣,我的家人應該什麼樣,我的孩子做事慢吞吞,我們是否要接受?所以,當這個構圖不是我們想要的樣子的時候,我們就會覺得不幸福,會覺得難以接受。

 

*  如果我們感謝上天的恩賜,並且明白,沒有一個事情一定是你想要的樣子,沒有一個人的人生是一定你想要的樣子,我們要相信,這種恩賜,這個小天使,會不斷的被創造出來,並不是想要更多更好更長,而是這些已經足夠了。所以,愛,不在於時間的長短,不在於你擁有多少,愛,就僅僅是愛而已。

 

*  發生的事情,如果沒有好好和過去和解的話,向前看,努力生活,是非常棒的選擇,然而,我們需要先好好面對已經發生的,和已經發生的道別,不需要自愛自憐的面對;這是系統排列工作的重要精隨。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魏台鳳老師講家族排列之精華–臨沂

                             2016/10/16 

22731  

 

父母子女篇

* 在排列中,每個人所看到的象都是不同的。一切的看見,只在於看見愛。我們常常忘記,愛,本來就存在。可是,我們常常只有聽見愛,觸摸到愛時,才會相信,它是愛。宇宙太愛我們了,所以,宇宙創造了很多工具,很多辦法,讓我們找到心,找到力量所在。可是,如果,你還是願意把自己的靈魂放在外面,沒有誰能幫到你。

 

≒  我們很難承擔自己那份責任,所以我們心生罪疚感,這種罪疚感讓你感覺很無力,所以你還要帶著這種罪疚感麼?不必向他道歉,不必向他懺悔,也不必自哀自憐,就是去承認那是自己做過的事。

≒  現在把眼鏡拿下來,你不需要帶著眼鏡,好好看著他們,他們很平靜,他們需要你的安撫和安慰麼?他們需要你做的更多麼?你心裡記著就好了,這種記得不需要愧疚,只要記得他們曾經和你交會過,他們曾經來到過,每一個孩子,都是因為愛的結合才來到的,這個不用懷疑。可是,我們的良知,我們的愧疚感,會攪擾出很多情緒,我們把它擴大化了。

≒  所以,天下的父母親,往往在用錯誤的方式愛孩子。我們這麼愛孩子,可是孩子感受不到的,我們這麼想要孩子好好的,可是孩子不理解。

≒  媽媽心裡一直有你,眼裡也一直都是你,可是你一直為何那麼愛生氣,媽媽只想你快快樂樂的。可是,當我還沒有準備好的時候,我暫時還不對你們做任何的反應,可以的,會等待,什麼時候都行。

≒  你的先生,在看著這一切,一切的發生,還需要你們兩個互相支撐。

≒  是的,請看看你的無力感,你的生命能量,它並沒有你想像的脆弱,完全是你心念的造做。把平安歸還給他們。

 

≒  跨大步的走向你的生命能量。謝謝你,讓我學會這一切。謝謝你,讓我學會寬恕,我先寬恕我自己。

≒  愛可以治癒一切,包括你的兒子,他不是來搗蛋的,他也是愛你們的,他用這種方式愛著你們。當你們也這樣看的時候,也許生活就會有很大變化。

 

≒  你現在,可以關心你的孩子了。這個孩子好像好久沒有得到你這麼豐沛的愛,好好的陪著他。同時,你也看到自己,整合的人格。

≒  謝謝自己,留住了自己最後的那份勇敢,來做最後的療癒,是的,勇敢,祝福是勇敢,吃藥是勇敢,去做療癒也是勇敢。

≒  剩下的就留給自己餘味無窮的慢慢發酵。所以,什麼時候可以釀成一壇美酒呢?我們拭目以待。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魏台鳳老師“零極限/家排”臨沂講課之經典個案對話

♂男人,女人♀!

 

14572271_1156096171150599_8158548120916019730_n  14581357_1156096157817267_5903138916607123716_n  

*   男人著眼點在他重視的事情上,女人也是著眼點她重視的事情上,所以,男人和女人,天生氣質就是不同。

*  男人說:男人不是很喜歡柔情蜜語。

但是,如果女人就是想呢?

男人說: 這就要看年齡段嘛。

男人說:曾經兩地戀愛時候的,那種思念的感覺,那種想要去撒嬌的感覺,已經是思維慣事,所以,就算結婚19年了,你還沒有適應現在。

      男人說: 「一切平安」這四個字,就是所有的甜言蜜語,但女人卻覺得俗氣平常!

*    妳非常支持他釣魚,他非常支持妳買衣服、旅遊,聽起來是絕配!可是,最後,是兩種不同的結果;最終妳不喜歡他的生活方式,或真的瞭解他。

*    有的時候,女人在失去以後,就不敢再付出,因為他們害怕付出之後,仍然得不到回應,所以他們將自己封鎖起來;相反的需索更多!

*    女人永遠對自己有執著的看法,不管婚紗褪去很多年了,可是,我們不願意隨著婚紗的褪去,而我們的自己褪去。我們想要不論是對方的事情,對方的眼神,對方的語言,都要用妳要的樣子來表現。

*    系統排列,不是以內化的想法排列出那種想要的樣子。你想要的已經得到了,如果你想要的更多,那就是,妄想。

* 下一步,想想你自己想要什麼?我不知道想要什麼。可是,我們都很羡慕你。羡慕妳可以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羡慕妳身在福中不知福;羡慕妳現在的年齡還有孩子般的心態;羡慕老公很同意妳自己想買自己想要的衣服;羡慕妳坐在那滿臉的笑容!!

*    接納他,接納他的不會表達,接納他愛釣魚,接納他愛種菜,接納他愛養的小狗。

*    他長大了,可是你沒有長大,妳一直在學習,並不代表真的長大了。真的長大,可以自己給予自己,可以自得其樂。可是,女人就是這樣,但是,男人就是這樣着愛女人。

*   不要想要通過排列來改變別人,你能做的只有改變自己。

*   你想要他那樣,是誰痛苦?是的,是自己! 那能怎麼辦?

*   你的物件不是用來填補你的空虛和寂寞的工具,因為,沒有任何人可以那樣填補你。所以,我們會用買衣服啊、旅遊啊,去消除那種孤單感。學著去和你內在的小孩,內在的自己和平相處吧,妳的感覺不真的需要那個物化,不要把所有問題,投射到其他人身上。

*    當我們有缺口的時候,我們會覺得人生還有目標,我們還會渴求圓滿。但是,當它已經很圓滿的時候,我們會覺得很無聊, 帶一點點空缺生活,這樣你自己會成長得更加圓滿一些。

 *    每個人都有其慢慢長大的權利,就像我們的課程,我們也需要慢慢長大。

可是,當我們結束課程,當我們完成一件事情,平靜下來,我們會有很大的孤單感,這種孤單感不是不好的感覺。其實,我們要享受那種獨立、孤單的感覺,靜靜地和宇宙待在一起,所以,最最要接受的是,我們這種孤單的感覺。所以,我們要從那種孤單中淬煉自己,享受它,和它和平相處。

 

 14523278_1156096211150595_4269303562360427635_n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魏台鳳老師零極限/家排臨沂講課之經典語錄

                                  2016/10/15

001.jpg

☆    系統排列,就是給你新的狀態、畫面,清除舊的記憶。所以,系統排列,在於新的畫面的呈現,刪除舊的記憶,可是,我們往往不願意刪除掉,往往直到看到那些新的畫面時,我們才願意刪除掉那些記憶的重播,才會認為自己是充滿愛的、自己是被深深愛著的。當你回歸於零的狀態,我們才擁有更多的創造力。

 

☆    回到愛的源頭,我們當然愛你,你是我,我是你,我們根本沒有分別,我們很喜歡分別,而這種分別心,讓我們痛苦。我們可以歸於源頭,對我們的祖先說,我愛你。當你深切理解,我愛你,是真正回歸到愛,你會很容易、很願意說出,我愛你。當你真正的明白,就不會受到其他情緒的干擾。

☆     我愛你,我是在返回源頭中。愛是所有問題解決的答案。縱使你遇到一些事情,現在沒辦法解決,可是愛會慢慢給你答案。

☆    現在的果,可能是因為以前的因,當你願意去說,對不起,謝謝你,原諒我,我愛你時,宇宙將歸於平衡。

☆    當你不願清理自己,不願放掉過去的時候,是的,刪除掉就是很不容易的,那就接受自己不那麼容易刪除,接受自己沒那麼勇敢,接受自己的不願意。不要好大喜功,認真每一次課……

☆    注意問題的發生,為什麼可以對外人或陌生人,包容,大度,但是對自己的物件或家人,為什麼會發脾氣?當你覺得是你的想法造作出來的時候,要用這四句話,清理自己的情緒。

☆    我很渺小,我很不中用,我承擔不了,我是受忽視的,當有這種受害意識存在的時候,我們就用這四句話處理。清理當下,回到當下。

☆    我們都喜歡做受害者,可能會得到關愛,可以站在一定得高度指責別人。有受害者,就一定會有加害者,可是那個加害者,是你頭腦中的,是你的需求創造出來的。我們來到這裡,是為了鍛造我們的靈魂,為了第四次元的自己,更快的看到我們的功課,更快的完成我們的使命。

☆     當你真正願意承擔下來的時候,所有的流動才會被打通。

     我們的所有都在於陰陽和合之下。不帶罪惡感的,才能徹底清理回復到純真。物理學界,已經證明反物質的世界的存在,它鏡面的照射著我們,所有我們感到挫敗的部份都需要扛起100%的責任。

002.jpg

 

【莫爾娜祈禱文】

聖靈、超意識,請幫我找到對失去一切的恐懼與感覺的源頭。

請將我這個存在的所有層次和面向都帶向那個源頭去,用宇宙的真理完美地解析它。

請穿越世世代代時間的永恆中,療愈因這個源頭而起的每個事件及相關的種種。

請依照宇宙的旨意進行,直至我處於當下;充滿了光與真理,充滿了宇宙的平靜與愛;直至寬恕了我所有的錯誤認知,以及造成這些感覺與想法的每個人、每個地方、每個狀況與每件事。

這個平靜就是我,這個平靜就是當下我之所在。

 

005.jpg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零極限遇上家排

2016年8月6~7日魏台鳳工作坊·魏老師語錄

于 海 霞 (整理)

1234  

一、莫爾娜祈禱文

聖靈、超意識,請幫我找到對失去一切的恐懼與感覺的源頭。

請將我這個存在的所有層次和面向都帶向那個源頭去,用宇宙的真理完美地解析它。

請穿越世世代代時間的永恆中,療癒因這個源頭而起的每個事件及相關的種種。

請依照宇宙的旨意進行,直至我處於當下;充滿了光與真理,充滿了宇宙的平靜與愛;直至寬恕了我所有的錯誤認知,以及造成這些感覺與想法的每個人、每個地方、每個狀況與每件事。

這個平靜就是我,這個平靜就是當下我之所在。

  

二、魏老師語錄

1.自我修養

*大家渴望奇跡,但所有奇跡都來自自我。當你感恩這個世界時,你會發現奇跡無處不在,共振的能量會不斷回應你。

*人最難克服的是自己的習性。每人都有自己的真正靈性的內在。

*四句話更深的奧義是:不但與對方協和關係,還能與先祖和解。

*你要相信你的內在住著一個神——你自己。

*平等心是沒有任何的比較和評判。

*怨天尤人使自己產生負性能量。如果你相信宇宙這個“道”,你的存在一定有價值。每個人都不容易,都有他的價值。

*左腦主宰著固著想法;右腦是直覺力、想像力、創造力。要多開發右腦。

*每一件事情都與我們每個人千千萬萬的欲望有關。

*看別人的生命故事有投射,有反應,有其他情緒很正常。

*要想助人,自己應充分被療愈。

*這宇宙是平凡的,它不會馬上就給你答案……但我們以後會知道。

*所有的療愈之道無他,就是悲天憫人的情懷。當你以慈悲的眼光看著與我們擦肩而過的人時,你會發現這個世界是有希望的。你的承諾是:放掉過往的憎恨、感情與自卑。這事發也許發生在你家,我家,他家……學習悲天憫人,學習放下。

