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9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 想 逃 家 !

IMAG0161  

                                魏台鳳 2014/8/9

議題:兒子智能障礙

 

當事人:有關我兒子的問題,他有一些智能上的困擾,現在兒子22歲了,智能還是有障礙,別人跟他說話,回答像是七、八歲的樣子,我想知道的是怎樣讓我的孩子能夠心智成長起來?

 

老師:他上學了嗎?

當事人:上到大學,只上了一個月。

老師:所以他是有能力上大學的。

當事人:是,回來在家裡待着。

老師:在家裡做些什麼呢?

當事人:在家裡發脾氣,沉迷上網不做事。

老師:那他的高中階段如何?

當事人:高二開始鬧,高三那年就不進教室了。

老師:聽起來他還是挺不錯的,高中也可以學習又上到大學。

 

當事人:嗯,上次在別處做過療癒,回家後,好像很多矛盾又爆發出來了。例如說我母親十多年偏癱, 我的姊姊已經過世了,我只有一個妹妹,所以母親就跟著我過,但我老公要我把母親送走,送到我姊夫家,我非常痛苦,覺得對母親的孝養沒有善始善終,所以跟老公發生矛盾。

 

老師:好,現在需要三位代表,一位代表你自己,一位代表兒子,一位代表先生。請當事人自己選擇代表。

 

老師問當事人:你對這個家的感覺是什麼?

當事人:無能為力。

老師:除了無能為力呢?

當事人:想逃走。

老師:是,在場域上,我們可以看到,你的代表根本不想看其他兩位。

 

老師:到現在還沒有真正逃走的原因是什麼?

當事人:感覺我先生跟所有人都處理不好關係,他跟家人矛盾很深。

老師:所以你到底是想逃走呢,還是想留下來救他?

當事人:嗯…其實我還是想留下來救他。

老師:喔,那你這個樣子能救得了嗎?

當事人:我自己都救不了。

老師:是嘛!那你覺得今天這個場域能救得了你嗎?

當事人:所以那是我的問題?

當事人: 所以(沉思了一會),大部分是發生在我自己身上,我總是對別人很挑剔。

老師:嗯?

當事人:因為母親想有兒子,所以從小我就跟她說以後我會掙一口飯吃,我會養她,可是最近我卻將母親送走了,覺得對不起她…。(開始掉淚)

老師:母親跟妳住了幾年?

當事人:八年。

老師:所以妳先生還是接受了妳的母親一起住了八年?

當事人:嗯。

老師:這八年來妳謝謝過他嗎?

當事人:有,我還是很感恩。但他一旦對我母親不好,我又把他的好全都忘了。

老師:所以我們的謝謝是帶着條件的。前面八年的好就在一天之間母親送走了就一筆抹殺了?那如何解?

當事人:就是要告訴自己母親送走是應該的?我要構建自己的小家庭。

老師:看,其實她早就知道這個答案了。

當事人與在場都笑了。

老師:不是嗎?可是她還是要先把抱怨說出來。妳知道,如果妳優先照顧好妳自己,然後妳有能量去顧好妳的家庭時,這些有沒有解?

當事人:有。

老師:有解嘛!所以妳是有能力的。

 

當事人:是,但是…

老師:不,沒有“但是”。(眾笑)妳知道當我們說“是的”,就是“是的”;當我們一說“但是”的時候,就推翻了前面的“是” 。我們就讓所有的無解又跑回來了。

老師要當事人挺起胸來。再問:所以有沒有解?

當事人:有解。

老師:妳覺得在這個解決之道之前,你先要解決什麼?先生和兒子都是妳的重心。

當事人:解決先生。

老師:是的,妳非常需要他的支持。那要對妳先生說什麼呢?

當事人:靠近一點。

老師:妳現在想靠近他了嗎?

當事人:嗯。

老師:好,那妳去試,看能靠多近。

 

但當事人代表不動。(眾笑)

老師:沒關係,我們先讓你的代表在那邊待着。我們的頭腦繼續往前走。妳覺得要靠多近?

 

當事人靠近先生代表,先生代表轉頭不看。

 

老師:好,妳覺得妳可以對他說什麼?

