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家族 系統排列工作坊回家

ee840c69df58b8d8faa393745793e70c.jpg

 

 提到家 ,每個人的心弦都會 流瀉出不同的 曲調;

 家,是每個人 撥動情緒的地方。

 提到家, 你會想到兩個:一個是你原生的家庭;一個是      你現在的家。

 是否哪一個家庭都讓你能感覺自在的想回去就回去呢?       如果有一個回不得的悲傷又是什麼呢?

 我們終究都會回到一個 終點的家; 那是永恆的天家。

 只是,我們先安好這顆心 ,才能朝向那個永恆的家篤定的邁步去。

 療癒好你的心 就能療癒好你對家的渴望–– 我們一起回家吧!

家族系統排列,海寧格的洞見結合靜心的課程,

由身心靈療癒的倡導者魏台鳳所引領

邀請您共同完成豐盛生命的任務!

敬告:本月課程因老師出國講學延至9/2日。

*開課日期  2018902週日 09:30~18:00

 ( 彈性結束時間17:00~)    

*上課地點  台中市錦南街213(孔廟對面) 

*開課單位  愛的序位工作室 

*課程費用  團體課程+個案排列: 3600  

           僅上團體課程 1200 元   

*報名方式  E-mailorderoflove1@gmail.com 或來電 04-22320787, 0919-699939 (請註明姓名及聯繫電話)Line ID lovewksh 

*繳費帳號  彰化銀行(009) 北屯分行 

              帳號:4028-86-00244400 

              戶名:愛的序位工作室魏臺鳳

*個別課程  預約家族排列個案一對一處理 3600 元。 

家族系統排列~課程效益:

1. 提供您各種關係議題的解惑、釋疑,修復創傷 

2. 透過瞭解自己,肯定自己而自信充滿;自我悅納 

3. 是一個學習愛的過程,對於愛的付出與接受,因明白而圓融 

4. 對真相的看見,得以終止不斷循環的生活事件 

5. 理清沮喪、困惑之源,清晰自我生命的方向 

6. 堅定內在意願,感受富足與愛的擁有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s

 

一年複訓方案:

 

☆   自即日期起,參加愛的序位工作坊一整年的系統排列課程(每月一次),

     

 並得以在系統排列團體課程中處理議題兩次僅繳 16800  元。

 

這個方案課程的優點:


 1、得到一個支持系統的相随

 2、與自己的個性自我,內在小孩相遇

 3、深化你的內在力量,個人才能得以展現。

 4、經由體驗而得到真實的觀照自己。

 5、從事助人工作者(心理人員、教育訓練人員)的能量提升。

 6、對自我概念的重建與更新接收生命資糧,落實生活---幸福飽滿。

 

 細則~

 

1、報名此方案至即月起一年後即月止12 次到期(以老師開課日為記次)

2、若工作坊設為周末六、日連續兩天的課程可以全程參與。

  3、在期間內做第三次排列收費3000元。

 

 

** 本方案開放僅十名滿額,歡迎爭取

 

*上課地點  台中市錦南街2號13樓(孔廟對面)

 

*開課單位  愛的序位工作室 

 

*報名方式  E-mail :orderoflove1@gmail.com  

 

或來電 04-22320787, 0919-699939 (請註明姓名及聯繫電話)

 

*繳費帳號  彰化銀行(009) 北屯分行 

 

            帳號:4028-86-00244400   戶名:愛的序位工作室魏臺鳳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係語錄 No.1 - No.31

原創: 楚奇 

01bfdc1c5e833baebacf454bfc8d0061.jpg

 

 

關係語錄 No.1 示弱與允許

 

“我明白了,

為了有助於關係更好的發展,我要在關係中示弱。”

“不。那不是示弱,而是允許對方看到自己的脆弱。”

 

關係語錄 No.2 親密關係

 

真正的“親密關係”是可以告訴對方自己內在的脆弱,並且和對方一起探討解決的方法。

那種擔心破壞關係而將一些真實的想法藏著不說的做法,只會讓關係走向更差的那一端,因為“真實”是親密關係的核心。

 

關係語錄 No.3 為什麼你聽不到真話?

 

在關係中,一個人不說真話的原因主要有兩類。

一種是怕傷害到對方,內在的感受是從“擔心—確定的害怕”,程度不等。

一種是覺得說了也沒有用,內在的感受是從“無奈—無力”,程度不等。

兩種原因的共性在於你讓對方“絕望”,絕望到選擇不說出真話。

如果你在關係中聽不到真話,你可以從這兩點去反思自己,尤其是後一種情況最為常見。

 

關係語錄 No.4 成人世界的“講道理”

 

成人情感壓抑的常見模式,是用一個#新道理#來替代原有的道理。

新道理本質上是更為高級和隱蔽的防禦模式,雖然表面上給當事人一種“釋然/放下”的情感體驗。

直到當被壓抑的情緒積累到一定程度,再次#火山式#的爆發後,#新道理#才會被意識到是無效的。

 

關係語錄 No.5 “允許”是一種力量

 

謝謝你允許我們看到你的眼淚。

謝謝你對我們的信任,允許我們看到你的脆弱。

 

關係語錄 No.6 “不想”的本質

 

關係中,所謂的“不想”其實是無能為力

 

關係語錄 No.7 關係中的真實


 

當你願意說出你既往的經歷

就會獲得他人更多的理解

讓他人感受到真實的你

而不是對方想像中的你

關係語錄 No.8 關係的核心問題

 

關係中一個最重要的問題

你在關係中的真正需要有哪些?

關係語錄 No.9 不是每個衝突都有價值

衝突是促進關係的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但有一個前提

那就是你得具備化解衝突的能力

 

關係語錄 No.10 擁抱與尊重

 

不是每個擁抱都是溫暖 

不是每一個擁抱都要接受 

比如不帶尊重的擁抱

 

系語錄 No.11 說穿與看穿

 

說破的本質是在於炫耀的能力,而不是出於關心對方的立場。 

並且,有的人為了掩蓋自己炫耀的目的,還加上一兩句:我是真心為你好/我是為你著急才這樣說/我性格很直爽,你別介意……

 

關係語錄 No.12 規則與關係

 

團體中強調設置的人

往往都是在既往關係中,被過度入侵的人。


 

她們/他們強調設置的目的是希望通過設置來保護自己

而不是靠提升自己在關係中的影響力來保護自己。

 

關係語錄 No.13 盲目的感恩

 

對於缺失太多的人

只要有人給,就會很感激付出的人。

 

對於不缺的人,不是給就可以獲得她們的感激

因為後者是豐富得#有選擇#

她們更懂得自己要的是什麼

不會讓自己掉入#盲目感恩#的關係困境

 

關係語錄 No.14 “低調”
 

在一個人尚未成名之前

所謂的低調不過是自我低價值感的表現形式而已


關係語錄 No.15 親密關係中的“不需要”

沒有人不希望擁有親密關係

那些抗拒和否認親密關係的人

不過是既往在親密關係中受到的傷害比較深

讓他們/她們在關係中的恐懼遠大於帶來的快樂

 

關係語錄 No.16 “很長”的含義

 