*你的靈魂永遠記得你是誰,以及你的功課在哪裡。

*“我愛你”這句話,不帶罪惡感的,才能徹底清理,回復到純真。

*瞭解自己靈性的存在,我們的價值,看到我們本已具足的自信。

*對不起,謝謝你,原諒我,我愛你,這四句話是對現下事情的調和,更是我們對祖先的尊重和敬畏。

*有時候會有一股莫名的、無名的情緒跑出來,這四句話可以讓我們清理內心,免受干擾。

*不幸福是自己離了線。我們本來就是幸福的,當對現下不滿足時、抱怨時,看到、審視自己,是我自己離了線。與自己的內在連結就是連了線。

*當內心空杯時,是可以裝進去東西的;當內心滿杯時,所有甘露是進不去的。

*理智中心是懶惰的,它不願承擔那些愚昧的教育所定義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因此,為了避免去思考每一件事,它會選擇性地、想當然地用自動運轉的方式來工作,從而省出時間來做它喜歡的事:幻想。

*與自己的內在連結就是接上了線。與自己連接,就是與自己內在的神連接。神,沒有大小、高下之分,是平等的,沒有任何比較。每個人都是神,都有神性。

*零極限,歸於零,什麼都不存在,但什麼都有可能。隨時讓自己處於一個歸零、空無的狀態,會有更好的創造力。“零”等同於佛法說的“空、無”,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

*零的狀態,接受自己什麼也不是——非常渺小,也認定自己十分重要與十分偉大,才能可比十方諸佛。

*一般都覺得自己很大、很重要,但當你謙卑下來時,你會看到別人。謙卑不是失掉自己,不然,做事就會膽小,畏畏縮縮。

*對宇宙時信任的話,那麼就會相信自己今天的難得、意義和價值。

*我們在這裡,這裡就有一個磁力、磁場,大到宇宙,小到每個角落,每個身體器官,也有它的磁力、磁場,互相聯繫。

*有判斷能力的時候,是不需要排列的,你是有判斷的、有理性的、有自信的……

*在這個時代,我們有許多靈性的教導,有很多的資訊。每一個靈魂都已經選好了自己的父母,這樣才能完整自己的人生,完成自己一生的習修。

 

*思想引導能量,能量跟隨思想,一個人怎樣看自己就會成為什樣的人。

*療愈不是這一分一秒就發生,而是在決定過來的時候就已經發生了,不要有物化的想法,我們今天是跟自己的靈魂工作,去做靈魂已經準備好的事情,這是一個長久、慢慢發酵的過程。

*請放下奇跡或神奇的想法,系統排列是一個靈性的科技,我們都有靈性的事實,都有能量的事實,這是一個靈性的科技。

*溝通不需要練習,溝通之道,那就是真誠。當我們要和別人溝通的時候,眼神要看著對方,那樣才能看到對方的真誠。

*看向窗外,不管發生什麼,窗外的太陽依然會升起,會落幕……

*我們都是這塊大地的主人,我們都有權居住在這片土地上,也許這片土地上,各種事情,各種紛爭裡裡,我們受到了很多傷害。現在的我們是大地的子民,我願意接受,接受教導,直到我們都可以吸收,今日的我,有可能就是昨日的你,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要好好愛你,因為愛你就是愛我自己。現在的我願意讓淚水傾灑在這片大地上,用淚水洗刷血水,這裡沒有爭奪,沒有匱乏,這片土地可以餵養,富足我們的人生。

*我們要學習悲天憫人,學習放下,療愈不分你我。當我們看見別人的時候,這個世界是有信心的,溫暖的,因為我們是有愛的靈魂,不要忘了你的承諾,承諾,放掉過往,仇恨,悲情,自卑……

*我們都是因為不怕難,才要來到這地球一次。

*永遠記得這一刻,這才是你所擁有的一刻,值得你去握住的一刻。

 

 123  

2.關於父母

*每人都要對自己負責。身體上的痛他人無法代替。愛可以互相給予,但痛無法代替。

*……也可以圓滿,但未必對個案本人的靈性有觸動。

*你沒有辦法成為一個女兒時,就沒辦法成為一個女人。

*我們常常在職場裡挑戰的權威——就是父母。應該接受父母的個性和本來的樣子。那是對我們的考驗。

*父母的選擇,父母的命運,也是你的命運。

*我們要先承認愛媽媽,就算沒有看見媽媽的愛,但是我們已經擁有、身受了媽媽的愛。我們要從否定中,承認媽媽的愛,總有母親十分之十的愛。

*尊重父親母親,就是接受他們原本的樣子,而不是喜歡的樣子。雖然很多孩子,學歷很高,獲得的知識很多,但父母就是這樣,在生命的河流中,他們就是父親母親。

*每個人都要對他曾經做過的負責。唯有愛可以互相給予,但痛沒辦法相互給予,當我們看著父母的時候,唯有愛可以給予他們。

*人通常,往往喜歡抓悲劇,所以往往偉大的劇幕都是悲劇。人和電腦不一樣,電腦按下“shift”鍵,就可以清除記憶,而人做不到,人往往看見悲劇,好像只有愛的悲壯、愛成悲劇,才能愛到心坎裡,才能愛得深刻。然而,人不可能對老天抗議,因為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命運。

*子女不能因學歷高,知識廣,就來安排父母……生命之流從父母流到你這兒……母親是以自己的受苦給自己作個榜樣。

 

3.關於伴侶

*你要成為妻子,才能成為母親。無論婚姻是否兒戲,都是你選擇的。排列可以呈現事實,但不能改變事實。你要長大……

*出自同一雙眼睛,一個充滿缺點,哪哪都不順眼的人,也許,會同樣的是一個充滿愛的很好的人。

*人往往活在自我保護層中,認為出錯的永遠不會是自己,也不會是自己的家人,而是你你怎樣怎樣,但應回到自己,自己要先疏通,才能去看別人。

*讓心把愛找回來,而不是以交易為意圖的方式交換,應該用愛把他們找回來。

*做過了,我們就去承認它,而不是用懊惱的方式痛苦著。

*女人本來就是愛做夢,像個公主一樣,戲言比男人還嚴重,如果我們掉在以前的劇情裡,好像套著一個很大的殼,而當下,就會覺得你根本沒有走進來。

*男人女人本來在相處上就有很大的困難,然而是沒辦法完全理解對方的,男人女人之間的磨合本來就不容易,所以要學習。成長後,成為真正的女人後,當你準備好了,才要去做妻子,做媽媽,當還沒有準備好,而去那麼做,就會遇到很多困難坎坷。當困難了,痛苦了,也就意味著下一個轉機和學習。

*仇恨是一把刀,放在我們心裡,被割傷的是自己的心,我們會有靈魂深處的痛,比這個刀傷還痛。

*無論未來怎樣……夫妻關係沒有命令關係,應是平等關係……莫名的憤怒、哀傷,可能是轉移情緒所在。

*帶著一個劇情的“殼”,很難走進新的關係。

 

 

 640  

4.關於墮胎兒(及兒女)

*父母選擇遺忘和疏忽,但有著手足之情的留下來者會承受很多……過動兒就是對父母的提醒。

*你是父母,不能以廉價的方式說一聲“對不起”便打發了這個被抹殺了的生命……不能怕痛,與痛在一起。

*倖存下來的孩子壓力太大,同時也要承受父母的壓力。

*墮胎使父母互相不信任。男人通常選擇理性,不想痛苦,打落牙齒往肚裡咽……

*你可以處在這份孤單的哀傷裡……但他還是要走,他已經疲倦了……你也可以將這份愛加持到你擁有的孩子身上……

*每一位母親,都是做了非常沉重的選擇和承諾,才同意他們的孩子來到這裡,所以母親的角色是如此的重要。

*當父母放棄他們愛的結晶的時候,女人身上的一部分已經沒有了。所以當她可以去愛的時候,不敢去愛,這種無法訴說的痛,讓兩個人越來越疏遠,甚至,質疑他們的愛還在麼?這是很難承擔的生命之重,我們可以處理其之痛,這是父母的選擇,不能用廉價的方式抹殺掉這種愧疚感,我們可以帶著痛過日子,可以面對這些痛。有這些痛,你才可以成長,才可以肯定自己,發揮自己的才華,而不是沉浸在那個痛裡。把自己的愛找回來,讓心靈把這一切記住。

*生命的沉重,媽媽無力獨自承擔,爸爸的擔當可以彌補缺憾,完滿家庭的愛。

*還沒有碰到點上,沒有痛到不行,是想不到去改變的。

 

三、學員分享

*我是一切的根源。愛是解決所有問題的關鍵。

*受到關注是幸福,給予關注是愛的流動。

*這是我的命運,也是你的命運。個案的生命故事也是自己的生命故事。

*每個人的靈魂都是彼此相愛的。宇宙中的一切彼此相連。

*每件事都是禮物,只是包裝不同。平靜地面對這一切的發生。

*父母辛苦地活,是為了讓我幸福地活。

*一切都不是無緣無故發生的。

*自以為的事實並非真相。

*放低姿態,不去批判、抱怨,帶著愛輕鬆生活。

*從此刻起,我接納父母、自己、孩子,自己百分百為自己負責。

*尊重生命,接納一切。把心窗打開,讓陽光進來,讓生命綻放光彩!

*閉上眼睛,與過去和解;睜開眼睛,享受現在。

*寬恕就是愛。寬恕別人就是寬恕自己。

*原來,思想把我武裝得很強大;現在,我相信有靈魂的部分,我要繼續修行。

*良好的家庭關係是幸福的根源。

*原來覺得幸福很簡單,但痛苦需要很多人分擔。

*每一朵花都開出了自己的顏色。我也是一朵花,也能開出更美的顏色。

 

轉貼自卓群心理培訓中心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良知的界限:付出與接受間特殊的平衡|海靈格智慧

174746tf2t2v1vn03bp7tv    

 

海靈格/喜悅之家

 

在某些關係中'付出與接受之間的差異是不可克服的。例如,父母和孩子之間,老師和學生之間。父母和老師主要是付出者;孩子和學生是接受者。然而,這種差異只能減少卻不能完全消除。在所有付出有差異、得不到平衡的情況下,必須通過不同的手段取得均衡和滿足。父母自己也曾經是孩子,老師也曾經是學生。當他們把從上一代接受過來的東西,付出給下一代時,他們就取得了付出和接受之間的平衡。孩子和學生也是這樣。

 

包瑞斯(Borries von Munchhausen)在下面的詩歌中優美地描述出這一切。

 

黃金球

因為愛,爸爸給了我

我無以回報。

年紀小,這份禮物的價值,我不知道。

長大後,用成人的腦袋,無法思考。

現在,我兒子長大成人,愛傳給他,

在父親的心中,和別人不一樣,他是個寶。

我曾經接受的東西,現在付出,

這來自不再回來的人,沒法回贈。

當兒子長大成人,像男人一樣思考,

他將像我一樣,踏上自己的路途。

我給他的愛,他會交給他的兒子。

我注視他,帶著渴望而沒有嫉妒。

我的目光跟隨生命的遊戲,

深入時間的殿堂,

人人含笑拋出黃金球,

沒有人拋給傳球給他的人。

 

在任何情況下,只要付出和接受之間的均衡不能通過雙向、完整的交換獲得,那麼,父母和孩子、老師和學生之間適合的方式都可以應用。在這種情況下,例如,沒有孩子的人,可以通過把自己接受的東西交付給其他人來減輕自己的義務。

  

致謝

 

人們在必須接受那些自己無法回報的東西時,表達誠懇的感激之情,是平衡付出和接受的另一種方法。我們千萬不要隨便表達感激之情,去逃避付出一些可能和應該付出的東西。但是,某些時候這是惟一適合方式。例如,對於殘疾人、重病的人、垂死的人,有時在愛人之間也需要這樣。

    

在這種情況下,除了平衡的需要之外,還有一種最基本的愛起著作用。這種愛像把衛星和行星保持在一起的引力一樣,把社會系統中的成員彼此吸引在一起,完整地聚在一起。這種愛,像感激之情一樣,伴隨著付出和接受被表現出來。

    

不論是誰感覺到真正的感激之情,都可以肯定地說:“你給我,並沒有考慮我能否償還,我帶著愛接受你的禮物。”不論是誰接受這份感激之情,就要肯定地說“你對我的禮物的愛和讚賞,對我來說,比你能給我的其他東西更有價值。”

  

懷著我們的感激之情,我們不僅肯定彼此之間的付出,同時也肯定我們彼此雙方是一個整體。



175020vtvtldfwxv6u6lp5  

感謝上帝

 

 

有個男人曹經覺得要報答上帝,因為上帝曾讓他起死回生。他問朋友應該做些什麼來表達對上帝的感激之情。朋友告訴他一個故事:有個男人全心全意地愛著一個女人,並求她嫁給自己。女人並不想嫁給他,因為她的心另有所屬。一天,他們一起穿過一條街道的時候,一輛汽車飛快地從女人旁邊駛過,如果不是男人從背後拉她一把,就差點被汽車撞倒。然後女人對男人說:“現在我想嫁給你!”