當事人:對不起。很多年來我都沒有看到你。我…

老師:可以說慢一點。

 

老師引導當事人對先生代表說:謝謝你八年來對我的支持。我知道要你接納我的母親很不容易…當事人開始哭泣:我知道要你接受我的父母很不容易,尤其是我的父親,二十多年來,我父親不接納你,他多次要我跟你離婚…

老師引導當事人對先生代表說:我永遠是你的妻子。

 

先生代表閉上眼睛表情不屑。

老師:妳同意他一時之間很難原諒妳嗎?

當事人:同意。

老師:妳對他說:“我接受這結果。”

 

當事人代表往先生代表方向移動一步。

 

孩子代表也往前一步。

 

當事人:我需要你的支持,多少年來都是你在支持我,我需要你支持我。

 

老師:妳看妳的兒子也願意朝向妳了!他的眼睛也張開了一些。其實妳的孩子並沒有心智低的問題。他完全瞭然於事,他清楚這個家庭發生了什麼,需要什麼;他被這個家庭發生的混亂給卡住了。

當事人點頭。

老師:好,那妳覺得妳要怎麼做?

 

當事人靠近先生代表,先生代表轉身不屑

老師:這麼多年來,他一時之間很難信任你,或者說相信妳的誠意,因為妳的誠意背後是有條件的。做妳也很累,累得想逃走,想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難道做自己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嗎?

當事人:覺得有點錯位。

老師: 錯位?

當事人: 覺得自己想當男人。

 

先生代表手抱頭表示頭痛。

 

老師:是的。當個男人必須要怎樣?

當事人: 必須要支持家裡。

老師點頭: 必須要很能幹,但因為妳不只要當男人,妳還是個女人,所以做妳很累啊!要扛雙重責任。

 

老師引導當事人對當事人代表說:很抱歉,我現在才看到妳,請給我時間,讓我一點一滴的認識妳。

 

 

老師:各位看到,她是不是有能力的?首先她的能力是什麼?是與自己和解。我們所有的力量都是從內在來的,我們所有外求的力量,都是虛幻的;我們天生本能就有這麼多的能力,但是如果沒辦法跟自己和解的話,我們就沒辦法連結與自己的力量,所以也就越來越恐慌,向外去要求別人該做什麼,怎麼做才叫夠格;當然,前面說過,我們每個人都很幸運,來到這裡重新學習。因為關係的功課不是一開始就能學到的,是生活的經歷,今天才有機會認識自己原來這麼好;不是去責怪自己,而是明白原來自己有這麼多的控制,我們在這裡所見的並不是否定自己,而是更多的慈悲來接受自己,當妳從自己的內在得到力量的時候,那麼妳也就有更多慈悲的眼光去看待一切;當妳看着先生和孩子時,就能了解自己可以給他們更多的時間與空間,重點還是在自己身上,接納自己,好,祝福妳。

 -- 第五屆家族系統排列論壇工作坊的個案展示

 

 

 

 

 

文章標籤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月份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築夢踏實

 51b638266bc6166606  

夢想是創造力的來源,

是一份自我的期許,

也是兌現生命本美好的承諾。

夢想讓我們努力朝向實現。

夢想可以在雲端;

一切的思想能量發射都可以儲存在雲端,

雲端科技的實現,正是人類夢想的實踐。

同樣的,

尋找幸福也可以在步驟和方法之下一步步向上攀登,

達到幸福的雲端,實現夢想。

系統排列是一個方法,它深入淺出的道理是一扇智慧之門,只要你願意,我們可以築夢而踏實。

 

家族系統排列,結合音樂靜心的課程,

由身心靈療癒的倡導者魏台鳳所引領

邀請您共同完成豐盛生命的任務!