 “成長是一個很長的過程

這句話一方面是會降低渴望一夜長大的焦慮

另一方面是會給自己判了無期徒刑

很長會讓你體會到無奈

那個道理已經開始阻礙你在當下的努力

因為,無奈讓人看不到希望

 

關係語錄 No.17 關係中的交流

 

在關係中,當我們不再只沉浸在自己的猜測和想像當中,願意去嘗試瞭解對方的想法以及核實驗證自己的猜測,關係中的交流就由單向變為真正的雙向,交流才真正的發生。

 

關係語錄 No.18 關係中的“脫鉤”


 

當一個人內在力量增加之後,她/他受他人影響就會逐漸減小。

因為內在的力量讓她/他能越來越區分開那些負面的評判和情緒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對方的。

這個過程就是脫鉤

 

 

關係語錄 No.19 關係中的“過度反思”

 

病理性反思的原因之一是過度反思,之二是反思的方向偏了。

結果一是把反思變為持續的自我指責

結果二是努力白費,因為方向選擇錯了,結果必然南轅北轍。

最終都朝向一個結局:更多的自我挫敗。

 

關係語錄 No.20 關係中的自說自話

 

沒有人喜歡和一個只喜歡自己和自己玩的人相處,因為對方的世界裡只有她/他自己,看不到他人的存在。

關係是兩個人共同創造和發展的,而不是一個人的自說自話。

 

關係語錄 No.21 抱怨的本質

 

在關係中,每一個抱怨的背後,都深藏著一個渴“被看見”的需要。

 

“被看見”可以是一份關注;或者是一份關心;或者是一份體諒;或者是一種肯定;或者是一種欣賞……

 

關係語錄 No.22 人為什麼會“放不下”

 

多數人在分手時的“放不下”,並不是因為TA嘴上說的“很愛很愛你”,而是因為不願##經歷分離之痛,因為那種痛的程度是非常之深。


關係語錄 No.23 主動與被動

 

在成人之間的關係中

主動爭取自身需要的滿足,不一定有好結果。

但被動等待他人來滿足自己的需要,通常都是不好的結果。

 

關係語錄 No.24 自圓其說

 

“自圓其說”是人的天性,這是出於保護自身情感的需要。當一個人內在力量不足夠強的時候,自圓其說是可以讓人暫時回避問題,繼續生活下去。

但當一個人處於發展階段時,“自圓其說”就會成為一個束縛,因為“自欺欺人”會讓其卡不到自身的問題所在,阻礙個人的成長與發展。

 

關係語錄 No.25 關係中最大的共情

 

安靜的聽對方說,聽對方按照自己的節奏和內容來說,聽對方把想說的話說完,就是關係中最大的#共情#

 

關係語錄 No.26 關係中的“懂”

 

關係中的“懂”,是雙方在關係中,不斷交流不斷瞭解而產生的。

 

 

關係語錄 No.27 成長的規律

 

孩子的長大

不是“爸爸媽媽,我已經長大了,不需要你們了,我要去獨自闖世界了。”

而是“爸爸媽媽,我已經長大了,我要去闖世界了,請你們允許我自己去嘗試,同時,當我需要你們的時候,也請你們給我關愛、支持和指導。”

 

關係語錄 No.28 關係中的“翻舊帳”

 

翻舊帳並不是因為記仇。

翻舊帳是因為既往在親密關係中的不滿,積壓的太久,無處表達。

進而把親密關係中的衝突當作一個情緒的發洩出口

 

但,沒有人喜歡被戳舊傷疤。

所以,翻舊帳的後果是#弊遠大於利#

 

關係語錄 No.29 一個人說“孤獨”時真正想要表達的是

 

當一個人說“孤獨”的時候

說的並不是孤獨這種外在的形式

其實是在說的是當自己脆弱無助的時候,身邊無人可以承接其情緒,以及給予有效的支持和幫助。

 

關係語錄 No.30 人生的痛苦所在

“活著比死了難。” 

半糖說

 

我說

很多人認為:人生,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

這些人將死亡當作人生最重大的事情。

但是

人生最痛苦的不是生死,

日常工作、生活中的那些強度並不大,

但持續發生的事情所帶來的負面情緒體驗。

 

有人說

“若不抽出時間來創造自己想要的生活,

你最終將不得不花費大量的時間來應付自己不想要的生活。”

 

只求“活下來”的時代早已經過去

今天的時代,更為重要的人生議題是:如何更好的活著

 

關係語錄 No.31 “天天正能量”的人

 

那些在工作和生活中,經常把“正能量”掛在嘴邊的人,內心並不是看上去那樣的正能量。

本質上,這樣的人是不敢面對負能量,因為他們/她們沒有應對負能量的能力。

所以會以“天天正能量”為藉口,逃避面對真實的人生。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小學會不哭的人,內心有多苦?

原創:  武志紅 

14632934_1137973192962897_6822955755702605199_n.jpg

 

“一聽到他哭,我就恨不得捂住他的嘴,讓他不要再發出任何聲音。”

很多人在面對孩子哭時,常常會萌發這樣的情緒:

不想聽到孩子哭,聽到就煩。

於是,想盡辦法讓孩子停止哭泣:

• 不許哭!不要哭!別哭了(制止)

• 哭什麼哭?哭得煩死了!(厭惡、反感)

• 這麼點小事,有什麼好哭的?(否定)

• 就知道哭,哭有什麼用?(埋怨)

• 你再哭,媽媽不喜歡你了!(威脅)

• 要哭你回房間一個人哭去。(冷漠)

• 就知道哭哭哭,真沒出息!(打擊自尊)

可是,很少有人會抽絲剝繭地問自己:哭泣那麼正常的事情,我為什麼會討厭孩子哭啊?

-01-

我的一個朋友,她的兒子八個月大。有一回不知什麼原因,哭個不停,怎麼哄,都哄不好。

 

“真的好煩躁啊!”她說。

當時就像被孩子的哭聲點著了一樣,她的火氣一下子竄了上來,啪啪打了孩子幾巴掌。

打完,孩子哭得更厲害了,她也後悔得直掉眼淚。

“他的哭讓我覺得自己好無能。”她後來跟我說。

孩子出生後,她辭掉了工作,也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生活。因為沒有人幫忙,她既要帶孩子,又要做家務,常常忙到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

她說最怕孩子哭,因為很多時候,她連孩子哭泣的原因都找不到,這種無力感讓她心煩、挫敗,甚至憤怒。

就像這位媽媽,很多時候,我們討厭孩子哭,就是因為我們缺乏“處理孩子哭”的能力。

 

孩子一哭起來,我們就覺得“麻煩”又來了,“無能”的感覺也隨之而來。

這時,我們發自本能地去保護自己的自戀,避免自己的“無能”,而不是去看見孩子的哭泣背後的需求,去安撫孩子的情緒……

 

我們的應對方式就像文章開頭所描述的那樣——制止、埋怨、冷漠、威脅……

 

-02-

 

還有一些家長,喜歡孩子笑,不喜歡孩子哭——覺得哭不好,笑才好。

說到哭就想到哭喪著臉、撕心裂肺等悲慘畫面,希望孩子儘快擺脫痛苦。

四歲的萱萱放學回到家,悶悶不樂。媽媽問她怎麼了,她一下子趴在媽媽的身上哭起來。

媽媽馬上緊張起來:“寶貝不哭,寶貝不哭。”

孩子越哭越厲害,媽媽嘗試轉移孩子的注意力:

“寶貝,你想不想吃霜淇淋啊?”

