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生命告訴我的事--案例分享 (9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生命告訴我的事—案例分享

images (57)  

 

 議題:女性疾病背後的愛

 

當事人:「我有兩個妹妹,一個弟弟,兩個妹妹半年內分別檢查到肌瘤跟乳癌,不是很嚴重,我自己則是兩個月前也檢查到有肌瘤,所以會想要看看這些狀況是不是想要告訴我什麼,跟家族之間有沒有什麼關聯。」

 

老師:「各位看過家族系統排列的一些文獻,系統排列確實在疾病這個議題上有很大的幫助,但是我要說明的是,並不是以系統排列來醫病,而是系統排列這個工作方法幫助我們看到疾病背後深層的原因。今日的醫療觀點已走到身、心、靈是個整體,互相影響的科學。如果身體出現了疾病的狀況,這表示我們的心、靈、或者兩者,有一個部分生病了;請問心你看得到嗎?靈看得到嗎?你是看不到的,只有你的身體可以幫助你呈現,只有這個物質的身體可以幫我們看到心生病了,靈魂生病了,所以健康出現問題,先要有身心靈整體合一的概念後,才能夠瞭解系統排列如何幫我們看到疾病的心理成因,我們要用什麼觀點去看這疾病背後所造成的因素,這也會影響到我們跟疾病,或者說我們跟身體的關係。所以當疾病出現,我們是要感謝疾病帶來的訊息,因為這個疾病是幫我們的身體受過,而這個身體又是幫我們的心和靈在受過,它必須要為心發聲,以及為靈性高我更正:我這個生命的目的在哪裡?那裡走岔了或走不對了?所以疾病是告訴我那裡要重新調整?這是系統排列在醫病關係上的幫助。目前有在做中西醫的治療嗎?」

當事人:「中西醫都有。」

老師:「好,我們用排列來瞭解…請一位學員代表當事人,一位學員代表疾病。一位學員代表當事人家族中的女性意識。」

場域上,女性意識代表轉身背對兩位代表。

疾病代表靠近女性意識代表,當事人代表無力的看着女性意識代表。

老師再請一位學員上場。(代表妹妹)

老師引導當事人代表向女性意識代表跪下。

妹妹代表哭泣。

老師再引導當事人代表對女性意識代表說:「母親,我們三個女兒都可以為妳而生病。」

妹妹代表哭泣,另一位妹妹(原來的疾病代表)代表跟隨在母親代表背後(原女性意識代表)。

老師問當事人代表:「妳還想對母親說什麼?」

當事人代表:「我討厭母親!」

老師對當事人代表說:「妳對母親說:『因為妳,我們都不敢追求幸福!』」

當事人代表沒辦法說出來。

老師轉身問當事人:「妳氣母親什麼?」

當事人哭泣的說:「她過得很負面,都是一些負能量的想法。」

 

母親代表背對其他人,當事人代表沮喪的坐在地上,妹妹代表躺着,另一位妹妹代表跟隨着母親代表。

老師:「妳現在看到場域上是什麼畫面?」

當事人:「好像是各自都在各自的狀態裡面。」

老師:「妳們都想要跟隨母親,因為妳們太愛她,妳們以為用妳們的方式可以改變母親。」老師:「妳是大女兒是嗎?」

當事人:「嗯。」

老師:「妳覺得妳這個大姊可以做些什麼?」

當事人:「希望可以有力量,但是還沒辦法。」

老師:「是什麼樣的力量?」

當事人沉思…

老師:「又是什麼讓妳那麼沒有力量?」

當事人:「…」

老師:「妳願意先走出妳在原生家庭裡面所承擔的角色和位置嗎?」

當事人:「希望。」

老師:「兩個妹妹也都還沒結婚是嗎?」

當事人:「是。」

老師:「但妳現在已經有一個新的開始了,最近還有一個新的轉換,妳要運用現在新的轉換來幫助妳建立力量。」

老師請一位學員代表當事人的伴侶,站在當事人代表背後。

當事人代表站起來,但不看伴侶代表。

老師:「妳看到沒有,雖然妳好像有點力量站起來了,但是妳的眼睛看哪裡?妳有看才剛剛成立的小家庭嗎?妳有將妳的先生看進來嗎?這婚姻是妳想要的,而且也已經有自己的家了…在系統排列的場域常看到這個現象:一個女兒結婚了,可是她的眼光仍然停留在自己的原生家庭裡,她不看自己的先生甚至也不看自己的孩子,那麼這個婚姻很快就會結束。」

老師:「好像再一次命運安排妳要來做一個長姐的典範,要怎麼做?」

 

妹妹代表靠近伴侶代表。

當事人代表抱著頭。

老師:「妳覺得她是妳的哪一個妹妹?」

當事人:「好像是最小的吧。」

老師:「妳真的那麼想要自己的小家庭嗎?看起來不是,那怎麼辦呢?很頭痛。妳沒辦法放下原生家庭,然後妳終於找到一個可以助妳一臂之力的人。你(指伴侶)要怎麼去幫助她呢?」

 

當事人靠近並抱住當事人代表。

老師對當事人說:「妳告訴她:『我同意妳做自己。』」

當事人哭著對當事人代表說。

老師對當事人說:「再對她說一遍。」

當事人大聲哭着對當事人代表說。

老師對當事人說:「要有力量並喜悅的對她說,並告訴她妳是誰的妻子。」

當事人重覆對當事人代表說。

 

老師:「妳要起來看着妳的先生。」

當事人仍然抱着當事人代表。

老師引導當事人對當事人代表說:「別忘了,妳是有力量的大姊。」

 

老師問母親代表:「妳有要對她們說什麼?」

母親代表:「沒有要說什麼,就是很傷心的感覺。」

老師引導母親代表對女兒們說:「這是我自己的傷心,與妳們無關,我並不要妳們為我受過。」

老師對當事人說:「妳要看着妳的先生,是的,這個身體(指當事人代表)曾經為妳受過,但是現在妳不必再同情妳的身體,因為妳的心明白了,妳明白妳的靈性高我希望妳走不同的路,妳要看着妳的先生,並向他說:『對不起。』」

當事人哭着對伴侶代表說。

老師引導當事人對伴侶代表說:「我很需要你的支持。」

老師對當事人說:「往前靠近一點,並繼續對妳的伴侶說四句話:『對不起,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要大聲一點。」

當事人繼續對伴侶說四句話。

老師再引導當事人對伴侶代表說:「請容許我需要一點點時間,但我正在全新的靠向你。」

當事人與伴侶代表擁抱並哭泣。

老師問妹妹代表:「妳想對姊姊說什麼?」

妹妹代表靠近當事人。

老師:「妳想支持她是嗎?」

妹妹代表點頭。

 

老師引導當事人對伴侶代表說:「從現在開始只有我們兩個人的事。」

老師:「好,排列到此。」

 

老師:「一念在當下。系統排列並不是在一直處理過去家族所發生的事件,那些確實會牽連糾葛到我們,但是所有的一切在當下,當下才是最大的力量;當你決定轉換這個場景,要重新走到覺得適合自己的道路上時,這個決定在你自己,而現場我們可以轉化了,就會放下。我們會害怕;不願意走出舒適區,縱使這個所謂舒適其實是不舒適,因為我們想像外面的世界更可怕,或改變的道路會更崎嶇,其實那都是我們自己創造出悲情的想像。所以不要再用妳的身體來向妳的母親抗議,妳想要用妳的身體向妳的母親訴說:『請妳改變吧!妳再不改變,我們三個女兒都會繼續這樣。』其實是用錯了力氣,也放錯了力量。看到沒有,其實兩個妹妹真的會把妳當成典範與偶像來看着妳怎麼去找妳的幸福,怎麼去好好經營妳現在的婚姻,這樣妳才能夠呈現一個所謂幸福的樣子,才能成為她們的典範,明白嗎?天底下的孩子都願意為父母而死。看到了嗎?當你們全部都倒的倒,垮的垮時,妳的母親未必會更好,瞭解嗎?如果你們這一切的作為都是希望改掉父母的舊模式,這全部都是用錯了方向;做父母的永遠是希望孩子幸福的,妳的責任是努力的求取妳自己的幸福,這才是重要的事。」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魏老師工作坊的分享

議題一:父親艱難的一生走完了,自己的愧疚卻重壓着。

圖像裡可能有天空、樹、草、植物、戶外和大自然


主訴:小時候家境辛苦,父親脾氣不好會恐懼他,後來也就與父親越疏離。父親一退休便病倒臥床,直到他八十歲去世,自己是在醫院的工作者,但不曾照顧過他,覺得他並未為自己的癱瘓奮力而為!
當事人希望能通過排列看到和父親的關係,並且能夠面對他。


老師:『在你面對父親前,我想讓你先面對另一個人。』請兩位代表上到場域,兩位都是當事人代表。
老師引導當事人代表對另一個自己說:『我願意寬恕你,我愛你……我願意寬恕你的,是你一直在懺悔的心。我可以瞭解當時的你是什麼原因,因為我們都一樣的愛我們的父親……愛爸爸是沒有理由的,雖然我們用了很糟糕的方式。』
另一個代表感覺到對方的寬恕,有想哭的感覺,但兩位代表之間仍然沒有流動。
當事人代表:『我想靠近她,但又害怕,她有點硬…但我又覺得,我們必須走在一起。』
魏老師對當事人說:『這兩位就是你的理性和感性。當下的你就是感性的自己。想走近又怕被理性的自己給傷害。』
當事人的感性代表,開始慢慢向理性的自己靠近,老師請感性的代表對理性代表說:『我知道你為了保護我,做了很多事…我一度對你很生氣,不允許我的情感發生。』


理性代表擁抱感性代表,一會兒兩個人並肩站在了一起。
老師這時請一位代表當事人的父親,站在女兒的背後。情感代表轉身看著父親,理性代表仍然僵硬的看着前方;不願面對父親。
老師請父親代表對女兒講:『你永遠都是我的好女兒,不論我們之間發生了什麼。』
聽到這話,理性代表可以轉身面對父親了,老師請淚流滿面的當事人自己進到場中來,面對著父親。當事人擁抱父親,『謝謝爸爸!』
老師請當事人感謝父親:『爸爸,謝謝你用生命讓我看到,我要活出我的精彩!我以前不知道這是一個反面教材,現在我瞭解了。』並對父親叩首,起身看著父親慈愛而微笑的帶著祝福離開。


