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念》—詩意的文學與新時代語言

 

IMAG0106  

 

                                                                                                      青荷 文   台鳳改寫

 

就像風箏斷了線

 

我的手不再為你牽纏

 

我的眼不再為你凝望

 

任你海闊天空去翱翔

 

只是不知你會不會從此失去了方向

 

 

 

流火的七月,草木在瘋長

 

一場大雨淋濕所有的思念

 

從此歲月在心頭結下一層老繭

 

任你花開花落

 

所有的風月都已與我無關

 

 

 

昨日的芬芳

 

走的如此匆忙

 

年復一年,醉了往日時光

 

一道厚厚的心牆

 

隔斷紅塵醉與殤

 

 

 

斷了的念刻骨的傷

 

我的心不再隨你去流浪

 

我的愛不再為你去守望

 

夢已殘淚千行

 

只把心情蔓延小字間

 

 

 

2017、7、27晨

 

台鳳改寫《斷念》

 

文學與新時代心理學 的不同 語言在此:

 

 

 

我讓風箏斷了線 ,

 

是因為我的手要開始為自己 做點什麼。

 

我的眼睛 開始看向自己 ,

 

我向內在探索發,

 

現其深如海。

 

                      

 

烘烤一般的七月 ,草啊,花的茂盛自然 。

 

在一場夏季 暴雨之後,

 

我看到沉靜下來清涼的自己。

 

 

 

昨日種種都是我的行徑, 回看是為了

 

感謝他, 明白他 。

 

 

 

歲月有如流觴之河,

 

緩緩或急湍我都隨流,

 

緩時欣賞兩岸風景,

 

急時我跟着奮力洄游。

 

淌過了便是我獨一無二的生命之流!

 

 

 

這紅塵種種都是我的滋養,

 

刻骨的傷痛 是我的今日之鏡。

 

我知道 我的愛

 

將更綿長, 更寬闊的向外拓展 –

 

一切是夢 ,一切是幻。

 

無情,無緒 ,不增,不減,不生,不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的序位工作室---家族系統排列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