“我們看動畫片好不好?”

“寶貝,我今天給你買了一本新書,你要不要看?”

經過各種哄,孩子終於停止了哭泣,媽媽也跟著松了一口氣。

看到孩子傷心難過,萱萱的媽媽擔心又痛苦,恨不得自己替孩子承受。

 

“我是個愛她的好媽媽,我要讓她開心,我要把她帶離痛苦。”

於是,她想盡辦法討好,讓孩子遠離眼淚。

可是,她沒有去考慮孩子為什麼哭,而是一味的想要依靠轉移注意力,將孩子帶離負面情緒。

她忽視了孩子的真實感受。

看上去,好像是媽媽為孩子好,但我們回顧一下這個過程,這裡面更多的,其實是媽媽的自私。

孩子哭,媽媽會心疼、會難過、會緊張、會焦慮,而當孩子停止哭泣,媽媽是“松了一口氣”。

表面上,她是一個好媽媽,可實際上她是個自私的媽媽。

 

她是在用剝奪孩子哭泣的權利,來滿足自己“好媽媽”的體驗。

問題看似解決,但解決的只是媽媽的情緒問題。

孩子究竟為什麼哭,是因為遇到不開心的事情,還是因為想要什麼東西,媽媽都不得而知,孩子的情緒管理能力也無從培養。

下一次,遇到同樣的情況時,孩子仍然只會用哭的方式解決。

 

-03-

德國心理學家卡蘿拉·舒斯特認為:

 

孩子哭的時候,最先需要處理的是家長的情緒。

很多時候,我們不喜歡孩子哭,並不是孩子的問題,而是我們自身的情緒表達出現了問題。

我女兒小魚小的時候,我也特別受不了她哭,她一哭,我就想馬上將這個聲音掐掉。

我看了無數育兒書,雖然懂得哭是一種正常情緒表達,可我在情緒上還是受不了孩子哭,不知道為什麼。

直到有一回,孩子又哭起來,我母親在旁邊說:“不許哭!”這個熟悉的聲音,讓我一下子想起來,我曾經就是那個不被允許哭泣的孩子。

小時候,有什麼委屈難過,只要一哭,我媽媽就會馬上說:“不許哭!”

而且,越哭越打。

挨打的恐懼讓我忍著忍著,漸漸不再哭,也變得不太喜歡哭。

這段經歷,就像我心頭的一道小小傷疤,時不時發作一下,讓我感到陣陣疼痛。

而孩子的哭,就像觸動傷疤的扳機,讓我一次又一次地面對這種傷痛。

每當聽到孩子哭時,我的內心總會湧現一股憋屈,就像水管沖出的水硬生生地被一隻大手堵回去了。

 

 

 

母親對孩子的制止,讓我意識到,我的心裡住著一個委屈、憤怒的小孩。

當我的孩子哭泣時,我內心的那些情緒被啟動了,那個委屈憤怒的小孩也復活了,這讓我焦躁不安,情緒失控。

 

因為長時間的壓抑,我的情緒並沒有完全走出兒童期,在我系統學習心理學之前,我只會像個混不吝的大小孩一樣對待我自己和孩子的情緒。

 

-04-

 

很多人討厭哭,總認為哭是不好的——是軟弱的、羞恥的,就算哭也要偷偷的找個地方哭。

 

在最近的熱門綜藝節目《幻樂之城》中,大張偉飾演了一個隻會笑不會哭的人,他的臉上永遠只有笑容,哪怕是被同事嘲諷、被老闆開除,也只會笑。

大張偉說:“生活之中痛苦有很多,但是我們要笑著面對,為了不哭大聲笑。”

可是明明他有正常人的七情六欲,開心、生氣、憂傷、憤怒,只能笑,哪怕再痛苦也只能笑。

 

大張偉的內心深處,究竟有多苦,從我朋友小光的遭遇中可以找到答案。

朋友小光說,他小時候無論怎麼哭,他的家人都會像沒聽到一樣,無視他。就是為了讓他明白,通過哭鬧要脅大人是行不通的。

有一回,忘記是什麼原因,他一直哭,哭到半夜,家裡仍沒有一個人理他。

大人們都去睡覺了,他一個人坐在客廳裡繼續哭。

客廳裡沒有燈,很黑。就那樣,他一個人環抱著自己哭,直到哭累了,也沒人理他。

 

“從此,我就明白,我必須得不哭不鬧聽話,才能免除被拋棄。”他說。

他時常覺得心裡有一個洞,黑黑的,冒著冷氣,那是被拋棄的感覺。

兒時的他,害怕一哭就會被打罵處罰,害怕惹父母生氣,更怕失去父母的愛。

長大成人後,他在人際關係中處處退讓、犧牲自我權益,因為他已經習慣了在關係裡乞討。

 

孩子哭,是在表達他的需要,是他在跟你說話。

一直說卻沒有回應,孩子的需要就一直未曾得到滿足。

於是漸漸長成一個匱乏的孩子,一個匱乏的成年人,一個不懂得如何表達自己真實感受和情緒的人,一個精神上傷痕累累的人。

 

-05-

 

我們總是將哭與負面情緒聯繫在一起,但其實哭和負面情緒真的沒那麼可怕。

電影《頭腦特工隊》講述了一個關於孩子情緒的故事。

影片中,大家都喜歡負責快樂情緒的樂樂,卻討厭負責悲傷情緒的憂憂。

但是,在遭遇一系列挫折後,情緒世界崩塌的小女孩萊利,卻因為憂憂漸漸好起來。

正是憂傷讓萊莉意識到自己正在經歷的改變,以及她已經失去的東西。

我們總認為憂傷不好,但事實上,研究表明,悲傷與更高的生理衝動關聯,是在啟動身體對失去作出反應。

 

其實,任何一種情緒,都不是拖累。

因為有了怒怒,萊利才可以敏銳注意到自己被不公平的對待了;

因為有了怕怕,萊利才可以更快的遠離危險;

因為有了厭厭,萊利才能分辨自己的好惡;

而憂憂的存在,是在引導萊利瞭解她正在經歷什麼變化,她失去了什麼,她到底怎麼了。

 

所有這些情緒,使孩子們的人格更加完整。

 

我們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情緒和感受,不管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都是我們的情緒表達。

就如同魚能游水、鳥會飛翔、人能感覺,我們有時會快樂,有時會憂傷,有時也會憤怒。

不管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都是我們的正常情緒,他們的存在都合情合理。

喜悅、憤怒、高興、悲痛……這些情緒沒有高下、好壞之分。我們喜悅時笑容滿面、手舞足蹈,為什麼憤怒時就不能怒髮衝冠、捶胸頓足呢?