老師: 孩子對父母深深的愛常常是一種無意識中要求完美父母的愛, 當做孩子的 無意識的評判父母 時,也就否定了自己, 良知意識也會對自己的批判 產生更深的愧疚感, 唯有放下對父母的 評判, 也寬恕自己, 才能讓愛與父母之間再次流動。


議題二:再難平衡的重組家庭


主訴:感覺自己身心失調,內外狀況很多。有時有想死的念頭。現在的婚姻關係不和諧;再婚後有一個男孩現在8歲。當事人因前任出軌,和前任離過兩次婚,第一次時兒子6歲,自己帶著孩子。第二次離婚兒子14歲,交給了爸爸。之後前夫和外遇對象結婚。
希望透過排列讓自己明白如何重整;回到安寧。


魏老師請當事人自己排列家庭關係圖。
五位代表分別代表當事人,前夫,大兒子(哥哥),現任先生,弟弟。
當事人移動弟弟放在現任先生身邊,哥哥在前夫身邊。
大兒子代表很憤怒,去推當事人代表,並不停大喊:『我恨死你了!你讓我沒有爸媽,你死吧,我恨死你了。』
此時場域上,當事人代表和現任先生在一起。弟弟代表去拉哥哥,哥哥代表推拒他,『討厭你!』哥哥代表一直呈現很焦躁憤怒的狀態,兩隻拳頭不停對碰。
魏老師讓哥哥代表對弟弟說:『你有爸爸又有媽媽!』
當事人代表把弟弟拉回來,抱著兒子和現任丈夫。前夫代表抱著胳膊站在哥哥旁邊,冷漠的看着。
魏老師讓當事人看到自己不想面對長子的狀況,現任先生代表和弟弟代表推著當事人代表自己去面對長子。
老師請當事人介入,當事人急切的去抱兒子,情緒激動,哥哥代表感覺被嚇到。


魏老師讓當事人情緒緩下來,哥哥代表也慢慢平靜下來。
魏老師引導當事人對哥哥代表:『孩子,我以為我做了我能做的了!』『我同意先給你一個空間,我也會默默的學習。我知道我準備好了,你就會靠近我。』
當事人後退一步,給孩子空間。這時哥哥代表開始哭泣。
『感謝你給我一個好孩子,作為一個媽媽你做的很好,我沒有一點埋怨你的意思,很感恩你。』前夫代表對當事人表達了自己的感受,想擁抱當事人,但當事人很激動,表示不能接受和原諒他。


魏老師:『當你否決了孩子爸爸的存在價值時,也給不了孩子完整的愛,你瞭解嗎?』
當事人不想看前夫,很激動。魏老師鼓勵她張開眼睛。
當事人說:『我恨你……我很恨你,但我不想兒子恨我。』
前夫代表:『我和你一樣愛兒子。』
當事人代表仍然情緒激動,現任先生代表和小兒子代表緊緊在她身邊支持她。
魏老師:『兒子知道你對前夫的情緒沒有過去,才會怨恨你…你可以將寬恕放在心中琢磨琢磨…只有愛,才能融化一切。』
排列結束。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鄭州零極限+家族排列工作坊場邊速記

woman-1979272__340  


議題:先生不洗澡,氣得想離婚!
夫妻同來都想要和諧的婚姻關係。
當事人對先生經常在客廳睡著很憤怒,有時想要離婚,但先生沒把太太說的話當真過,覺得不明白太太的想法,妻子氣得瞪大眼!溝通在兩條路上。
魏老師問太太有哪些優點?
先生說:「漂亮溫柔,有時候不溫柔,能幹家務。」
先生又說:「她學習之後有改變;我很支持她。」
妻子柔和了許多:「先生不愛洗澡有皮膚病很多年,看了很多地方都沒有用,我看着也很心疼。」
魏老師:「這是你不好意思回床上睡的原因嗎?」
先生:「也…不是。」
魏老師徵求先生意見,願否要處理皮膚病的問題?先生同意。
老師請兩位代表,分別代表先生和皮膚病。
皮膚病看著先生代表,抖腿,挑釁,先生代表不看他,『我討厭疾病,看他不順眼。』
魏老師諮詢先生家中的特別事件:母親流過一個小孩,先生是獨子。父親有七個兄弟姐妹,父親是老大,上面有兩個伯伯早夭。
皮膚病代表:「聽到有兩個早夭的孩子的時候很難受。」
先生代表:「現在看他順眼一點了。」
老師請兩位在場學員代表早夭的孩子,一位代表先生的祖母,另一位代表先生的父親,原皮膚病代表先生的祖父。
父親代表面對早夭的兄弟,閉著眼。祖父代表走到先生代表和父親代表中間,父親這時睜開眼睛,悲傷地看著先生代表。
先生代表很親的看著父親代表。
當魏老師引領先生代表說『爸爸,我愛你,我願意為你承擔。爺爺,我也愛你,我願意幫你看著兩位伯伯』時。
爺爺去到奶奶身邊,父親代表也走到先生代表這裡。
魏老師請先生上場,站在自己代表身邊,先生:「覺得這兩個伯父就在身邊,以前覺得離得很遠。」
魏老師引導先生對兩位伯父說:「大伯二伯,我不願好好清理,是害怕家人忘了你們。」
爺爺代表聽到這讓他很難過,魏老師請他對孫子講:『爺爺自己會看著他們,你清理好自己就可以了。大伯二伯我們會看著,我們也已經在一起了。』(爺爺奶奶已過世。)
父親代表『胸口很疼,肚子也不舒服,渾身發麻。』
魏老師:「大人的事情會讓孩子不敢問又很壓抑,這身體的現象就呈現出來了。」並引導父親謝謝兒子讓自己看到夭折的兄弟。
先生代表:『想要拜他們一下。』
魏老師請先生和先生代表對大伯二伯鞠躬,把責任交還爺爺,這時爺爺奶奶的代表都坐下在夭折的孩子身邊來。
場域中有一股家人之愛在流動。
先生小時候,爺爺奶奶很疼他,現在看著爺爺奶奶的代表,覺得很親切。魏老師請先生對他們三個叩首,請當事人也上場,和先生一起對爺爺奶奶鞠躬。
回到原先的議題:先生代表這時對疾病的感受:「我現在明白;我之所以不清洗是因為怕清除了對家人的悼念,我以前恨你,是因為不懂你。以後我會愛你,懂你。」
轉身先生看著妻子:『謝謝你,老婆。你辛苦了。』
妻子:「現在我懂你一些了,我會尊重你對你家族人的愛。」
先生自動的去擁抱妻子。
排列結束。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es (31)  

議題:  

婚姻給我傷害,父母的婚姻也不幸福,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婚姻。


老師:結婚的好處是什麼?

 

當事人:會有很多人說我好,說我很厲害,我就不用再害怕了……

當事人另外提到外公的議題。

當事人:我覺得再也找不到外公了,外公不要我了,他走了,我很想他,我不知道我自己怎麼了。
老師:所以你想處理哪個議題?婚姻,或外公?
當事人:外公。
老師:你現在幾歲?
當事人:36了。

老師設了一個排列,讓當事人與當事人代表對話。

排列呈現:當事人顯得很小的狀態,不想長大。想讓母親一樣抱著,像抱著小嬰兒一樣……這樣就可以不用結婚,因為還是個女孩,不是女人。

老師:這是真正的狀態。

老師引導當事人:我是長大的XX,我很有力量,我們已經不需要媽媽的擁抱了
當事人:爸爸去哪裡了(哭激動)?
當事人代表:爸爸照顧你的吃穿,你已經不需要爸爸了
父親代表:不論我有沒有把你照顧好,我已經盡心了。
母親代表與當事人代表對當事人說:我們會永遠在這邊陪妳。

母親代表:對於有這樣的女兒,我已經很滿意了。

當事人代表:你可以繼續在這裡哭。我也沒有長大成為女人,可以不用結婚,因為我還是個女孩兒,不是女人。

當事人站起來看著母親代表,擁抱當事人代表,失聲哭。
當事人代表:我就是那根浮木,你現在可以靠著我。
老師:妳對長大後的自己滿意嗎?
當事人:感覺她還不夠大。
當事人代表:我已經在不停的長大,我會長大,我需要一點點時間,會長到能夠結婚,能為自己負責任。

當事人代表對當事人說:我會支持妳、照顧妳,但我不會隨時隨地抱著妳,因為我要繼續長大。但我很強壯,我可以照顧你。

當事人代表:你可以不想抱著我這根浮木,我會等著你。我畢竟比你大了,我會有自己的方式照顧你。我不能隨時隨地抱著你,……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不能像抱著泰迪熊一樣隨時隨地抱著你,我可以每天晚上抱著你。
當事人與當事人代表擁抱。

回來面對丈夫(婚姻) 當事人笑了!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es (56)  

 

議題:女兒時常中輟讓我很焦慮

老師排列兩位代表:分別代表當事人和女兒。

母女面對面看著對方之後,母親往前,女兒後退,母親上前扯住女兒頭髮,把女兒逼的蹲到角落。

老師問當事人:「女兒有向你表達想死的想法嗎?」

當事人想了想:「沒有,但她有憂鬱症。」

當事人大段的描述和女兒的互動,表現出很強的控制。此時老師設了一個代表“學習“。代表看著兩人。

 

老師:「越是心裡恐懼的人,控制越強,……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就在於你是否願意放下那個恐懼。」

當事人搖頭:「我沒有辦法……我努力了,受不了就會爆發。」

老師:「我能看出你非常不愛自己……」

當事人激動的哭出來,女兒學習的代表突然轉過身來,看著當事人。

老師:「是你把你所有的愛都用在女兒身上……你把她當成你的雙生子。你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女兒身上。」

當事人:「是的,除了學習不好,女兒所有方面都很像我。」

老師問當事人:」如果把女兒想成你,應該怎麼辦?」

當事人:「接納……」

老師帶領當事人到女兒學習的代表面前,引導當事人對他說:「請你給我機會。」

女兒學習的代表握著拳頭對著當事人說:「你太討厭了!不可以!」

在兩個代表重複這對話時,老師問當事人:「曾經有誰這麼對妳?」當事人回憶說:「母親曾打過我一巴掌,那之後我就學習好了。」

老師引導當事人對學習的代表說:「是你那一巴掌,我才學習好的。」

老師繼續引導當事人對他說:「媽,謝謝你那一巴掌,讓我學習好的,但我現在也不需要了。」

請當事人對母親鞠躬:「媽媽,謝謝你那一巴掌。但我現在也不需要了,我只想做個柔軟的媽媽。媽媽,是我誤會你了。」

女兒學習代表去拉開當事人代表,把女兒代表拉起來擁抱她。

老師讓當事人也同時當一個無能為力的小女兒,享受一下被母親的擁抱。。。。

老師對當事人說:「我能得到擁抱和愛不因為我有任何表現,我完全的接受你,不因為你成功,不因為你是大醫生,就只是你。現在,重新看到你的女兒,像小小的你,你不知道怎麼愛她,因為你不曾學習過愛;或是你對愛的解讀扭曲了!給女兒一些時間,也給自己一些時間。」