 

*開課日期  2014/10/26週日09:30~18:00 (彈性結束時間17:00~)

*上課地點  台中市錦南街2號13樓(孔廟對面)

*開課單位  愛的序位工作室 

*課程費用  團體課程+個案排列:3600元

           僅上團體課程2000元

            (初次參加團體體驗課程費:1000元/天)

報名方式  E-mail :orderoflove1@gmail.com  

來電 04-22320787, 0919-699939

(請註明姓名聯繫電話)

*繳費帳號  彰化銀行(009) 北屯分行 

            帳號:4028-86-00244400

            戶名:愛的序位工作室魏臺鳳

*個別課程  預約家族排列個案一對一處理3600元

*痞客邦部落格:http://orderoflove1.pixnet.net/blog

~~~~~~~~~~~~~~~~~~~~~~~~~~~~~~~~~~~~~~~~~~~~~~~~~~~~~~~~~

家族系統排列~一個突破性的訓練課程可以幫助你

1.揭示身體經常重覆出現的困擾原因,逐步通向療癒(比如偏頭痛 、憂鬱、自殺傾向、毒品、酗酒等…)

2.改善家庭中所有關係的誤解、牽連和阻斷(親子關係 ,伴侶議題,流產,不孕,收養等…)

3.識別情緒的來源,讓身心靈得到平衡,壓力紓解

4.了解每一個人獨特的生命及其背後的資源

5.不同的家庭故事,透過與他人的交流, 學習得以正向的走進不同的豐富人生

6.進入深層意識了解真相並轉換負面印記, 新畫面引導新人生以及事業的成功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幸福揭密-走向完我

 

20140224112616410  

 

作者:魏台鳳 2014/9/18 

    

    我們很喜歡探知秘密;也喜歡製造秘密後封存它。

 

    所以這世界的八卦永遠是頭條。一旦秘密被揭露,也就只是個故事而已;尤其秘密被詳細描述時就變得平凡了!而維持“不平凡”是需要保有秘密的,這也是秘密的吸引人之處!

 

    科學不斷的向宇宙探祕,遠古的神秘遺跡或傳說,也在好奇加好學的人類科技下一一被揭秘;人們還自以為藏有的秘密是秘密嗎?還是人們的秘密連自己都不知道呢!

 

    然而這世界的祕密早已蕩然不在!也可以說這個世界是留不住秘密的。  

 

    在學習圈中,我看到許多勇敢的朋友,他們來是想探索自己的秘密,也因此,他對揭露自己不僅是好奇;也帶着勇氣。

 

    尋找靈性的自己確實是帶着神祕感的;因為那是相對性的另一個我,它確實深奧,因為肉體的我們很難想像非物質性的我,更不是宗教所修的神通,無非就是感知到另一個非物質我的能量,也可以說是光子或單子能量,至於氣功練氣的分子在人體都粗大了點,這些都不叫“神通”。

 

    是的,修神通也是很多人的夢想,因為它可以探知自己有多麼神秘,只可惜大多數人只想求便捷得利益,在囫圇吞棗中走火入魔,繞了遠路事小,卡在執着中永遠走不出來才叫危險。

 

    另一個讓人着迷的是去探索自己前世的秘密,那也是轉移了自己眼前的困難、不如意,意圖讓當下的困境有個合理化的解釋;逃避了自己本可以承擔起來的責任,這都不是心靈諮商所提供的究竟之道。

 

    秘密有時像個毒瘤,以有形和無形的方式去啃嗜個人的能量,如果你刻意去隱藏它的話,它會像腫瘤一樣愈來愈大。讓自己用光去照着這秘密並不是這麼的令人畏懼;令人恐懼的是自己想像力倍增出來的效果,一旦你讓那陰暗攤在陽光底下,清晰的視野會讓你看到不同的景象——萬物華昇,美景恆常。

 

    對我個人而言,我認為每個人在肉體脫離前都需要知道肉體與靈魂之間的關係。然而,我最大的遺憾就是我至愛的親人、好友不願或不想去探索自己這一塊,尤其看着他們將帶着完全的無知離開這次的人生之旅時!

 

