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1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故事分享: 第九條尾巴

 

u=2648913157,1394302155&fm=21&gp=0  

 

 

    傳說世間的一切生靈皆可修煉成仙,而貓自然在其中。每修煉二十年,貓就會多長出一條尾巴,等到有九條尾巴的時候,就算功德圓滿了,連天上的神仙都要敬讓三分。

 

    可是,這第九條尾巴卻是極難修到的,當貓修煉到第八條尾巴時,會得到一個提示,幫助它的主人實現一個願望,心願完成後,會長出一條新的尾巴,但是從前的尾巴也會脫落一條,仍是八尾。這看起來是個奇怪的閉環,無論怎樣都不可能修煉到九條尾巴。

 

    有一隻很虔誠的貓,已經修煉了不知道幾百年,也不知道幫多少人實現了願望,但仍然是八條尾巴,它向道祖抱怨,這樣下去如何才能修煉得道?道祖只是笑而不答,它只得繼續修煉。

 

    有一天當它在暴風雨中回到它藏身的村莊,遇到一個少年被狼群圍攻,以它的造化,當然不費吹灰之力地趕走了狼群,救下了這個少年,之後發現這個少年是它第一位主人的後代。按照規矩,它需要幫少年實現一個願望,然後脫落一條尾巴再長出一條新的尾巴,繼續它的閉環。

 

    少年當然是欣喜若狂,九尾貓的傳說在當地不知流傳了多少年,而自己何其有幸,竟然成為了八尾貓的主人,還有一個不論多奢侈都能夠實現的願望!八尾貓問少年的心願是什麼,他一時之間竟回答不出來,於是八尾貓變化成一隻普通的貓咪,暫且跟少年回到了他家。

 

u=244156214,1726853758&fm=21&gp=0  

 

    在之後的幾天裡,少年小心翼翼地與八尾相處,發現它的眼神裡除了看透世事的淡然以外,竟然還有些許悲哀。當他得知了閉環的秘密之後,竟然對這只神通廣大的貓產生了憐憫。

 

    終於有一天,八尾貓待得不耐煩了,便問少年到底有什麼願望。少年想了想,問,“什麼願望都可以實現嗎?”八尾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少年接著一字一頓地說,“那麼,我的願望就是,你能有九條尾巴。”八尾貓愣住了,眼睛裡充滿了疑惑,隨後是一種難以言表的感恩眼神。它俯下身,舔了下少年的手,很溫暖。

於是,八尾貓長出了華麗的第九條尾巴,變成了真正的九尾貓。而少年的一生,也過得十分幸福美滿。

 

u=1349016055,2981975798&fm=21&gp=0  

 

    故事到這裡結束。原來得道的天機是如此,只有遇到一個肯讓它圓滿的人,八尾貓才能有九條尾巴。以前的人都自私地為自己考慮,覺得八尾貓為他們實現任何願望都是應該的,從不會考慮八尾貓的感受,可是每一條尾巴都要付出八尾貓幾十年的修煉。

 

    當我讀到少年的願望時,著實吃了一驚,一直以來,不管是阿拉丁神燈還是雅各斯的猴爪,人們在得到命運的眷顧時,所許的願望都是為了自己。

 

    對於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人們總是享用得如此理所當然。而耗費自己難得的運氣去成全別人的圓滿,這或許是世間最大的慷慨、最真心的回饋了吧。

 

u=3089275403,1456695155&fm=21&gp=0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排 | 療癒與母親的關係

t01a5cf53f46ccba608   

 

 編者:這星期是感恩節,特別選擇這篇文章與大家分享學習。對母親表達深深的感恩與愛,感恩我們的生命經由父母那裡而來。

 

《療癒之道》

作者:伯特·海靈格

譯者:舒恩

 

【母親】



無論過去還是現在,我們在人生中所能經驗到的最親密的關係,都是和母親的關係。母親,是生命在子宮裡就賦予我們的關係。

 

一旦來自父精母血的生命開始,父親的精子進入母親的子宮受孕形成受精卵,我們就一直待在母親的體內......漫長的孕育,以跟母親最深度的和諧,生長在她的子宮裡,整整九個月時間,直到長成一個完整的小人兒,準備出生,和她分離,作為人見到第一縷天光,呼吸第一口空氣。

 

出生之後,我們又在哪裡呢?在母親的懷裡。這個獨立的小小肉身,吃進的第一口食物,是母親的乳汁。母親的乳汁使我們得以活命,為我們的健康成長提供一切所需。

 

生命的奇跡,如果不是一開始就在與母親極致的、全然的融合裡,還在哪裡展現其更偉大的光輝與神秘呢?

 

當我們長大,變得越來越獨立,把家這個安全港灣拋諸腦後,進入到一個更廣大的世界,接下來又會發生什麼呢?我們會失去母親,連帶著也失去父親嗎?有時我們覺得已經不愛他們了,他們也不愛我們了嗎?還是我們帶著他們所給予的愛,再出生一次,邁入獨立于父母之後的生命?又或者,我們通過拒絕他們的愛,比如指責他們,而把自己變得更大?

 

以這種方式獨立、過自力更生的生活,會使我們的生命更豐盛嗎?還是讓我們變得更悲慘和渺小了呢?我們真的準備好過成年人的生活,實現完整意義上的生命傳承嗎?還是有什麼東西介入了我們和父母之間,也許是一種與母親/父親分離痛苦,突然結束了我們在生命起始之初所感受到的那分至福極樂?我們是過早地面對了成長的另一面,生活的真實了嗎?我們仍在為喪失最初那段幸福時光而感到悲傷嗎?還是已經忘記了之前親密奇妙的體驗?

 

我在談論什麼呢?在談每個人遲早都要面臨的體驗嗎?對有些人很艱難,對另一些人更容易嗎?我在談論分離以及伴隨而來的傷痛。

 

不僅如此,我們與母親的關係會在日後我們與他人的關係,尤其是與伴侶及孩子的關係中再現,也會在工作生活中呈現出來。

 

只要有某個時間造成了我們與母親的分離——哪怕是很短的時間——痛苦都會留在我們的裡面,並在餘生縈繞於心。它會在我們與他人的關係中閃回,在我們對彼此的共同期望裡浮現。它影響了愛的流動與敞開。

 

 

【分離的痛苦】

 

現在,讓我們安住於內在,安靜地回溯到童年時光。我們靜靜地等待,直到感覺和母親在一起了,面對著她。

 

當我們面對母親時,內在的移動是什麼呢?我們會被母親吸引嗎?會輕鬆愉快地走向她嗎?準備好要擁抱她嗎?還是會後退,不想與她發生任何聯繫?

 

如果我們想後退,就停下來,不要動。稍等片刻,我們會感受到痛苦,但不會立刻想起,那就是與母親分離的痛苦。無論出於何種原因,當我們極度需要母親時,她不在身邊,分離就發生了。

 

我們在等待母親,迫切地需要她,但是我們無法去到她身邊,她也沒有過來。

 

這時候我們的內在會發生什麼呢?那是怎樣一種感覺,怎樣的絕望,怎樣的憤怒,怎樣的悲傷,怎樣的創痛?

 

然後,我們也許會做出一個決定,放棄我們的母親?再也不要回到她身邊了,以免再次感受那種喪失的悲痛?