當事人對女兒說:「給我一些時間,讓我把自己的愛充滿。我會做個好媽媽。」

女兒哭著說:「我希望你愛自己…你把所有的愛都放在我身上,讓我很有壓力,我希望你能多愛自己,你這樣讓我很心疼。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母女兩人擁抱,排列結束。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魏老師系統排列工作坊之隨場分享~

找回信任自己生命裡的關係~download.jpg

『我覺得我受我母親的牽絆很重。在家裡母親常常扮演一個受害者的角色,但母親又想要掌控家裡的大權。。。我不太喜歡別人為我做太多事情,這樣會讓我感到不舒服,但是如果我為別人做得很累,反而會感到舒服,我覺得好像在複製母親的行為。。。』

當事人:「我想要去除那種覺得自己是受害者的心情。」

老師:「你剛剛提到那個感覺,你想要當受害者感覺還滿舒服的,其實是拯救者的角色,你一直要去拯救母親,通常在家庭裡面付出盲目的愛的,就是拯救者,也就是小孩。」

老師問當事人:「你是真的想要做自己嗎?」

當事人:「想。」

老師引導當事人代表對父母親代表說:「父親,母親,謝謝你們給了我這個生命,我現在想做自己。」

老師並引導當事人代表對父母親代表鞠躬。

老師對當事人說:「現在請你轉身往遠方看。」

當事人轉身背對父母親代表,目光往遠方看。

老師:「你看到沒有,當你轉身去真正經營你自己時,父母親反而可以靠近了!

老師:「好,現在你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裡了,專注在你自己的遠大前程,你自己的人生上,放下那些懸念和罣礙,反而是當你轉身的時候,父母他們可以自己找到一個對應上的位置而彼此靠近,這裡面也沒有任何人需要你來拯救。」

當事人:「看起來是沒有。」

老師:「而這裡面也沒有任何加害和被害的關係。信任你自己、信任你的生命,那麼你就會對自己的一些關係產生信任,就不會碰到事情就開始退縮或是質疑,可以放心大膽的去信任。」

當事人:「好,就當小時候的那些不好的記憶不存在。」

老師:「是的,早就已經時過境遷,形勢早已改變,進去你腦內的資訊系統修改一下,改寫軟體程式,然後看住你心想事成的畫面,好,排列結束。」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魏老師濟南工作坊個案採集

images (12)    

當事人的議題:

     全身發癢、發熱;四年了,需要每天吃藥,但只是勉強維持狀態;感覺問題遲遲不能解決,覺得是心靈方面的問題。

 

當事人狀況:

    公務員,男性,單身,29歲,和父母一起住。

    當事人感覺自卑,母親從小的評判比較厲害。目前對自己的工作不完全滿意,人際關係也是,對自己能力很擔憂、懷疑與否定,感覺不能有獨立的人格,家庭。但當事人還是在接受媽媽的照顧,感覺很矛盾。當事人母親曾有墮胎的孩子。
排列主要代表:母親代表,當事人代表,墮胎孩子。
老師:你的思想念相才是你療癒的根本。感覺發癢的症狀是位女性還是男性?
兩位代表澄清是女性,男代表喘不過氣。
老師問當事人代表:有過想要獨立的念嗎?
當事人:有,很多次。
老師引導當事人對母親說:媽媽,我替你看著這個(墮胎)孩子,但也請妳一起看著。

母親拒絕。
老師:當母親願意睜開眼睛看著這個孩子,你才能出來……看著這個孩子的任務還是得還給父母……。

老師:希望怎樣?
當事人:媽媽能走出困境。
老師:但你不能要求媽媽改變。
當事人:嗯。
老師:你想改變嗎?
當事人:想。
老師:怎麼改變?
當事人:如果可以對媽媽更好,我願意……媽媽,我身體的狀況(發癢),如果這是你要的,我願意承受,因為我愛你……

老師: 這是你選擇的…,任何人都要尊重。然而愛不是讓人痛苦;並承受災難。如果我們可以無條件的愛,愛是可以把我們帶到對的地方……

 

 T18tWiFCNaXXXXXXXX_!!2-item_pic.png_310x310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魏老師工作坊隨場分享:

13239041_1029095107184040_2277523785876200386_n  

分享一:

    關係裡面一直有一個三角的議題--加害者,被害者,拯救者;這三個角色常常是輪流扮演的,叫做心理遊戲的戲劇三角。

    這三個角色恆常在我們生命裡面出現,有時候是加害者、有時候當被害者,在家裡面有盲目的愛的是拯救者,通常是小孩會扮演這個角色。你剛剛提到的那個感覺覺得你是受害者,其實不是,你感覺還滿舒服的,是這個拯救者的角色,你不拯救父母你就覺得很難過,看不下去,雖然你又覺得不舒服,但你還是要去做。這三個角色常常是輪流扮演的,有時候你未必永遠都是拯救者,當你跑去跟母親聯合起來時,父親就會覺得很受傷,因為父親被孤立了。你就變成加害者了。這就形成很矛盾的三角鎖鍊的關係,這是你覺得你被鎖在裡面又出不來的感覺。

 

13240692_1029096847183866_2701401368505850681_n  

 

 

13239399_1029657037127847_4227136737423329782_n  

分享二:

『 看到了嗎?妳在遵循一個三代一模一樣的模式--外公外婆感情不好,外婆甚至到後來跟她想依賴的兒子也關係不好,抑鬱而終,這是妳的母親心中的痛。而母親從小看著自己的父母關係不好,自然, 她也不認為自己的婚姻關係會好,果然,父親外遇了,所以妳的母親就更有理由生氣了,也更不想跟她的伴侶好好說話,或跟他談心事. 在沒有地方可以傾吐或是溝通的時候,男人就抽菸喝酒;然後這又變成一個新的議題了,所以她想要改變伴侶,想要控制伴侶,越抽菸喝酒就越管;但是相對於父親來說,母親越不想理父親,父親就越要抽菸,越抽菸母親才會越用這種方式來管著父親....瞭解嗎?』

『 那麼,母親用的是一套什麼模式在處理她的關係? ---控制模式。就是「你們都要聽我的,按照我的規則來生活,我的家裡要這樣生活;要那樣作息。」』

『 看到妳也在遵循三代模式嗎?妳也要父母親照妳想要的樣子來生活,妳也一樣用了一個控制模式,要他們照妳所想的來做,偏偏這時候就會事與願違,因為別人是我們沒辦法控制的,任何除了「我」自己這個人是可以自控的以外,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可以被對方控制的。那這個僵硬的模式要從那理開始鬆動呢?父母親已經僵硬很久了,但妳有沒有可能鬆動呢?是可以的,第一個就是先放下妳的控制。』

 

13239912_1029657017127849_6834517902881000109_n  

 

 

13322062_1037202746373276_7083576776526946579_n  

分享三:

學生問:我對自己開車有恐懼。

老師:你有駕照嗎?

學生:有的。

老師:有開過車嗎?

學生:有的,只是後來害怕就越來越不開了。

老師:
「很多婦女都是有駕照不開車,我問他們:『那考駕照要做什麼呢?』其實大多數人都是想開車的,只是當有別人可以代勞的時候,就讓別人駕駛就好了,或是等小孩長大了也可以幫忙開車,自己顯得自然而然就不用去承擔開車的責任。某種程度在這裡面都有一些淺意識在作祟;也就是說,自己已經拿到駕照了,證明什麼?證明你有開車的能力,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連一歲多的小孩,也都會開他的玩具電動車,所以呢,沒有能不能,只有想不想要!

讓自己『顯得』喪失開車的能力,這個才是我們要去看的部分。當然,有時候過去的一些經驗,也是影響面對事情而造成恐懼的原因。然而當必須要自己駕駛的時候,你還是會上路的。讓你能拖就拖的原因,可能曾經是有什麼不愉快的經驗,能夠盡量不去做就不去做,這是人性心理。所以我們要了解的不是對開車的恐懼,而是什麼影響了你害怕開車。」

如果是因為過去的經驗引起現在害怕的情緒,那麼就對那個畫面或場景說:『對不起,謝謝你,原諒我,我愛你』 做個告別。

 

13315219_1037202753039942_8189022831070848995_n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魏老師工作坊對話採集

1305220207151758  

 

 

當事人的議題:

      困境,想要衝出的時候就有障礙,想衝出來的時候就看見父親的影子。

 

當事人:『被鎖了太久了,慢慢的就有憤怒,無法表達。很憤怒,但父親91歲了,不敢氣著他,覺得被他拉住。我不想繼續這樣下去。』

當事人家庭背景:母親5歲過世,繼母在當事 人7歲時嫁過來沒有孩子,基本是繼母照顧父親。

排列主要代表:當事人,母親(鎖),父親,繼母,當事人伴侶。

老師引導當事人排列的主要過程:

 

排列呈現:當事人在一個拉扯的情境; 拉着父親不讓父親靠近繼母,又不允許母親離開。當事人夾在中間意圖拉近父母親…父親推她去丈夫身邊,父親和繼母站一起。

老師:『看到是你要拉著爸爸還是爸爸拉著你?』
當事人:『我要拉著爸爸……媽,不許你走,我不同意。』

老師:『看到父親一直在做什麼?』

當事人:『保護我……』

老師問當事人:『你全新的關注在誰身上?』

當事人:『還在父親身上。』

老師引導當事人對父親與繼母說:『爸爸,阿姨,謝謝你們』(哭泣,鞠躬,和繼母擁抱)

老師引導當事人對她的伴侶說:『謝謝你的耐心,原諒我,謝謝你讓我繼續待在這個家裡,我愛你…… 。』

當事人的先生似有千言萬語終無言的輕嘆,摟住了當事人。

現在母親覺得他可以平靜了。

老師引導母親代表對當事人說:『這是我的命運,也是你的命運。』
(當事人退後,深深鞠躬。)

母親代表:『這個距離就好,就這樣吧,一靠近就有許多反應……我在這裡本來已經很好了,謝謝你們對我的思念,也謝謝你把我的孩子們照顧的很好,現在我只想平靜……謝謝你們一起把我的孩子一起照顧長大。』

(其他人對母親代表鞠躬)

當事人又低泣了起來…
老師:『掉在自哀自憐裡做一個受害者,還是妳的習氣,其實妳的心靈一點都不悲傷。』

指向當事人代表,正滿足的依靠在當事人先生代表身上。

全場笑。。。

 

1309261457342551  

 

當事人分享:

學習歸來,只一個趕腳:困!昨晚的睡眠,只一個字:濃!今天一天的狀態:乏!
喲,喲,喲!嚇死寶寶啦!學習好痛苦!
哈哈……學習後內心的感覺,一個詞:舒暢!一個字:輕,清,晴!靈魂的輕盈,清爽和晴朗!
在魏台鳳老師的工作坊中,被“零極限”清理了三天,被那麼多的個案“喚醒”了三天,外在身體的疲乏恰展現了內在的重新排列。新,才是力量!