    是的,每個人是如此不同,要相信自己的獨特;縱使我們揭露出來的自己是如此人性——貪心、嫉妒、膽怯、偽善,反而更要去擁抱不完美的自己,如此我們才有機會走過障礙,走過循環發生在生活中的模式。不論如何,保持在以愛為中心的法則裡,勇敢的前行,我們終會到達,正因為不完美,才要來人世一場走這療癒的功課,讓自己持續在身體與心靈平衡的狀態,完美也就在其中。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朱德庸:"我只想抱一抱小時候的我"

(這是篇讓人落淚的文章,也許你能讀到點什麼)

 

0510364142W    

文:魏玲

每個人身上,都有童年留下的深深烙印。台灣著名漫畫家朱德庸也是如此。他說:“我會畫漫畫,因為小時候受到的歧視,讓我看清楚世界的假象。”

朱德庸的漫畫作品包括廣為認知的《雙響炮》、《澀女郎》和《醋溜族》。今天選擇的這篇文章,來自《人物》雜誌今年第二期的長文《患兒朱德庸​​》,有刪減



直到去年,朱德庸才知道自己患有亞斯伯格症,一種“沒有智能障礙的自閉症”。最早的相關記憶來自幼兒園下午茶時間,每個小孩一杯豆漿、一塊餅乾,全班發發發,發到他餅乾一定沒有了,或者豆漿剩半杯。幼兒園郊遊,所有小朋友都去,提前一天老師上門找他媽媽,能不能不要你的小孩去?媽媽向老師求情,這樣對小孩心理影響太大了,你讓他去,我叫他乖一點。他站在一邊,聽著她們對話。

“你想想看,我當時那麼小。”54歲的朱德庸說,那些三四歲時曾困擾他的缺陷,現在仍然在那兒。

那一刻起,我原諒了自己

我小時候一直很不快樂,非常非常不快樂。小時候我覺得世界不是我的,但我又跑不掉。不管是我有沒有能力跑、懂不懂得跑,我都會卡在裡面。

我去舅媽家,拿一個玻璃杯倒水喝,正要喝,舅媽過來,把杯子拿走:“這杯子很薄,很貴!”另換一個很粗、很厚的杯子給我。那種感覺是,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一個人歡迎我。大人對我沒有一丁點信心。

我對外面的世界沒辦法、沒能力,只能回到我的世界。我的世界裡,一個是畫畫,一個是蟲子。院子裡,所有的蟲子我都玩過,那畫面我現在都記得,一個小孩蹲在牆角,一下子跑到這個牆角,一下子跑到那個牆角。只有在蟲子面前,我最自在,因為它們對我沒有威脅感,也不會不接納我。我不用在它們面前自卑,我和蟲子是平等的。

我看人,像看蟲子。大學時,我請同學吃火鍋,一邊吃,一邊放音樂,音樂慢了,他們的筷子也慢,音樂快了,筷子也快,我就很樂。但我不喜歡人,很難參與人,人一多,我就不是我自己。我像一隻海豚,放出一個訊號,又彈回來,沒有回應——我和世界的交流是單向的。

小學五年級,我和一個同學去郵局,他很自信,跟我講:“你去櫃檯問一下,××郵票出來沒?如果沒有,什麼時候出?”我卻從兜里掏出10塊錢,那時是很大的錢,我遞給他:“這10塊錢給你,你不要叫我去問。”他看著我,眼神很奇怪,意思是,你問就好了,幹嗎給我錢?其實,掏錢出來,對我是一個很大的傷害,那等於說,我承認自己是一個完全無用的人。

你想,一個小孩,太小了,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切事情告訴你,你是一個很蠢、很蠢的小孩,我很自卑。直到去年,我53歲,我終於知道我是亞斯伯格症,一種自閉症。那一刻起,我原諒了自己。

我換了3個補習班,該考上的都沒考上。上私立高中,第一學期就被留校察看。我什麼也沒幹,喝酒,跳舞,追女生。晚自習別人做題,我就一個人出去校園裡走,因為我一道題也不會。

我淪落到最差的學校,居然警覺了,死馬當活馬醫,拼命唸書。高考前,我最好的朋友來看我,我很高興。臨走他跟我說,你沒希望了,考不上的。說完就走了。那是我又一次看到人的惡意。本來我們都是混混,突然我要往上爬,他心裡接受不了,所以他才來看我,要給我一棒。

我還是沒考上大學,考上一個三專。去唸的時候媽媽就跟我講一句話,她說,你千萬不要再被退學。結婚以後,我才知道我有識字障礙。所以我學不會。那些東西無法在我腦子裡停留,第一行字看完,看第二行的時候,第一行已經消失了。