 

對孩子來說,不管是什麼情況造成與母親的分離,也許只是一小會兒,對孩子卻是永恆。

 

從那一刻起,我們變了。我們不再走向母親,而是遠離她,把自己冰封起來,不願再品嘗那種痛苦。

 

昔日和母親親近親密的幸福影像和歡樂記憶,就此消失了嗎?它們到哪裡去了呢?它們好像從來就不存在,是嗎?我們過上了內在與母親分離的生活。

 

現在,我們來談談這種創傷的內在過程,以及伴隨而來的痛苦。

 

 

【分離的創傷】

 

在一些特定情況下,當我們想要移動時,分離的創傷會抓住我們,使我們不能動,或不許動。我們被卡住了,保持在冰凍狀態,進退兩難。

 

從童年經歷分離創傷的那一刻起,我們就一直在母親面前冰封自己。我們不再走向她,而是向後退縮,不想再次體會被遺棄的痛苦。

 

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呢?在此後的其他關係中,我們也會傾向於退縮。我們心裡想走向他人,正如經歷分離痛苦之前,也想走向母親;可是走向他人的每一步都會喚醒身體和靈魂深處的記憶,那種許久以前分離的痛苦。所以,哪怕心裡深深地渴望走向他人,在現實中我們還是會退縮。我們在內心深處,成了對他人來說難以親近的人。我們關閉了自己。



【冥想 | 回家】

 

如何才能找到回歸母親的路呢,像過去那樣和她親密共處?怎樣做才能再度走向他人,重拾生命的喜樂?

 

在冥想裡我會和你們一起踏上這條路。首先,我們回到內在,回到與母親痛苦分離之前的時刻。那時候我們在各個方面都與母親很親近,與她在一起感到很安全、很舒服、很放鬆。

 

我們回到母親的子宮裡,跟她合一,跟她的血液、呼吸、心跳渾然一體,感受著她的期待、關心、恐懼、希望,以及準備冒著生命危險將我們生下來的意願。

 

忽然間,她的子宮變得局促狹窄,儘管那是我們的家,現在也不得不出來了。

 

在巨大的擠壓下,在生與死的掙扎中——對我們和母親都是如此,我們生到這世界上,見到第一縷陽光。

 

突然間,我們就在那兒了,置身另一個時空,但馬上又回到在母親的臂彎裡,聆聽著她的心跳,緊貼著她的胸膛,吮吸著她的乳汁,在她的懷裡沉沉睡去。

 

然後是漫長而不間斷的照顧,母親或父親日以繼夜地看護我們,確保我們安然無恙。當他們不再身邊時,其他人例如奶奶、年長的姐姐或叔叔、阿姨會來照看我們,我們是這個大家庭裡的一員。這是一段多麼豐盛、快樂的時光啊!



 

現在,讓我們對這段時光完全地敞開,在心裡給它們空間,感受自己在家中被親人精心呵護、無比安全的感覺。

 

心裡帶著這些幸福的體驗,我們注視著母親的眼睛,她現在站得離我們有一點距離。我們面對著她,感受經歷了分離的痛苦之後,我們的內在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回憶生命之初的歡樂時光吧!母親給了我們深深的愛,日復一日,一次又次,我們發現自己一直想靠近的人,就是母親啊。現在就鼓起勇氣,朝向母親移動那麼一小步,跨越了分離傷痛的一小步。

 

一旦成功地邁出這第一步,我們就做一次深呼吸。

 

然後,停下來,再度看著母親的眼睛,一直看著,直到再次找到勇氣和力量邁出下一步;然後,再一步,一步步地,繼續靠近她,直到再次幸福地倒在她的臂彎裡——我們終於回家了。

 

【展望】

 

經歷了這個過程之後,現在轉過身,去面對我們曾經抗拒過的人。儘管受到對方的吸引,卻由於早年分離創傷的發作,我們終至掉頭而去。這些人裡面包括人生伴侶,也包括那些我們會與之分享生命的人。

 

想像與他們隔著一段距離,站在我們面前。注視著他們的眼睛,想起回歸母親的路,儘管有種種使人退縮的恐懼、體驗和感受,我們仍然勇敢地向前邁出一小步。

 

我們給予自己需要的時間,直到朝向他們的移動完成為止。

 

這樣做的結果是什麼呢?我們準備好迎接成熟、完整、幸福人生的來臨,我們向著撫平創傷的那股療愈力量敞開自己,我們決心採取行動為生命服務,不光為自己的生命,也為其他人的生命服務。





【補充】

 

說到母親,我想再多談一點我的觀察,很簡要。

 

我們與母親連結的方式,也是我們與自己身體連結的方式。那些內在于母親疏離,拒絕母親的人,也會經驗到與自己身體的疏離,甚至會厭惡身體。

 

在某些靈修圈子裡,母親是被排除在外的。例如古代基督教裡那些據說住在石柱上的聖人,或是今天的許多瑜伽行者。在《聖經》裡,耶穌基督也以同樣的方式排斥母親,拒絕母親,宣稱上帝是他的父親。

 

這些人要如何找到回歸身體的道路呢?必須重新找回母親,在分離之後再度回歸母親——不管分離的原因為何,帶著愛找到通向母親的回家之路,就能再次與生命這個整體協調一致。

 

當我們認識到自己的一切都與母親相關時,我們要如何自助和助人呢?與母親關係的疏離,會帶來什麼樣的感受呢?如何才能深入而持久地照料自己和他人的健康呢?全都要回歸母親,帶著愛。

~ End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您的關注和分享正在改變內外在世界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界限~你,我,他

 

86  

 

轉載:引發家庭關係痛苦的原因——中國人普遍缺乏界限感


摘要:中國人重親情,善良的中國父母對孩子的疼愛無以復加,於是父母與孩子的界限在父母的疼愛中開始一步步缺失。

IMAG1404  



這個世界只有三件事,自己的事、別人的事和老天的事。
這三件事已經清晰劃分了我們自己的界限。自己的事,只能自己做,不要依附他人;別人的事,只可以尊重和接受,不要強加干涉,也不應該干涉;老天的事,好好配合,天下雨就要打傘出去,生在一個貧窮的家庭,就得學會簡樸生活。

當一個人缺乏界限感時,常常把自己的事托附他人,邀請他人跨入自己的界限,也常常把自己的意願強加於人,強行跨入他人的界限。
在這個個性彰顯的時代,竟然還有如此多的父母越殂代庖,左右兒女的戀愛和婚姻,令到兒女或選擇孝道,卻獨自品嘗痛苦和遺憾,或堅守愛情,卻在愧疚中掙紮,或左右為難,仍在十字路口痛苦徘徊。

IMAG1438  

 



這些都是誰惹的禍?這是中國人模糊的界限感惹的禍,就如心理沒有斷奶的孩子,既有獨立的願望,又有著與母親分離的深深的恐懼,同時很難形成對事物的判別,常處於兩難狀態。

中國是一個重親情和聯結,但缺乏界限感的社會。記得小時候,從城市返回農村的父母因習慣於關著院門,而遭到鄰裡非議,因為,面對關著的院門,他們不能象走進自家院門一樣心無界蒂,院門這個界限令他們很不舒服。

如果界限感僅限於物理上的個人空間或家庭空間的話,隨著中國的城市化和對個人隱私的日益尊重,中國人的界限感已經大大增強。但是對於心理層面上的個人空間和家庭空間,中國人的界限感依然是非常模糊的,而正是這種模糊的界限感引發了人際關係中的太多的痛苦和無奈。

132756191_11n  

 



同時,當一個人缺乏界限感,很難感覺到自己和他人的不同,然而,猶如這個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兩片葉子,這個世界上也不會有完全相同的兩個人。基因不同,早期教育不同,童年經歷不同,讀得書接觸的人不同,自然,信念系統就會不同,看待問題的角度、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會有千差萬別。

如果一個人有清晰的界限感,他會意識到這種不同,並尊重這種不同。但如果一個人界限感模糊,面對這種差異,會非常痛苦,於是開始抱怨和不解:“你怎麼這麼辦事?”“你憑什麼這樣對我?”“你怎麼竟有這種想法?”“你的想法好奇怪!”