 

5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奧校老師家長分享參加魏台鳳老師零極限家排工作坊學習心得

mmexport1461730636189  


學員A:池迎迎
    2015
年8月14—16日,我參加魏台鳳導師泰安《相遇內在的自己》工作坊,魏老師給我做個案,一次性終結了問題,我的能量一下子就疏通了。我拿回了生命的力量,在生活中不斷地修行,內心平和,外在一切OK。同時與魏老師結下了不解之緣,願意跟隨恩師繼續行走在靈性成長的道路上。當我發出這個願心時,我又與魏老師相見了。
2016
年4月23日—25日,我和二年級一班的四名學生家長,共同參加魏台鳳老師濟南《零極限》家排工作坊。時隔八個月,我自己的成長還是很大的,本次工作坊又有了新的體驗和收獲。

mmexport1461755301366  

 

 


一、零極限,我對這所有的一切負百分之百的責任。
   
本次工作坊的主題是“零極限”,核心是:我對這所有的一切負百分之百的責任。四句話“對不起!請原諒!謝謝你!我愛你!”連結愛的源頭。


   
工作坊第一天,魏台鳳老師反覆播放零極限之歌Ho’oponopono,並帶領我們做了兩次深度冥想。我剛開始是聽不到音樂的,一直在清理負面情緒,清理此生的記憶,清理累世累劫發生的事情,因為我對這所有的一切負百分之百的責任。清理的過程,其實是跟真實的自己碰觸,理會靈魂深處告訴我們的東西,零極限就是讓出來的念頭歸於零,然後從零這裏開花出來。只有清理,才能讓更棒的東西輸入進來。第二天,我就能在純淨的狀態中聆聽Ho’oponopono,在“I'm sorry!Please forgive me!I thank you!And I love you!”的旋律中一遍遍清理內在,與內在神性連結。每個人心裏都住著神性,這個神性也叫宇宙或者內在佛性。唯有透過靜心、覺察,才能回到最初。


零極限是一種夏威夷療法,也是現代人一個簡單有效的心法。

 

四句話“對不起!請原諒!謝謝你!我愛你!”的真正內涵分別是:

對不起!(無論我的內在對自己的思考是哪個程式創造了這件事,對不起!)

請原諒!(請原諒我對自己的思考過程如此無意識。)

謝謝你!(謝謝你,從我的存在之中釋放了這個程式。)

我愛你!(我是在返回源頭。)

 

以上四句話最終的是這句話:不帶罪惡感的,才能徹底清理回復到純真。

 

mmexport1461755284519  


   
接下來兩天時間,魏台鳳老師通過家庭系統排列的方式結合零極限為十幾個學員做個案,讓他們釋放積壓的能量,輸入全新的正能量。我也在這個場域中,自我療癒,達到大我的平靜。我在參加工作坊之前,曾經極度盼望見到魏老師,極度希望能讓魏老師幫我做一個個案。但是當我在工作坊見到魏老師,聽到魏老師的聲音,內心就非常平和,因為我在冥想中一遍遍清理內在,與自己的內在連結,就是與幸福接上了線。加上我之前在處理情緒時,一直用四句話“對不起!請原諒!謝謝你!我愛你!”進行自我療癒,所以工作坊就有了量變到質變的極佳效果。正在此時,我看到了魏老師宣傳頁上的一句話“我只是這亙古中的一個存在,在這個現世與你相遇,我的教導是宇宙中心大系統的教導,我要引導的方向是靈性震動而不是情緒的震撼,我所教示的是學習者而不是粉絲。”感覺這句話就是對我說的,一直以來,我對魏台鳳老師頂禮膜拜,做了粉絲,而忽視了自我的內心強大和自我成長。從今天開始,我走出了粉絲情結,做一個學習者,所以我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因為我的內心更加強大了,憑借我現有的知識和能量,足以悟道。與此同時,我糾結很久的“拯救情結”也得到了很好的解決。魏老師說拯救情結和人格特質有關。不要學了一堆,拿劇情去套,因為每個家族不同,否則很危險。我們靈魂的目的是挖掘自己,發現自己,成為閃亮的寶石。寶愛自己,知道自己內在力量是那麼堅實。


二、本自具足,與道同行。
   
劉豐老師也受邀來到工作坊,用科學語境解釋零極限和家庭系統排列。劉豐老師有兩個重要觀點:一是人是最大的受益者;二是你現有的知識足夠讓你悟道。還有四句非常重要的話:起心N維在無窮。存在至簡正弦湧。一切呈現投影叢。零維全息萬有中。
   
每個人內在都具足全部智慧,家族系統排列就是與所有智慧去連結。相信本自具足,與道同行。每一次開悟都是喜悅,附帶的創造力就出現了。你的願力夠了,什麼都不是難事。有了最高目標,眼前所有的神都得過,而且還得瀟灑地過,讓生命本自具足地綻放。


   
總結:通過魏台鳳老師零極限家排工作坊的學習,我內心充滿喜悅、愛與和平。回到生活中,我會提升意識能量自由度,讓生命本自具足地綻放,做最好的自己,最好的媽媽,最好的老師。同時,我也會把每一個當下當成修行的題目,讓能量處於穩定狀態。  

mmexport1461755292601    


學員B: 

    我不知該怎樣感謝池老師對學生的愛,對我的愛,我只知道她在用行動感染我,讓我從一個“無知”的媽媽,漸漸地瞭解到父母效能,讓我的家庭關系有了改變。所以,當池老師提前一個月告訴我有位來自台灣的魏台鳳老師在濟南講3天關於如何做好自己的課程及案例,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關於心靈深處的靈性課堂,我覺得神奇。“對不起,謝謝你,原諒我,我愛你”。仿佛真的具有魔力。各個案例中似乎都能找到發生在我身上的影子,讓我得到清理,也終於領會到老師所講的“所有發生的一切我都要付100%的責任”。再次擊穿我心靈,因為,在這之前發生事情我總是向外找原因,而沒向內檢討過。“對不起,謝謝你,原諒我,我愛你”讓我對過往發生的一切做深深的檢討以及清理……讓我對未來如何做,有了清晰的認識……


   
我還要繼續跟隨池老師的腳步,學習父母效能和家排。感謝池老師的無私,對你的愛,雖然用言語無法表達,但是,魏老師不是說了嗎,所有的一切都是有連結關系的,我和你的這種關系是一輩子的!


學員C:

    伴著ho'oponopono這首療愈性很強的曲子,開啟了我的心靈淨化之旅。4.23-4.25和池老師以及其他的三位家長,參加了魏台鳳老師的零極限和家庭系統排列的課程,就我個人而言最大收獲就是對親子關系有了很大的改善。第一點,要看到孩子的優點,對孩子要有積極的肯定,表揚就要真誠的表揚。第二點,作為媽媽要給予孩子的是一個穩定持續的改變,孩子才能慢慢的接受。第三點,要相信自己的孩子是最棒的,不要讓孩子生活在“別人家孩子”的陰影裏。第四點,就是要珍惜當下,對父母,對愛人,對孩子都要給予無限的關愛、理解和寬容。短短三天時間,並不能立即改變什麼,但是我知道自己有想要改變的心,想要進步的心,這樣繼續下去,我相信無論孩子還是家庭都會越來越好的。 


學員D:

    參加魏老師課程的感受:首先非常感謝池老師讓我接觸到了父母效能和家庭系統排列課程,在近一年多的學習中非常受益。謝謝!這次通過參加魏老師的課程學習讓我受益匪淺。零極限的課程讓我學會了接受自己,與自己內在連結,對於任何的內在和外在的事物自己都負有百分百的責任!而要解決這所有問題就要時刻提醒自己做自我清理,默念“對不起、請原諒、謝謝你、我愛你!”活在當下,做最好的自己。做最好的自己,給予孩子最好的陪伴! 


學員E:
   
參加了三天魏老師的工作坊,感覺能量滿滿,充滿力量!感覺自己完全敞開心扉,全然地接納!感謝同行的親們!感謝池老師的指引!