孩子也是一樣,有各種情緒,也應該允許被表達。

不一樣的是,大人們在經歷過生活的重重歷練之後,能夠很好地排解負面情緒,而孩子不會像大人那樣理智思考。

 

哭成了孩子最直接的排解方式。

所以,不要再討厭孩子哭了,更不要壓制孩子的哭。

要讓孩子們勇敢地釋放自己,更要看到孩子情緒背後的真實需求。

不要試圖扭曲、控制孩子的感受與情緒,記得經常告訴孩子:有想法就訴說,有情緒就表達。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即將推出~~

psb (1).jpg

上師們的話語〜

親愛的學生們:不要害怕你們所選擇的生命途徑,在優雅美麗中活出生命的喜悅! 在許多的道途上你們會再次整合學習善惡的真知;你們是一個多世代的智能, 當指導靈成為你們意識的一部分時你們便成為自己的指引者。為了幫助你們瞭解自己是誰?以及什麼是自己進入更高表達的方向,你們接受引導中去面對自己過去所製造的事物。這種面對將加速你們的成長 ,幫助你們邁向新的生活。

第二級次白色之光:時間: 2018/8/29

每週三晚上7:00~9:30〈提供現場與ZOOM網路課程〉

費用:NT:$ 6000 12堂課)

 

行星二級次白色之光時間: 2018/8/31

每隔週五晚上7:00~9:30 〈提供現場與ZOOM網路課程〉

費用:NT:$ 5500 11堂課)

報名方式:  E-mail orderoflove1@gmail.com  

 或來電 04-22320787, 0919-699939 (請註明姓名及聯繫電話)

Line IDlovewksh  愛的序位工作室FB社團

*繳費帳號  彰化銀行(009) 北屯分行 

            帳號:4028-86-00244400

            戶名:愛的序位工作室魏臺鳳

*痞客邦部落格:http://orderoflove1.pixnet.net/blog

 

魏台鳳老師開課的初心:

因感於個人的許多問題不僅是系統的問題,也需要細胞記憶的不斷清理,思想的更新,光的課程是一個讓身心靈持平的簡單方法,因此願能宇宙合一,用這個簡單的功課來與大家共修;2014年起帶領光的課程共修迄今。

 

帶領者簡介:
在愛的序位工作室擔任心靈諮詢,

每月一次的「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

大陸:2012~2015年家族/組織系統排列論壇工作示範與講座

2012~2018年煙台、青島,臨沂、天津、濟南系統排列工作坊。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屠殺過後的創傷,真實地遺傳在一代代後人的身體裡

birkenau_ramp  

 作者:Pam Weintraub

 

你有沒有在書中或電影中,看到過這樣的“詛咒”?——它們以家族為單位,先祖突遭不幸,導致後輩們噩運纏身,早早過世。

在真實的世界裡,確實有一些這樣的例子:經歷屠殺的猶太人,後代大多早逝;處於饑荒中的母親,產下的嬰兒心血管疾病高發……我們不禁要問,這種“詛咒”究竟是因為什麼?

 

“家族詛咒”?先輩的苦難居然會遺傳

 

自從人類開始能夠思考以來,便一直講述著我們承受著家族的詛咒、肩負著過去的重擔的神話故事。青銅時代文明的崩潰帶來的動盪,古今中外無數的種族清洗,地震、火山、海嘯、洪水和大規模爆發的疫病——全保存在我們世代相傳的儀式與故事中。

 

但是直到最近幾十年,才有接受科學訓練的心理學家開始研究這些歷史創傷對後代的影響。直到本世紀,我們才開始計算這些歷史磨難帶來的真實的、跨世代的傷害,並尋找療愈之道。

 

其中最著名的研究是針對納粹大屠殺的倖存者的後代,他們的焦慮症、抑鬱症、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風險高於同齡人。他們並非個例。非洲奴隸的後代、廣島和長崎核爆受害者的後裔、盧旺達大屠殺罹難者的後裔,以及911事件中雙塔倖存者的子女都曾作為跨世代創傷研究的物件。

 

二戰時期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猶太人。圖片來源:Wikimedia

 

新墨西哥大學的臨床社會工作研究人員瑪麗亞(Maria Yellow Horse Brave Heart)是研究跨世代創傷的頂尖專家。她形容這類歷史創傷是“幾代人一生中累積起來的情感與心理傷害,源自大規模的群體創傷”。這種創傷的跨世代反應包括抑鬱、自我毀滅行為、精神麻木、易怒,以及更高的由自殺和心血管疾病導致的死亡率。

 

基因沒有改變,變的是基因的表達

 

種種歷史磨難讓人們產生了一個激進的想法:四處發生的大洪水、饑荒或屠殺不僅會改變我們的心理與行為,還會改變細胞的深層生物學結構。被捲入歷史漩渦裡的人可能會患上因壓力導致的精神病症與慢性疾病。

 

由於這些細胞的變化沒有改變基因編碼,而是在基因組之外,通過控制基因表達的分子來完成的,因此它叫“表觀遺傳”

 

染色質結構與表觀遺傳。圖片來源:whatisepigenetics.com

 

1944年至1945年間,納粹德國切斷了荷蘭的食物供應,尚在腹中就遭遇了饑荒的胎兒身上被查出表觀遺傳創傷。這些寶寶長大成人後,與沒有遭遇過“饑餓的冬天”的同齡人相比,他們超重、血糖水準異常,患上心血管疾病的風險更高。原因是他們身上的幾個關鍵基因中缺少甲基基團。它們連接到DNA螺旋上,像關閉開關一樣抑制基因轉錄。

 

 

1944年“饑餓的冬天”,英軍士兵給荷蘭兒童分發食物。 來源:Midgley (Sgt), No 5 Army Film & Photographic Unit

 

這種低甲基化導致某些影響生長和代謝的蛋白質過度生成,從而引起一連串誘發疾病的細胞相互作用。儘管這些表觀遺傳效應在每個人身上的表現不同,它的傳遞方式卻十分直接——母親受到的壓力影響了正在發育的胎兒的基因表達,極大地增加了後代的疾病風險。

 

由此得知,表觀遺傳變化可能在人的一生中出現,或者是由懷孕的媽媽的應激激素傳入子宮所致。可是,它們能跨世代地傳遞下去嗎?

 

華盛頓州立大學的演化生物學家邁克爾·斯金納(Michael Skinner)答道:能。他與同事的研究報告顯示:“目前在植物、昆蟲、魚類、鳥類、齧齒類動物、豬和人類身上觀察到了由環境誘導的表觀遺傳變化的跨代傳遞。”在齧齒類中,這種變化至少可以傳遞10代,在植物中可以延續數百代。

 

你的基因中,可能帶著祖先經歷的印記。

 

目前的心臟病學研究發現,個體身上的動脈粥樣硬化、血管疾病、心律失常、動脈疾病、甚至心臟肥大都可追溯到表觀遺傳效應。驗證這些發現是否適用于跨世代傳遞還需更多時間。雖然母親承受的壓力可能會改變寶寶的表觀基因組,但是使得創傷傳遞下去的文化與生物因素各占多少比例,還有待研究。

  

“噩運”可以逆轉,更可以預防

 

不管研究會有何發現,我們可以肯定的是:毀掉一個家庭及其後代並不需要種族迫害,貧窮就已足夠。

 