中國人的早期教育常常是界限模糊的。當一個孩子自己跌倒,本應該自己爬起來,那是他自己的事,父母卻看著心痛,立刻過去扶起,其實,善良的中國父母已經侵入了孩子的界限,孩子的界限感在父母的疼愛中開始一步步缺失。

孩子慢慢長大,有能力獨自上學,但因為界限模糊,他或她仍然認為那是父母的事,於是父母背著孩子的書包,早送晚接,風塵僕僕。

孩子慢慢成年了,獨立意識開始強化,孩子覺得上什麼學校是自己的事,和誰談戀愛是自己的事,嫁給誰,娶誰是自己的事,但很遺憾,和父母的界限早已被打破,而且被打破已有很多年,而且可笑的是,孩子一邊大聲宣告“戀愛婚姻是我的事”,一邊把找自己做的工作、買自己住的房子看成是父母的事,於是父母在這種模糊的界限中,仍然覺得“你的高考志願是我的事,你的戀愛婚姻是我的事”,於是開始衝突,於是開始痛苦。

在中國,關乎高考志願、戀愛婚姻這樣的大事,也不僅僅是父母的事,還是七姑八姨的事,那份關切似乎全是他們自己的事,看似是一份幫助,一份關心,但卻是害了孩子,因為很少有人是以孩子的角度去做考量的,而是把自己當成了那個要娶要嫁的人,把孩子的戀人當成了自己要嫁要娶的人,然後把自己的意願拿出來,努力的充滿熱情的苦口婆心的令其意見最終得以實施。

2014.11.22_14.9.58_5952  



不僅如此,孩子帶著模糊的界限感開始與戀人互動。每天計較著我愛你多些,還是你愛我多些。

不僅如此,孩子帶著模糊的界限感開始與同事互動。本不應該自己承擔的,卻不會說“不”,本應該自己承擔的,卻又常常把責任推給他人。

不僅如此,有一天,孩子也有了孩子,於是他或她帶著模糊的界限感開始與自己的孩子互動。

如此繼續,會造成很多代際傳承模式,造成家庭悲劇的輪迴,關係成為一種痛苦的糾纏。


所以,明確哪些事是自己的事,哪些事是別人的事,守住自己的界限,也不要侵犯他人的界限,讓界限感清晰起來,就讓我們從現在開始吧。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雲:經濟壞時還能賺錢才是真正的企業家!震撼全球老闆!

 

20151028085342106  

盛景網聯官方

 

    在第三屆世界浙商大會上,剛剛上任浙商會會長的阿裡巴巴總裁馬雲進行了一場震撼人心的演講,對當前經濟形勢、中國企業現狀及未來遠景進行了深刻剖析。未來怎樣的公司才能發展壯大?對此,馬雲有著獨到而精闢的見解。

IMAG2046  

 

馬雲演講精彩語錄

 


1好企業都來自壞時代!

 

2經濟壞時還能賺錢,才是真正的企業家!

 

3失敗者永遠在怪別人,成功者永遠在怪自己!

 

4未來企業的競爭是人才的競爭、領導的競爭、創新者的競爭!

 

5大數據時代,你的對手越強,你才會越強!

 

6未來的製造業不是B2C而是C2B,由消費者定制。

 

7從強我到利他,是21世紀企業家必須擁有的素質。

 

8所有的創新機遇一定在你的企業之外。

 

9失敗四步走:看不清、聽不見、看不懂、跟不上。

 

10對年輕人來說,這是最好的時代!

 

    IMAG2027  

來源:廣東睿博實業有限公司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29761257_gravitaciya-0002  

 

十二月份系統排列工作坊---心想願成

 

置身在這個地球村的大系統中,

一切的發生不容你置身事外。

你說:我如何應付每日要面對的事件?

 

是的,正因為你個人有處理不完的狀況,

更要好好整理你的情緒能量狀態。

正因為這個地球村已緊密相連、環環相扣,

你的狀態也是他人的狀態。 

他地區的混亂也會是你心靈的不安。

  

萬有引力將所有的磁場張羅在一起,

唯有回到核心,

尋找生命的答案,才有共同的解決!

願和平取代憤怒,

生命取代死亡,

願喜悅取代憂傷,接受取代否定。

 

家族系統排列,音樂靜心的課程,

由身心靈療癒的倡導者魏台鳳所引領

邀請您共同完成豐盛生命的任務!

 

*開課日期  2015/12/13週日09:30~18:00 (彈性結束時間17:00~)

*上課地點  台中市錦南街2號13樓(孔廟對面)

*開課單位  愛的序位工作室

*課程費用  團體課程+個案排列:3600

           僅上團體課程1000

      

*報名方式  E-mail :orderoflove1@gmail.com 

或來電 04-22320787, 0919-699939 (請註明姓名及聯繫電話)