   
三天,聽著不同的生命故事,可以用觸動,震撼和轉念來形容!通過個案對家族裏的一些事情,看到了真相,感覺釋然了,放下了幾十年來背著的自以為是的觀念,有如重生般的感覺!現在更多地會覺察,會關注自己的身心需求,默念:對不起!請原諒!謝謝你!我愛你!努力做到身心合一!相信會越來越好!

mmexport1461755305294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iano.jpg




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後續心得

作者:Lisa

  一開始是在「愛與和解:華人家庭的系統排列故事」這本書中,看到許多案例故事,感覺每個當事者(個案)都有自己執著的背景脈絡,因為長期累積,而陷在僵化的關係中,不斷反覆上演同樣的劇本,但藉由諮商師排列出每個成員在關係中的位子,神奇的事就發生了~每個位置的人因為受到團體動力的影響,都分別有了該位子成員可能的感受,而當事者(個案)也藉由這樣的情境,有機會去按下「暫停鍵」,站在客觀的立場,去看看自己可以做些什麼改變,或說出未說出的話,去影響、催化原本因為僵化而卡住的關係,藉而感受到關係中「愛的流動」。

 

  因為這樣看到書中這樣的模式,而讓我對家族系統排列的工作模式產生好奇,興起了想更了解家族系統排列的念頭,剛好在網路上搜尋到魏臺鳳老師愛的序位工作室的活動,就來報名了,並在參加完老師的團體工作坊後,有了以下收穫:

 

 

l  從別人的經驗中學習

在其他團體成員的案例排列中,雖然是別人的故事,但也有機會看到自己類似的困難點,進而可以去參考別人在這樣的情境中,是如何做出選擇?自己又能如何改進或避免。

 

l  在關係中,每個人都在努力

在系統排列的過程中,可以看到在關係中的每個人,都是很努力的在扮演自己的角色,沒有人是懷著惡意蓄意搞破壞。有人努力保護自己、有人努力守護一個價值、有人堅持自己的立場與角色、有人找麻煩是為了吸引他人關注……,如果彼此能看到彼此的努力,就更能夠同理或包容,減少指責。

 

l  虛擬的主題、逝去的人,都能被重現

這次工作坊中,有案例是要探討薪水、同事、體制的關係,居然也可以透過系統排列去具象化,當成員分別扮演所需探討的主體,並被排列出來後,立即自動感受到主題被具體化的個性,並看到彼此關係的動力,非常的有趣,很少看到有一種方式可以具體的體察到自己跟虛擬主體的關係,讓人也很想知道自己跟時間、金錢等關係,而且更深入探討都能發現這些主題密切關聯到當事者於原生家庭中的關係。

 

l  給自己一個好好告別的機會

關係中的某個人因為生離或死別離開,而在當事者心中留下些遺憾,但透過排列,讓那個角色有機會重新出現在自己的眼前,讓自己能夠把當時未流的眼淚傾流;來不及說的感謝的、道歉的話,都好好說一遍。只有真的面對了,才能好好接受並放下,然後進入下一個階段。

 

l  清楚看到,才能真實面對

透過清楚看到排列出來的位子,更能瞭解關係中的問題出在哪裡,而能做出更有效的改變行動,或是能有所釋然。另外在案例排列中也發現,當一個人用過低的方式去祈求、強拉住對方時,對方反而只會更想脫離,讓彼此都痛苦,但當自己能站好自己的位子,反而他人會自然而然受到吸引、願意靠近。

 

後記

因為我只是參與團體,沒機會當案例做排列,但有機會扮演其他團體成員的關係人。第一次體驗,一開始有些害怕,覺得自己不是很瞭解要扮演的那個角色,如何對當事人有所幫助?但透過老師排列與講解,反而莫名的角色上身(感覺到對當事人的愛、懼怕、依賴、厭惡等),並且在排列結束離開角色後,那些感受也瞬間消失。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魏老師泰安家族排列工作坊 


學員 FV(假名) 心得分享

12010716_892736090819943_8385397749953713419_o  

 

 

    今晚回到家就盼著兒子早點入睡,我好沉下來寫點什麼,聽到孩子的均勻的呼吸聲,我內心一陣喜悅,他終於睡著了!


   
我個人認為三天的工作坊裡的能量流動真的是波濤洶湧,而下午魏老師做的與內在小孩的連結的冥想更是把工作坊推向高潮!又在高潮處戛然而止,讓大家意猶未盡!在聲聲感恩中《相約內在的自己》工作坊也圓滿落幕!然而場域上的所有聲音都還在心中盪氣迴腸!
從第一天下午我就渾身難受,昨天更加明顯,更讓我下定決心做個個案。本來我準備了兩個議題,要麼做和例假有關的 要麼做和老公有關的,但是當我坐到魏老師旁邊的時候,竟然渾身都控制不住的發抖。簡單交流後魏老師讓我看她眼中的自己,瞬間淚水成行!佩服魏老師的功力,一下子看到我對自己的不接納。工作坊的主題也就成了我的議題。


  
 都說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最近讀的很多書都是與內在小孩對話的,前段時間我也意識到對自己的不接納,只是沒有力量去接納自己。一直不自信,覺得自己不好,我是家裡出生的第三個女兒,我的出生在那個當下,沒有給家庭帶來一點歡樂,更多的是爭吵無奈和媽媽的淚水…曾經在一次冥想中,我看到小嬰兒的我躺在媽媽的懷抱裡,正尋找媽媽溫暖的乳房,卻看到媽媽不耐煩的臉,拿著冰冷的奶瓶充滿怨氣的塞到我的嘴裡,我看到奶奶似鋒刀一樣犀利的眼神,一切都讓我害怕。再後來覺得自己真的不好,長得黑,自己的聲音也不好聽,買鞋腳丫胖,穿鞋也不好看,我也不願修飾自己,慢慢的對自己挑剔越來越多,後來發現自己看自己都不順眼,手機裡幾乎沒有自己的照片,我從來也不自拍,因為我看到自己的照片都覺得好難看…


 
  一個人如果連自己都不接納,怎麼可能會接納別人呢?為什麼對老公如此挑剔?不正是對自己不滿意的投射嗎?魏老師赤裸裸的把我對自己的不接納呈現出來,那一刻腦子一片混亂!也不願意接近坐在對面的自己,僵持了很久,魏老師忽然說停到這裡,我那一刻又好害怕失去他們,我急速上前抱住她們,就在那一瞬間,對內在的自己充滿了感恩!


   
當時我也清楚,我並不是真正接納了內在的自己而是害怕失去自己!知道這是我今後要主修的功課! 然而下午魏老師又帶領大家做與內在自己的連結,當回想這一路來被飽愛的感覺時,我好難過,三十年來竟然沒有一個瞬間是感覺到有滿滿的愛的!覺得自己好可憐!後來在練習中,我看到內在小孩的代表時,我覺得他好可憐,沒有人喜歡他,可是轉念間,我內心有股強大的力量要我對內在的小孩說:"縱使全世界的人都不喜歡你,我來愛你!我來保護你!"那一刻我知道我從內心接受了自己!


    參加很多次工作坊,每一次都覺得這個問題解決了,下個問題又來了,越學習越痛苦!然而這次場域上每一位案主都有自己的影子,隨著案主的生命故事我也被揭得遍體鱗傷,三天裡我經歷了恐懼痛苦,現在寧靜從容有力量,當我真正接納自己時,反而覺得一切都不是問題了,再也沒有盼著天天做個案的念頭了,自己的內心強大了,面前的溝溝坎坎也就不再是障礙了!正如魏老師所說逝者安息再不停地扒拉死亡動力,家族動力那是對家族的大不敬! 


   
還要讚歎魏老師的人品和崇高的職業道德。魏老師的簡明扼要的語言具有顛覆性的效果,常常一語中的,顛覆了許多案主和同修慣性思維,讓人感覺痛苦與幸福就在轉念間。他又充分尊重每一位案主,不干涉不預設!簡單,俐落,又尖銳犀利,讓案主自己發現解決之道,在最痛的地方成長。每次課間休息,魏老師根本沒有機會休息,學員總是抓住一切時間和老師交流,面對大家的詢問,魏老師真的是不厭其煩。


   
 晚上回來好友迎迎又給我打了電話,她說她一直很羡慕我,並列舉種種!我對著自己就笑了,傻丫頭,一直活在自己幻想的痛苦裡,卻沒發現在那個當下爸爸媽媽已經給予我最好的了!有時候頭腦也是會騙人的,覺得對的事情也許不是事實,讓自己陶醉在自己編織的痛苦裡,卻看不到當下滿滿的愛!我愛自己!我愛爸爸媽媽!我愛我親愛的老公,我愛我可愛的兒子!我愛陪我一起成長的同修們!願我們都幸福!

 

 


學員 JK(假名) 心得分享

11140232_892736054153280_3281852751402717117_n  

 

     我的議題很明確,就是解決跟父母連結的問題,我從小是爺爺、奶奶帶大的,之前參加工作坊做練習時,我每次跟父母的連結都是不接納、痛哭流涕,而跟父母關係的好壞,決定著自己的事業、人際關係的交往、金錢的關係,而這些我都中招了,我負面的情緒比這些還要多,不自信、懶散、恐懼、焦慮等等,更致命的是,我感到這些問題已經影響到我現在的家庭了,我很痛苦,一直認為這是我與父母愛的斷層造成的,沒有愛的能力,也頭疼這些問題要做多少個 個案才能解決完成?

 

    當個案展開,魏老師引領我走到內在小孩面前時,我還是有一點點的茫然,困惑,心想這是我嗎?這麼無助、這麼疲憊?好陌生啊!我隨著老師的帶領對她說出那些話語時,我的腿變的好沉重,我無力邁向她,我只想靜靜的看著她,外面的一切與我無關,慢慢的,我的心開始打開、柔軟,我真的看到了她,腿開始變的輕鬆,想去抱抱她,當我抱著她時,我的內心平靜而有力量!頓時有種茅塞頓開、大徹大悟的感覺,在那個當下,只有我自己!很感恩魏老師的辛苦付出,讓我找回了我自己,您功底的深厚、宏觀的高度,顛覆性的思維,像一味中藥,一次性根治了我的所有問題!魏老師帶給我們三天的心靈盛宴,感受著每個生命故事,每個故事都有自己的影子,都在療愈著自己!

 

    修行的功課,我會在生活中去覺察、執行!也願所有的同修們,好好的愛自己,活出自己,不要再去盲目的愛!我現在好有力量,滿心的愉悅!愛自己、愛家人,愛魏老師、愛劉老師、愛党老師、愛你們!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活是哭是笑由我決定!