“你認為那個男人會有什麼感覺?”朋友問道。男人撇撇嘴,沒有回答。

“你明白嗎?”朋友說“上帝對你的感覺也可能和這個差不多!”

    

我們很容易把從天而降的好運看作是一種威脅,是讓人焦慮不安的東西。心底裡會相信我們的幸福會引起其他人的嫉妒,引起命運的嫉妒。誠懇地感激之情會減少這種焦慮。然而,在其他人的不幸面前肯定自己的好運是需要謙恭和勇氣的。



戰後回家



兒時的夥伴被派往前線,經歷了無法形容的危險,雖然很多人受傷和被殺,還是有兩個安然無恙地回到了家。其中一個變得很平靜,心平氣和。他知道反復無常的命運最終還是救了他,因而像接受禮物、接受恩賜一樣接受自己的生活。

    

另一個養成酗酒的習慣,像其他的退伍兵一樣,整天沉緬於舊時的生活體驗。熱衷於吹噓自己怎樣大難不死,怎樣英勇戰鬥。看起來,對他來講,整個經歷都是白費了。

  

付出、接受與愛的影響

  

在親密關係中,為了達到平衡,付出和接受要受到共同需求的調節。如果伴侶雙方沒有體驗到週期性地不平衡,就不會發展出有意義的交換。和我們步行相似,當我們保持靜態平衡的時候,我們會直立在那裡,當我們完全失去靈活的時候,就會摔倒。但是通過有節奏的失去平衡並再獲得平衡,我們就會向前進。取得平衡後不久,一段關係要麼會宣告結束,要麼通過新的付出和接受來更新和持續發展。

    

雖然伴侶雙方在交換中有所不同,但在親密關係中他們是平等的。不論他們的付出和接受是哪種平衡,他們的愛都會取得成功和持續發展。當他們達到靜態平衡時,他們之間的交換就結束了。如果一方只是接受而不付出,另一方很快就會失望而不再付出。如果一方只是付出而不接受,另一方很快就會不想再接受。

   

如果一方給得太多,超過另一方報答的意願或能力時,伴侶關係也會結束。愛意根據接受者的接受能力限制付出,就好像它根據付出者的付出能力來限制接受一樣。這就意味著伴侶雙方對付出和接受之間平衡的需求,限制著他們的愛和他們的伴侶關係。就這樣,我們對平衡的需求約束著愛,限制著愛。

    

但是,愛也制約著平衡。當伴侶中一方做了一些事情刺痛和傷害了另一方,受傷的一方必須回報一些事情來造成同樣的傷痛和困難,以便保持付出和接受之間的平衡。但是,這種方式不能破壞愛。當受傷的一方感覺到高高在上,而不能彎下腰來根據愛需要適當的報復對方時,那麼就不可能得到平衡,關係就面臨著威脅。

 

 

例如,當夫妻中一方有外遇時,就會面臨這樣困難的處境。在婚外情事件發生之後,如果伴侶中一方頑固地要保持自己的清白感,得理不饒人,就不可能調解成功。

另一方面,如果受傷的伴侶通過報復一部分傷害,自願地讓自己處在愧疚之中,那麼,他們之間要恢復關係或許就能成功。然而,如果受傷的人還愛著自己的伴侶,逐想繼續這一段伴侶關係,回報的傷害就不能和接受的完全相等,因為,那時就沒有一種不公平的狀態把他們聯繫在一起了。回報的傷害也不能過分,因為在那種情況下,犯錯的一方會受傷,會理所當然地感到要尋找新的報復,傷害就會迴圈升級。報復的傷害必須比原先的要小一些。用這種方式,愛制約著平衡。

    

一些人發覺認識到上述這些會感到很不舒服,這種情況下,除非通過要求得到公正的補償,讓清白無辜的人變得身負罪責,否則能讓愛豐富流動的調解就不可能出現。然而,像我們通過果實而認識大樹一樣,要想認識到對親密關係和愛來說,什麼真正有益、什麼真正有害,比較一下兩種不同做法的結果,就一清二楚了。



Balance-Art-By-Michael-Grab_04  

出路

    

一個人告訴朋友,他的妻子埋怨了他20年。他說,在結婚後沒幾天,父母就要求他用六個星期的假期來陪他們。因為父母要他開他們的新車。他跟著父母去了,把妻子撇在一邊。回來之後,他再解釋、再抱歉也沒有用。朋友建議說:“告訴她,她可以選擇一些事情或者自己做一些事情,讓大家扯平。”那人笑了。他知道解決問題的關鍵了。

    

有時候會出現這種情況,伴侶雙方引起的傷害不斷升級,好像傷害愛的事情會對他們有什麼好處似的。那時,他們的交換在負性增長,這種交換把他們緊緊地凝固在煩惱之中。他們是在維持付出和接受之間的平衡,但不是在愛中進行。通過付出和接受的量,通過分辨他們取得的平衡是有益還是有害,我們可以辨別一段關係的品質。

    

這也表明我們怎樣才能讓削弱了的伴侶關係重新恢復,讓它變得令人滿意;伴侶怎樣從有害的交流移向有益的交流,怎樣用愛來增加交流的量。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靈格】2016 /3比利時工作坊的問與答

mp51477867_1451482092115_2  

問:我總是想要做很多事情,卻不能去做。 
海靈格:站在前面,看一個方向!轉身,看另一個方向!現在,你歡喜吧!

問:在新家排中,任何議題都太小了。 
海靈格:新的也是會成長的。

問:中國是一個很痛苦的國家。 
海靈格:我不想評判。他們與所有的其他人都是平等的。 

問:昨天晚上進房間,冥想,媽媽來找我,送我一份禮物,在夢中,她給了我正確的位置。我感覺被愛和感恩填滿了,母親們常在! 
海靈格:在這裡,我帶你們進入另一片廣闊的無垠!

問:我被愛卡住了,不會愛! 
海靈格:站在那裡,向一群人慢慢走去,對他們說,我看到你們了!我也來了!

問:關於孩子和母親,向對方伸出手,我感到驚跳。 
海靈格:那位女士是愛的移動,但不是對父母的愛。 

0 (1)  



排列師的位置

問:在這個工作坊中,印象深刻的是第一天最後一個排列,我處理過這個排列的方方面面,我想問一個點:一個人站在耶穌面前的可能性。當我站在那位女士面前,我觀察,當她感受時,我也感受,我感受到,純然的愛是存在的。但我們會害怕,光會讓我們失明。我們是老舊的,掘金的奴隸,我們如此熱愛我們的戲劇,很清晰它將帶我們走向何方。當來訪者找我們做排列時,他們會說我遇到了什麼問題或有疾病,我為他們排列。當你說,這些都是劇,你們走吧!那位狂怒的女士說,你根本都不在乎我,我在受苦!我在想,我的位置在哪裡?我和耶穌在一起,還是和白癡在一起。關於排列師的位置,你能告訴我些什麼嗎?

 

 


海靈格:我們有一段共同的很長的歷史,但是我感覺自己被帶入另一個維度的時間並沒有很久,我能說些什麼?當我去看,人們關於排列說了些什麼,完全都是很離題的。所有被計畫出來的東西有多瘋狂。第一位為掘金的目的而創造出來的人仍然被黃金連接著,某種程度上,我也是。我也允許自己被帶入另一個維度。開始時,是從一些細小的事物開始的。第一個被創造出來的人,是為錢這個目的而創造的。如果我去看這個世界,只看中東發生了什麼?都是關於錢的。所有宗教也是如此,都是關於錢。看新聞,許多新聞最主要的也是關於錢的。每一個死去的人,卻帶不走一分錢。這些正在發生的,不是很荒謬嗎?


我們生活的世界,只是很小的。我覺知到,這個世界,是微小的。他們如何存在的呢?是從一些微小的而來的。就這樣進一步的發展。然後,我接到了一個指示,進入了另一個維度的世界。


我當時已經在這個移動當中,一個新世界被發現了,相比我們所生活的世界。有清晰的東西表明,我已經走到了這個方向。我在這個移動中,移動得很好,你當然也可以。
我們在這裡體驗到的,進入到了一個更高的層面!我已經帶你們進入到了另一個層次,一個不同的世界!在這裡,我看到了未來。

0258f24c917d74727183a94c8e0ed192  

 


生命不允許遊戲。
生命的遊戲都是死亡!
所有的遊戲在這裡都會被看到。

淚水是來自天堂的禮物。
逝者在等待我們愛他!
很多人都通向了一種不同的偉大之中,是生命的偉大!
最終,每一個人都有她的位置。

對每一個人的問題是,我屬於哪裡?我的歸屬在哪裡?我留在哪裡?留下來的很簡單。問題是,你現在要捫心自問的是,我站在屬於哪裡?

你的淚水說明的更多!你還在監獄之中!愛是會閃光的!
很多排列都是一種謀殺的繼續。
一個人不需要學很多,一個人只需要去做。

海靈格:我們在走向另一個層次

我想談一談,關於宗教:

為什麼這裡有這麼多的宗教呢?很奇怪!他們都說,他們服務於某一位元神,那個神在哪裡?為什麼有好幾個神呢?為什麼有諸多宗教呢?他們彼此很生氣,互相爭鬥。所有戰爭都是宗教之戰。那裡有什麼?很奇怪!

當我觀察這些事情的時候,所有這些戰爭,所有以神之名做事的人,以個人之神做事的人,他們拾起武器,然後去與另一個不同的神征戰,能有比這個概念更瘋狂的嗎?我們可以放下這些想法,這些概念了。讓他們離開!

我們在我們的新的領域當中,能覺知到什麼?我們能允許他們就是那個樣子,接下來的結果是什麼呢?

我們向所有的人伸出雙手,那就是新的家族系統排列:只有愛!

 

001OHtpzzy6NbVaaoF4c2&690  

關於家排的未來:
1.我等待。
2.一切超越當下的,都會帶領我們一起進入一片不同的廣闊的無垠!
3.所有重要的都只有一步!我腦海中浮現了一個短語:世界是有未來的!