洛克菲勒大學的神經內分泌學家與壓力研究專家布魯斯·麥克文(Bruce McEwen)與其同事已充分證明,那些在“高風險家庭”(缺乏情感支持,被忽視,被冷漠對待)長大的孩子會面臨逆境。孩子遭到的虐待越嚴重,海馬體、杏仁核、甚至認知中心——額葉的表觀遺傳效應就越顯著。麥克文解釋道:從這個角度來看,許多成人疾病其實是從小的貧困、歧視或虐待導致的發育障礙,它本可以通過降低童年受到的有害壓力來緩解。

 

許多成人疾病,本可以通過降低童年的壓力來緩解。

 

無論表觀遺傳變化只會影響親歷創傷的個體的一生,還是會和基因一樣世代相傳,“我們無法使時間倒流,”麥克文說,“但我們可以挺過這些經驗,從傷痛中恢復過來,給人生重新定向;我們還可以通過表觀遺傳變化來培養恢復力。新的人生軌跡會給腦部和身體帶來補償性的改變,使人終生受益。”

 

我們還能逆轉腦部的表觀遺傳效應。麥克文說,經常鍛煉、高強度學習、抗抑鬱藥都能讓海馬體增大。倫敦國王學院的學者們發現,社會連結、幽默感,以及以積極主動的態度面對生活的諸多困境能幫助我們解決表觀遺傳的負面影響,克服有害壓力。

 

除此之外,醫學界也在研發治療表觀遺傳傷害的特效藥。哈佛醫學院的癌症表觀遺傳學家布蘭得利·伯恩斯坦(Bradley Bernstein)表示,部分腦膠質母細胞瘤與白血病源自細胞超甲基化的表觀遺傳變化,可以通過藥物扭轉甲基化進程。洛克菲勒大學的癌症表觀遺傳學家C·大衛·艾利斯(C David Allis)一直在研究癌症的表觀遺傳療法,他的療法針對繞有DNA 的組蛋白,已對以前被認為無藥可救的病人起效。另一種表觀遺傳變化——RNA產量增加,則與急性心肌梗死、冠狀動脈疾病、心衰有關,這些病都可以採用上述療法。

 

2015年,C·大衛·艾利斯因其對組蛋白的研究,而被授予突破獎。

 

除了為業已遭受病痛折磨的人尋求治療方案外,理解表觀遺傳傷害還意味著在它出現前就實施預防措施——使年輕人免受貧困、有害壓力、污染、虐待、日常性的忽視的困擾。也就是說,在降低風險的同時,我們還需要培養恢復力的社會政策與文化。如充足的醫療保障、可負擔的教育、彈性的工作時間等等。

 

麥克文說:“健康的行為與人性的政策能為人的可塑性‘打開一扇窗’……再加上有針對性的行為干預……能讓腦部回路朝著更積極的方向發展。即使一個人的早年生活不順,他的人生軌跡還是可以改變的。

 

《我發瘋的那段日子》記錄了一位元抗NMDA受體腦炎患者積極治療,改變人生軌跡的經歷

 

誠然,對跨世代的表觀遺傳效應的研究仍處於起步階段。一篇於2016年發表在《PLOS遺傳學》的論文提出質疑:以個體為基礎的研究可能出現假陽性、發表偏見、資料品質不高。未來的研究還需要大量資金、重複實驗以及檢查和評議。

 

與其哀悼過去,不如關注我們世界此刻這個演化的瞬間。畢竟,這是我們面臨的共同問題。遷移、稀釋、再混合——是我們多元化的現代世界的基礎。我們的目標應該是向前看,為下一步打算:什麼時候條件會變得極端,污染會變得嚴重,壓力極大或者極為危險,甚至會損害胎兒的表觀基因組?什麼樣的事件或狀況才能算作表觀遺傳的危急時刻?我們什麼時候該拿人性冒險,又要怎樣才能確保平衡?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紅塵修行的高維“實驗條件”

文:劉豐(案例)

                                            ㄅ                       

高維實驗條件



      不管是至簡心法,還是入世心法,都講到“心法”這兩個字。所謂的“心法”其實就是高維實踐。因為高維不在外面,高維在我們內在,外面看到的全是相,只有內在才是投影源,所以高維實驗條件是我們回歸內在,在我們投影源裡去做功課的條件,這叫高維實驗條件。



      那怎麼進入投影源?怎麼建構高維實驗條件?這裡面就有五個jing,第一個淨就是乾淨,第二個靜是平靜,第三個敬是恭敬,第四個鏡是鏡子,第五個境是環境和境界。

淨  靜  敬  鏡  境

      只有在我們建構起這五個jing的時候,它才符合我們人類所有智慧系統高維實驗的條件,或者說把我們人類所有高維實驗條件理念相同的部分,把它歸結起來,抽象出來,它都離不開這五個jing。

所以高維實驗條件是如何進,不管是入世心法還是至簡心法,在我們用它的時候一定是在高維狀態下去實現的,也就是一定是在投影源狀態下去實施,它才真正有意義,所以它才叫心法。

 

      我們在現實中只是以知識的形式,去模仿、去呈現一種表像的對知識的相應,其實沒有用。所以我們這21天的至簡心法的踐行活動,一定是在我們內在進入高維狀態的時候去使用,它才有意義。



      所以我們怎麼去創造呢?我們每天的冥想,每天給自己幾分鐘的打坐,就是要創造我們跟內在關聯,讓我們學會進入我們內在的高維狀態。

 

21天踐行

      因此我們來看每一天的覺察。其實這個覺察是可以發生在每天的每一個當下,但是對於我們一般人來講,我們可以在每天專門用一點點的時間來應對,去回顧、回饋,覺察這一天在我們的行為之中,讀到這一天某件事情這樣的應用題,而讓我們在每天都獲得內在的提升機會。

 

      每天靜坐五分鐘,在靜坐的時候,實際是回歸我們內在高維空間的一種狀態。在靜坐的時候我們給自己一個四步的覺察。

 

第一步:事上覺察

      也就是當下覺察事件,認清應用題的題面。所謂的當下,這個當下應該是發生在這件事情發生的當下,但是因為我們在現實中有的時候,我們的行為還不習慣在每件事情當下去覺察。所以我們給我們自己的訓練,每天也許是晚上也許是早上,給我們這麼一次機會,讓我們去覺察“今天我面對的事件裡,哪一個問題可以做一個應用題,讓我自己去面對”,這是事上覺察,是讀懂應用題。



第二步:反求諸己

      也就自己的什麼認知在這個事上覺察,發現那個認知。也就是自己的什麼認知,讓我自己面對這樣的事件的發生,是由此而去覺察自己的認知,通過事,來覺察自己。



第三步:顛覆認知

      當我們知道這個認知,看到這個認知,讀懂這個認知的時候,這個時候我們要給自己一個指令,是跟這個認知相反的指令,去顛覆的,這就是一個“消業”的過程。也就是說,當這個認知是一個正弦能量特徵的時候,我們就要給它一個反正弦能量特徵的能量,去把它滅度,兩個能量波遇到一起,這個波就沒了。



      這就好像是我們覺察到自己這個認知是一個向東指令的話,我們就給我們自己一個向西的指令,把這個指令給它抵消,這就是顛覆認知,這個過程就是一個消業的過程。在六祖壇經裡管他叫“對法”,也就是“邪來正度,惡來善度”。