                                                                  11949284_891289304297955_3503702947043370396_n  ~By W.J

    1月份上完魏老師的工作坊,用我老公的話說,我像打了雞血一樣,熱烘烘的想要開始新的生活。生活也發生了改變,自己也有進步,但仍會落入情緒中,人還是會覺得累和無助。這次8月份上完課,回到家裡病了一場,心緒不寧。這次回來還是帶著些情緒和不安的,還有些害怕,我對自己說,給自己一些時間,慢慢來。隨著生活的緩緩展開,我看到的那個不一樣的我,我看到了以前我看不到的東西,我也學會了慢慢放下。這一切的一切,讓我很是感恩!但這次,我學會了先感謝自己,感謝自己的看見,這已經很不容易!
    魏老師您最後跟我講的那句話,生活是哭是笑由我決定!我深深的記住了,我現在會偶爾自己微笑了!
    生活還是會繼續,情緒仍然會起落,但找到了自己,就不會迷失方向!
感恩工作坊中每一位的陪伴和鼓勵!
謝謝您,魏老師!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族故事心得分享

 

 images (35)  

    我最近參加了愛的序位工作室,由魏台鳳老師主持的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

 

    從家族排列裡,我看到了自己內在常期以來的愧疚感,那些常常浮現在我心裏不明所以的憂傷、無力、沒有希望感,透過排列讓我清楚的看到,原本最不願意承認、最不願意面對的,就這樣直接呈現在我面前,而我再也無給遁逃,因為更高層次的生命力量知道這是個好的時機,它讓我有這樣好的機會,讓我好好面對,也療癒了所有對自己的不理解與不滿。

 

    生命召叫我去理解它、接納它,我感謝生命給了我這個機會,讓我更深的認識自己,對於自己所做的選擇有了個新的詮釋。過去壓抑許久的罪惡感,如今重獲光明,感謝這個契機讓我知道,自己最需要學習的是不只是擁抱愛,還有給予愛,讓愛的能量繼續流動。

 

Michelle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各自飛回的同林鳥

photos_of_People_and_Nature_JD020  

 

          會參加排列是個緣份吧! 一直都關注魏老師治療的訊息。

在一次機緣下參加了愛的序位工作坊;在工作坊當天,從魏老師為我排列的過程中,看見了排列呈現了我的關係,我感到驚訝不已!家族排列還蠻神奇的為我呈現了我一直沒看見的盲點,我與父親的僵化的關係,忠實的呈現在排列中夫妻之間的關係亦是如此。

在排列前我的重心放在自己以及小孩身上,其實沒什麼不好,只是持續的看見小孩總為了父母時常的爭吵而心情低落。我內心有許多的不捨,於是,在我強烈的要求下,丈夫與我前去參加一次的家族排列。在看著排列的過程中我的丈夫 似乎充滿了許多的強烈情緒,這是我所不知道的一個面向。許多原本糾結夫妻之間的情緒似乎鬆開了。 

誠如魏老師所言,當夫妻的關係擺在正確的位子,小孩的問題就容易解開了。

在參加排列後,有了許多改變,第一是我決定暫時離開最喜愛的志工工作;第二件事,就是不在意家庭財務的任何問題;第三件事,就是不去理會自己的情緒。做了這三件事後我實在痛苦,不過卻大大的改變了我與丈夫之間不協調的關係,我也藉口要瞭解公公的家族歷史而勤跑婆家,和婆家的互動也出現了新的改變。而令我訝異的是女兒在關係中扮演的關鍵性的角色,這令我不解?今年我的丈夫竟然稱職的預先和婆婆說好不去婆家過年,真的開始有了丈夫的角色上的擔當,令我感到訝異 。

 排列有著奇妙之處,改變一直在發生,初一我主動打電話給婆婆,問婆婆可不可以帶小孩去家裡,婆婆竟然一改常態要我們回去。而我也主動包了大紅包給婆婆,要婆婆收下。真沒想到會這麼戲劇化,我也沒想到。總之,所有的關係成了進行式。以上是在夫家的變化,而在我的原生家庭中也是改變許多。我與母親一下拉了好遠卻也與兄姐達成了和解。我自行向他們表達了友好。算是與過去正式切割。在關係的排列下看起來改變許多。初二母親一反常態要求我早些離開,這是過去極少發生的事。原本不是很在意,卻無意間撇見那張放在電話旁的團體照片,裡面是娘家的所有成員~卻沒有我和我的家庭~我內心就略知一二,這是我母親的難處吧!   

其實這是真實上演的無聊劇碼,但是我還是禁不住想要參加演出;就像家族排列過程,只是參加排列的一分子,卻真實的感受著其中的情緒起伏,不知不覺演出,不知不覺的被情境所牽引著,卻遺忘了這只是排列的一部分,而這宇宙就是一座最大的療癒場。大家都不知不覺一起走進這部戲劇中,一起喜怒哀悲,一起感受這份情感。直到離開肉體,投入另一場循環裡 。

                                                                

  11月份愛的序位學員薇薇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親密關係

 

10353HK2-0  
 

當事人:我今天想了解自己要有親密伴侶嗎?不知道為什麼還剛開始就結束了?

 

老師:我了解妳很努力在這個議題上;如果你努力了,卻很困惑為什麼努力過後卻沒有效果?

那麼,系統工作的方法就會幫我們去看到這背後的原因是甚麼?

 

老師安排兩位代表分別代表當事人本人以及當事人的未來伴侶。

 

當事人代表一上場就一直咳嗽;而未來伴侶代表則背對著她。

 

老師:「你覺得他是爸爸還是媽媽?」

當事人:「媽媽!」

 

這時當事人代表一直打嗝

 

老師引導當事人說著:

當事人:「媽!這麼多年來我有好多話要對您說~」(此時代表咳得嚴重,當事人哭泣)

 

老師:「你不用壓抑、你自己不要用你理性的頭腦,你就跟著這個感覺,除非你不想講或你有

    想講的句子…」

當事人:媽~( 當事人情緒流動,哭泣)

 

當事人:「媽~我要跟您一樣,嫁個男人…」

 

(當事人母親代表躺在地上)

 

老師:「你對母親說:『讓我跟您一起去吧!』」

當事人:「媽~我跟您一起去吧!」

當事人身體癱軟、雙腿無力、放聲大哭又咳嗽,而代表是噁吐狀。

 

老師:「在肉體的物質世界你真的很辛苦,辛苦到想要消失,但這不是你真正的目的,這不是

    你靈魂的目的。」

「你必須看到你母親就是這個樣子,你不能刻畫自己的媽媽是你要的樣子,你不能停留在

你的幻想裡,要媽媽是你要的樣子,你用了很多的方式,而她並沒有改變,從以前到現在啊!」 (代表又繼續咳嗽)

「可以說從你有記憶以來,你媽媽就沒有改變過,可是你卻一直不斷地給自己這些不實際的幻想。」(代表又打嗝、當事人嘆氣,不斷地深呼吸)

「現在是兩個不同的道路,一個是接受你母親的命運,完全的臣服;或是你也可以追隨你母親的樣子,如果你要追隨你母親的樣子,就對你母親說:媽,我要追隨您!如果你接受她的命運,你就對她一個深深的磕頭,對她說:媽,我接受您的命運,我臣服這個命運!」

 

當事人不斷地深呼吸,深深的磕著頭而代表則是五體投地

 

老師結束排列。

 

老師:「你現在擔心你母親甚麼?我講在現實生活上?」

當事人:「沒有伴!」

 

老師:「所以她衣食無缺?」

當事人:「嗯!」

 

老師:「嗯!基本上來說,她的生活功能各方面都是ok的?」

當事人:「嗯!」

 

老師:「所以妳擔心她沒有伴?」

當事人體悟的說:「就像是也擔心我沒有伴?」

 

老師:「妳擔心自己沒有伴;其實是擔心母親沒有伴!其實妳有沒有伴都是無妨的!」

 做子女的無辦法為父母的生活或生命擔憂,為什麼說沒有辦法?因為父母的生活或生  命本來就不該是子女去操心的,父母本來就比我們大,本來就有母親自己的生活智慧去應付她自己,但在這裡,並不是說我們不用關心父母,或者不需要在物質上給予父母甚麼,在物質上給予父母,那是我們出於一份愛,並不是因為她缺乏,或恐懼甚麼而給她,但如果我們操心著父母親,是僭越了在父母之上!父母關心子女有義務去照顧好孩子,那是做父母和一代一代的責任。我們中國人講孝,在這個大的框架之下迷糊了自己的身分和角色,尤其是現代我們做子女的,能力、受教育、職業都比父母強的時候,無形中會把自己膨脹起來,誤以為甚麼事都要由我們來操持,其實那是大大誤解…今天不論做父母的,做了甚麼樣的選擇,起因與宿果是沒有任何的別人可以更改的,這個世界上的事情沒有絕對的對和錯,所以母親很早就做了她單身的選擇。」

 

「雖然在她的選擇之下,妳受了很多的苦,但妳要知道妳永遠是個別的生命,縱使你們有

基因的牽連,但妳絕對有機會活出妳個人的生命,每一個人的爸爸媽媽,當然與我們有緊密的相連,然而事實上,她也是一個生命的載體,我們選擇了我們的爸爸媽媽,是做為我們這一生的人生功課,所以,如果我們一直希望,我們的父母應該這樣、或應該那樣,或假設我應該要有怎麼樣的一個爸爸、或媽媽的話,只能說,我們一再地在這個破碎的夢想裡面受傷,如果你選擇這個受傷,那也變成了妳選擇了妳自己的生命模式!」

 

當事人:「嗯!」

 

老師:「而我們要學習的功課是,我們發現可以做非常多種的選擇,沒錯!是妳生長經驗

裡發生的,可是,也是妳有機會去釋放掉的,ok?那在場域上,妳是看到妳的心靈力量!」

當事人:「嗯,強而有力!」

 

老師:「是的!」

當事人:「而且跟以前完全不一樣!」

 

老師:「所以妳成長了!」

當事人:「嗯,看到還蠻高興的!」

 

老師:「嗯,那是妳給妳自己的機會啊!」

 

當事人:「今天比較清楚的一點是,其實我並不想跟媽媽一樣,我可以去找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的心靈是很強而有力的,看到我這樣一路學習過來,我是在成長的,為自己很高興、很感動!謝謝大家!」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視被忽視的問題,學習放下(排列過程紀錄)   台中吳小姐

140487  

 

 

第一次參加家族排列,參加的前幾天發生車禍,傷痛下原本想說打電話延期,但想想都已經報名了,想盡辦法也要驅車前往。

過程中還有些靜心的活動,清除不少一直以來的煩惱,待輪到我時,原本因為車禍撞到頭部,還一時想不起來自己到底要排列什麼問題,很幸運的車禍前有將問題寫下來,不然真的都忘光。

 

這次排的是父親與母親,因母親出家後,以及父親長期不在台灣,造成我身心疲乏,父親經常抱怨,負面的情緒到我身上,讓我生活大亂,甚至無法好好工作…才一上場,代表我母親的學員,就捧著肚子,我還以為是母親身體哪邊不適,魏老師就突然問我:「妳知道媽媽曾墮胎或流產過嗎?」,我一整個很驚訝,回憶起小時候搬家時,因不懂事都沒有幫忙,全程由母親一手包辦,搞到最後流產,但因為年紀太小,對這些事也完全不懂;老師馬上請另一位學員代表我這位未出世的手足,結果手足上場後就一直躺在父親身邊。

整個過程我還蠻混亂的,怎會突然有位我連見都沒見過的手足出現,聽魏老師解釋,這位手足,是造成父母親內心愧疚的原因,因父親長期在外,也沒好好的關心母親,更沒好好處理這些事,解開心結,放下愧疚感,最後變成雙親分離的狀況…

 

魏老師引導我跟手足說:「我要跟妳一起去。」我一整個驚訝,為什麼?我又不認識他,何況跟他一起走?整個都講不出口;後來又改說:「我跟你一樣孤單,但我們之後會再見面的。」我說完後,手足的代表整個大哭,聽了也難過,到了這麼多年後,才被正視的一個「人」,這邊真的要跟所有的朋友說,墮胎或流產,真的要慎思,也許當下覺得沒什麼,但那愧疚感,要抹去真的不容易。

來到父親身邊,我不懂為何爸爸一直躺在地上,魏老師說:「妳覺得你爸爸現在的狀況,妳能幫忙嗎?」我感覺沒辦法,老師又問:「妳扶的起他嗎?」扶不起,可是卻又想幫…老師說這就是問題所在了,妳爸爸是一家之主,也是妳的長輩,正常的情況下,應該是長輩要好好照顧自己,而不是讓做子女的擔心,而妳只是女兒,不是弟弟的媽媽,更不是爸爸的妻子,本就不需扛起家庭的責任,因為妳就算想幫,也相當的有難度,妳應該是做好自己,盡自己的本份,其他的事就順其自然,基本的可以幫忙,但不該扛起整個家庭的責任!