 

感謝: 陸超偉  釋然等整理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族系統排列之答客問:

Favim.com-31981  

2016/3/17魏台鳳

 

     問:

     魏老師,您好!看到這段話感觸頗多。可能自己長久以來比較疲憊的原因也有這 方面。自己總是給別人的情況下結論,反而接收了負能量。
     我有關於助人的一點感悟:
     記得有這麼一個真實的故事,香港一位老太太醫術高明,曾救治好很多絕症患者,而自己最後也身患絕症故去。在我們老家也有這樣的例子。一位村醫行醫多年,口碑很好,卻在中年離世,令人扼腕歎息。在家排業內也流傳“背業力”之說,即助人不當,可能承接案主家族的負向能量。有的甚至讓人聞之色變。其實,從家排的角度,這種現象很好理解。所謂“背業力”或罹患同樣的疾病等,實際上是認同。“我要和你(你們)一樣”或者“我替你”,是盲目的追隨。當助人者能夠把自己的家族和父母放在身後,也能夠看到求助者的父母和他的家族,就能夠從認同中分離。從而做一點點有益的事。
      從認同中分離是一項偉大的踐行活動,不是知道了,就完成了。

12369001_1050428404987968_4369832783763673536_n  

 

 

答:

      對於從事助人工作者,如何修得正行,正思維是首要的修練。那麼自然正氣充滿、能量沛然,是以不憂不懼。

      那什麼是思與行的中正呢?如果學了系統排列仍無法自宇宙法則中去度量;不知不覺以小我的眼光去看事事物物,自然無法中正。

      做為一個療癒師,「識別」與「批判」是非常重要的功課,如果一個療癒師急切的想從外在去改變別人,就算幫助了人,但仍犯下「干預了別人生命的體驗」的錯誤。這裡的正念就是謙卑的接受當下,如果當事人有他自己的進程、自己的速度、自己的方式,排列師必須完全的同理,而不是以療癒者自己的判斷去意圖表現;這就是「識別」的意思。

      而人類的心識會紀錄自己的一言一行,生命的網業也在自我的審評之中,並非“認同”當事人的劇情或角色而背負了他們的業力,實情是自己的所作所為在無意識中付出的代償。

     至於在這個行業中專精的人士,何以也治癒不了自己;也得了同樣的病症呢?這裡犯了一個引喻失義的謬誤——「生病是不好的事」,或者「得了某種疾病的人代表着這背後的動力是一樣的」?

     首先,要瞭解肉體凡胎本就是會老化仙去的。生病,是肉體選擇消亡的方式,怎麼能說生病是不好的事呢?難道要活到999歲老到不耐煩不成?況且在講身心靈平衡的新時代,疾病代表着心與靈的聲音,也就是訊息的提供。因此我們要好好謝謝疾病,它帶來的訊息讓我們知道靈魂的意願,從而修正自己走向與較高自我連結之途。

 

2015052211565522  

     在台灣,多位著名的癌症專家得了癌症,一手為癌末病患安寧療護服務的的趙可式修女,最後在安寧病房中去世,他們的貢獻都是典籍在人間的風範。然而,神來一筆的是,在他們生病期間悟出對治癌症的道理,並創造了原來被宣佈活不過三年,卻活過了十年的事蹟!而住在安寧病房的趙修女,則經由親身的經驗可以對病人提供更好的服務修正。如此看來,在人生的終了上,他們的靈魂選擇的是更多的體驗!如此了悟生死的真實示現,堪稱佳話。

     至於每個生命體來到地球上都有其不同的使命,靈魂選擇生命體驗的方式也不同,時間(年齡)更不是生命品質的絕對值。對於每個來到自己身邊的事件保持以覺察去關照;「情輕病輕」,一個助人工作者唯有以平靜的修持去不斷精進,別無他途。

     當我們可以用客觀的,整體的態度看待人生時,我們會明白自己不需要去改變別人;當我們能盡情的豐富自己的人生,而不以別人的價值觀去審評自己的理想和目標,那麼我們便無需擔憂別人會比自己更好。我們所經驗的就只是一個經歷,而對經歷生命而言,無好壞,無對錯之分,就只是一個經歷!

 

10341948_1104163569614451_2019980464149715001_n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靈格 | 愛能引起疾病也能帶來康復

1448869813388  

 

愛能引起疾病也能帶來康復

    某些嚴重的疾病,例如癌症,往往與家庭中各種牽連糾葛有關,意即在不知不覺中我們的命運與前人命運的動力連結。例如:母親很早去世,孩子會有動機追隨母親尋死,做出種種危害生命的行為。這是一份極深厚的愛,這份愛連結著孩子與母親的命運。

 

    這份要追隨母親的渴望,通常不會實踐出來,只是一份感受而已。但這孩子往往就會有很多病痛,就算他長大了,也未必有好轉。有生命危險的疾病,常常與這份愛有關,那是表達愛的一種極端手法,而嚴重的意外、自殺或癮癖也常與這份愛有關。

 

    早年喪母的孩子長大成人後,有自己的家庭,他(她)的孩子會覺察到父親或母親有追隨祖母離去的意向,孩子心靈內便有這個反應:“讓我替你做吧!”這是一份帶著深厚的愛的命運連結,這份連結有時甚至以嚴重的疾病,例如癌症、意外或自殺表現出來。

 

    另一項導致疾病的動力是當人感到有罪惡,例如:墮胎或拋棄孩子的父母。由於這一份罪惡感,他們會產生要追隨、分擔這孩子命運的動機。嚴重的疾病,意外或自殺便會在愛與罪惡雙重動力下發生。

 

    這類行為有一個共通點,當事人漠視其他人,他們表現出來的愛是盲目的。孩子失去母親,他要以自己的死亡追隨母親時,根本沒有看見母親,他的愛是盲目的。但如果孩子真正看著母親,心裡說:“我以死追隨你”,他會發現他是無法說出這句話的,因為他會馬上清楚看到母親同樣愛著他。而疾病或任何傷害自己的行為,都是無法滿足對母親的愛。孩子必須用另一種方式表達他的愛,例如他對母親說:“因為失去你,我差點也失去生存的能力;但我現在看到你了,我接受你給我的生命,用這個生命好好做一些事情。當你看著我時,你也會感到欣慰愉快。母親的不幸便轉為孩子生命的力量,他也放棄尋死的想法,用另一種方式敬重母親

 

    我已經用例子指出,我們可以用什麼途徑,削弱導致疾病的命運連結,使得命運有好的轉變,帶出好的結果,家族系統排列便是非常有效的方法但我們千萬不可以把排列工作看成靈藥,以為做完家族系統排列後,疾病便消失,這想法太天真了。若身體已被細菌侵害,在這種情況下是需要醫學上的治療。

 

    實際上我們不應該不惜代價地對抗疾病,人就是帶著一個異常古怪的想法,以為生命和健康兩者是最高的價值,千方百計要保存它。這種想法實在奇怪,生命根本不可能有最高價值,因為生命只不過是從無明浮現出來,然後再次消沉下去,這無明比生命龐大的多,與它相比,生命只不過是短暫的過眼雲煙而已。在這股浮出與消沉的宇宙大活動中得到和諧,生命才有它的力量與方向,而生存與死亡,健康與疾病也因此得到同等價值,每件事都有自身的意義

——節選自海靈格《心靈活泉》

 

1448869601182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排 | 療癒與母親的關係

t01a5cf53f46ccba608   

 

 編者:這星期是感恩節,特別選擇這篇文章與大家分享學習。對母親表達深深的感恩與愛,感恩我們的生命經由父母那裡而來。

 

《療癒之道》

作者:伯特·海靈格

譯者:舒恩

 

【母親】



無論過去還是現在,我們在人生中所能經驗到的最親密的關係,都是和母親的關係。母親,是生命在子宮裡就賦予我們的關係。

 

一旦來自父精母血的生命開始,父親的精子進入母親的子宮受孕形成受精卵,我們就一直待在母親的體內......漫長的孕育,以跟母親最深度的和諧,生長在她的子宮裡,整整九個月時間,直到長成一個完整的小人兒,準備出生,和她分離,作為人見到第一縷天光,呼吸第一口空氣。

 

出生之後,我們又在哪裡呢?在母親的懷裡。這個獨立的小小肉身,吃進的第一口食物,是母親的乳汁。母親的乳汁使我們得以活命,為我們的健康成長提供一切所需。

 

生命的奇跡,如果不是一開始就在與母親極致的、全然的融合裡,還在哪裡展現其更偉大的光輝與神秘呢?

 

當我們長大,變得越來越獨立,把家這個安全港灣拋諸腦後,進入到一個更廣大的世界,接下來又會發生什麼呢?我們會失去母親,連帶著也失去父親嗎?有時我們覺得已經不愛他們了,他們也不愛我們了嗎?還是我們帶著他們所給予的愛,再出生一次,邁入獨立于父母之後的生命?又或者,我們通過拒絕他們的愛,比如指責他們,而把自己變得更大?

 

以這種方式獨立、過自力更生的生活,會使我們的生命更豐盛嗎?還是讓我們變得更悲慘和渺小了呢?我們真的準備好過成年人的生活,實現完整意義上的生命傳承嗎?還是有什麼東西介入了我們和父母之間,也許是一種與母親/父親分離痛苦,突然結束了我們在生命起始之初所感受到的那分至福極樂?我們是過早地面對了成長的另一面,生活的真實了嗎?我們仍在為喪失最初那段幸福時光而感到悲傷嗎?還是已經忘記了之前親密奇妙的體驗?

 

我在談論什麼呢?在談每個人遲早都要面臨的體驗嗎?對有些人很艱難,對另一些人更容易嗎?我在談論分離以及伴隨而來的傷痛。

 

不僅如此,我們與母親的關係會在日後我們與他人的關係,尤其是與伴侶及孩子的關係中再現,也會在工作生活中呈現出來。

 

只要有某個時間造成了我們與母親的分離——哪怕是很短的時間——痛苦都會留在我們的裡面,並在餘生縈繞於心。它會在我們與他人的關係中閃回,在我們對彼此的共同期望裡浮現。它影響了愛的流動與敞開。

 

 

【分離的痛苦】

 

現在,讓我們安住於內在,安靜地回溯到童年時光。我們靜靜地等待,直到感覺和母親在一起了,面對著她。

 

當我們面對母親時,內在的移動是什麼呢?我們會被母親吸引嗎?會輕鬆愉快地走向她嗎?準備好要擁抱她嗎?還是會後退,不想與她發生任何聯繫?

 

如果我們想後退,就停下來,不要動。稍等片刻,我們會感受到痛苦,但不會立刻想起,那就是與母親分離的痛苦。無論出於何種原因,當我們極度需要母親時,她不在身邊,分離就發生了。

 

我們在等待母親,迫切地需要她,但是我們無法去到她身邊,她也沒有過來。

 

這時候我們的內在會發生什麼呢?那是怎樣一種感覺,怎樣的絕望,怎樣的憤怒,怎樣的悲傷,怎樣的創痛?

 

然後,我們也許會做出一個決定,放棄我們的母親?再也不要回到她身邊了,以免再次感受那種喪失的悲痛?

 

對孩子來說,不管是什麼情況造成與母親的分離,也許只是一小會兒,對孩子卻是永恆。

 

從那一刻起,我們變了。我們不再走向母親,而是遠離她,把自己冰封起來,不願再品嘗那種痛苦。

 

昔日和母親親近親密的幸福影像和歡樂記憶,就此消失了嗎?它們到哪裡去了呢?它們好像從來就不存在,是嗎?我們過上了內在與母親分離的生活。

 

現在,我們來談談這種創傷的內在過程,以及伴隨而來的痛苦。

 

 

【分離的創傷】

 

在一些特定情況下,當我們想要移動時,分離的創傷會抓住我們,使我們不能動,或不許動。我們被卡住了,保持在冰凍狀態,進退兩難。

 

從童年經歷分離創傷的那一刻起,我們就一直在母親面前冰封自己。我們不再走向她,而是向後退縮,不想再次體會被遺棄的痛苦。

 

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呢?在此後的其他關係中,我們也會傾向於退縮。我們心裡想走向他人,正如經歷分離痛苦之前,也想走向母親;可是走向他人的每一步都會喚醒身體和靈魂深處的記憶,那種許久以前分離的痛苦。所以,哪怕心裡深深地渴望走向他人,在現實中我們還是會退縮。我們在內心深處,成了對他人來說難以親近的人。我們關閉了自己。



【冥想 | 回家】

 

如何才能找到回歸母親的路呢,像過去那樣和她親密共處?怎樣做才能再度走向他人,重拾生命的喜樂?

