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痛苦那麼的真實,我怎麼才能穿越它

  克里斯多福‧孟(Christopher Moon)

 guitar-2124955__340  

問:在遇到自己的痛苦以後,如何才能真正地化解自己的痛苦?從痛苦當中走出來?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是很痛的。人有時候甚至會選擇相反的一面,走極端,破罐子破摔。那該如何穿越它?

 

克老師解答:

 

不帶任何評判的去覺知你的痛苦

 

痛是一種很特定的能量形式。它是一種會振動的能量,是能在你內在體驗得到的,它會讓你的身體感到不舒服。在很久以前某個時刻,你感覺到了這個痛,你決定了說我不喜歡這個感覺,你給它命了名。有二十多種人類基本的痛苦,每種痛都有一個名字。我們都會對這些痛有評判。

 

如果你只是把你完整的覺知帶到這個痛上面,不帶任何對它的評判,只是去關注它,你的覺知就會融解掉這個痛的外在形式。可能會花一些時間,但通常花的時間也不會太長。

 

然而有一些人,他們進入那個痛,感受到那個痛,接著就開始跟那個痛去搏鬥,他們真的就是不斷地抗拒它,在痛裡糾纏不清。他們不是在接受自己的痛,而是對這個痛起反應。與痛糾纏不清,他們就受苦了。

 

並且他們會加倍地受苦,因為他們對受苦也起了反應!這些人真的非常非常受苦,他們沒有辦法靜止在那裡,他們沒有辦法讓頭腦安靜下來只是去聚焦在那份能量上。他們因此很受苦,直到他們厭倦了受苦——我已經受夠了!這時他們終於才可以坐下來很平靜地接受這樣的體驗。

 

不要忘記你的本質就是愛,喜悅,和平 


以下是我在12年前設計的一個模型。我不想立刻把所有這些都說一遍。這就是一個人類。你基本的本質就是愛,就是平和、喜悅,還有那些無限創造力的禮物。

 

每個人都是天才,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蠢人。每個人出生都是帶著他/她的天賦而來,他/她有那麼多的天賦!越長大這個天才就越開始跟自己的身體認同起來:你在你的身體裡面。

 

你開始認為自己就是這個人類的血肉之軀。但你並非人類的血肉之軀,你是一個靈性的存在在人類的身體裡面。當你和你和身體認同了,你忘了你的本質,並且你開始跟你的限制與脆弱認同,你開始體驗到被遺棄。你可能是個三個月大的小女孩,媽媽抱著你,然後媽媽把你放下了,離開了房間,你體驗到了被遺棄、孤單、很無助......你只是一個小寶寶,你體驗到了所有人類的痛。

 

(1)試著別用你的負面信念,去理解你的痛。

 

你沒有任何問題。當你在生命中感受到痛的時候,並不是你做錯了什麼事,從來都不是因為你做錯了任何事。你時不時會感受到那個痛是因為你在你人類的血肉之軀裡面。

 

但是,你卻認為一定是我有什麼問題,我感覺糟糕,是我出了什麼問題。基於你的限制和脆弱,你開始形成了自己的信念。也可以這麼說:你對自己的信念是建立在你對自己的限制和脆弱之上的。這就是人們稱之為“負面信念”的東西。

 

他們說到負面信念的時候都認為那是壞的信念。如果它們是壞的,那麼你就會發生一些壞的事情。如果你脆弱了,那你就必須得保護自己呀!所以你就去創造出一套非常精妙的防衛機制去保護自己,幫助你去控制你的環境、身邊的人,也教會你如何去操縱他人以得到你想要的。

 

為自己打造個安全的環境。你就活在這樣的機制裡面了。我們幾乎99%的時間都活在這樣的機制裡面。基本上跟這個部分(本質)的連接非常少,除非你剛好能夠擁有自己的一兩樣天賦。我想說的是你感覺到很糟、不舒服,那是因為你是人類呀。

 

可是你那個理性的頭腦會告訴你各種各樣的理由:為什麼會感覺糟糕——因為我爸爸重男輕女,所以我是那個不被我家要的孩子…… 等有著各種古老的故事。你試圖利用這些故事來理解你的痛。

 

(2)當你離開你的防衛機制,你會體驗到你的本質。

 