第四步:知行合一

      也就把這個認知和現實的狀態去融合,也就是我們給自己的這個指令融合到我們的現實生命中去做、去行,這樣的話呢我們對我們這個認知的顛覆就構成了一個超越我們有限認知的心路歷程。這個心路歷程讓我們覺察到了,我們提升認知,而感受到這種喜悅,同時也要在我們的現實生命之中去產生更深層的覺知。

 

      生命的過程就是在不斷的覺知,不斷的顛覆認知,不再消業的過程中呈現,這是在禪宗智慧裡邊的漸修過程,也是所謂“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它是在我們入世生命狀態下而產生的一種修行方式。



      那實際上,我們真正的產生這種跟智慧關聯,經常會產生一個當下的通透,也就是當下的理想。這個就是禪宗頓法的境界,也就是“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這是我們在終極智慧的引領之下去找到我們真正生命的實相,也就是那個禪境的境界,也就是無上正覺的境界。它是支持我們大願,它只有在頓法的意識狀態裡面,我們才知道大願是通達無上,才能把大願放到通達無上的境界,才能夠有頓法的發生。否則的話我們們在踐行的這個過程中,我們經常會產生無力感,所以頓漸是融合在我們每個當下入世生命過程之中的。

 

      所以,我們每一天去重複這樣的覺察過程。在重複這個過程的時候,我們能夠隨時覺察,那麼通過21天的這種訓練,逐步會讓我們在現實中,把這種習慣建構在自己的生命過程裡面。最終是要求我們在每個當下去覺察,在事件發生的當下就去覺察。



      當然,這個系統我們在使用過程中,我相信我們會不斷地去對它更新,讓它更貼切、更符合我們現實方便的,在使用和有效踐行的方面隨時會有一些調整,它們還會有一些升級版本的呈現。

 

 案 例

1、事上覺察。

當下覺察事件,認清“應用題”的題面。

昨天晚上12點加班回家,感覺特別餓,就在一家小餐館吃了碗面,吃之前猶豫了一下這麼晚是否還吃,因為饑餓感很強還是沒有控制住自己,但吃完面後就後悔,自己的自控力太弱,這麼晚還吃東西,對身體特別不好,開始糾結。晚上做至簡心法作業,讓我有機會開始覺察自己。

 

2、反求諸己。

自己什麼認知產生在事上,覺察發現那個認知。

我認真的反觀自己是什麼認知導致自己無法自控去吃宵夜。反思後看到,原來自己是因為睡的晚,能量低,感覺餓,認為只有吃東西才能補充自己的能量,所以不能自己控制自己。

 

3、顛覆認知。

給這個認知一個相反的指令,然後轉化這個認知。

看到這個認知後,反觀提升能量是否只有通過吃東西。我是真的餓的必須吃飯還是只是一個念頭。這讓我想起了有一次辟穀的經歷,當時辟谷第5天時,中午找一個朋友談事,他正在吃飯,我本來不餓,但聞到菜的香氣,看到菜的顏色,就開始感覺餓了,因為辟穀期間自己的覺察力很高,我馬上覺察到餓只是一個念頭,我看住那個念頭不動,過了一會,那個念頭消失了,饑餓感也消失了。

 

4、知行合一。

把這個認知和現實的狀態融合,去做。

想到這個經歷,我想如果晚上我再餓了,看清楚饑餓感到底只是一個念頭還是真的非吃不可。時時刻刻去覺察自己的起心動念。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有的遇見,都是一種償還

            u=1833365460,1563741856&fm=27&gp=0                    

                                                                                                                        文:格姐

緣分天註定,半分不由人

 

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裡有這麼一個故事:

有一個叫做周虎的人,在富人家當僕人,娶了個老婆,居然是狐狸修煉成人形的妖精。

 

但是二人相濡以沫,夫妻二十多年,周虎從未害怕。

 

狐妻曾對周虎說:“我煉成人形已四百餘年,只因前世欠你恩情今世當報,一日不還清,一日不能得道升天。緣盡之時,我自會離開。”

 

直到某天,狐妻忽喜忽悲、陰晴不定的對周虎說:“這個月十九日,我們緣分將盡,我也該走了。走之前我為你相中了一個媳婦,你去下聘禮,把這事兒定了吧。”然後拿出平日積攢的金銀首飾交給周虎,作為聘禮。

 

到了十五日早晨,狐妻起床便要告別。周虎埋怨她怎麼就忍心提前離去。

 

狐妻哭著說:“緣分這東西是一日不可減,一日不可增的。”

 

你身邊的人,深愛過的,痛恨著的,幫助你的,他們來了又走,即便你再不舍、再難過,緣分這個事,期限到後,半分不由人。

 

小說《夏至未至》裡曾提過一個天使的說法:

 

每一個人都有一個一直守護著他(她)的天使,這個天使如果覺得你的生活太過悲哀,你的心情太過難過,那麼他就會化身成為你身邊的某一個人。

 

也許是你的朋友,也許是你的戀人,也許是你的父母,也許是你僅僅見過一面的陌生人,這些人安靜地出現在你的生命裡,陪你度過一小段快樂的時光,然後他再不動聲色的離開。

 

相遇這件事,到底是上輩子的債為了還才遇見,還是因為守護天使的庇佑化身而來,我不得而知。

 

我只知道,差一點就一輩子的人,卻再也沒出現;

 

我只知道,當時相處時,我們暢快的笑,痛快的哭,我們曾那樣真切的規劃過未來,卻終是走散;

 

我只知道,有些人助我幫我,改變了我一生的軌跡,有些人待我似親人,愛我如生命,他們就在那裡,卻再不肯見我。

 

世界上有70億人口,我們這一生會遇到大約2920萬人,在這茫茫人海裡,兩個人相愛的概率是0.00049。

 

可是我再怎樣慶倖著這難得的相遇,再怎樣努力的經營,我甚至傻傻的懇求和挽留,卻如何也掌控不了我們的未來。

 

這是流行離開的世界,但我們都不擅長告別

 

若說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前世都欠下了,今生為何還是要走?

 

知乎上有這樣一個話題《如果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那離別是為了什麼?》

 

有個回答很喜歡:

 

“遇見,是兩個人的事;離開,卻是一個人的決定。遇見是一個開始,離開卻是為了遇見下一個離開。這是一個流行離開的世界,但是我們都不擅長告別。”

 

生的那一刻就是在一步步走向終結,遇見也是,相識相處的每分每秒都是在走向分別。

 

只是我們從來就沒想過分別到來的會如此的快,我們還未來得及演習。

 

很喜歡的一部電影《一代宗師》,宮二這一世,未嫁娶,不傳藝,爭著一口氣,直到最後。

 

她對葉問有情,但他們只有情緣,沒有結果,這一世的緣,是必定要絕的。

 

記得裡面有個畫面,葉先生說:“你我之間,本沒有恩怨。有的,只是一段緣分。”

 

她黯然失神:“是的,我們之間,是一段緣分。或許今世的緣分,可以追溯到前世,寄望於後世。今世的願絕了,死生契闊,我們每一世,都有願成說。”

 