 

在冥想裡我會和你們一起踏上這條路。首先,我們回到內在,回到與母親痛苦分離之前的時刻。那時候我們在各個方面都與母親很親近,與她在一起感到很安全、很舒服、很放鬆。

 

我們回到母親的子宮裡,跟她合一,跟她的血液、呼吸、心跳渾然一體,感受著她的期待、關心、恐懼、希望,以及準備冒著生命危險將我們生下來的意願。

 

忽然間,她的子宮變得局促狹窄,儘管那是我們的家,現在也不得不出來了。

 

在巨大的擠壓下,在生與死的掙扎中——對我們和母親都是如此,我們生到這世界上,見到第一縷陽光。

 

突然間,我們就在那兒了,置身另一個時空,但馬上又回到在母親的臂彎裡,聆聽著她的心跳,緊貼著她的胸膛,吮吸著她的乳汁,在她的懷裡沉沉睡去。

 

然後是漫長而不間斷的照顧,母親或父親日以繼夜地看護我們,確保我們安然無恙。當他們不再身邊時,其他人例如奶奶、年長的姐姐或叔叔、阿姨會來照看我們,我們是這個大家庭裡的一員。這是一段多麼豐盛、快樂的時光啊!



 

現在,讓我們對這段時光完全地敞開,在心裡給它們空間,感受自己在家中被親人精心呵護、無比安全的感覺。

 

心裡帶著這些幸福的體驗,我們注視著母親的眼睛,她現在站得離我們有一點距離。我們面對著她,感受經歷了分離的痛苦之後,我們的內在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回憶生命之初的歡樂時光吧!母親給了我們深深的愛,日復一日,一次又次,我們發現自己一直想靠近的人,就是母親啊。現在就鼓起勇氣,朝向母親移動那麼一小步,跨越了分離傷痛的一小步。

 

一旦成功地邁出這第一步,我們就做一次深呼吸。

 

然後,停下來,再度看著母親的眼睛,一直看著,直到再次找到勇氣和力量邁出下一步;然後,再一步,一步步地,繼續靠近她,直到再次幸福地倒在她的臂彎裡——我們終於回家了。

 

【展望】

 

經歷了這個過程之後,現在轉過身,去面對我們曾經抗拒過的人。儘管受到對方的吸引,卻由於早年分離創傷的發作,我們終至掉頭而去。這些人裡面包括人生伴侶,也包括那些我們會與之分享生命的人。

 

想像與他們隔著一段距離,站在我們面前。注視著他們的眼睛,想起回歸母親的路,儘管有種種使人退縮的恐懼、體驗和感受,我們仍然勇敢地向前邁出一小步。

 

我們給予自己需要的時間,直到朝向他們的移動完成為止。

 

這樣做的結果是什麼呢?我們準備好迎接成熟、完整、幸福人生的來臨,我們向著撫平創傷的那股療愈力量敞開自己,我們決心採取行動為生命服務,不光為自己的生命,也為其他人的生命服務。





【補充】

 

說到母親,我想再多談一點我的觀察,很簡要。

 

我們與母親連結的方式,也是我們與自己身體連結的方式。那些內在于母親疏離,拒絕母親的人,也會經驗到與自己身體的疏離,甚至會厭惡身體。

 

在某些靈修圈子裡,母親是被排除在外的。例如古代基督教裡那些據說住在石柱上的聖人,或是今天的許多瑜伽行者。在《聖經》裡,耶穌基督也以同樣的方式排斥母親,拒絕母親,宣稱上帝是他的父親。

 

這些人要如何找到回歸身體的道路呢?必須重新找回母親,在分離之後再度回歸母親——不管分離的原因為何,帶著愛找到通向母親的回家之路,就能再次與生命這個整體協調一致。

 

當我們認識到自己的一切都與母親相關時,我們要如何自助和助人呢?與母親關係的疏離,會帶來什麼樣的感受呢?如何才能深入而持久地照料自己和他人的健康呢?全都要回歸母親,帶著愛。

~ End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您的關注和分享正在改變內外在世界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載)原創 | 海靈格夫婦臺灣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

201507011538331211.jpg 


2015-09-22 宋儆的整理

 

        

  海靈格夫婦不僅關注到個人,還關注到中國大陸和臺灣的和平以及中國男人和女人的長久以來的狀況。這兩場排列,給了我很深的觸動。下面是我關於這兩場排列的感受和體驗,還有一些學員們的分享。

 

關於中國大陸、臺灣和日本的排列:



        海靈格先讓臺灣和大陸各10個代表分站兩邊。我看到臺灣方部分代表轉身背對,有的後退,有的原地不動。而大陸方基本面向臺灣,有的伸出雙手接納歡迎,有幾個人走向臺灣。臺灣方一直不願意回歸。我看到兩岸人民有很深的隔閡,祖國媽媽一直深情地呼喚孩子,而孩子卻一直拒絕。突然,我覺得很傷心,忍不住淚流滿面。這時,海靈格讓日本代表上臺。我開始嘔吐、打嗝。這時,一個大陸男人站在日本代表面前,堅定地守護著,保衛祖國。我的內心很感動,很有力量。

     
  蘇菲·海靈格在排列後講到這裡有來自中國的臺灣人時,底下響起了一片譁然聲。蘇菲問:這裡不是中國嗎?馬上就聽到幾個聲音大喊:“No蘇菲很驚詫:你們都說國語。緊接著就聽到有人反駁:講英語的也有很多個國家。聽到這裡,我覺得挺悲哀。接下來,蘇菲講了好多:如果是這樣,早上的排列沒有意義?海靈格來臺灣就沒有意義?如果一個人無法找到源頭的故鄉,就很難找到內在的力量。家族系統排列是關於世界和平的工作。和平永遠來自一個人的內在心靈。如果拒絕我們的兄弟,就是在拒絕我們自己。我們都是同一個種族,我們叫做人類。和平、力量、臣服都來自根源。根源有祖先,你看不到他們,難道他們就不在這裡?如果不認可祖先,就不能完全成為一個人類。祖先希望用和善的方式看著你,讓你得到自由。如果拒絕認識到這一點,就與靈魂分離。一個外國人,為了世界和平,為了我們國家和平,來到這裡在做這個工作,很感動。
       
      
 儘管有些臺灣人還不認同,蘇菲·海靈格在接下來第二天早上的開場白從紅色滿月這個自然現象引入到母親,然後說:臺灣也有母親,就是中國。場下靜默了一下,響起熱烈的掌聲。我看到你們有人不認同,沒有鼓掌。1949年之前,是誰餵養了你們?馬上有人大聲說:原住民不是。蘇菲說:也許有些人不是,但大部分人是。沒辦法對父母感謝的人,就失去了未來,會走上奇怪的道路,會想在天堂尋找父母,如如神。神真正的代表在哪裡?都在我們的裡面。每個人都是神的代表。所有東西沒有例外,都來自同一個來源。沒有好壞。作區別或分別,我們就分離了。唯一讓我們淨化的程式,就是感恩。



        課程結束前,海靈格還在為中國的和平努力。他說:家族系統排列一開始就是關於和平的工作。和平在家裡,首先發生在父母之間、父母孩子之間,然後是鄰居之間、國與國之間。透過家庭系統排列的方式,如土耳其和亞美尼亞、朝鮮和韓國的排列,最終得到和解。臺灣,你的平安在等待中國與臺灣發生。雙方都互相尊重彼此,不是遠遠的,而是慢慢地彼此靠近。家排讓分離的人慢慢靠近。最後,海靈格讓大家分小組,每組要有大陸人和臺灣人,一起討論關於和平。我們小組的一個臺灣醫生說道:臺灣曾經被媽媽遺棄,像個孤兒。孤兒會做什麼,就是讓自己強大來保護自己,要獨立。所以對大陸的感情很複雜。原住民更慘,曾經被西洋人入侵、日本人統治、還有第二代原住民,很複雜,島內各種衝突都很多。父親那一代從小接受日本文化教育,到了中年才來學習國語,對他們來說很困難。這個臺灣人說得比較中肯,確實臺灣在歷史上有遺棄創傷,沒有祖國沒有根沒有歸屬感。我們兩岸人民都心懷接納包容和平,慢慢地去撫平創傷,大家最終會在一起。



        轉自偉麗老師:昨天海爺爺做了大陸和臺灣的排列,以及中國(大陸、臺灣)和日本三者之間的關係,全場震動,我們用大腦永遠無法去控制、理解這份人類和人類之間原始的連接。今天在工作坊結束之時海爺爺讓大家分組討論,我們這個團體竟然出乎意料地整合出中國大陸、臺灣、日本三地的和平友好(之前大家都不知道有日本人參加了工作坊)。第一張圖片日本、臺灣、中國的聚合,第二張日本和中國和解(這位日本朋友一邊哭一邊說我能做點什麼呢?),第三張圓滿的相聚。



        學員:我們小組的臺灣學員也說臺灣對大陸對日本都有很複雜的情緒。祖國曾經拋棄臺灣,被遺棄的孩子對媽媽有很大的怨恨。日本侵佔了臺灣,但又幫助他們建設,給他們吃喝。小組中有兩位代表:臺灣的代表有一人去擁抱在哭泣的大陸代表,他的感覺就像抱著媽媽。當日本人代表上去後,大陸女人代表回饋能感覺到全場女性代表的擔心和恐懼。她們擔心男人的安全。臺灣男代表都去站在女人面前保護她們。

        系統排列體現了各方人的集體無意識,看到了各種不同的情況。我們跟臺灣的問題,就像一個媽媽要去接納一個受傷的孩子,耐心,等待,包容,接納。我們負起我們的責任,然後,耐心,接納,等待。。。



        學員:中國對日本的情緒也很複雜,既討厭日本,又買日貨。這裡實際上是在情感上沒有得到完形。

 

        日本道歉,承認錯誤,就完形了。就像我們好多孩子,長大以後,一直無法原諒父母曾經的傷害,就是想要聽到父母承認錯誤和道歉。父母做了,事情也就完形了。但父母基本不可能道歉,那怎麼辦呢?這裡不談日本,只談父母和孩子。孩子要用一生去執著地抓住痛苦不放嗎?如何才能得到自由,去過自己的生活?這,會是我們一生中最大的課題。

臺灣、香港、澳門都需要完形,當我們負起我們的責任,承認當時拋棄了他們並且道歉,他們的心就寧靜了,然後就會真正回歸,真正找到歸屬感。



        學員:臺灣、香港、澳門,在特定時期都被別國侵佔,她們像孤兒一樣的成長,只能依靠自己來度過難關。在情感上他們有很深的被拋棄感。而她們的母親需要向自己的孩子道歉------沒保護好自己的孩子。矛盾化解後,愛與親近才能自然發生。 小組分享時,香港學員分享自己是個旁觀者,看到臺灣和大陸都有共同的根,共同的文化,共同的語言,卻分開了,心中很痛。



        海靈格在2012年香港的排列工作坊中排列了中國和日本。當時釣魚島事件鬧得很大。蘇菲就說釣魚島是中國的。如何看到和平,不只是看到兩國戰爭。上升到人類的高度,看到在戰爭中死去的人,這裡不僅有中國人,還有日本人,都是人類。這樣和平的意義就突顯出來了。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載)海靈格老師臺灣工坊課堂分享

12032259_899637523463133_8561810896757210673_n.jpg


1、成功的人生是從接受父母開始的。在這裡更側重母親。我們所有人際關係互動幾乎都是和母親關係互動的翻版。初始的移動,對一個人的一生有著重要的影響。一次次工坊,一次次經歷,越來越清晰地覺察到這一點。臺灣工坊第一天上午,個案之後,全場做接受母親的練習。兩人一組。不移動,僅是目光對視。全場很靜。我和我的代表做這個練習的時候,彼此默默淚流。看到了愛,看著了生命的偉大,看見了母親的偉大。放在心中,愛流進了心裡。這或許就是靜默的力量。


2
、最大的幸福是成功的愛。成功的愛是合乎序位的愛。愛成功了,還有什麼不成功?