所有這些頭腦的想法,你試圖理解外界發生了什麼都是在這個(防衛層)裡面。“我有這些感覺一定是有原因的!”“是因為我的童年!”好,那就去上500個工作坊清理一下童年創傷。“呀!我感覺自由了!”但怎麼我還是會感受到那個部分?那肯定是我前世有什麼問題吧?然後接著去上更多工作坊去清理你的前世。

 

而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說“我有什麼問題”。如果你一開始的那個想法就是“我有問題”的話,那麼去上一萬個工作坊都幫不了你,不管你做了什麼。你可以用各種正向積極的思維把它們都埋起來,但還是一樣的,所有的正向積極的思考都在外面(防衛層),你仍在試圖去控制你的生活。

 

但是,你並不需要這樣做,你的生活一點問題都沒有。如果你感受到痛,你的防衛機制會非常瘋狂地想要保護你。當你終於對所有這一切都厭倦了,你決定我只是要面對我的痛。於是你離開了你的防衛機制,面對了你的脆弱。

 

你意識到那只是各種能量模式在你的身體裡面。但這些能量是從哪兒得到力量的呢?你就進入了那個能量,你來到了本質,你進入了那個非常精彩的、有愛的、平和的存在裡面。或者你再多花20年試圖想明白我到底怎麼了?我有什麼問題?但沒有一個人他/她是有什麼問題的,我們只是在有著人類的體驗。

 

《生命智慧私教課》 精華課程:

NO.40:獨處時心靈的玫瑰會盛開

 

這個主題建議你在生活中為自己創造一個完全單獨的空間。你與自己相處的這段時間有多長並不重要,只需要定期地去這樣做,甚至讓它成為一個每日的活動,或是每日的“非活動”。靜坐冥想,做做瑜伽,在自然的環境中散步,或只是在某個地方獨自坐一會兒,都有機會讓你的本質躍然而出。

在關係中的困難時刻,或衝突或是爭執發生時,獨處的時間更是尤為重要。通過與自己相處,你有機會去傾聽你的本質的聲音。你的本質會通過靈感或智慧的指引來與你溝通。你渴望聽見它的意願有多強,它的聲音就有多大。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魏老師工作坊的分享

議題一:父親艱難的一生走完了,自己的愧疚卻重壓着。

圖像裡可能有天空、樹、草、植物、戶外和大自然


主訴:小時候家境辛苦,父親脾氣不好會恐懼他,後來也就與父親越疏離。父親一退休便病倒臥床,直到他八十歲去世,自己是在醫院的工作者,但不曾照顧過他,覺得他並未為自己的癱瘓奮力而為!
當事人希望能通過排列看到和父親的關係,並且能夠面對他。


老師:『在你面對父親前,我想讓你先面對另一個人。』請兩位代表上到場域,兩位都是當事人代表。
老師引導當事人代表對另一個自己說:『我願意寬恕你,我愛你……我願意寬恕你的,是你一直在懺悔的心。我可以瞭解當時的你是什麼原因,因為我們都一樣的愛我們的父親……愛爸爸是沒有理由的,雖然我們用了很糟糕的方式。』
另一個代表感覺到對方的寬恕,有想哭的感覺,但兩位代表之間仍然沒有流動。
當事人代表:『我想靠近她,但又害怕,她有點硬…但我又覺得,我們必須走在一起。』
魏老師對當事人說:『這兩位就是你的理性和感性。當下的你就是感性的自己。想走近又怕被理性的自己給傷害。』
當事人的感性代表,開始慢慢向理性的自己靠近,老師請感性的代表對理性代表說:『我知道你為了保護我,做了很多事…我一度對你很生氣,不允許我的情感發生。』


理性代表擁抱感性代表,一會兒兩個人並肩站在了一起。
老師這時請一位代表當事人的父親,站在女兒的背後。情感代表轉身看著父親,理性代表仍然僵硬的看着前方;不願面對父親。
老師請父親代表對女兒講:『你永遠都是我的好女兒,不論我們之間發生了什麼。』
聽到這話,理性代表可以轉身面對父親了,老師請淚流滿面的當事人自己進到場中來,面對著父親。當事人擁抱父親,『謝謝爸爸!』
老師請當事人感謝父親:『爸爸,謝謝你用生命讓我看到,我要活出我的精彩!我以前不知道這是一個反面教材,現在我瞭解了。』並對父親叩首,起身看著父親慈愛而微笑的帶著祝福離開。