處理完父親的事,最後處理母親的狀況,對於母親突然的出家,短時間內難以接受,一起過了20多年,突然之間從家中瞬間抽離,身心靈變得非常的痛苦,甚至讓我什麼事都不想做,更不想動…

但當看到母親的代表人,忽然跟我對話,「我選擇出家是因為覺得妳已經長大了,妳可以照顧好自己,足以讓我信任,所以我才會走上這條道路。」代表的眼神,居然跟母親一樣,相當驚訝,這根本是我母親呀,原來我在母親的眼裡不再是小孩子,她認為我能夠獨當一面,既然如此,我就應該做給她看!

在這次特別的經驗,才瞭解到家族排列真能排出一些平常你根本不會注意到的事,以及父母親從未親口表達出的話,過程中我曾用理性的左腦說話,馬上就被魏老師發現,真不好意思,能夠又解決一個問題,還不錯收獲,但是「放下」,才是正確的道路。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錢存不下來的恐慌

 

 

IMG_20150130_160305-1  

 

 

當事人:今天想要處理是財務的問題,想知道為什麼錢都存不起來,這樣子周而復始的…

 

老師:妳自己有工作嗎?

當事人:有,我自己有工作。

 

老師:當然,系統排列有時候會幫助我們看到我們今天困擾的議題,在背後的原因是甚麼?有時候我們頭腦裡面,一直看到這個問題,為什麼我那麼會花錢?為什麼我一直好像永遠沒辦  法控制?好像口袋很淺,錢就像從口袋裡跳出來一樣。但我還是要問:「你用了甚麼方法來幫助自己控制你一直想把錢花掉的慾望?」

當事人:「對!有恐懼吧!自己告訴自己,我還有多少的債務要還,對啊!然後我還有小孩,如果說我現在把它花掉了,那這些錢到時候就付不出來,那要該怎麼辦?我就是用這種恐懼感一直控制自己的!」

 

老師:「所以你有沒有發現,這種恐懼的背後是甚麼?那讓你很沮喪!」

當事人:對!

 

老師:我們不是用理性的頭腦去告訴自己說:「诶!其實我不需要花這個錢哪!我可以減少這方面的慾望啊!可是我們是用一種恐懼感來控制自己的行為的時候,那後面恐懼不但沒有減掉還加深,更加沮喪,是這樣嗎?」

當事人:(好一陣沉默~)我現在腦筋一片空白!

 

老師:「ok!頭腦一片空白正是我們要處理的時候!好,系統排列是這樣,你可以先坐在這裡,那,我會設兩個代表來幫你看到你自己,一個代表你自己、一個來代表你的金錢,我們從他們之間的一個互動的狀態裡面,我們可以看到妳跟金錢的關係。」

      「好!那,這就是我剛剛說的,很多時候我們必須要在一邊處理個案的時候,一邊讓你們明白系統排列,它運用的原理,和它很深的道理在哪裡?為什麼連金錢這樣一個很物質化的東西,也可以用人來代表呢?我剛剛說過,我們所有的能量都是可以連結的,而所有的物質體也都是有能量的,金錢當然是個能量,石頭也是一個能量、房子也是能量,所以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用我們的代表來表達出這個能量的狀態,那場域上會自然的發生一些動力的影響,我們從這個動力的過程,大約能夠去了解當事人跟金錢之間的流動是甚麼?發生了甚麼事情?這就是系統排列它很特別的地方。ok,好!」 (老師指派了兩位當代表)

 

老師:請問你媽媽、妳爸爸使用金錢的狀況?

當事人:「爸爸曾經在我小時候,有一段時間就是因為我爸爸和我阿伯是合夥嘛,所以他們錢就是阿嬤管,所以就有一次家裏面就只剩下我撲滿裡的50塊錢。」(語帶哽咽)

     「家裡都沒錢,爸爸現在是退休狀態,他沒在工作,都在玩股票,媽媽有時候都會在那邊唸說賺了那麼多哪麼辛苦的錢,啊,你去玩股票,然後股票就有起有落,然後他又輸不起,這樣就覺得這是他的辛苦錢,就常常會聽到他們在抱怨錢,這樣我就覺得很煩。」

 

老師:那時候,家裡只剩下你撲滿裡的50塊,那時候你多大?

當事人:快國中吧!

 

老師:在那個時候,爸爸媽媽跟你借了那50塊嗎?

當事人:「沒有!他們沒有借!媽媽就說要拜拜沒有那個錢啦,我說沒關係啊!就拿去啊!印象中有,不知道是借或是直接拿給我媽媽。」「而且那時候我會覺得我要幫家裡省錢,所以都希望能夠考上省立的,或是拿到獎學金之類的,希望能夠節省家裡面的開支。」

 

老師:你做到了嗎?

當事人: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做到,我只覺得就覺得很累!

 

老師:嗯!很累的部分是,你讀書很累,還是~

當事人:「讀書很累,我有時候就是會逼自己,就是說自己一定要考上第一名,這樣子我才會有獎學金可以拿,所以自己如果說達不到自己想要的或是甚麼,就會很沮喪,就會一直逼自己,就是要起來念書不要休息!」

 

老師:「因為你自己必須要承擔家裡,一起共體時艱的這個部分覺得自己很委屈嗎?」

當事人:「我覺得不會啊!」

 

老師:「嗯!你的表現似乎還在委屈中啊!」

當事人:(委屈地放聲大哭~)「但是,我知道了如果小時候的委屈造成這樣子的話,那我要怎麼去走出來?」

老師:「你是要真正的將她的悲傷、她的害怕和焦慮看進來,而不是用頭腦說,你怎麼還在這邊哭(代表仍持續委屈的哭…);你可以先去拍拍她、安慰她,你告訴他:你可以信任我」

當事人:「你可以信任我。」對著自己的代表說。

 

老師:告訴她:我們已經走過來了!

當事人:我們已經走過來了(當事人代表又傷心委屈地大哭了起來)!

 

老師:你對他說:我很為你驕傲!

當事人:「我很為你驕傲!」對著自己的代表說。

 

老師:你做的夠好了!

當事人:你做的夠好了(哽咽)!(代表慢慢地破涕為笑)

 

老師:你不用再擔心、害怕!

當事人:「你不用再擔心、害怕!」對著自己的代表說。

 

老師:而且,我有能力照顧你!

當事人:「我有能力照顧你!」對著自己的代表說。

老師:「非常切題喔!今天的主題:你需要醒來!為什麼說你需要醒來!你還一直待在20年前的那個場景裡,你沒有真正從那個場景裡醒過來,縱使你今天已經完成了你該完成的教育,你完成了你要結婚生子的這樣的一個使命,你也有了你自己的事業或工作,你正在年輕力盛的時候,在社會做著你最重要的貢獻,你是一個媽媽、你是一個太太、你也是我們社會的一個重要的腳色份子,這種種都證明你是這麼樣的有價值,你的努力曾經都在這裡面被看到!」

     「但,你似乎這樣一路走過來,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你卻沒有真正的、好像重新的、看到了你的新的生活、你新的家庭、新的工作場景、你新的環境,你還是在20年前那個家裡突然有個經濟拮据的狀況,然後,你覺得這個老大需要背負很大的責任,ok!所以你需要醒來是真正從那個場景走出來,然後真正看到你確實擁有這些能力,你走過來了!當然你還有需要、值得你努力的,你還年輕啊!而你曾經要求自己的這個過程就是你的一個滋養,這個滋養,是你在面對你想要對自己的工作或家庭經濟有更大的企圖心的時候,你是可以去肯定它的,而不是一直留在那個擔憂、害怕裡的,你了解我在講你是甚麼嗎?」

當事人:「我結婚12年,養了3個小孩,沒有自己的房子。」

 

老師:「嗯嗯!可是養三個小孩,在現代來講很不簡單,12年耶!養三個小孩噢!這不簡單,這是一筆多大的財富啊!一大筆財富耶!就你跟你先生有這個能力啊!你質疑?你不覺得,因為你一直在那個沒錢的恐懼裡,所以你當然不會覺得,因為你每養一個孩子都在沒錢的恐懼裡,是啊!然後這些都不叫財富?」

當事人:「沒有啊!我認知裡面的財富是沒有負債的!」

 

老師:「嗯!這宇宙的財富是流轉的,也許你目前是負債的狀況,那我要說,有時候負債的狀況不代表是真正的負債,這宇宙的資源是互相互補和流轉的,有時候也許你是在一個負債的狀態,但你終究是有房子住啊!你並沒有帶著孩子露宿街頭啊!你也沒有跟孩子說:你今天沒有辦法上學,媽媽沒錢給你繳學費,不是嗎?」

當事人搖搖頭。

     「這宇宙並沒有少了你們啊!嗯?而且要不斷地給那個小小孩鼓勵和肯定,然後我們永遠回過頭去看,看到她那一個悲傷、委屈、憂愁的狀態,並沒有看到我們其實是熬過來、撐過來了!她也是半夜三更把自己叫起來,好好的去讀書,那就是她的毅力,那就是她今天成為社會的一個中間分子的一個滋養啊!不是嗎?」

     「是啊!可是你卻從來沒有給她掌聲啊!嗯?你總是看到那一段,或者是你不想回去面對的那一段,因為那是一個讓你並不歡迎的畫面,但同樣,縱使是一個讓你不喜悅看到的畫面,其實它還是有一個更深層的意義在那裏,嗯哼!因為她在你那麼小就教你一個金錢的觀念、處理金錢的觀念,只可惜你搞了20年還沒有學到,但永遠都不太遲的,對!你今天學到永遠不遲!」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恩与魏老师美丽的遇见--

                        2015/01/08泰安工作坊學員分享:

 

10252180_544532278990097_3327001325707401038_n  

    魏老師您好!很有幸參加了您在泰安的工作坊,一直想要寫些什麼,但實在文筆拙略,而且也害怕寫出之後您看到,說我這個徒兒還沒有開化,所以一直沒有動筆。

 

    沒有華麗的詞彙,我知道自己內心被觸動了,但總結不出來,那我就寫寫實際生活中的感受吧。

 

    我最最欣慰的是,我敢看我兒子的眼睛了(上周他剛滿1歲)。說來好笑又好悲,一個做母親的,孩子還是個嬰兒也不會說話,可是我真的怕看他的眼睛,一看我就心慌想逃。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想想大概是感覺到孩子那清澈的眼睛能一眼看到我心底裡的荒涼吧,無力的愛。昨天休息在家陪孩子,下午他坐在餐椅上,我給他餵飯,我眼睛平視著他,有好幾次我們相互凝視好久,我沒有逃,心裡雖然沒有很篤定,但已經沒有發慌無力的感覺了。我很欣慰!