3
、助人:助人是一種藝術。盲目助人,助人不成,害人害己。助人者自身的成長和修為決定助人的高度。助人若是出自助人者自己的需要,會帶來嚴重後果。助人者和求助者將會掉入牽連糾葛之中。背負本不該背負的東西,替人還債


4
、世間存在更偉大的力量。說不清,道不名。萬事萬物都被引領著。在偉大的力量面前保持靜默與無為。一天的個案都是自發移動,很少干預。言語雖少,深徹靈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能夠感覺到在更大的力量當中。系統排列,只能透過參與而領悟。
(王俊立老師分享)

 

    此次工作坊主要是向大家展示新的家庭系統排列方法或者說是方向,憑記憶給大家分享一些海爺爺的語錄,如有不正確或者不詳之處請大家多多包涵:(感恩分享的同修)


1
,家排是為和平服務的,夫妻之間的和平,父母與子女的和平,各種關係的和平,一個成功的家排從什麼地方開始呢?與母親的關係。


2
,一個有療愈的家排從哪裡開始呢?從孩子慢慢注視母親的眼睛,從母親那裡獲得光和愛。


3
,與母親的關係是一切關係的基礎,如果與媽媽關係不好,與其他人的關係也會處理不好。


4
,最大的幸福就是成功的愛(我的理解愛指的是各種愛的總和,大愛,慈悲的愛)


5,如果我們連自己的生命都不知道,怎麼知道其他人的生命呢?


 6新的家排,是無言的家排,是靈性的家排,如何運作的尼呢?海靈格生命科學用的方法是一切如是,讓道自己運行。


7
,家排不是一場秀或者表演,是生死悠關的事情。


8
,知道很多讓治療師(心理諮詢師)往往朝著反方向走。


9,生命是永生的、不滅的,因此不存在受害者。


 10,人在出生前靈魂就已經同意ta此生的命運,因此,有的人過的艱難,有的人過的輕鬆,無意識(靈魂)是同意自己的命運的,有意識(大腦)現在卻在抱怨。


11
,最開始的家排是心理學範疇,所以很多人認為家排是心理治療,在中國大部人還是把家排作為心理治療方法,新的家排只有5%可以被劃分為心理學範疇。


12
,把自己當成受害者的人,通常在工作中是幫助者,很多治療師做個案是為了自己的需求。


13,只要自己做的決定都是對的,(每個人的生命)是個人的事情;如果根據(他人)指示做的,就不是來自靈魂的。


14
,這裡(家排場域)有更大的力量在運轉,我們不能利用這個力量,可能短暫地利用是可以的,(如果這樣)會讓人的自我ego(小我)擴大。


 15,建議排列師、治療師不要償還別人欠下的債,好比銀行貸款,只能每個人自己償還。。。還有很多我無法全部寫出來了,海爺爺用行動向大家展示了新家庭系統排列的方式,願大家以後都可以接觸新的家排方式並達到自己的“peace”(和平)。
(轉自海靈格老師工坊學員)

 12033082_899638036796415_2085642677333904211_n.jpg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助 人 者 的 療 癒 之 光

 images (7)  

                                                                    魏台鳳2015/04/23

    有兄弟倆,都是有慧性的佛門之人。哥哥專心持戒、誦經,打坐但是閉門自修不外出做行教的事業。弟弟則努力的向外佈施、勸人為善,但持戒不周較少在智慧上精進。兩人各自圓寂後再世為人,哥哥沿襲前世所修的智慧,繼續佛緣為僧而證得了羅漢果位,但因之前只顧自己的一意修行,雖有智慧但福報不足,每每化緣都是空缽而回。而再世的弟弟呢?則轉生成一頭大白象,是國王的御騎;每天珠寶垂纓又食物滿滿。一日,已得天眼通的羅漢僧哥哥遇見了大白象弟弟,惋嘆的說:「過去我們倆人的修行,一個重智慧思考,一個重福報德行,我雖成道了,少了利他,卻托不到食物來溫飽,而你天天華麗富足,卻是頭不能言教的大象!我們都在各自堅持的道上而錯失了福慧要雙修啊!」

 

    一個助人工作者被推向高標準的要求—福慧雙修是必然的,在專業領域上不斷精進是必要的,那是慧性的提升,然而,如何將自己修得的好想法去推行,並打開與大眾的連結?則是所謂的福利他人。

 

    家族系統排列是一種層層交彙的助人工作方法,它所需要的「知」不可勝數,更重要的是排列師自己能量的穩定,才有所謂的助人之功。

    善念是一道光。

    我常會在排列引入光的課程來持續療癒的運作,特別是在深層的家族奧秘被揭露後,光是一道慈愛的能量,可以華光廣被的將系統中的善念提昇;並與光同一振頻。如果要再進一層的形容,系統排列是有相的,光是無相的,在看到有相的場景之後,頭腦的思考最先開始轉向運作,心靈的腳步再緩緩跟進,光的引領則可以整合朝向至善意願的目標,這視野自然是開闊的,思想引導能量便會加速進行。

  

    海寧格在系統排列工作坊裡,也常會運用靜心冥想的方式,讓學習者與家庭的親人意識連接;讓愛流動。海師常說: 「當你張開眼看到的是外在,闔上眼才是回到內在真實的景象。」我將光帶入課程,是場域的能量已到達一個可以與較高自我的能量接合的狀態,是一種意識的提昇與思想障礙的清理,愛的頻率悄然振動在心靈深處。

 

    每個人都擁有靈性之光,它未必需要透過點化或加持。只要你個人意願的發射,就是一盞光,思想即能量,能量又與光同行,在我們努力用思想理解自己的同時,透過宇宙中隱含的秩序能量來接引,發現自己擁有無盡的愛、潛能和豐足是事半而功倍的!

 

    這療癒的光,是我試圖朝福慧雙修的路上去行的方法之一,朋友們!合適的,儘管拿去用吧!這宇宙亙存的力量不在他處,只有你和宇宙大能的連結而已!

    想更多認識系統排列和光的課程的朋友也歡迎詢問--一切都在源源不絕的給予中!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是你的優先順序?

魏台鳳2014/12/18

131bead8b1ab692e02988c945d55a38e  

    這是個地球生命共同急遽演化的時代,許多的五光十色、多元的創造、選擇的豐富,越來越多的人被不知不覺的推著,好像掉在這個時代的前進中;一方面也被自己的內在召喚著--召喚 “正看”自己的何去何從?是的,你沒有“正看”你自己,你仍是在人云亦云中“偏看”你自己!

     有些人去算紫微,有的人圤卦,有的使用占星,也有人玩玩塔羅。不論用什麼方式,都是你內在的迷惘在召喚著你去尋找生命的意義;這個尋覓有時會帶你進入更深的迷惘,有時會帶你走到一個急進的信仰裡,前者讓你陷在無邊的藍色憂鬱中,後者彷如放入大海中的浮木以為找到了中心思想-其實還是在老模式中:找歸屬感;恐懼和自我否定再度套牢了你。

    如果你開始思索自己生命的意義,不論花多長的時間,都要耐心的等待:這答案有時在不經意中會自然浮現。

    然而,假如你以為不做什麼的等待,也許一輩子也就這麼過了!

只是你卻忘不了曾經有過的內在召喚,那麼,做點什麼來承認你自己仍是必要的事。

     什麼是你生命中的優先順序呢?關係?事業?娛樂?這三大方向其實是環環相扣的。沒有融和的關係起不了娛樂--既是娛樂總不能滲入扦格不入吧?沒有滿意的工作狀態也起不了好的關係--職場合作和家人的接納都是;沒有放鬆的娛樂是起不了事業順遂的--這個世界不會因為你而停止轉動;工作狂是放不了手的!

     這三個面向也體現著你身、心、靈的需要與平衡的狀態。這平衡並不意味著等份,每個人是如此的獨特又不同,你所追尋的關係和諧、事業順遂、和娛樂安住各持有的比例未必與他人相同。何況,你多多少少會有心目中的順序,只是這個順序未必是你所認知的次序,我們常常用意識操作這次序;而非進入深層意識去貼近自我心靈,也就是說感知你生命中豐盛的部分,感知你的天命,這就是你的“正看”!

       新時代的靈性工具在向你敞開:運用工具或方法來幫助你感知,明白自己靈魂的方向和順序,心靈的不受侷限會讓你明白你的渴想是什麼?一個生命排列的方法可以讓你豁然打開這道人生次序的謎題,而什麼又是讓你走在迷霧中不斷出現的三叉路?家族排列的工作方法在生命的議題上一直是極佳的系統療法,它建基在愛的法則,道的循環,與平衡的次序上。更重要的是,它的洞見是你必要深入的,輔佐(排列師)這個方法的人必須是明白通透的,畢竟這不僅僅是一個方法而已!要記得,不論看到的方向是什麼,自己才是握有取決這個方向之門的鑰匙!生命的奧義是無窮盡的玩味,絕非三言兩語可論斷得了的。

  “求取”和“敢要”是新時代的靈性激勵,重點是一樣都是在與自我心靈相契合的法則之中!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莫家的故事

1516-110ZPQ44578  

作者:魏台鳳2014/3/28


 

 

    莫媽媽在世時,她與我講述的故事,仍歷歷在心;莫伯伯現在接續着談,雖然是我將他們的訴說串連起來,成了他們莫家的一個完整的家庭故事,每每放下電話後,仍是使我激盪不已,唏噓難抑。

  

   莫伯伯來電時,我在工作,回他的電話已是一天後了。對於93歲的莫伯伯,我是必回電話的,不僅僅因為他是我三十年前的鄰居,也因為他和莫媽媽對我和居住的社區提供的貢獻,更有着一份對他的崇敬--莫伯伯自38年隨空軍來台,如何的在漫天烽火中將莫媽媽接來台灣,並跟隨台灣歷史發展與根生台灣的故事,一個小市民的故事。

 

    有多少老人能像莫伯伯這樣活到93歲了仍記憶清明,說話有條有理的呢?更重要的是年少時艱苦逃難,捍衛家國的死生經歷,到了年老力衰,不畏懼死亡卻也必須尊嚴的等死,又是何等的情何以堪呢?