老師: 孩子對父母深深的愛常常是一種無意識中要求完美父母的愛, 當做孩子的 無意識的評判父母 時,也就否定了自己, 良知意識也會對自己的批判 產生更深的愧疚感, 唯有放下對父母的 評判, 也寬恕自己, 才能讓愛與父母之間再次流動。


議題二:再難平衡的重組家庭


主訴:感覺自己身心失調,內外狀況很多。有時有想死的念頭。現在的婚姻關係不和諧;再婚後有一個男孩現在8歲。當事人因前任出軌,和前任離過兩次婚,第一次時兒子6歲,自己帶著孩子。第二次離婚兒子14歲,交給了爸爸。之後前夫和外遇對象結婚。
希望透過排列讓自己明白如何重整;回到安寧。


魏老師請當事人自己排列家庭關係圖。
五位代表分別代表當事人,前夫,大兒子(哥哥),現任先生,弟弟。
當事人移動弟弟放在現任先生身邊,哥哥在前夫身邊。
大兒子代表很憤怒,去推當事人代表,並不停大喊:『我恨死你了!你讓我沒有爸媽,你死吧,我恨死你了。』
此時場域上,當事人代表和現任先生在一起。弟弟代表去拉哥哥,哥哥代表推拒他,『討厭你!』哥哥代表一直呈現很焦躁憤怒的狀態,兩隻拳頭不停對碰。
魏老師讓哥哥代表對弟弟說:『你有爸爸又有媽媽!』
當事人代表把弟弟拉回來,抱著兒子和現任丈夫。前夫代表抱著胳膊站在哥哥旁邊,冷漠的看着。
魏老師讓當事人看到自己不想面對長子的狀況,現任先生代表和弟弟代表推著當事人代表自己去面對長子。
老師請當事人介入,當事人急切的去抱兒子,情緒激動,哥哥代表感覺被嚇到。


魏老師讓當事人情緒緩下來,哥哥代表也慢慢平靜下來。
魏老師引導當事人對哥哥代表:『孩子,我以為我做了我能做的了!』『我同意先給你一個空間,我也會默默的學習。我知道我準備好了,你就會靠近我。』
當事人後退一步,給孩子空間。這時哥哥代表開始哭泣。
『感謝你給我一個好孩子,作為一個媽媽你做的很好,我沒有一點埋怨你的意思,很感恩你。』前夫代表對當事人表達了自己的感受,想擁抱當事人,但當事人很激動,表示不能接受和原諒他。


魏老師:『當你否決了孩子爸爸的存在價值時,也給不了孩子完整的愛,你瞭解嗎?』
當事人不想看前夫,很激動。魏老師鼓勵她張開眼睛。
當事人說:『我恨你……我很恨你,但我不想兒子恨我。』
前夫代表:『我和你一樣愛兒子。』
當事人代表仍然情緒激動,現任先生代表和小兒子代表緊緊在她身邊支持她。
魏老師:『兒子知道你對前夫的情緒沒有過去,才會怨恨你…你可以將寬恕放在心中琢磨琢磨…只有愛,才能融化一切。』
排列結束。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孩子的教育是一個漫長的試錯過程

16790820_1690876540928456_1615264766_n  

 

 

初為人母人父,面對新角色,還是一個處於實習期的父母親。自然會有很多的困惑,很多時候會不知所措,甚至不勝其擾。好在人生就是一個漫長的試錯過程,在這個過程中,身為父母最大的幸運就在於能夠陪伴孩子一起去試錯,並且期待能有一個比較圓滿的結果。

兩個教訓

 

第一個教訓,情感教育不是單向的。

 

不是父母只向孩子的,而是相互的。父母在用自己的言行指導和影響孩子,與此同時孩子也反過來影響和教育父母,而且這種反向的情感教育可能更加的深刻和繁難,所以我們不妨把這第一個教訓總結為“論父母的自我修養”。

 

第二個教訓,在對孩子進行教育的時候,首先父母之間的意見要達成一致。

 

讀柏拉圖的《理想國》的時候,發現柏拉圖在探討如何維持統治秩序的時候,他有一個不二的法門,就是“上位者團結 下位者分裂”。所謂上位者就是統治階級,下位者就是被統治階級。

 