是隱忍還是看開,總之看到她說的這句話時,內心相當的無奈又無力,明明那樣相愛相惜,但還是主動選擇了分開。

 

電影裡有句話這樣說:“無生無死,才是最好的未來。”

它說:“人生若無憾,那該多無趣啊。”

 

當真是通透,還是逼自己斷舍離,這樣的決然和平靜的一句話,我反復咀嚼了無數遍,聚散有時,就這樣吧。

 

 

後會無期,天總會晴

 

《班傑明的奇幻之旅》裡說:“我們註定要失去我們所愛的人,要不然我們怎麼會知道他們對我們多麼的重要。”

 

《玻璃之城》裡說:“我們分開的日子,你不在我身邊,我才最愛你。”

 

你走後,我學會了自強,你不在後,我才懂得了珍惜,才真正的思考了自己的未來,明白了什麼是自己想要和真心想做的,更學會了如何去愛。

 

謝謝你的離開,我開始警醒,開始認真的活,謝謝你的決絕讓我變成了更好的人。

 

電影《後會無期》的最後有這麼一段話:“跟人道別的時候,還是要用力一點,因為你多說一句,很可能是最後一句,多看一眼,指不定就是最後一眼……”

 

很多時候,一轉身,就是一輩子,所以相見時,要心存感激,像第一次,離別時,要好好告別,像最後一次。

 

因為所有的遇見,都是一種償還,你永遠不知道,哪一天他(她)的使命得以終結,明天你們再不會見。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內在衝突消失,才有愛人的能力

u=1281838901,1232273325&fm=27&gp=0  

                                                                                                                      載自宇宙能量學院 

在對與錯的觀念之外

還有一個所在。

我會在那裡與你相遇。

當靈魂在那裡的草地躺下,

世界就滿得都沒法談論。

觀念、語言,

甚至彼此這個詞,

都沒有任何意義。

 

——蘇菲神秘詩人 魯米

 

除非對自己感到自在,

才可能與別人相處時感到自在。

 

改善與自己的關係最重要的,

就是去接納自己的一切。

 

除非改善與自己的關係,

才可能與別人建立起真正良好的關係。

1

 壓抑不是解決負面情緒的方法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對自己感到不滿意的部分,例如外表、能力、財富、地位、經歷或背景,每當我們想到這些不喜歡的部分時,就會覺得很不舒服,於是盡可能的想去避免這種不舒服的感覺

 

我們努力打扮自己,增強能力,獲得更傑出的表現。有時,覺得自己成功了,別人開始用不同的態度對待我們,而我們也覺得自己變得不一樣了;但在某個時刻,又經歷了失敗,因為人不可能永遠維持完美的表現。我們發現自己內在的那種痛苦又浮現,原來它一直都在我們的內在。

 

每當外在的情況不盡完美時,內在的傷痛就會再次浮現,我們似乎始終逃不出內在痛苦的魔爪。

 

接納自己,是去看見與面對我們內在那些不舒服的情緒,它可能是恐懼、羞愧、傷痛、孤獨。

 

我們多多少少都意識到自己內在這些醜陋的部分。因為害怕別人看見我們醜陋、難堪的真實樣貌,以至於害怕與人親近。我們對內在那種不舒服的感覺,感到不知所措。

 

這些負面的情緒,是在我們的生命過程中,不斷累積形成的。每一次我們被別人批判、嘲笑時,由於不喜歡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於是去壓抑那時感覺到的傷痛、恐懼、羞辱。但這些負面情緒並沒有因為我們的壓抑與忽略而消失,相反的,它在我們的內在不斷累積

 

於是,你發現隨著年歲增長,內在所背負的痛苦也不斷增加了。由於你對負面情緒的壓抑,你一直在麻痹自己的感覺,漸漸的,你也喪失了敏感度,不再能感受到單純的喜悅,也完全看不見世界的美

 

2

化解內在傷痛,關係自然改善

 

接納自己,就是去擁抱自己內在的黑暗面,面對自己內在各種不舒服的感覺,面對自己的負面情緒。

 

當你去看見自己內在的傷痛時,一開始,你會覺得非常痛苦,很想逃開;但如果可以試著與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待在一起,它就會逐漸的化解。每一次你經驗自己內在的痛苦,它就會一點一滴的消失。

 

當不再恐懼看見自己的負面情緒,越來越能夠面對它、覺知它、經驗它,與它待在一起時,這些負面情緒就會逐漸離開,不再困擾我們

 

當內在的傷痛逐漸消失時,你會發現對自己感到越來越自在;因為你再也沒有什麼需要去隱藏的了,也沒有什麼需要去閃躲的了,你就能自在的做自己。當可以自在的和別人相處時,你很容易就可以與人們連結,和他們建立良好的關係。

 

 

你的每一個關係都會自然的改善。並不是因為你刻意去做什麼來改善關係,而是你的那份喜悅擴散開來,使得原本關係中存在的問題,不再是問題了。

 

許多關係發生問題,都是由於對彼此的批判,造成了關係之間的傷痛。當我們接納自己時,自然就可以接納別人。對人有更多的寬容,能欣賞他們的獨特性,不再去批判別人。

 

如果你細心觀察,會發現你對別人批判的地方,總是來自於你對自己的批判之處,也就是沒有接納自己的部分。

 

別人的特質或行為,一再喚起了你內在的某些恐懼或傷痛。你內在那些不舒服的感覺,導致你轉而想去批判別人,這也造成了他們的傷痛,因而破壞了彼此之間的關係。

 

3

 用正面方式滿足自我

 

接納自己的另一個部分是:人都有許多的渴望,希望可以得到所想要的一切事物。我們總是為自己著想,希望美好的事情都可以發生在我們的身上。

 

有時我們很快樂的去滿足自己,但“自私自利”的負面評價卻閃過腦際,於是開始批判自己,覺得這樣做實在太自私了,便不斷壓抑自己的渴望。

 

一旦我們能接納自己的渴望,並用健康的方式去滿足這些渴望;當渴望得到滿足時,渴望就消失了。奇妙的是,我們很自然就會開始想去幫助別人,對人類、對世界會有更多的關懷。

 

 

有時候,我們會以負面的方式去滿足自我與表達自我。這是因為我們內在有一些傷痛;傷痛使我們用破壞性的方式去滿足自我,並造成自己與別人的傷害。當面對與經驗內在的傷痛,將傷痛化解時,自然就可以用正面的方式來滿足自我。

 

今天,

就象任何一天,

我們醒來,

空虛而又害怕。



不要打開書房的門,

並開始讀書。

拿起你的樂器。

讓我們所愛的美,

成為我們所做的事。



有千百種方法,

跪下並親吻大地。

 

——蘇菲神秘詩人 魯米

 

在你的頭頂,

有一籃新鮮麵包,

你卻挨家挨戶乞討面包皮。



在你的內在,

有一眼泉水。

不要拿著空水桶轉來轉去。

 

—<波斯> Rumi

 

讓我們保持安靜,

跟隨內心的指引。

神秘的命運

知曉每一粒塵埃的一生,

讓我們講述我們的故事,

如一粒微塵。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黃秋生的童年,劇透了他的餘生

WP_000365  

文  簡單心理

 

 

 