 

   莫伯伯的軍旅生涯在他退休時做到尉官到頂,憑著一份微薄的薪水,他養大了二女三男;其中一個男孩在一歲半時,腦水瘤去逝。在台灣經濟普遍拮据的四十、五十年代,莫媽媽憑著北京師大的學歷為人家家教以補貼家用,如同所有在台灣的父母們對孩子教育的重視,他們一心只望兒女有個好學歷,更注重孩子的品性,所以管教上是嚴了些;四個孩子個個要繳學費的時期,莫家的經濟全投注上了,以致到孩子個個可以自立成家的時候,他們仍住在一戶國家配給的26坪大的空間裡。莫伯伯和莫媽媽仍是甘之如飴的,將生活的重心放在養老和服務社區上,只是目光仍是注視着孩子們:可不可以有更穩定的前程……,然而,這關注似乎總未如願。

 

   多年前莫伯伯、莫媽媽聽了兒女的勸,賣了台中的房子搬到台北去了,這樣孩子們要看望他們老人家要方便許多,也是兒女們的孝心,至少這對老人家在台北有了自己的一個立足之地。莫伯伯一生好新奇的個性,又喜歡學習,他的兒女們總也為他置辦了所有3C的產品,上電腦網路連線等完全難不倒他。快速流動的世代並沒有將他這個93歲的老人家淘汰,然而,看看這個資訊無所不在的時代,自己的努力,孩子的遭遇,期待的落空總是令他老人家傷感「這就是人生,怎麼辦?」「不要和人家比,卻不得不揪心!」莫伯伯無奈的說,電話那頭沙啞的聲音,讓我的心也跟著流淌。

 

  經由莫伯伯的叨唸,我連上了莫家生活的頁面:

  大兒子:曾經因專業才華被派出國去工作一段時間,回台灣後被挖角聘任,但結婚晚,又遲遲才育有一個孫女,卻一直有拔毛症,在整個成長過程中操盡了父母的心;在台北買了一棟房子,幾年後,因着孩子的緣故賣掉了,改租房子住,在台北房價順風飛漲到今天的年代,已是望買房莫及了。小孫女現在呢,拔毛症好了些,只是宅在家裡畫畫,不與任何人交往,不料,大媳婦卻得了癌症,纏綿病榻。

 

   小兒子:在他進入學習階段,家庭經濟較寬裕時,注重教育的莫家爸媽送他去讀昂貴的私校,小兒子倒是沒有學得什麼出色,卻在有一天上學時,不肯騎腳踏車上學,要父母用計程車送他到學校!因為“同學們都是家裡的轎車送到校門口的!”氣得莫家爸媽海削了他一頓,這孩子就這樣沉沉浮浮的不在乎課業,沒有生活重心的過日子,直到四十多歲才娶妻生子。莫伯伯唯感安心的是現在他終於有一個穩固的工作,願意為他的家庭朝九晚五的去付出了。

 

   大女兒:夫婦都是公務員,穩穩當當的養了兩個孩子,大孫子很宅所以很難交女朋友,小孫子讀了不錯的碩士學歷卻堅持考公務員,一考三年,補習費繼續花,看起來人生有個目標,卻是往牛角尖裡鑽,三十歲了仍靠父母供養着,台灣社會流行的“宅男”、“宅女”、“低頭族”、“啃老族”,都在他們家俱全了。

 

   二女兒:是家庭中很有個性的一個,年輕時,與莫伯伯勸阻不了得男人結婚了,婚後,小護士的她日班夜班的勤奮工作才能撐持家計,不幸的是,她的夫婿因煙、酒過度早走了,二女兒只得完全的負起單親的責任,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房子,孩子也長大了,可以頤養了,不知怎地將台北房子賣了,又是一個租人家房子的狀態,最近發現肺癌,醫治中。

 

 

   我刻意去提醒莫伯伯:「那個老三,二兒子?」莫伯伯說:「他出生就有狀況了,我為了他自嘉義坐火車上台北求醫兩次,那時坐慢車,那個時間長啊!還是沒辦法;動了手術卻救不了!」不知怎的莫伯伯忽然說了:「如果不是他走了,就不會要後來的小兒子了!」 是啊!這也是小兒子讓莫媽媽操了一輩子心的緣故啊!手足的失去,自己的替代感是小兒子多沉重的包袱!這是他一直沒辦法生活有目標的原因。這也是莫家孩子至今個個孝心俱備卻成全不了父母心願的核心因素---內在良知的感應:我的兄弟沒法好好活着,而我卻可以得到父母的照顧,我是否值得呢?我值得這樣的生活嗎?於是,我的工作不順遂,我的生活不順遂,我用我的不幸來補償我兄弟的不幸,這是一份盲目的愛,無意識的讓補贖來代償這罪疚感,這是人類可敬可貴的良知意識啊,這代償使用得多麼扭曲卻也無以平衡!

 

  莫家的兄弟姐妹們敬愛着他們的父母親,看着父母對於失去孩子的傷痛,無意識的想要替代這傷痛。這一份盲目的愛讓自己的生活不敢追求幸福,也將愛的流動卡住了。孩子需要很大的勇氣去瞭解,雖然他們的父母在受苦,但依然遵循於這個更偉大的愛。

 

 

 藉由辨認和服從父母真心的希望---希望孩子能夠快樂和滿足;孩子們就有機會擺脫盲目的愛所帶來的負面影響與糾葛。如果孩子在生活中成功了,也算是完成了父母衷心的願望。

  如果我們知道,可以在父母命運的背景下來看待他們,當我們看到他們的失敗,受苦和失望時,我們信任他們會盡最大的努力去照顧他們自己的命運,並且謹守自己在這個家庭中作為孩子的位置,超越這些事情之上,我們透過他們看到生命更大的奧秘,經由他們流入我們!”(韓特.包曼)

 

 

   老人家需要訴說,在他的心底有許多的擔憂,但是他並沒有抱怨,謙卑的向命運臣服!對於沒讀過海寧格思想的朋友,我無法解釋我的看見,我只能默默的傾聽,默默的向上天祈請,這麼良善的一家人,甚麼時候可以自苦難中學習到他生命的價值和意涵?而莫伯伯,縱使他仍有許多不明白,這世界演化的太快了,傾他所有的認知讓他追得很辛苦,他堅韌的生命,儘其所能的一心教養孩子們守禮守份的活着,或許不是按他所期待的在社會上出類拔萃,卻是在台灣社會各個角落裡可敬的工作者啊!

 

    莫伯伯,我敬您,因為您不凡的創造卻顯得這麼平凡!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是因果的終結者

魏台鳳

 

                                                                                                             

    多少次,我捫心自問,如此努力在立身處世上,為何仍有種種作難讓我們無法平心靜氣,安詳度日?

 

    我們追尋著答案,我們在靈性學習中找到指引,甚至我們看到因果,接受因果,承擔因果。只是,越清理越想清理得更多,以致莫名的沮喪生起:「何以理不完呢?什麼時候因果的振動才會過去呢?」

 

    在 家族系統排列中,我們觀看到了業力─事件的因因果果,這是直觀的善巧方式,也是目前任何學派無法達到像系統排列如此的讓我們一目瞭然的情境。如果我們繼續 攜帶看過去事件,也就是只讓那個「因」繼續存在我們的故事裡,我們就永遠沒有機會重新改寫故事,活出新的自己!這個「看見」是引發出新的「洞見」的方法, 是讓生命可以創化出不同方向,不同結果的方法,而不是緊抓著過去畫面卻陷在其中。

 

    海寧格說:「人們心中的罪疚感讓我們感到與歸屬的群體是緊緊相連的。」然而我們曾經夢想過,卻沒有付諸行動,一切我們害怕付出的代價,都是我們所損失的,未曾活過的經驗將永遠是個損失!

 

    佛陀鼓勵我們說:「要有不退轉的信心!」

   

    靈 性學習無他,只有學「覺察」的功力而已!然則光覺察這一門功課就囊括一切。覺察時,你就不再用投射的伎倆去製造人際關係中的麻煩;覺察時,你看到自己的內 在小孩如何的擔憂,害怕和憤怒,你就可以適時的去擁抱這個小孩。有了覺察在心,就像一盞明燈,將鏡中的一切照得清清楚楚,你對自己的處境和未來之路變得到 自在安然。

 

    對於因果的照看也在覺察中得到深入。因為深入,慈悲心(也就是愛)就自然生起了,是共業的我們也就全然的接受這共業,是曾經種下的因。在一肩扛起的同時,我們也察看到了自己力量的擁有,何況業力終有停了的一天,這一天就是你承擔下來,跨越過去的時候。

   

    你,也就是因果的終結者。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文轉載~伴侶關係/親子關係問題
 

 

 

 

照片攝影~謝皓之

 

摘錄自威爾菲德.尼爾斯博士<真相—治療心靈的妙方>..魏台鳳  摘錄

 

    這 是一個比較困難的主題。是真的,通過排列經常能為親密關係議題找到好的解決方式,但實現這些洞見,常常比與父母和解難得多。這可以理解,來訪者通常不再跟 父母住在一起,而是跟伴侶共度日常生活,建立起很多習慣和行為模式,這些行為常常是自動的、無意識的,就像老司機換檔一樣。人一方面要能脫離模式(或者看著伴侶脫離模式,要麼會看到儘管自己渴望、但伴侶不想要這),另一方面要忍耐這個歷程所需的時間。

    在 伴侶關係和親子關係中,所有家庭糾纏凝聚到單一的場所,與個體自身行為所生的新糾纏混雜在一起。我知道很多夫婦從排列中大有獲益,但這些收穫來得可不容 易。不是說像很多人以為的那樣需要“致力於此”,而是要有相當強的意願,不再為所有的痛苦與不幸責備伴侶,而是接受伴侶的不同之處,相信那會豐富自己。

 

    一個非常專門的領域,是對有錯位或異常行為的孩子和青少年工作。醫生和心理學家都太快地做病理診斷,比如ADHD(過度活躍症)這樣的“時髦”疾病。然而,家庭系統排列顯示出,行為異常的孩子,常常只是表達出家庭系統的“錯亂”或未解決的問題。他們極度敏感,驅使他們試圖為整個家庭驅除一些東西,就如,瑪麗安·弗蘭克-葛瑞克(Marianne Franke-Gricksch)在其著作《你是我們的一員》 (2002)中呈現的,她用日常學校生活的多個案例證實了她的觀點。不必用藥丸或長期治療(在個別案例中可能需要,會建議使用)懲罰孩子,只要真正看家庭系統就夠了。弗蘭克-葛瑞克記錄了很多來自這類調研的卓越結果,即使最難相處的孩子和青少年也一樣,令人印象深刻。我全心全意地向所有教師和教育學家推薦她的書。

   

    然而,這裏同樣要記住,我們掌握不了我們的命運。我們無法從孩子自己獨特的命運、混亂、失敗中拯救他們家庭系統排列也做不到。我們不應為每個年輕人的反叛或傲慢,拿起“海靈格聖經”(那只存在於爭取和諧的幻想中),或逃到家庭系統排列中求安全。不能忍受緊張和不一致的和諧,是膚淺的。最好的排列,是生活本身,系統排列只在糾纏太深時使用即痛苦很嚴重時,這適用於每個人,尤其是年輕人。

 

    我 見過很多例子,病人的媽媽參加系統排列後,孩子的進食障礙(暴食症、厭食症)便痊癒了。甚至有一例,那個媽媽參加我的工作坊時,一開始都沒提她女兒有厭食 症,她想解決的是跟她父親的衝突(涉及亂倫)。在她的成功而富有啓迪的排列之後,來訪者忽然明白,她一直在向女兒發出無聲的資訊:別指望從父親那兒得到什 麼好處,因此不要接受父親的東西(最終,不接受父親的東西=不接受父親給予的生命,只接受母親的。從父母那裏接受通常=接受生命,不是拿走而是接受和擁 有)。

 

    這位媽媽痛苦而清楚地意識到,她將父親的暴力侵害無意識中投射到了丈夫和女兒身上,她立刻明白以往對丈夫不公平,這讓她很悔恨。她只是跟我說了這些,我們沒有做排列。兩周後她打來電話,說自從她上課做了跟她父親的系統排列那天起,她女兒就沒再嘔吐過這是在七年的暴食症和長期治療之後,其中包括有六周住在專科診所,都沒有出現的。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與孝 

                  2012.7.20魏台鳯

 

  在新時代的靈性課程裡“愛”是主題,也是從對愛的新學習中認識自我、成就自己的一個過程。

 

   愛的序位是海寧格老師的洞見,他將亙古已存的“愛”用工作法來幫人們打開對愛的洞悉和領受。當人們無法領受來自父母的愛時,終其一生,在愛的關係中都會 纏繞痛苦,糾結難解。所以中國人的宗法制度,就是立基在家庭裡的愛的關係上,用孝道的形式來鞏固倫常秩序,也是中華文化幾千年綿長不斷的基石。

 

  然而,在數位化富裕的時代,人們的生活型態,大大地改變了!因為知識傳遞的快速和普及,一代與一代間觀念的轉換跟不上快速變遷的社會,導致對愛與孝的定義扭曲了,而成了矛盾與衝突,更因此讓許多做子女的,將〝不孝〞這個陰暗的種子深深埋下,成了障礙關係的一個隱性因子。

 

  做子女的要怎麼做才叫孝?為什麼只談子女盡孝而不談父母的慈愛呢?因為我們都是為人子女啊!不論您今年三十歲、四十歲、七十歲,在你心目中的父母永遠存在著重要的位子,不論您與父母的關係如何,也不論您是否做得讓您的父母滿意,在你內心深處永遠是這麼需要著父母啊!