亞斯伯格症人與外界溝通有一點偏離,以為說清楚了,以為接收到了,其實沒有。我的復健老師也有亞斯伯格症,我太太聽我倆聊天,快要瘋掉,她說,他講一你講五,他講四你講九,最好玩的是你倆還一直講下去,但是從沒講到一起過。



我媽讓我總在內疚中

亞斯伯格症是遺傳的,我爸爸可能也有。

知道亞斯伯格後,我和爸爸的關係清晰起來。他從沒像一個父親一樣向我傳授人際間的規則,也不會跟小孩坐下來,遞給你一杯酒。他永遠安安靜靜。週日、放假,他沒有應酬,待在我家的院子裡,修所有的東西。拖鞋壞了他修,傘壞了他修,我媽媽一直罵,我們家甚麼新東西都不能買,因為所有壞的都被修好了。

他從沒對我說過“你這個笨豬”,也沒有逼迫我做任何事情。他離開之後我想,他是透過亞斯伯格來愛我的,你是這樣,那就讓你這樣。

我媽媽卻善於用一種使小孩內疚的方式教育我。我在家住了29年,日式房子的地板都是架空的,本身就像一個大鼓一樣。大年初四早晨我跟我媽說:“我明天要搬出去了。”我媽一聽:“什麼?”咚咚咚從客廳走到後面廚房,我聽她跟我爸說:“他說,他明天就要搬出去了,你趕快去勸勸他!”爸爸就走到客廳來跟我說,你是真的要搬出去嗎?我說,對呀。我爸說,好。我就聽到我媽在後面生氣:“我不是叫你勸他嗎?”所以我住了29年的家,我只跟他們說一聲我就搬出去了。我結婚完全沒有諮詢他們任何意見。這就是亞斯伯格的好處。

結婚搬走後,常常很不安。打電話沒人接,我立刻坐3個多小時公車回去看他們,其實他們是去打麻將了。我媽媽讓我總在內疚中。

我會畫漫畫,因為小時候受到的歧視,讓我看清楚世界的假象。媽媽對小孩的愛可能是有條件的,而親戚對待你的方式就是社會對待你的方式,非常現實。

老師是正義的化身,往往最不正義,他的外衣讓他可以濫用權力。你沒有反抗能力,連表達能力也沒有,只有承受,這就是真實發生在小小的我身上的事。我兒子要一年級時,我懷著極大的恐懼,擔心我的經驗在他身上重來一遍。

小時候我說話結巴,別人講一句話30秒,我講3分鐘。老實說,不管亞斯伯格多不好,至少它取代了蠢。如果有時光機器讓我回到小時候,我只想抱一抱小時候的我,我只想抱一抱他。
如果有一天我變大人,我可能就不會畫畫了

昨天晚上,我想了很久,我發覺我沒有用漫畫捍衛什麼。其實我覺得我唯一在捍衛的是我的小時候。我小時候的狀態,是真實。

我整個成長過程幾乎圍繞的都是假象,包括父母的愛。很多父母的愛是有所求的,而親戚去掉親戚這個名分之外,不會對你有任何期望,不會有任何包容。所以對我來講真實最重要。

我和太太花大量的時間在一起,和一般夫妻相比,我們相處的時間可能是別人的3倍那麼多。我們倆幾乎總是窩在我們的小世界,一起伸出頭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然後縮回來繼續過我們的生活。

人家問我對愛情婚姻是樂觀主義者還是悲觀主義者,我說我是旁觀主義者,那是我的工作,我看到了,畫下來。

但是就人生來講的話,其實我覺得我是悲觀主義者。我像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被投放到這個世界來,一個人跌跌撞撞,有時自己撞,有時讓人推著轉來轉去,有時人家背後拍你一下頭,你轉過來,他又在你前面拍你一下頭。

認識我太太之後,像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被投放到地球來,兩個同時被撞,同時被人轉一轉,拍拍頭,有時我跟太太兩人都會躺在床上沮喪,想不通,到底怎麼一回事?我覺得好像再也沒辦法畫下去。兩個人講著講著,很難受。好像我們是在這個世界之外的。

我從來不是個稱職的爸爸。我兒子小的時候我一天到晚把他弄哭。我從來不讓他。在我的意識裡,坐下去開始玩就是兩個小孩的戰爭。我不但不讓他,我還嚇他。

有一次他哭著去找媽媽,我太太告訴他,其實你爸爸身體裡住著一個比你還小的小孩。他那以後就沒哭過,他說爸爸我讓著你,因為你比我小。我兒子到現在都常常讓我。他今年22歲,已經變成大人了。我好像沒有變化。