*繳費帳號  彰化銀行(009) 北屯分行

             帳號:4028-86-00244400

             戶名:愛的序位工作室魏臺鳳

*個別課程  預約家族排列個案一對一處理3600元。

             凡經過團體課程的個案處理之後,可做後續諮商,以半價優惠一次

*痞客邦部落格:http://orderoflove1.pixnet.net/blog

~~~~~~~~~~~~~~~~~~~~~~~~~~~~~~~~~~~~~~~~~~~~~~~~~~~~~~~~~

家族系統排列~課程效益:

1.提供您各種關係議題的解惑、釋疑,修復創傷

2.透過瞭解自己,肯定自己而自信充滿;自我悅納

3.是一個學習愛的過程,對於愛的付出與接受,因明白而圓融

4.對真相的看見,得以終止不斷循環的生活事件

5.理清沮喪、困惑之源,清晰自我生命的方向

6.堅定內在意願,感受富足與愛的擁有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219591_921869744573244_8437762946053319027_n  

~『如果媽媽經常向兒子抱怨爸爸,就是在傳遞,

我不願意繼續經營和爸爸的感情,這樣的婚姻也許會維持,
但實質的情感已經斷裂,而且被牽涉進夫妻關係裡的孩子,
也會留下心理創傷。』

 

當兩人發生衝突,在二人關係中解決問題,是非常重要的,
把問題牽涉進第三者甚至更多的關係,會讓二人關係惡化。

如果媽媽經常向兒子抱怨爸爸,就是在傳遞,
我不願意繼續經營和爸爸的感情,這樣的婚姻也許會維持,

但實質的情感已經斷裂,而且被牽涉進夫妻關係裡的孩子,
也會留下心理創傷。

 12235046_921869764573242_1468252170463004787_n  

 

人們為什麼經常不願意直接處理二人關係呢,
因為直接面對二人關係,會讓人感覺很“弱勢”。
一對夫妻發生矛盾,妻子想離家一段時間,老公跑到妻子的家族中,
向妻子的父母兄弟抱怨,孩子還小,家庭中事情很多,

妻子不能走,要求親人們勸說妻子留下,
結果妻子更加憤怒,果然離家出走,

老公向妻子的家人抱怨,就是在向妻子傳遞,你是個不講道理的人,
我無法再與你溝通,你看看家裡人都知道了你多麼不懂事。
這樣老公顯得更有道德資本,代價是夫妻這個二人關係的惡化。

 

我有ㄧ個和老公吵架非常厲害的朋友,我教她“坦承的溝通”,
當老公說一些難聽的話時,以我開頭,告訴老公自己的真實感受,
比如“我感覺到很悲傷,被刺痛了” 。

朋友當時說好,後來吵架依舊,我詢問她的感受,
她說“我知道坦承的溝通好,但是一想到以我開頭,就說不出口,
覺得這樣說特別沒面子,顯得我很弱,不如大聲爭辯有氣勢。”

因此,當我們越不想碰觸自己,就感受不到對方,
只願活在“對與錯”的道理中,二人關係中的愛就無法流動。

 12246671_921869784573240_1797110039171125390_n  

 

一個極端例子,父親房子的樑柱壞了,父親想讓兒子來修理,
卻不直接告訴兒子,而是請村裡德高望重的老師,
給這個老師看這樑壞的多嚴重,
讓全村人都知道父親的房樑都壞成這樣了,
給兒子造成壓力,讓兒子主動來修理,
結果是兒子也要面子,偏偏不去修,最終父親自殺。

這就是家庭政治,家庭政治就是家庭成員爭取“道德資本”的鬥爭,

父親讓全村人都知道房樑柱壞掉,就顯得道德資本更高,

更強有力地給兒子施加壓力,兒子來修房變得理所當然,

不再是值得感恩,讓愛流動的美好之事。

 

一個老太太,一生都是“好人”,從來只付出,不要回報。

老太太向他人抱怨兒子不孝,一輩子都為兒子付出,

兒子卻從來不給老太太一分錢,但老太太的兒子,並非自私之人,

是老太太從來不向兒子要錢,而且總是努力工作,表現得完全自給自足。

為什麼老太太寧可向其他村民抱怨,卻不主動要錢呢?

積累道德資本的目的就是為了壓住對方,使對方主動屈服。

如果主動向兒子要錢,道德資本的作用便體現不出來了,

老太太積攢了一輩子道德資本,同時也失去了一輩子的天倫之樂,

永遠孤獨的活在“我最道德”的幻覺中。

 12235144_921869814573237_6509370014532861080_n  

 

父母經常把孩子的二元關係悄悄替換成三元關係,

這就是孩子會叛逆的原因,大多數的孩子聽到的都是家長說:

我們這輩子出身苦,只能把期望都寄託在你身上,

你好好學習,將來為我們家爭光”。

孩子和學習之間的二元關係被破壞,變成為父母而學的三元關係,

怎麼可能體會到學習的樂趣呢,嚴重一些,

忘記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我見過的極端例子,無論孩子做什麼,父母都會插足進來,

把所有二元關係,比如孩子的學業,交友等等,都變成三元關係,
孩子最後無法動彈,做不成任何事。

用多元關係混淆二元關係,是社會上經常被使用的把戲。

原本兒童都是自然地展示真實感受的,

可是當這些感受不符合父母的想像,受到父母的冷漠和攻擊時,
兒童逐漸學會隱藏感受,用“成人”的方式,
比如控制,暴力,說謊來面對這個世界。

 

對於弱小的兒童,父母就是上帝,因為展露真實情感而受到父母攻擊,

確實非常無助,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們成年了,
擁有獨立的生命,親密關係給了我們一次契機,
讓我們在這個機會裡重新連結自己的感受,
再一次真誠地袒露,在親密關係裡真誠袒露,
所有曾經被否定的痛苦,恐懼會撲面而來,
我們會變得如幼童一般無助,這個時候抱持一下這份無助感,

這就是療癒的最佳時機,讓我們有機會真實的面對自己。


摘自『心探索』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孩子,無論我們愛與不愛,下輩子都不會再相見

 

img140925204241181  

共青豪州

    這是香港電臺知名主持人梁繼璋給兒子寫的一封信,這封信很快在各大網站流傳,很多父親們看後感觸極深。這封信不僅給兒子看很受啟發,它同樣適合給所有人看!字數不多,蘊含著父輩對人生的感悟,和對兒女無限的愛,非常感人!

 

我兒:寫這個備忘錄給你,基於三個原則:

 

一、人生福禍無常,誰也不知可以活多久,有些事情還是早一點說好。

 

二、我是你的父親,我不跟你說,沒有人會跟你說。

 

三、這個備忘錄記載的,都是我經過慘痛失敗得來的體驗,可以為你的成長省回不少冤枉路。

 IMAG1895  

以下,便是你在人生中要好好記住的事:

01. 對你不好的人,你不要太介意。在你一生中,沒有人有義務要對你好,除了我和你媽媽。對你好的人,你一定要珍惜、感恩。

 

02. 沒有人是不可代替的,沒有東西是必須擁有的。看透了這一點,將來就算你失去了世間最愛的一切時,也應該明白,這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03. 生命是短暫的,今天或許還在浪費著生命,明天就會發覺生命已遠離你。因此,愈早珍惜生命,你享受生命的日子也會愈多。與其盼望長壽,倒不如早點享受。

 

04. 愛情只是一種感覺,而這感覺會隨時間、心境而改變。如果你所謂的最愛離開你,請你耐心地等待一下,讓時間慢慢沖洗,讓心靈慢慢沉澱,你的苦就會慢慢淡化。不要過分憧憬愛情的美,不要過分誇大失戀的悲。

 

05. 雖然很多有成就的人沒有受過太多的教育,但並不等於不用功讀書,也可以成功。你學到的知識,就是你擁有的武器。人可以白手起家,但不可以手無寸鐵,緊記!

 IMAG2052  

06. 我不會要求你供養我下半輩子,同樣的我也不會供養你的下半輩子。當你長大到可以獨立的時候,我的責任已經完結。今後無論你坐巴士還是賓士,吃魚翅還是粉絲,都要自己負責。

 

07. 你可以要求自己守信,但無法要求別人也守信;你可以要求自己對他人好,但不能期待人家也對你好;你怎樣待人,並不代表人家就會怎樣待你,如果你看不透這一點,只會給你增添不必要的煩惱。

 