 

    第二:在生活中,我會提示或強制自己去多注意老公,表揚他。這次在泰安做個案的時候,我觀察到做我老公代表所表現出的強烈委屈、傷心了。我確實太不關心他了。我不想重複父母婚姻的悲劇,在夫妻相處的路上,我還有很長遠的路要走。

 

    第三,我的原生家庭。這是我去工作坊的重點,做個案時場域上看到的事實跟我所認為的有很大的區別。不再糾結到底是如何,我回到自己的位置---單純的女兒。回家之後,發現母親對我的擔心少了好多,很是開心,壓力也少了很多。前天跟一個朋友聊天,感覺到了一些事情:兒時的我甚至成人的我,都是以一個妻子的身份去看待父親的,覺得難以接受和愛父親。可是這是錯位了呀,而且我更深層次的發現,我的內心其實是非常愛父親的———我的很多性格都很像父親。這個發現讓我很欣慰,我愛父親,不管他是什麼樣子。我作為一個女兒的身份去接納父親很容易。

 

    第四,我學會了深呼吸和一些放鬆。我長期失眠,半夜醒來經常發現自己牙關緊咬,雙手緊握。我嘗試過很多方法放鬆,就是不行,靜不下了。這次工作坊中,2次靜心冥想後,我就發現我可以做深呼吸了。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到氣沉丹田的地步,但我緊張的時候,幾個深呼吸就能放鬆多了。

 

    第五,魏老師的陪伴——光的課程。這真的是個很神奇的課程,最近我在修光的時候發現,它的效果可以根據我當時的身體、情緒狀況不同而不同。我累的時候,聽著就睡著了;不累有情緒的時候,能幫我放鬆和釋放很多負面的能量。我會接著修的!可惜,不能參加今年3月份光的網路課程。

  

    人生是一場修行,是苦著修還是樂著修,就看你如何看了,我才剛剛上路。

 

    感恩在2015年的年初,有一場這麼美麗的遇見,幫我推動了命運的大門,讓我看到生命其實是可以是喜悅與遼闊的!

 

                           秋天的楓敬筆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 想 逃 家 !

IMAG0161  

                                魏台鳳 2014/8/9

議題:兒子智能障礙

 

當事人:有關我兒子的問題,他有一些智能上的困擾,現在兒子22歲了,智能還是有障礙,別人跟他說話,回答像是七、八歲的樣子,我想知道的是怎樣讓我的孩子能夠心智成長起來?

 

老師:他上學了嗎?

當事人:上到大學,只上了一個月。

老師:所以他是有能力上大學的。

當事人:是,回來在家裡待着。

老師:在家裡做些什麼呢?

當事人:在家裡發脾氣,沉迷上網不做事。

老師:那他的高中階段如何?

當事人:高二開始鬧,高三那年就不進教室了。

老師:聽起來他還是挺不錯的,高中也可以學習又上到大學。

 

當事人:嗯,上次在別處做過療癒,回家後,好像很多矛盾又爆發出來了。例如說我母親十多年偏癱, 我的姊姊已經過世了,我只有一個妹妹,所以母親就跟著我過,但我老公要我把母親送走,送到我姊夫家,我非常痛苦,覺得對母親的孝養沒有善始善終,所以跟老公發生矛盾。

 

老師:好,現在需要三位代表,一位代表你自己,一位代表兒子,一位代表先生。請當事人自己選擇代表。

 

老師問當事人:你對這個家的感覺是什麼?

當事人:無能為力。

老師:除了無能為力呢?

當事人:想逃走。

老師:是,在場域上,我們可以看到,你的代表根本不想看其他兩位。

 

老師:到現在還沒有真正逃走的原因是什麼?

當事人:感覺我先生跟所有人都處理不好關係,他跟家人矛盾很深。

老師:所以你到底是想逃走呢,還是想留下來救他?

當事人:嗯…其實我還是想留下來救他。

老師:喔,那你這個樣子能救得了嗎?

當事人:我自己都救不了。

老師:是嘛!那你覺得今天這個場域能救得了你嗎?

當事人:所以那是我的問題?

當事人: 所以(沉思了一會),大部分是發生在我自己身上,我總是對別人很挑剔。

老師:嗯?

當事人:因為母親想有兒子,所以從小我就跟她說以後我會掙一口飯吃,我會養她,可是最近我卻將母親送走了,覺得對不起她…。(開始掉淚)

老師:母親跟妳住了幾年?

當事人:八年。

老師:所以妳先生還是接受了妳的母親一起住了八年?

當事人:嗯。

老師:這八年來妳謝謝過他嗎?

當事人:有,我還是很感恩。但他一旦對我母親不好,我又把他的好全都忘了。

老師:所以我們的謝謝是帶着條件的。前面八年的好就在一天之間母親送走了就一筆抹殺了?那如何解?

當事人:就是要告訴自己母親送走是應該的?我要構建自己的小家庭。

老師:看,其實她早就知道這個答案了。

當事人與在場都笑了。

老師:不是嗎?可是她還是要先把抱怨說出來。妳知道,如果妳優先照顧好妳自己,然後妳有能量去顧好妳的家庭時,這些有沒有解?

當事人:有。

老師:有解嘛!所以妳是有能力的。

 

當事人:是,但是…

老師:不,沒有“但是”。(眾笑)妳知道當我們說“是的”,就是“是的”;當我們一說“但是”的時候,就推翻了前面的“是” 。我們就讓所有的無解又跑回來了。

老師要當事人挺起胸來。再問:所以有沒有解?

當事人:有解。

老師:妳覺得在這個解決之道之前,你先要解決什麼?先生和兒子都是妳的重心。

當事人:解決先生。

老師:是的,妳非常需要他的支持。那要對妳先生說什麼呢?

當事人:靠近一點。

老師:妳現在想靠近他了嗎?

當事人:嗯。

老師:好,那妳去試,看能靠多近。

 

但當事人代表不動。(眾笑)

老師:沒關係,我們先讓你的代表在那邊待着。我們的頭腦繼續往前走。妳覺得要靠多近?

 

當事人靠近先生代表,先生代表轉頭不看。

 

老師:好,妳覺得妳可以對他說什麼?

當事人:對不起。很多年來我都沒有看到你。我…

老師:可以說慢一點。

 

老師引導當事人對先生代表說:謝謝你八年來對我的支持。我知道要你接納我的母親很不容易…當事人開始哭泣:我知道要你接受我的父母很不容易,尤其是我的父親,二十多年來,我父親不接納你,他多次要我跟你離婚…

老師引導當事人對先生代表說:我永遠是你的妻子。

 

先生代表閉上眼睛表情不屑。

老師:妳同意他一時之間很難原諒妳嗎?

當事人:同意。

老師:妳對他說:“我接受這結果。”

 

當事人代表往先生代表方向移動一步。

 

孩子代表也往前一步。

 

當事人:我需要你的支持,多少年來都是你在支持我,我需要你支持我。

 

老師:妳看妳的兒子也願意朝向妳了!他的眼睛也張開了一些。其實妳的孩子並沒有心智低的問題。他完全瞭然於事,他清楚這個家庭發生了什麼,需要什麼;他被這個家庭發生的混亂給卡住了。

當事人點頭。

老師:好,那妳覺得妳要怎麼做?

 

當事人靠近先生代表,先生代表轉身不屑

老師:這麼多年來,他一時之間很難信任你,或者說相信妳的誠意,因為妳的誠意背後是有條件的。做妳也很累,累得想逃走,想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難道做自己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嗎?

當事人:覺得有點錯位。

老師: 錯位?

當事人: 覺得自己想當男人。

 

先生代表手抱頭表示頭痛。

 

老師:是的。當個男人必須要怎樣?

當事人: 必須要支持家裡。

老師點頭: 必須要很能幹,但因為妳不只要當男人,妳還是個女人,所以做妳很累啊!要扛雙重責任。

 

老師引導當事人對當事人代表說:很抱歉,我現在才看到妳,請給我時間,讓我一點一滴的認識妳。

 

 

老師:各位看到,她是不是有能力的?首先她的能力是什麼?是與自己和解。我們所有的力量都是從內在來的,我們所有外求的力量,都是虛幻的;我們天生本能就有這麼多的能力,但是如果沒辦法跟自己和解的話,我們就沒辦法連結與自己的力量,所以也就越來越恐慌,向外去要求別人該做什麼,怎麼做才叫夠格;當然,前面說過,我們每個人都很幸運,來到這裡重新學習。因為關係的功課不是一開始就能學到的,是生活的經歷,今天才有機會認識自己原來這麼好;不是去責怪自己,而是明白原來自己有這麼多的控制,我們在這裡所見的並不是否定自己,而是更多的慈悲來接受自己,當妳從自己的內在得到力量的時候,那麼妳也就有更多慈悲的眼光去看待一切;當妳看着先生和孩子時,就能了解自己可以給他們更多的時間與空間,重點還是在自己身上,接納自己,好,祝福妳。

 -- 第五屆家族系統排列論壇工作坊的個案展示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5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