 

  然而生活步調大大不同的現代人,要怎麼圓那內在對父母之愛的渴想呢?尤其是老人家的需求觀點還沒轉彎時,我們要如何去平衡愛自己與愛父母之間的差異呢?

 

  是的,愛與孝之間總讓人困惑,愛父母與承担責任的界限在那裡呢?父母與子女的互動關係有百百種,人們想盡孝道又常常被卡住的一種就是「勒索的愛」! 如果說愛是幸福的,就不會令人感到痛苦;在愛與孝之間讓人難以承受時,這樣的關係便需要檢視。

 

    甚 麼是「勒索的愛」呢?有時候,我們會看到很多早年辛苦的父母,在他們的內在,有一個受傷的黑洞,在體力日衰時黑洞愈大,焦慮與不安全感愈重;於是企求用愛 來填滿這黑洞。那些早年的失落,幻化成對家人的需索,從討愛到勒索愛,孰不知,這種缺乏安全感的愛是永遠填不滿的。因為對愛的如飢似渴,而不斷的對周遭的 人發出對愛索求的訊息,這些句子常是:「沒有人想到我,我早死早好」,「人家孝順的孩子會…」「我一個人好孤單,沒人關心我」「我老了,不中用了,沒人要了!」這些語言聽在做子女的耳裡特別的難受,好似被批判的抱怨,多數的子女會因為承受不了而逃之夭夭。只是不論距離多遠,那對父母無法付出愛的內在躂伐之聲便不止歇;這是海寧格說的:「沒有與父母和解就沒有未來」的深意。

 

  這 裡要談的是,當你想平衡這愛父母的願望時,你是父母的小孩,還是父母的拯救者呢?當你是父母的小孩時,在父母面前你就只是個小孩,縱使父母需要你的照顧, 父母仍是擁有絕對自主權──包括看不看醫生、住那裡、吃什麼、不吃什麼,都同意那是他的選擇。一旦父母自己做決定,做子女的也就放下幫父母決定的承担。

 

  當你想做父母的拯救者時,你是將父母看小了!無論做父母的顯得多麼無助、多麼令人心疼,那是父母陷在他們的情境裡,或許,他們有對做子女的需索與移情(做父母的往往也不知界限在那裡啊!)如果做孩子的持守:「做父母的永遠是大的,他們有能力生養我,就有能力應付他們自己的生命課題」,這樣的想法就容易將責任歸屬去還原。

更 何況天下所有的父母都是希望孩子擁有幸褔的,也許關係遊戲中他們的「勒索」搞得你很不快樂,然而在家族系統排列中,我們看到無數的例子是父母懷著深深的愛 去期許子女們的幸褔,並且無論當時父母子女間的衝突有多大!在排列的現象場域上永遠顯露實相──「孩子,我瞭解,我要你快樂!」緃使做子女的所作所為並自 以為是愧對父母的!

 

  謝謝系統排列的方法,終於讓我們明白如何去行「孝」,也讓我們理解愛是存在且流動的,只是在關係遊戲中,被各自的想法卡住了!

 

  最大的愛,與最大的孝就是完成父母衷心的祈願:活出沒有良知負担的人生,並將自己的生命對下一代、未來人類做出貢獻,就如我們的父母一樣。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因果,只有直下承擔

                                       2012/05/04魏台鳳

  許多學員問我:「老師,是不是做了家族排列就可以消除因果業力?」

這一直是做為一位系統排列師必需深具勇氣的回答:「不,做了家族系統排列無關乎有沒有因果業力,而在於你在排列場域中學習到什麼,而這學習可以帶你向何處去?」

 

   是的,在家族系統排列中我們總看到有因才有果,如吾師海寧格在帶一個想求得解脫的個案時,總也明白指出家族系統中發生的種種牽動關係是今日痛苦承受的原 因。然而,那只是先協助當事人頭腦中的詮釋而給予不同面相的看見,協助他在另一念升起間,消融了卡在其中的苦痛想法,並給予當事人有一條光明坦途,瞭解糾 結是可以走出去的;這只是問題解決的開端--心靈層次得到感應的變化,也才易於頭腦的鬆動。

 

    然而,人們在不斷的進化中,深習神學的海寧格也棒喝學生們:莫停留在抱怨或恐懼先人所發生的事件層次上,而是個人可以如何穿越!而這個穿越就是呼應佛陀所說的,沒有因果,只有直下承擔。佛法楞嚴經提到:依賴六識(眼、耳、鼻、舌、身、意)所提供的訊息,比如害怕、貪婪、驕慢…只會讓我們在因果中循環不已,而忘了絕妙本有的佛性;忘了自己擁有堅不可摧的力量;僅在心念一轉間!要能穿越這些六識所感的訊息才能突破因果的業力影響,這是後來禪修所修的就是為了證得佛法所說的離苦得樂。

 

   對於求助者的命運與心態這裡引用 海寧格自傳~訪談錄 一書,一位治療師應持怎麼樣的態度來讓當事人正確的理解並改變命運呢?

 

 

嘉碧綠問:我想知道雖然說我們都是這個場域的其中一份子,但是對於活在當時的德國人以及我們這些當時並未出世的子孫後代是否有所差別?

 

海寧格答:「過 錯」的概念不適用在此。過錯的意思是我得負責任,可是在這個例子中沒有任何人得負責任,這整個運動是由更高的力量主導推動的。我們必須說:我是這場運動中 的一部分:我無法抽身離開,我們只需要承認:我歸屬其中,是其中的一分子,我也必須承擔後果。但不是承擔過錯。這跟承擔過錯是完全不相關,也不需要感到羞 愧。這也跟羞愧無關聯。這是隱藏在連結的深層過程、是深沉的人性表現,是對其他人完全開放,放棄對他人的防衛,如此彼此就能夠走向對方。

 

嘉碧綠問:假設心靈有所謂的「和平」運動存在,這樣是否會改變場域或是會化解場域?

 

海寧格答:或 許會有些改變,但不要忘記對抗力也相當強大。所以我不會過度的樂觀幻想,光靠內在的承認接受就能化解過去的一切。但是只要有人能夠內在作到承認接受,願意 與過去平和共處,就是很好的事情了,對我來說、這樣就足夠了。讓我舉個例子吧,如果回顧歷史,我們可以知道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所有士兵對於戰爭爆發都懷 抱著無比的熱情,熱衷參與-這也是一個場域。慶幸的是,活在現代的人們從歷史中得到經驗,對於戰爭不再是一昧地狂熱參與支持,這就是改變,這對全體人類都 是好事。

 

  同樣的,在我(魏台鳳)的工作裡,也 看到人們在無意識中,自我良知的評斷堆砌出厚重的因因果果,並且將這沉重感過度巨大化的人,不自覺的生活出各種變異,包括讓自己精神出竅、行為異常、情緒 失控…等。如果有勇氣於當下承擔,內在的力量也就自然升起,接受眼前不可逃走的責任--做為一個男人、女人、父母、子女與工作者應有的位置;心靈的移動, 就會向穿越因果的道路上大大的邁進了。

     尊重,謙遜,承擔,就在一轉念間成就!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寧格科學的落實生活

 

                             魏台鳳 2012/03/21

 

  基督意識的海寧格,知與見的海寧格,融東方佛學與西方哲學而成一格的海寧格,其思想如何落實生活呢?就連他的著作要完整的讀通都不容易,又如何得見家族系統排列這樣善巧的工作呢?

 

以下是你可以在觀想中做的:

 

(1)「媽媽,謝謝你,請求你!」歌德說:即便只是提到母親們,也會使勇敢的人沮喪!這是何以海寧格一再的要人們療癒與自己母親的關係,這是很重是的看見。

 

當人們陷在「不夠好」、「我不行」,或是感到被不當對待時,這句話可以使纏繞的關係在靈性意識中得到釋放;重要的是你願意沉靜內心之後對對方說這句話。      

 

 

 

(2)「我看著我的父母親,也將你/妳的父母看進來;他們站在你的後面。」在伴侶關係上你/妳常有習性不相投的痛苦嗎?或是對方永遠達不到你的要求?這是一句讓你臣服的話--你不一定永遠是對的,在更大的體系中,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其支持的力量,而個人只是那一小粒沙!敬重對方的父母,自然也從中得到了支持。

 

 

 

(3)「父母給了我生命,這就是父母給予的全部了!即使你/妳無法愛我,你仍然是我的父母親。」你常感到父母的愛偏了嗎?你對童年期的失落一直耿耿於懷嗎?又或是你一直有著被遺棄的憤怒呢?如果你能在這簡潔的一句話中去認可自我的生命價值,就能體悟到父母給你不盡的愛!

 

 

 

(4)「爸爸,媽媽,對於拯救你們的關係,我是太小了!」你總是去打圓場又變得裡外不是人嗎?在社交關係中你總是那第一個急著化解衝突的人嗎?你總是寧可捨棄自己的需要以滿足別人為優先嗎?回到那個內在小孩的自己,這句話足以安撫這個小小孩的焦慮。

 

 

 

(5)「我帶著愛讓你走!」面對親人的臨終;或是對已逝親人的至愛難捨,這療癒的語句帶著震撼性!放下很難。然而我們可以接受生命的永恆與綿延時,執著就會漸次消失。

 

 

 

(6)佛家所修的施受法是施予自己的一切給正在受苦的人(包含自己),來淨化人們的苦難;使眾生平等。海寧格則強調平衡法則,是讓施與受的雙方都能得到舒坦的給予和接受。在家族系統排列的方法中,我們常有這樣的對話:「謝謝你所給予我的一切,屬於我的部份我會承擔,屬於你的責任請你帶走。」這樣簡單的句子,讓關係中的遊戲和責任歸屬得到了釐清。有時,助人的歡喜心是 狂傲的!感覺自己比對方高,更好,更大!這樣的初發心就讓雙方無法站在平衡的位置,縱使一心想讓對方更好卻拉開了雙方的距離,讓對方更覺得自卑和無助,又 如何幫助對方提升他/她的能量與能力呢?所以在許多的助人行為當中,我們以為用愛和努力的去做就可達到我們想要的完滿,殊不知我們正用著偏見和我執去施予 和箝制了對方可以發展的可能性呢?

 

 

 

(7)「我尊重你和妳的命運,我將它留給你/妳。」有時我們被家族中沉重的事件所困住,內在常有莫名的悲傷或恐懼時,我們可以透過觀想,以深切的愛,真誠的向事件中的人說這句話,這是個人的一份盲目的愛,以透明的方式去直接的傳遞愛的訊息,那麼這個「莫明」就可以消散在清晰之中。

 

 

 

(8)當親子關係糾葛不清時,做孩子的說:「爸爸,媽媽您是大的,我是小的。」做父母的向孩子說:「我承擔起我的無助,我的罪惡感,我承擔一切!」那麼上一代與下一代之間界限的不清不楚就在這兩句話中得到分際。關係位中的混亂也會各自回到本分的秩序中而感到放鬆。

 

 

  結語:當然,療癒的句子如何落實到生活情境,惟有各人依自己最貼近的感受和實際的氛圍去思索。“知”,“見”之後是相隨的“行”,其中沒有絕對的定理。因此,海寧格說:改變是由心靈開始的,改變只能從靈性面開始。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