08. 我買了26年的六合彩,還是一窮二白,連三等獎也沒有中過,這就證明人要發達,還是要努力工作才可以,世界上並沒有免費的午餐。

 

09. 親人只有一次的緣份,無論這輩子我和你會相處多久,你一定要珍惜共聚的時光,下輩子,無論我們愛與不愛,都不會再相見。

 

IMAG1810  

 

來源:洞見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分享~《人生最有價值的發現,是發現自己在重複》

12249747_920573511369534_3690292242034009414_n.jpg 




作者:章成


    一位醫生發明了交換人腦的方法,而正好有兩個人都互相羡慕對方,一位是體弱多病卻多金的富翁,一位是身體強健卻清貧的窮漢,他們願意動手術交換彼此身份。於是這位醫生成功地為他們進行了人腦交換術,他們也滿心歡喜地開始過著另一個人的人生。

 

    那位體弱多病的富翁成為身體健壯的窮漢,雖然窮,但憑著富翁這個生意頭腦,幾年之後,又累積起了財富來,不過也因為勞心勞力,身體健康日漸折損。而窮漢腦袋換到富翁的身體以後,龐大的財富讓窮漢覺得再也不需要為衣食煩惱,還可以盡情享受人生,由於無憂無慮,原先體弱多病的富翁身體居然便漸漸健康起來了,但是由於不善於管理財富及生意,幾年之後,財富便日漸縮水了。

 

     又過了十幾年後,住進了健壯窮漢身體的富翁,最後還是發展成體弱多病的富翁;而住進了富翁身體的窮漢,最後還是發展成了健壯的窮漢。兩人都回復到原先的模樣。

12227806_920573468036205_3580075927060457688_n.jpg 

 

※發現重複,是重大的發現※

 

    因為我們的腦袋沒換(或換得很慢),所以生活其實存在著換湯不換藥的重複性。如果對於目前發生的問題找不到癥結點,可以試著想想,過去有沒有類似的狀況發生?回顧一下自己的人生經歷,並自問:有沒有類似的心情、類似的處境發生過?這樣可能會有解。

 

    有一個女人老大不小了,五年來卻換了十個工作,雖然每次離職的理由都不盡相同,但「工作不穩定」這個事實,讓她不得不在自己身上找找解答,她終於決心來找我談談,於是我請她仔細去回想一下:每次覺得想離職的時候,有沒有哪一種感覺,是幾乎每次都會出現的?

 

    女人認真的沈思了一會,說:好像有耶,每次工作到後來都會覺得委屈,也會生氣。

 

    我幫助她去將這份感覺解碼,過一會兒她終於解碼出來了,她的生氣是在說:「這社會好現實!」她發現每次離職的原因雖然不盡相同,但最終都會產生這樣的感想。

我們於是一起就「這社會好現實」的感覺再去深入,結果掏出了她內心更深處的感覺和信念,那就是:「我覺得對自己好沒有信心,我好希望被接納、被愛,為什麼這世界這麼冷酷無情?」

 

    原來這女人把這份被呵護的渴望無意識地期待在所有的人際關係中,包括職場的人際關係,所以連一般人的公事公辦,老闆口氣稍微差一點,她的內心都會受傷,日積月累下來,工作意願變低、成效自然也不好,自我感覺又更糟,形成一個惡性循環,最後總會找個理由就辭職了。

 

    突然明白了多年以來無法穩定工作的原因,她剎時放下了所有對過去好多人的不諒解,因為此刻再去回顧,就知道其實那些老闆或主管真的沒有什麼特別不好,其他同事也受到一樣的對待,可是當時就是不願意去看這點,也好像看不清。

 

    不自覺地在職場上尋求呵護,就像到街上隨便期待一個年長的女性或男性來給我們母愛或父愛一樣,當然會導致自己容易受傷和別人的無法理解。看到這點她真覺得過去的自己好好笑,可是心裡同時也輕鬆了,終於找到出口了。

 

    我們很可能在人生的歷程中,好幾十年都圍繞著同一個功課打轉,如果能夠發現重複性,便有機會找出癥結,打破這個重複。

12246766_920573548036197_4920805533806416105_n.jpg 

 

※如何發現重複性?※

 

    人生的重複性有時真的不容易看得出來,因為許多事件表面上的成因和內容,看起來大不相同,但有一個可能的辦法:

 

請試著用一句話來訴說自己這些年的際遇


    三年、五年…這麼長的一段時間裡發生的事很多,要用一句話形容很難嗎?別擔心,不需要絞盡腦汁,只需要非常誠實的,願意傾聽發自內心的聲音,你就會聽到。例如,也許你會聽到這樣的聲音:

 

這些年我都在忙著討好別人

 

這些年我覺得世界對我很不公平

 

這些年我一直在面對生存問題

 

這些年我一直被背叛

 

………等等

 12241702_920573478036204_2440710862148462952_n.jpg 


    不要用腦袋去質疑你自己,譬如說:有嗎?只有上一段戀情我覺得被背叛,我怎麼能夠說這幾年都這樣呢?請相信未經思考,來自內心的真實感覺。

 

    通常這來自內心的「終歸一句」,會點出我們重複出現最多的潛在心境,而這就是一個很好的線索,讓我們順著它去探尋出某種源頭,而這源頭很可能就跟此刻遇到的困境有關了。

 

    如果重複多了,僵化也會形成,年紀愈大只會愈無力改變,這樣一生就都要受困在同樣的苦海裡了;然而發現重複,就有機會一刀剪斷迴圈,讓人生開啟全新的風景。所以,當你發現自己的人生又在重複時,請不要氣餒,要用勇氣和智慧去面對,你就會讓這個發現,變成生命最有價值的禮物!


By. 章成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有未解決的問題都會消耗我們的能量


 195333513.jpg 

 

 

日行一善 领悟心灵成长中心

這篇文章幫我們更好地理解何為未完成事件及其影響。


而我們該如何釋懷過去呢?


萬物本無好壞,是我們置於其上的價值觀傷害了自己。


——編者

 


懷揣仇怨會大大消耗你的能量

 

 

懷揣仇怨會大大消耗你的能量。試想一下,你和某人吵了一架,最後又不了了之,你和他分開了,但卻無法釋懷,問題在心中越變越大,越變越大,最終佔據了你很多能量。在科學界,稱這種事件為“吸引場”,物質越多,吸引場也就越強大。


 

心臟數理研究院的人發現,持續表達的消極情緒會緊緊纏繞於你的DNA之上,並妨礙精神與物理能力。你向宇宙發射出去的消極能量,只會招致能與之共振共存的同類能量。簡言之,在你扮演受害者,或者對他人大發雷霆時,真正受到傷害的是誰呢?


 

一場吵架(或者誤會等)如同一個15磅重的啞鈴,想像一下,帶著這個啞鈴在你口袋中去上班。你努力想視而不見,卻無法如願。在過道裡走路時,它把牆壁撞得叮噹作響;坐下的時候,它狠狠砸在了椅子上;你起身,又感到他在拖拽你的襯衫和褲子。只要它在你口袋裡,你就不可能忽略這個該死的啞鈴。它消耗能量,同時吸引著你的注意。


 

我們之中還是要有一些人需要把那啞鈴拿出口袋的,不是嗎?你是不是呢?如果你和某人的關係破裂了,即使你認為自己也是對的,也向他道歉吧。為了自己好,釋放那些能量,原諒他人吧。有一種誤解,認為原諒是你給予他人的禮物,其實,那是你給自己的禮物,是燃燒了能量之後所獲得的自由。不願意原諒他人恰如自己吞下毒藥,卻指望著別人受死。因為,為了自己的利益,無論如何都原諒別人吧,那並非純粹為別人著想,而是為了把你從自己所設的陷阱中解救出來。


 

原諒他們可以發生在一轉念之間,是對放棄過去的恩恩怨怨的一種承諾。真正的原諒,就是能夠在內心和腦海說出“謝謝你給了我這段經歷”這樣的話。如果你已經無法和那個人直接交流,那就送出自己的祈禱振動,寫出原諒之信吧,不管他是否能夠收到,不管你是否有他的地址,這麼做會讓你獲得其他行為無法獲得的自由。


 