多年前,曾經跟一些朋友到壩上草原旅遊,其中一個朋友的兒子當時大概五六歲。當我們席地而坐打牌的時候,那個小男孩就乖乖的在一旁玩耍,一會兒編個花環給媽媽,一會兒編個花環給爸爸。當我們起身散步的時候,那個小男孩乖乖的尾隨在我們身邊,突然抬起頭問他的爸爸,爸爸我可以跑步嗎?在得到了允許之後他就歡快的在草原上跑了起來。我驚訝之餘問我的朋友,怎麼會讓孩子這麼聽話?他說,最重要的就是父母親在孩子面前要保持意見的高度統一,任何分歧都必須回避孩子,不能給孩子發出左右為難、相互矛盾的分析。

 

話說回來,對那個朋友的育兒成果是驚訝大於佩服的,因為對統治者來說秩序的穩定壓倒一切,但是對父母來說孩子的乖巧卻不是壓倒一切的。事實上乖巧不是教育的最終目的和標準,某種意義上,乖巧只不過是順從的另一種表達,我們雖然希望孩子能夠具有社會性的一面,但另一方面更希望能充分的保有自己的個性,所以父母不應該從自己的立場和角度出發,簡單粗暴的壓制孩子的情感,而是要通過細心的觀察和體會,發現自己孩子獨特的情緒波段,培養和發展他們獨特的情感表達方式。

 

興趣培養

 

老實說,在這方面是有慘痛教訓的。
去年夏天,也就是孩子兩歲半的時候帶她出去旅遊,她表現出非常喜歡玩水、喜歡游泳,這讓我們誤以為她對游泳充滿了熱情,回去就給她報了游泳班,但事實證明這是一個過於倉促的決定。在第二次游泳課上,有兩件事給孩子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陰影。


第一件事是游泳老師從我的手中接過孩子,手把手的教她游泳,並且把她舉高高。對於一些性格外向、不怕生的孩子來說,這根本就不是問題,但是她立刻就開始哇哇大哭起來。

還有一件事情是孩子很不喜歡水澆到她的頭上,所以當游泳老師把一瓢水澆到她的頭上的時候她再次哇哇大哭起來,從此就拒絕去參加游泳課了。


這件事情給我的教訓是:

 

就像之前所說的細節是魔鬼。每一個孩子的敏感點是不同的,而作為父母必須要特別小心的保護孩子的敏感點。

 

孩子們的興趣看似廣泛,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對此有著足夠的熱情和毅力,當然更不意味著他有這方面的天賦。

 

我們常常迫于同輩的壓力或者輿論的影響採取從眾的行為,而忽略了孩子的獨特性。

 

比方說周圍的家長報了游泳班你也就跟著報了游泳班,再比方說我身邊有很多家長都讓孩子去學鋼琴,為此還不惜重金買了鋼琴,但結果往往都是半途而廢。

 

那麼怎麼才能培養和發現孩子的興趣點呢?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竅門。



“現身說法、反復確認、小心呵護。”

所謂“現身說法”其實也就是前面所說的身教,有些父母每天一回到家裡就打開電視看連續劇,或者打開電腦玩遊戲,一年也讀不了幾本書,但卻一廂情願的要求孩子熱愛閱讀,這怎麼可能呢?反過來說,如果你本人就非常熱愛閱讀,家裡到處都擺滿了書,那麼孩子也就會有模有樣的拿著書本開始搖頭晃腦的讀起來。

 

所謂“反復確認”,不僅僅指的是口頭確認,而是要通過仔細的觀察。其中,我覺得最重要的一個指標就是專注力。我們都知道,孩子通常有的只是三分鐘的熱度,但是如果你的孩子在讀書、畫畫或者唱歌的時候能夠保持很高的專注力,那麼也許這就說明他對此充滿著興趣和熱情。

 

孩子的內心比較脆弱,很容易會因為小小的挫折而選擇放棄,所以“小心呵護”他們的興趣就顯得格外的重要。

 

需要說明的是,興趣不等於天賦。很多時候人生不僅是一場試錯之旅,甚至乾脆就是一場錯誤,因為你所感興趣的東西並不一定就是你的天賦所在,所以在這個意義上發現你自己,就像女生的減肥一樣是一輩子的事業。

 

作為家長,我們當然應該盡可能的培養、樹立孩子的自信心,但是如果這種自信源於一些錯誤的資訊,那就會適得其反。雖然從心理學的角度說,一個自信健康的人對於自我的評價總是要稍稍高出他人對自己的評價。但是凡事都有度,我希望布穀成為一個努力上進的人,但不希望她成為一個爭強好勝的人。