我晚上睡覺,只要躺下去就會想到飛碟。想到飛碟我就很心安,很快就睡著了。想像我在老家的床上,飄起來。全部是主觀鏡頭,你看到屋頂越來越近,因為你往屋頂飄,你可以感覺到你一層一層穿過屋頂,先是牆,然後是夾板,然後是瓦,你就浮到空中,在你家屋頂上飄,你越高,視野就越廣。

因為我常常去飄,有時候我兩三歲,有時候我高中,有時候我二十幾歲,時間不同,那裡的房子、樹都不一樣,我可以把時間分成好幾層。

對別人來說,想像的世界可能只有他真的閒得沒事幹,喝了酒,發了呆,才會偶爾出來一下。真實世界佔他百分之九十的人生。我剛好相反,我花百分之九十的時間把我的世界弄得豐富有層次。然後我就呆在裡面,待夠了才出來應付一下外面。

這個世界我是可以帶著走的。我從台北到北京,我帶著它走。我在飛機上,眼睛一閉就可以進去。我在裡面可以跟貓狗說話,我可以跟已經失去的東西和失去的人重新碰面,碰到面,我們可以對話,我們可以一起做一些事情,一起走過一條街。

所以外面的世界只是我肉體生存的世界而已。
---------------------------------
以上內容來自網路文章及YOUTUBE 僅供資訊分享及參考用 如有任何問題 歡迎來信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九月份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等待果陀

154609pf77b7riwf99yei1  

 

生命中的悲傷如果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去詮釋,

那麼你會看到憤怒,

也可以看到愛的流動。

生活中的憂鬱如果可以從另一個切面去看

那麼你會看到暴力,

也可以看到盲目的愛。

如果你執着的等待,

卻不明白等待的意義,

終究你等來的只是

蒼老

如果你辛苦努力只為等待成功,

卻不明白成功的意涵,

終究你等來的是

一場荒謬劇。

系統排列工作坊協助你的意願,

運用你的波頻

引導你看見自己,改寫戲劇,

以海寧格的思想洞見拉開你新的人生序曲!

家族系統排列,結合音樂靜心的課程,

由身心靈療癒的倡導者魏台鳳所引領

邀請您共同完成豐盛生命的任務!

 

*開課日期  2014/9/21週日09:30~18:00 (彈性結束時間17:00~)

*上課地點  台中市錦南街2號13樓(孔廟對面)

*開課單位  愛的序位工作室 

*課程費用  團體課程+個案排列:3600元

           僅上團體課程2000元

            (初次參加團體體驗課程費:1000元/天)

報名方式  E-mail :orderoflove1@gmail.com  或來電 04-22320787, 0919-699939 (請註明姓名聯繫電話)

*繳費帳號  彰化銀行(009) 北屯分行 

            帳號:4028-86-00244400

            戶名:愛的序位工作室魏臺鳳

*個別課程  預約家族排列個案一對一處理3600元

*痞客邦部落格:http://orderoflove1.pixnet.net/blog

~~~~~~~~~~~~~~~~~~~~~~~~~~~~~~~~~~~~~~~~~~~~~~~~~~~~~~~~~

家族系統排列~一個突破性的訓練課程可以幫助你

1.揭示身體經常重覆出現的困擾原因,逐步通向療癒(比如偏頭痛 、憂鬱、自殺傾向、毒品、酗酒等…)

2.改善家庭中所有關係的誤解、牽連和阻斷(親子關係 ,伴侶議題,流產,不孕,收養等…)

3.識別情緒的來源,讓身心靈得到平衡,壓力紓解

4.了解每一個人獨特的生命及其背後的資源

5.不同的家庭故事,透過與他人的交流, 學習得以正向的走進不同的豐富人生

6.進入深層意識了解真相並轉換負面印記, 新畫面引導新人生以及事業的成功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