要記住,如果你認為自己生活中出現的問題是由外物引起的,那麼這種想法本身就是個錯誤,因為你是在放棄自己的能量。你會說:“都怪我的丈夫,都怪我的妻子,都怪我的老闆,都怪我所處的環境,都怪我的工資,都怪我的政府。”這種說辭無邊無際,一般人都不願意選擇完全承擔責任。很多時候,大家都選擇比較好走的路,都選擇扮演受害者,責備自己以外的人和物總是更讓人感覺很舒服。可惜從長遠來看,扮演受害者只是在減少你的能量,讓你在這個世界無所立足。記住,“關注”就是“喜歡”。你扮演受害者時,其實就是在培養受害者能量,而根據吸引力法則,宇宙也會讓你獲得更多的機會成為受害者。


 

生活中事情的意義全部都是你賦予給它的,那麼你在生活中的體驗也就與外物無關了,而是取決於你的內心體驗,取決於你如何賦予外部事物的意義,完全看你如何給自己解釋。這是更深層次的一種責任。主動承擔責任需要勇氣,要為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負起責任也需要勇氣。讓我們把責任的標杆抬高一下,讓我們為生活中每一件事都完全負起責任吧。是的,你沒讀錯——每一件事——即使那件事不是你的過錯。因為,到現在,你已經明白了,生活中是否犯過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當你能夠承擔起全部責任時,就能收穫好的結果。只有對生活中每一件事負起責任,才能承擔起改變的責任。


 

我們之所以對舊愛不能釋懷,之所以自怨自艾,部分原因是因為在分手或者悲劇發生後,我們常常不能重拾自己的身份與和諧。而是陷入了消極的能量之中無法自拔,將注意力集中在他人身上,白白將自己的能量給了那些人。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過去,同時你個人的能量也就源源不斷地被送回到了過去。很顯然,你為過去的事花費越多的能量,留給你現在生活、創造、行動所用的能量就會相應減少。


 

我們每個人都有上天賦予的能量去治癒自我。要不惜一切重獲自己的全部能量與活力。思維要開放,不論什麼方法,只要能幫助維持自我的完整性,就接受吧,為了自己,採取行動!


 

 

你可以重構你的歷史

images (32).jpg 


 

根據愛因斯坦的理論,時間只是一種錯覺。過去,現在,將來,都同時在現時發生。你可以將能量發射給受到傷害時的自己。回想一下過去,哪些時間你真心的希望他們不要發生呢——是你父親拋棄你的家庭,還是你一生摯愛離你而去,或是你經歷了嚴重的災難——不管是什麼事,如果它們令你覺得自己的靈魂和能量分裂了,就嘗試一下重構自己歷史的方法自我修復。


 

回到當時的思想中,審視那個場景,想像一下那些事情畫面,感受當時的感受。然後讓現在的你對過去的你去做那些當時沒有人做的事。可能是握緊自己的雙手,擁抱自己,或者用力搖晃自己,讓一些讓自己有自信的話等。


 

回想最讓你心碎的分手,讓那個人說:“我只是沒有準備好去好,分手和你沒關係,會有更好的人來愛你,我不是你生命中的那個人。謝謝你曾經愛過我,陪我走過這一段旅程。”你並非在重寫歷史,你是在重構歷史。重構歷史的目的就是改變今天。

量子物理學告訴我們,每一個帶負電的電子,必有與之匹配的正電子。用我們外行的話說就是,如果一件事看上去極壞的話,那麼一定在其中也有一些極好的東西。一定會有——這是科學定律。


 

萬物本無好壞,是我們置於其上的價值觀傷害了自己。如果你認定某件事是徹頭徹尾的悲劇,那就說明你沒有從其中看到經驗教訓或者轉機。仔細想想,不論一件事多麼糟糕,在其中總有一些轉機存在,總有一份優雅存在,一切都取決於你是否能夠發現。回首過去,你終將發現,原本自己認為的壞事最終可能變成了好事,正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一件事都對你有利,唯一的問題是你是否願意開闊心胸,去探索,去發現。

images (49).jpg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宗薩仁波切】切勿混淆,佛教與靈修心理學之間有本質區別

20082113133723.jpg 


如一齋

    心理學家的目標是要在這個娑婆世界(輪回)中獲得健康與快樂;佛教徒則不是。兩者所使用的方法可以很相似,佛教可以使用心理學的方法,佛教同樣也可以用切洋蔥作為方法來使用,但這並不代表心理學和佛教相同。不只是克裡希那穆提以及奧修·勒賈尼希兩人,還有許許多多現代所謂的導師和作家,他們教的並不是什麼佛陀沒教過的新穎的東西。事實上,有時,這些現代導師只是從佛陀的教法裡取出其中一小部分、一個小角度,然後自稱是自己的教法 

   
維地亞:一些受過高等教育、能直接用英語看您的書、聽您說法的人深深為您的教法吸引,想成為您的學生,但他們又感到追不上您這位已有無數弟子、行跡不定的上師;另一方面,他們又不願向其他普通的傳統的老師學習,結果呢,他們就始終沒有拜師。對他們,您有什麼建議嗎?能推薦幾位其他的您欣賞的上師嗎?

   
仁波切:其實,有很多這樣的大師。這些學生無法跟隨我大概是件好事,因為他們不會吃太多苦——主要是不會幻想破滅、大失所望。在中國有這些偉大的導師,如慈誠羅珠堪布以及土登尼瑪仁波切,他們是無價之寶!土登尼瑪仁波切非常特別,他是一位非常神聖的人物,也是一位有證量的學者,他的漢語講得很好,不過他總是裝成無名小卒,這種特質極為重要。

   
維地亞:在中國讀書界,奧修(OshoRajneesh)和克裡希那穆提(Krishnamurti)都很有影響,您認為他們是開悟者嗎?克氏主張在靈修上拋棄一切傳統,用自己的光照亮自己,您也說過不一定要成為佛教徒或基督徒給自己貼上一個標籤跟隨某位上師才能修行,這和克氏的觀點相似;但您所教授的藏傳佛教卻特別強調傳承,不按傳承學習是不會有成就的,是嗎?那些既被佛教也被克氏吸引的人應該怎麼做呢?

   
仁波切:不只是克裡希那穆提以及奧修·勒賈尼希兩人,還有許許多多現代所謂的導師和作家,他們教的並不是什麼佛陀沒教過的新穎的東西。事實上,有時,這些現代導師只是從佛陀的教法裡取出其中一小部分、一個小角度,然後自稱是自己的教法。我不知道誰證悟了,這很難說,也有可能那些所謂的活佛才是真正的妖怪。


   
維地亞:您想和奧修、克裡希那穆提那樣擁有更廣泛的讀者而不僅僅攝受佛教徒嗎?

  
 仁波切:我知道有很多老師在教佛法時,將所有的佛教術語都去掉,以非傳統的方式來表達,我有時也這麼做。然而,這麼做有其危險性,這有點像,你為了要讓年輕人聽貝多芬,而在貝多芬的音樂裡面加上搖滾節拍,因為年輕人都喜歡舞動身體,但是這樣一來,真正的貝多芬就消失了。這時,你突然聽到的是配合著搖滾節拍彈奏出來的第五交響曲,這是我們必須注意的,因為貝多芬有他的特質,你應當嘗試去聽貝多芬,而不是嘗試去聽你想要聽的東西。

   
維地亞:佛法裡有許多心理學,現今很多從事心理學的行家受到它的吸引。佛教修行通過禪修止、觀而覺知當下,這和佛洛德以來的西方心理學,通過向心理醫生敘述和被催眠進行的治療方法有相似之處嗎?

 
  仁波切:兩者之間有很大的區別:心理學家的目標是要在這個娑婆世界(輪回)中獲得健康與快樂;佛教徒則不是。兩者所使用的方法可以很相似,佛教可以使用心理學的方法,佛教同樣也可以用切洋蔥作為方法來使用,但這並不代表心理學和佛教相同。


   
維地亞:您說過,修行不是讓我們放下一切,而是學會跟一切玩耍。能否告訴我們該怎麼玩耍,怎樣才叫玩耍?

  
 仁波切:玩具不該控制你,就是這樣。方法絕不應該劫持智慧

    維地亞:基督教在窮人之間發展很快,重要原因之一是基督教為窮人帶來了醫藥和學校。您說過,您更高興佛教在傳統基督教國家、在智識較高的人群裡發展起來並慶倖追隨您的人是知識份子和一些有好用的頭腦的人。但在大乘佛教裡,多年來也有像是一行禪師、聖嚴法師那樣的大德宣導「人間佛教」,臺灣的慈濟基金會也是像基督教一樣以積極濟世而聞名的。您怎麼看待「人間佛教」?現代佛教是否應該在出世和濟世間找到平衡?

  
 仁波切:方法(注:佛教術語一般稱為「方便」,指慈悲)絕不應該劫持智慧。如果我們過於重視行動而忘了智慧,那佛教就只會成為另外一種宗教——那種乖乖好好、很有同情心、慈悲心、愛心的宗教。當然,這一切讓人感覺安慰舒緩,但這不是佛教,這僅僅只是感覺好和舒服而已。我對聖嚴法師十分敬仰,我讀過幾本他的書,單單從他的表達方式和他教導的方式,就可以看出他能將很深的智慧帶入行動當中。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如果「人間佛教」或「涉世佛教」那類濟世的行動能將人們引向智慧,那我完全贊成。

   