 

這是一個充滿競爭的時代,每一個人都像是站在田徑場的起跑線上,照著同一個目標,按照同樣的規則在奮力向前。就仿佛只有成功的人生才是人生,只有成功的人生才是幸福的人生。


什麼是幸福

所謂幸福在古希臘文當中念做ευτυχíα。怎麼翻譯它是一門學文,有些人把它翻譯成Happiness也就是幸福,有的人把它翻譯成Pleasure就是快樂,也有些人把它翻成Success就是成功,但是我覺得最好的翻譯是Flourishing就是綻放、繁盛。



每一個人都有屬於他自己的天賦、潛能,而一個幸福的人生、一個真正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就是潛能得到了充分的綻放,這樣的人生才真正配得上稱作為幸福。

 

有人會說,如果我的孩子天賦平平,再怎麼綻放他也就是一個普通人,無法成就卓越,那該怎麼辦呢?



天賦平平也沒有關係,只要他接受過良好的情感教育,有很高的情商能平和的生活,熱愛自己的職業和工作,有讓他感到享受的興趣,那麼即便他是一名普通的廚師或者圖書管理員他也會快樂的生活,認識到世界的美好和身於其中的無限樂趣。

 

如果一個人能夠有幸發現自己的興趣所在,哪怕他沒有天賦做這件事情,哪怕他最終沒有做成這件事情,只要他真正的樂在其中,那他就是幸福的。


在這個意義上,正確的情感教育以及興趣的發現和培養是讓孩子過上幸福人生的必要條件。

女人花心理傳媒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富二代?德國人沒聽過!

文/凱若媽咪(未來Family專欄作家)

autumn-165184_960_720  

這些父母親很有錢的家庭(不管是如何變為有錢人的),似乎都給了他們子女極為奢華的生活享受。

四台名車、台幣20萬的包包,對這些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來說,竟然是他們的基本配備。而更年長一點的更厲害,有幾輛名車、幾棟豪宅,已經不夠看。空降公司董事、開設空殼海外公司、進入政壇
等等,對台灣人來說也不是什麼新聞了。
這讓我想起有一回和我家德國老公的對話。

你的!我的!
我「出道」得早一點,二十多歲就創業,到現在也有十年的時間,所以今年決定要搬家到德國的時候,有些公司的事情和台灣的保險和資產細節(雖然不多啦!)得要先處理好。我家德國人看我為了這些安排打了很多電話,似乎很認真的樣子。他好奇地問我,未來想把這些財物怎麼處理?

哈!這問題還真敏感
。畢竟當時我們只有訂婚,還沒結婚。

按照我們文化的習慣,的確我腦子裡是有在盤算哪些東西要留給女兒,哪些留給他或未來的孩子的,只是還沒決定也沒想先告訴誰。

但我實在好奇他怎麼想,所以開玩笑地問他說:「你是想問我,走了以後會留什麼東西給你嗎?」
原本以為是個輕鬆的問話,沒想到我一說,他臉色大變,極為嚴肅地回答:「你不要留什麼東西給我!你的就是你的!」
「那你問我要怎麼處理是什麼意思?」我覺得,剛是你問我的啊!幹嘛變臉呢?
「我問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到德國後,你打算賣掉還是出租你台灣的房子嗎?不是問你要留什麼給我還是小孩!」仍舊認真的表情!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兩個不同文化的對話。

不期待被供養的爸媽,不期待被豢養的孩子
我也好奇地問,他的父母親難道從來不會這樣安排嗎?還是只是沒告訴他?在台灣,我們的習慣就是如果有能力,就會留房留車給孩子。

如果再更有能力一點,就在自己還在世的時候,給孩子一棟房子,或者付房子的頭期款。凱若有很多親戚朋友都是這樣買房的,應該是很正常的事情。讓孩子開著名車也不是什麼新聞
我的朋友中就有學生時代開著BMW跑車上學的,而且父母還覺得這樣比較「安全」。

他很認真地告訴我,他父母親從小告訴他,父母親賺的錢不管多少,都是父母親的,不等於孩子的。未來孩子賺的錢,也是孩子的,他們沒有義務要拿錢回家給父母。當然,做父母的有義務要讓孩子過好的生活,但這『好的生活』不代表都是物質的,更重要的是陪伴與教養。

物質的部分,他們的原則就是「夠用就好」
超過「夠用」定義的,每年也有生日和聖誕節等等節日可以送。就算是18歲大生日,過了這天他們終於可以開車上路了,他的父母也不會直接買一台新車給他們當禮物。他們都拿到了一台車,但是都是二手的,非常普通牌子的車。如果你想要讓自己過得更好,例如幫車子加裝音響,還是想買台自己的電視機放房間裡,很好!自己賺錢!所以當他拿到第一份收入的時候,他真的超級感動的!