幾個月前,演員黃秋生通過媒體,終於找到了幼年拋棄自己的生父的下落。

 

然後,才發現生父有自己的家庭,而他自己是私生子。

 

而近日,黃秋生被媒體曝出,也有一個20歲的私生子。

 

他的人生,似乎是一個奇怪的劇本。

 

這個劇本的魔力,就是在“複製”。

 

1.一生受盡私生子的苦,卻又生了私生子。

 

在今年香港媒體採訪他的紀錄片裡,黃秋生第一句話就說:“我就是個不應該存在的人。”

 

這句話背後,是一個私生子的故事。

 

出生於1961年的他,童年比很多人想像得都悲慘。

 

他的母親是廣東人,外祖父很早就去世,外婆和母親輾轉多地逃難來到香港。

 

母親在香港做女傭,而父親則是當時英國派駐香港的高管。在他4歲時,父親就拋棄了他,之後母親還斷斷續續和父親有聯繫。



但到了12歲,父親就徹底從他的人生裡消失了,杳無音信。



 



被拋棄的私生子,和母親相依為命時是這樣的:

 

母親在想不開時會拉著他一起自殺。

 

黃媽媽曾將洗衣粉當作奶粉來喂給他吃,在看到兒子口吐白沫的慘況後,才崩潰大哭將他送醫,年幼的他就經歷了插管、洗胃的痛苦過程。

 

黃媽媽當女傭也十分辛苦,長期熬夜,身體變得十分虛弱。

 

黃秋生還記得,有一次他陪母親到雇主家中去“收拾衣物”:

 

“按門鈴明知道裡面有人,但就是不開。坐了兩個小時後,後門開了一個縫,行李被丟出來,然後門就被關上了,就像是打發乞丐一樣。媽哭了,我讓她不要哭,拿起行李就帶著我媽回家。”

 

這份屈辱也讓母子倆永生難忘。

 

童年時,因為混血兒的特徵突出,走到哪裡都會被人打罵“雜種”“鬼仔”。

 

在學校被扒光衣服站在操場上被女生看到,至今仍會為此做噩夢。

 

青少年時為了補貼家計,黃秋生青少年時期就不得不去嘗試各種工作,他去當助理、當學徒、送花、當裝修工人,在中學時就主動輟學。

 

 

 

其實,他年輕時比現在更英俊,但什麼爛片都接,變態、殺人狂都演過,使勁糟蹋自己的資本。直到美貌不再、身材走形,才在限制級電影《人肉叉燒包》裡靠一個變態殺人狂角色翻身。

 

談起拍了近兩百部爛片的原因,他說:“缺錢,我家裡人多。高片酬和彰顯演技的戲,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錢,因為錢最有誠意。

 

找到雙胞胎哥哥後,黃秋生說:“爸爸曾要我乖乖做個 good boy。他覺得我現在是 good boy 了吧,所以就派哥哥來找我啦。”



 

 

他還說:“原來也有值得我開心的事情。”

 

——父親角色的缺失給他人生帶來的傷害,顯而易見。

 

如此痛恨“私生子”標籤的黃秋生,自己也生下了私生子。



這讓觀眾很唏噓:寫在黃秋生童年的劇本,似乎又被寫在了他孩子的身上。

 

2.誰寫了黃秋生的人生劇本?

 

我們的人生和命運是不是真的會按照劇本來走?

 

這其實是心理學家們一直在研究的事。

 

如果你真的靠近一個人的生命體驗,會發現我們身邊的很多人都陷在這樣的怪圈裡:

 

童年被暴力對待的孩子,在長大後會不斷重複被羞辱的場景;

童年被家長的金錢焦慮籠罩的孩子,在長大會不斷製造對金錢的焦慮;

 

心理學家在日常的諮詢工作和臨床實驗中,也一直在觀察這種現象。

 

1920年,佛洛德發表的論文《超越快樂原則》中提出的“強迫性重複“這個概念。

 

“強迫性重複”( RepetitionCompulsion),是心理學上常見的一個現象,意指我們會不知不覺的,在人際關係尤其是親密關係當中,不斷重複我們童年時期印象最深刻的創傷或者創傷發生時的情境。 

 

這部分源於他多年臨床實驗時觀察到的:孩子會把他最喜歡的玩具從小床中扔出去,再哭鬧著把玩具要回來,不斷重複。



 

 

他認為,孩子把玩具當成了母親的替代品,孩子不自覺地反復製造同樣的情境,去體驗同樣的情感,並通過體驗來修復母親時不時離開所帶來的創傷。 

 

我們成年後,也會被符合我們父母親某些心理特徵的人吸引,借著潛意識裡的想法去醫治過去所受的心理創傷。

 

如果這些人沒有出現,我們也會為自己創造這樣的情境,給我們的自我治癒提供條件。 

 

所以,佛洛德說:“我們人生的劇本早在童年就已經寫好,如果沒有覺察,餘生不過是強迫性重複。” 

 

所謂命運,就是強迫性重複。

 

3.你的人生劇本有沒有提前被寫好?

 

這種現象在我們人生中存在得極其普遍,也是心理諮詢師們在諮詢中一直面對的。

 

很多諮詢師發現,這種命運的重複不僅局限於個人,也會實現代際傳遞。

 

仿佛有一隻無形的手在推動著這種現象反復出現。

 

一位諮詢師曾分享過一個案例:

 

一位中年男士事業成功,家庭條件也十分富裕,但家庭關係很冷淡。

 

說起來也沒有別的矛盾。只是妻子對花錢的態度比較隨意,而丈夫對於花錢總是無比地苛刻,兩個人總為此而衝突不斷。

 

以下對話經常會出現在他們的生活中:

 

妻子在家中做早餐,給丈夫、孩子一共煎了三個荷包蛋。

 

因為一個荷包蛋煎壞了,丈夫非常焦慮:“哎呀,你這個人,怎麼說都不聽...”

 

妻子:“不就是一個雞蛋嗎,再煎一個就是了。”

 

丈夫:“一個雞蛋容易嗎?是那麼簡單就能得到的嗎?”

 

爭執了幾分鐘後,丈夫脫口了一句:“你這麼浪費錢,我媽媽知道了可是要生氣的!”

 

妻子聽到這句話後,忽然非常生氣:“你媽媽、你媽媽!你媽媽早就不在了。她和我們的生活有什麼關係,我現在是和你過生活,不是和你媽媽!”

 

後來,經過心理諮詢師的分析,才知道這位丈夫的童年過得非常貧困,整個家庭都彌漫著金錢焦慮的氛圍。

 

現在他也不自覺地把這種焦慮帶到生活中。

 

諮詢師問:“是誰在說‘浪費錢’?”

 

丈夫這時才意識到:“是我媽媽。”



 

 

57歲的黃秋生,被媒體爆料私生子,繼而被問起這是否重蹈生父覆轍,他坦率承認。

 

並稱:“所以我更加要認他”。

 

如果他不認這個孩子,或許,孩子也會重走他的劇本:直到五十多歲還找不到父親。

 

擺脫人生劇本,大部分人只有通過專業諮詢師的幫助才能做到。

 

但每一個超越和改寫了人生劇本的人,都是自身命運真正的主宰者。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