維地亞:您的新書叫《不是為了快樂》,是說學佛修行是為了達到證悟而不是為了現世快樂,但這時代盛行「心靈雞湯」,要人們真正去實修、實踐佛法是困難的。您有沒有一套具體的方法,有趣又有創意,可以提供給不同年齡段不同類型的人,讓他們使用不同的方法將佛法的理論融入生活去修行?

 
  仁波切:我這裡講得很簡單。只要這個修行人或者佛弟子對佛法的見地至少有一點理解,佛教並不排斥任何其他的方法,我想我們必須促進見地上的理解,這樣,我們真的可以很開通、很勇敢地使用各種各樣可調整、具娛樂性,以及不過時的方法。

   
維地亞:佛法的見地既然能夠被理解,便一定有方法讓我們可以實際地去應用。

   
仁波切:我們必須去應用。理解就像是閱讀一本醫學書,假如你生病了,你一定要吃藥,不能單靠看書,而應用的方法有幾百萬種。

    維地亞:但是那些看了您的書的人,就是要從您這位上師這邊得到特別的藥方。

  
 仁波切:我不必發明任何新的藥方,藥方已有很多。但是,簡而言之,無論藥方是什麼,這裡的藝術就在於去習慣它。這全都歸結於此。


---摘自——《新世紀》201318期採訪宗薩仁波切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錢永剛:父母留給我的“財富”一生受用

作者:蘇容 2012-12-11 來源:中國婦

    不久前,中國科協原副主席、著名科學家劉恕同志,給我們打來電話,說我國“兩彈一星之父”錢學森的兒子錢永剛,在他母親蔣英的追思會上的發言非常感人,希望《中國婦女》報導蔣英這位元傑出女性。幾經周折,記者找到錢永剛先生,聽他追憶在父母身邊的點點滴滴。

錢永剛、錢永真一雙兒女,給錢學森與蔣英夫婦的生活帶來無限快樂和情趣。攝于上世紀50年代初,美國

 1.jpg 


他們過自己選擇的人生
    38歲那年,到美國加州理工學院電腦科學系讀研究生。在學院的圖書館前,我看到奠基石碑上刻著圖書館建立的時間:1966年。注視著這個年份,我心裡頓生感慨:我來晚了!如果爸爸不回國,我可能18歲就進入這個圖書館的大門了,早20年入學,我是不是會比現在優秀一點呢?


    只是人生沒有如果。30歲上大學的時候,老師看著我考試時感慨,如果再有半小時時間,錢永剛就是100分。我緊趕慢趕,還是有一道題來不及做,而做出來的,幾乎全對。我只能苦笑,腦子沒年輕時那麼快了,大好年華都給了那個“內亂”的年代。
    從那時起,我就一直在緊趕慢趕。一直很努力。


    我從未對父母說起過自己那一閃而過的感慨,因為我知道,爸爸媽媽對於回國的決定從未有過一絲一毫的後悔。而且,之後爸爸再也沒有踏過那片土地,因為當年回國前,美國當局曾以錢學森行李中攜有同美國國防有關的“絕密”文件為由,將他拘留,並軟禁了整整五年。我爸爸說,美國人不跟我道歉,再也不登上美國的國土。


    1955917日,我爸爸帶著全家登上了“克利夫蘭總統號”郵輪回國。那一年,我6歲,妹妹5歲。對孩子來說,爸爸媽媽走哪兒我們就跟到哪兒,後面的意義和曲折都是長大懂事了才知道的。其實對我媽媽來說,也是丈夫走到哪兒,她跟到哪兒。


    我外公蔣百里三十多歲就是少將,和我祖父錢均夫是知交。早年兩家關係就很好,爸爸媽媽小時候一起玩耍時,曾共唱過一曲《燕雙飛》,兩人的緣分早已註定。


    他們倆走到一起的時候,一個已經是世界知名的科學家,一個是世界女高音比賽的第一名。我媽媽當時在歐洲求學10年剛回國,我爸爸一句話,跟我去美國吧,她就把命運交給了他。

 


    他們的結合被稱為“科學和藝術的完美聯姻”。


    多年後,我媽媽回憶起在美國的往事曾說:“那個時候,我們都喜歡哲理性強的音樂作品。學森還喜歡美術,水彩畫也畫得相當出色。因此,我們常常一起去聽音樂,看美展。我們的業餘生活始終充滿著藝術氣息。不知為什麼,我喜歡的他也喜歡……”


    而我爸爸則一直感謝媽媽帶他認識了“最深刻的德國古典藝術歌曲”,其中所包含的詩情畫意和對人生的深刻理解,豐富了他對世界的認識,學會了藝術的思維方法,“才能夠避免死心眼,避免機械唯物論,想問題能更寬一點、活一點”。


    有人說我媽媽為我爸爸做出了犧牲,我知道她不是的,她做的就是一件他喜歡,她也喜歡的事。


    她當妻子,丈夫愛她;她當母親,孩子們熱愛她;她的事業也做得很漂亮。懂行的都知道,一個聲樂教育家,培養一個聲部的學生獲獎已經不易,但她從男高音、男中音到女高音、女中音,四個聲部都有學生在國際上獲獎。


    20091031日,爸爸走了,享年98歲。媽媽是一個節制的人,從不會大哭,但弔唁那段時間,她的耳朵聽不見了,腿搖搖晃晃站不住——他們共度了62年,他們的生命早已水乳交融。201225日,不到三年的時間,媽媽也隨爸爸而去。他們的離去都在社會上引起很大震動,我覺得他們這輩子挺值的,他們過自己選擇的人生,他們的快樂是那樣真實。 


上世紀40年代的蔣英 

2.jpg 

上世紀50年代初,錢學森、蔣英夫婦與一雙兒女在美國家中花園


3.jpg 

兩人有一種不被金錢約束的默契


    人們評價我媽媽,最常用的詞是:才華橫溢,美貌絕倫。她的學生形容她說:大街上行走著一萬個人,一眼就能認出哪個是蔣英。美籍華人作家張純如在錢學森傳記中則這樣描述:“她見多識廣、美麗大方,加上一副好歌喉,加州理工學院優秀的男性全對她著迷不已,他們甚至說,我們全都愛上了錢太太!”


    作為孩子,我對媽媽的漂亮並沒什麼概念,但我知道媽媽對著裝非常注意,穿衣服很注意搭配,普通衣服經她一配,穿出來就是比別人好看。我成年後,她還總數落我,你這襯衫顏色不對,瞧你這身,都不配。我趕緊說,那指教。於是她會告訴我,什麼上衣配什麼褲子,什麼襯衣搭什麼外套。


    她和爸爸都出身名門,兩人有一種不被金錢約束的默契。即使在最困難的時候,我媽媽要麼不花錢,只要花錢,還是帶著大戶人家的做派——買東西從來不會討價還價,人家要多少她給多少;所有東西一定要買最好的,無論是給我們買糖果還是買衣服。


    她教學生一輩子沒收過錢,對此,爸爸的說法是:學生哪有錢啊,向學生要錢的老師,我看不是好老師!


    有了爸爸的支持,媽媽給學生“倒貼錢”更沒有顧慮。


    1979年,媽媽的學生傅海靜到英國參加一個聲樂比賽,我媽媽給了他300元,說,你拿著,去置一身西服,買雙鞋。歌要唱得好,形象也要注意嘛!


    上個世紀80年代,內蒙古自治區一個無伴奏合唱團到北京演出,因為演出效果不理想,住宿費都付不起,最後連返程的路費都成了問題。我媽媽不知道怎麼聽說了,把我叫去,說,你今天給我辦個事,去銀行取1200元錢送到學校。那個年代,1200元是多大一筆數目啊!當時還沒有100元的鈔票,最大面額就是10元。我從來沒有在身上揣過這麼多錢,騎車在路上那個提心吊膽啊,生怕碰見歹徒把錢給搶了。記得走到一個路口,我停下來等紅燈,突然有人從背後拍了我肩膀一下,我嚇得魂飛魄散,回頭一看,還好,是我初中一個同學。總算把錢送到音樂學院交給我媽媽,我心裡才踏實下來。


    這樣的事太多太多了。每次媽媽跟爸爸說起,這個月的錢都花給哪個學生哪個學生了,我爸爸就說,好!你做得對!


    後來,我去美國讀書,她拼盡全力也只給我攢了200美元,去機場送走我,她趕緊給她美國的學生打電話:永剛去了,幫一幫他。


    他們不在乎金錢不在乎名利,對組織上給的任何好處,他們的反應都是“拿走拿走”。我媽媽在音樂學院退休的時候,還只是四級教授。之前學校要給她升級,她都是說,別給我,給別人吧。


    他們倆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很有分寸,喜怒不形於色。再高興媽媽都不會哈哈大笑,再大的事情也只是淡淡一說,從不會絮絮叨叨。那時候,毛澤東、周恩來經常把我爸爸叫去,對他的工作表示肯定。這在很多人看來是多大的事啊,我爸爸卻幾乎不提,他從心底裡覺得這沒什麼可驕傲的。