他的父親也是企業主,哥哥在爸爸公司工作,但絕對不會一進去就是主管階級。該要去上的訓練,該要做的事情,該值的夜班,不會因為爸爸是老闆而有減少,全部從基層做起!爸爸也沒有什麼「接班」的特別安排。意思就是你如果夠優秀,或許你有多那麼點機會,但如果你沒認真也沒能力,那很抱歉!爸爸會有自己的安排。

我好幾次和他的媽媽妹妹出去逛街,18歲的妹妹總是只買一兩件衣服就完工!因為她的零用錢很有限,又還沒開始打工,所以她總是告訴我,賺了錢以後就可以買了!我當時心裡納悶:她想要的東西其實也沒有太貴,難道不會「盧」媽媽買給她嗎?然而,我從來沒聽過這樣的對話在他們家庭之中。

到後來因為我們在漢堡租屋,他的學生身份需要父母收入擔保,所以我家德國人「意外地」知道他父親的收入,才知道他們家裡其實絕對不缺錢,只是他的父母寧願帶全家出遊,也不會化為過多物質的東西給與子女。

甚至夫妻,你有錢是你的,你的事業,也是你的。並不會因為一結婚了,所以兩個人的財物就完全共用,甚至連這樣的心態都沒有。

之前我買了一台MacBook。其實我是為了他買的,因為他的筆電實在爛到可以,但是他又因為重回校園沒有了收入,所以對自己非常節省。
看他用得這麼難過,有時候還因為電腦爛生氣,所以我想我就買一台兩人一起用。但想也知道啦!用的比較多的人其實是他。

有一次我隨口說:「我可以用一下你的電腦嗎?」嚴肅的德國人又是嚴肅地回答:「這是你的電腦,是我借用你的電腦!」認真到連口誤都不可以喲!

留給子女的是什麼?給自己的又是什麼?
這給了我很多衝擊。過去我總想,努力一輩子要給家人好的生活,其實誠實地說,很多都還是物質上的思量。
有些台灣的父母親,努力留房子車子給孩子,自己卻過得苦哈哈,一輩子沒有出過國。因為付出得多,也極為在意孩子是不是懂感恩(其實是懂回饋)。當孩子開始工作了,就期待著孩子拿錢回來「孝敬」父母。這些觀念在德國人眼中,都是很奇妙和無法理解的。

每回他家人生日,我家德國人就絞盡腦汁要送些什麼禮物才好。我問他,幹嘛不直接包錢?他說,禮物包含的不只是價值,還有你對這個人的關心與瞭解。他們覺得直接包錢太隨便不夠心意,而且父母絕對不會收下的。

但你說他們給子女的東西有少嗎?倒不見得!
我家德國人與他母親的關係,讓我看到完全不同的親子互動。他們真的能夠無話不談,就算是他在台灣,和母親Facetime 通話的時間,大大超過我和住上下樓的媽媽講話的時間。他不因為「必須報平安」而打,而是就是一種習慣,和父母、兄妹,早就習慣了分享大小事。

許多生活的觀念,都在每天吃完飯的咖啡時光交流,有時候一坐下來就是兩個小時,從政治、男女關係、朋友近況,到價值觀,無所不聊!我家德國人告訴我,他很感謝他的母親,這樣每天的聊天中,他聽到很多人的故事,也知道自己想做什麼樣的人。

他對父母親的愛,和我們的「孝順」完全不一樣!那是一種出自內心的尊重與愛護,就算他從來不是所謂「容易」的孩子(德國人沒人說『聽話』這兩個字),到現在仍舊如此,但彼此的關係卻是非常緊密的。

讓我不禁思考,我們想給孩子的,到底是什麼?

讓孩子成為「富二代」,到底是種祝福,還是一種詛咒?

讓孩子過多擁有不是自己掙得的錢所買的財物,是禮物,還是寵溺?

或許,該把心思放在怎麼讓孩子成為讓人值得尊敬的人,更是無價,不是嗎?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