    我一再說,我很佩服他們,我經常反思,自己能不能做到寵辱不驚?我後來去外地當兵,因為知識份子的家庭背景,入黨一拖再拖,當時非常鬱悶,但回家見到媽媽,立刻被她的淡定感染,也就簡單說了兩句。


    我從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畢業後,幾年後回國,看到爹媽老了,家中牆皮掉落,已顯破敗。而從事音樂教育的妹妹已經定居美國,我知道我必須回來照顧父母,因為他們有任何困難都不會向組織提要求。


    很多瞭解他們的人說,你的父母簡直是聖人。我說不只是他們,他們那一代人都這樣,都很愛國,淡泊名利,一旦國家有需要,自己的一切全能放下。

 4.jpg 

19874月,錢學森、蔣英夫婦訪問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期間留影

 

讀書是我們家的家風


    在今年4月中央音樂學院組織的我媽媽的追思會上,我曾說,爸爸媽媽走到一起後,發現彼此認同的地方就更多了:都有對文化的愛;都有對科學技術對今天社會發展重要性的認識;而且,對於教育、教育子女都有非常一致的做法。


    他們自己非常優秀,但對孩子的分數從不苛求。我小時候的成績單並不漂亮,總有幾個4分,他們看了,只是笑笑,從來不說,你再努把力,考個滿分。他們知道丟個一分半分很正常,硬讓孩子吭哧出個滿分來,太累。他們也沒有教育過我要多讀書,但我爸爸有空就念書,夏天沒空調,他一邊打著扇子一邊看。這一切我從小看在眼裡,小學二年級就認識幾百個漢字,天天抱著大部頭小說看,看不懂也硬看。媽媽去開家長會,老師說,如果家庭經濟條件允許,可以多買一些孩子願意看的書。媽媽回來高興地說,老師誇你愛讀書。後來我每次問她要零花錢,她都給得很痛快,有時候甚至還多給一些。她知道我不會亂花,所有的錢都拿來買書了。


    我記得上初一那年,班主任老師把我叫到辦公室問,看看你的成績單,有什麼問題?我看了半天沒看出來。老師說,這就是你的問題,對自己要求不高,像你這個條件,應該消滅4分,全拿5分。


    吃晚飯的時候,我跟爸爸說起這個事,他一句話沒說,呵呵一樂,走了。


    儘管那年期末考試我真的全拿了5分,但覺得自己虧大發了,少讀多少課外書啊。
    《十萬個為什麼》剛出版的時候,有一年暑假,爸爸說話了:一天看70頁,有不明白的就攢著,我有空你問我。


    平時他們工作忙,沒有太多精力管孩子,難得這麼明確地提出要求,我像得了令一樣天天埋頭苦讀。頭一天看70頁還挺緊張,因為畢竟不是小說,一天要讀十幾、二十幾個問題,看懂還真不容易。但我硬著頭皮往下看。爸爸也不檢查,到週末難得有點時間,他會問,有什麼問題嗎?我趕緊把做了標記的問題提出來。


    那時候讀書,不像今天這麼功利,既不是為了達到什麼目的,也不是為學習寫作方法,一切憑興趣,讀就讀了,天曉得有什麼用。爸爸媽媽都認為學問是一種積累,要持之以恆,不能功利不能著急,積累到一定份兒上,你不想讓它起作用都不成。我爸爸自己就是這麼學成的,他不是天才,從沒有跳過級。一年一年的書讀下來,直到念博士,所有的積累終於將他的創造性徹底打開。


    最近10年,我一直參與建設“錢學森圖書館”。我從小喜歡理工科,大學學的是工科。但是圖書館建設會用到很多文科方面的知識,包括外形設計,陳列大綱的擬定,解說員的解說詞,各種活動的發言稿……大家認為我還能勝任,而且很多跟我聊天的人也覺得我知道的比較多,這都是緣于當年讀課外書潛移默化的積累。


    所以我對書始終有著很特別的感情。“文革”中停課鬧革命,很多同學一聽不念書了,燒的燒撕的撕,把課本全毀了。我卻找了個旅行袋,把所有的書、作業、筆記裝了一大包,騎著自行車馱回了家。後來我還為此受到了同學們的批判,說我對書的感情這麼深,是受修正主義的毒害。


儘管我沒有當成大科學家,沒有當成像我媽媽那樣有名的教授,但父母給我的影響讓我一生受用。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49427967-3878504152.jpg


光的課程 初階第三級: 理性體 紫水晶之光

靜心冥想與上師們的訊息 #2

優歌南達

學生問:從肉體生命的形式轉換進入永恆層面的時刻是預先注定的嗎?或者是由靈魂來決定它自己的時刻嗎?

 

上師答:當靈魂進入地球時,它所要經歷的道途是預定的,而且死亡或轉換的時刻也是在出生的時刻就預設好的。這種說法,可能會引發出另一個問題,例如:「一個靈魂能夠因意外離開肉體生命嗎?或能夠在不是那預定的時刻中離開嗎?」一個靈魂不可能在意外中離開身體,即使是在戰爭中,靈魂也已經預設了它所要走的路,並且必須面對它自身前世的因果。

 

學生問:有些人的身體是藉助於醫療的技術,以儀器來延長肉體生命的,他們的靈魂被囚禁在身體的軀殼之中,這又怎麼說呢?

 

上師答:這牽涉到另一個次元的問題了。現在,人類的意識已發展出用許多科學的方法來終止或延長生命,並且以自己的心識來取代較高的本質。一個人的身體功能完全被動地依賴於機器時,靈魂便為身體所束縛,這時靈魂便處於一種昏暗的狀態之中,同時也處於許多的混淆中。因為,那一特定的靈魂既被束縛在身體裡,又不能經由腦意識而活動,他的生命能因受到儀器刺激,導致靈魂受到儀器的束縛,直到銀絲被較高自我截斷為止。

 

學生問:是甚麼使得較高自我把銀絲切斷?是甚麼情況致使銀絲被切斷呢?

 

上師答:這是由內在的層面依據靈魂的記錄而決定的,是依據身體內在光的能量而決定的。當這個個體與意識失去聯繫時,能量的顏色就會變得非常黑暗。它也基於對靈魂記錄的審視來決定在那樣的環境中,靈魂的意識是否還活動著。當靈魂不再接受任何輸入或輸出的資料時,並且無法以意識與任何層面溝通時,它的指導靈、較高的上師便會介入打斷這根銀絲,並釋放這個靈魂。

 

學生問:上師,我有一點疑惑,有些人感覺到他們的親友在時間未到之前,便因意外死亡了,這可能嗎?

 

上師答:這是一種具普遍性的感覺,當一個靈魂已經決定甚麼時候要走時,怎麼可能會有意外發生呢?這一個體、這一靈魂意識,當他審視自己在地球上過去的生活經驗,看到記錄上所記載的轉換時間時,可能會發現實際所發生意外事件的時間比記錄上的時間更晚。然而,這是非常稀有的現象。一個意外事件的發生,若不是因為受到能量、星座,以及個人意識的影響,是不可能設定下這種行動的。例如:車禍、飛機失事,或這一類的意外事件,都是預先設定好的行動。所以,那些在這種情況下離開的靈魂,都是在他們預定的時間點上做轉換的。一個意外事件,唯有在起因(Causal State)的層面上,才能確實地設定與決定所有的行動。如果一個人是被謀殺的,但他以前沒有涉及暴力或在前世中沒有種下這樣特定的因,那麼這將是一個新的因果循環的開始。

 

學生問:我們這一生受到多大程度的指導和保護呢?

 

上師答:當你們與自己的較高意識、你們的較高自我對準頻率時,你們會受到很大的保護。在你們的整個存在中,所有頻率的振動,以及你們所呈現出的光,使你們與自己特定的指導靈和委員們連接著。並且,你們的直覺和覺受的本質,就成為在你們周圍保護與指導著你們的接收器。尤其是你們已經選擇了走在這條道途上,並以實現更偉大的價值與更偉大的目標為你們的目的時,你們的生命會受到很大的保護,保護你們不受暴力和任何要阻礙你們或影響你們的目標與目的影響。如果有任何事物企圖要結束你們特定的肉體生命時,一種非常堅固的,環繞在你們周圍的「保護罩」將會保護你們,上師們也將會介入並保護你們。

 

學生問:那麼關於三萬九千人在長崎喪失生命,又怎麼說呢?

 

上師答:這種群體性的毀滅看起來好像是命運受到干擾,但它是在事件發生之前,很早就決定了的。與這一事件有關的生命靈魂,在他們投生之前就已知道他們將做這樣的生命轉換。知道他們將經由這樣的事件,來喚醒人類對這種完全負面毀滅性力量的認知。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