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7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台灣的死亡數據密碼

BN08_002    

 

作者:魏台鳳 2014/7/29

 

    有些人喜歡研究數字,看似枯燥的數字,卻隱微的在透露着秘密--其實秘密未必是真,只是人們不想察看清楚而已。

    最近健保局公佈2012年台灣人十大死因,第一名是癌症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只是這紀錄是連續31年來蟬聯第一又創總比例的新高。根據世界衛生組織2010年的數據,台灣每人使用醫療費用在全世界排名第31,而台灣人的平均壽命在全世界也是排名第31,喜歡生命密數的可以將這些31,加加看。

    先不論癌症在今日的醫療研究有多少發現,但各種各樣新的醫藥科技並無法消滅癌細胞是事實;另一方面專家們在防癌和抗癌工作上呼籲紓解身心壓力列為首要--它其實是一種身體顯示出人身、心、靈不平衡的疾病。台灣完善的健保體制和充足優秀的醫療團隊,仍是減不下這連續31年的新高,這說明了什麼呢?

 

    另一則讓人不太開心的消息是:世界衛生組織最近發現一種超級細菌誕生了!這是人類自上世紀發明了抗生素以來,人們因細菌入侵而暴死的機率大大降低了;世界人口的平均餘命才會逐年攀高,但是天理的玄機總讓人不解:這所謂的超級細菌是你吃的抗生素愈多,它的抗藥性愈強,也就是菌株的生命愈強!而台灣人一年又吃掉了多少藥丸你知道嗎?人類怎麼又做了一件自行上演找到答案又推翻答案的事--許多的感染可能很快又會再次變得無藥可醫。

    台灣這麼一個好山好水的地方,人心卻無法安適其中,又是為什麼呢?

    許多客居他國的台灣人最後都想回台灣養老,因為台灣有價廉物美的健保,和低稅金,以及社區方圓五十公尺就有的便利超市,更別提台灣三步一茶店、五步一咖啡屋、文創、手作、烘焙在在的好,連老外都知道。 但是為什麼台灣人的心靈卻減不了壓呢?

    「讓植物生長不是困難,讓植物不生長才是技術!」創意生活的台灣岩栽達人戴世賢如是說。微小生命是如此孜孜生息,人們如何能說生活不易呢?

    如果你想不住在這塊土地上以為就可以避開數據(死亡),那又是想錯了方向。

     瞭解自己,才能顛覆自己的負能量—也是改變你所害怕的情境所發生的可能性,包括這世界的不公、不義和地球暖化。

    人們必須回到自己的身上,去找那天山妙藥,去尋那永恆的仙丹…那便是先從認識自己內在的恐懼開始。

    這個世代有太多的方法幫助我們打破無明的恐懼,躲避、求神問卜都不是究竟法,知識才是力量,我們求知是為了瞭解更多,知道愈多愈有自信,愈沒有恐懼。

    如果你的恐懼是怕死,就要先知道什麼是死,死後靈的歸依、靈的世界、靈如何看待自己一生的選擇……總之,不是只選一本書,一種宗教去探索,你必須很客觀,你必須十分敞開的去接納各種說法,你更必須謹慎的篩選資訊,最後,你會找到適合你所理解的,如果這些新知讓你的接受是平和喜悅的話。

    知道了死,生也就明白了大半,你對自己目前生活便開始有一個輪廓可見,從這裡去看自己有生以來的發生,去檢視這每個階段是不是都是你自己的創作?現在,超級妙藥才在這裡展開作用……。

    每隔一段時間回頭看一下自己:我最近學了一樣新的事物是什麼時候?我認為自己應該立即去學習的是什麼?也可以是拿起一把油漆塗鴉自己的牆;或是種幾盆植物學習與自然的對話;和選一門認識心理、靈性的課程。

    你對生命的熱情永遠是你人生的成績單,不論你的處境如何,這世界也一直以熱情回應你!學習,要如莊子:知道、得道、安道。知道是學習的第一步,學到後去執行,才叫將道理得到了,得到了這些好的道理並能安住其中,心有所安,氣理平順又如何會生病呢?

    學習每一個階段,每一時,每一刻都問自己:這是你要的嗎?你的擔心,你的焦慮都值得你花時間在上面嗎?你想要的是不是你現在立刻去做的呢?

    人來一世,只為認識自己!不提供更多認識自己的課程,是枉費了自己來此一生!

    認識自己最終是宇宙間的一小粟,從小我開始觀之;沒有將小我認識清楚了,無法瞭解人我關係,更無從認識人與天地的關係,縱使“天地合補”也補不了認識自己不清的過錯!

    你能看見自己縱使是一小粟,如歌的生命也會給你歷史的定位;生命的洪流最終合一到涅槃!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八月份系統排列工作坊---戲劇人生

 

1344757234121_  

 

大多數的人是生活在戲劇中而不自知的,

有部分的人是明知這生活的戲劇化是自己創造的,

只因樂此不疲而無以自拔。

有部分的人則是開始厭棄這戲劇生活但不知道從何停止;

非常少數的人經由察覺而努力的求取平靜,

朝向完全波浪不興的狀態,

不必進入宗教的修行,你也可得到平靜,

前提是清除內在深處障礙着你的部份。

有時,我們必須找到那個部份,才知道如何去面對它。

系統排列工作坊協助你的意願,

運用你的波頻

引導你看見自己,改寫戲劇,

以海寧格的思想洞見拉開你新的人生序曲!

家族系統排列,結合音樂靜心的課程,

由身心靈療癒的倡導者魏台鳳所引領

邀請您共同完成豐盛生命的任務!

 

*開課日期 2014/8/24週日09:30~18:00 (彈性時間17:00~18:00)

*上課地點  台中市錦南街2號13樓(孔廟對面)

*開課單位  愛的序位工作室04-22320787, 0919-699939 

*課程費用  團體課程+個案排列:3600元

           僅上團體課程2000元

           (初次參加團體體驗課程費:1000元/天)

*繳費帳號  彰化銀行(009) 北屯分行 

           帳號:4028-86-00244400

           戶名:愛的序位工作室魏臺鳳

*個別課程 預約家族排列個案一對一處理3600元

*E-mail  :orderoflove1@gmail.com

*痞客邦部落格:http://orderoflove1.pixnet.net/blog

~~~~~~~~~~~~~~~~~~~~~~~~~~~~~~~~~~~~~~~~~~~~~~~~~~~~~~~~~

家族系統排列~一個突破性的訓練課程可以幫助你

1.揭示身體經常重覆出現的困擾原因,逐步通向療癒(比如偏頭痛 、憂鬱、自殺傾向、毒品、酗酒等…)

2.改善家庭中所有關係的誤解、牽連和阻斷(親子關係 ,伴侶議題,流產,不孕,收養等…)

3.識別情緒的來源,讓身心靈得到平衡,壓力紓解

4.了解每一個人獨特的生命及其背後的資源

5.不同的家庭故事,透過與他人的交流, 學習得以正向的走進不同的豐富人生

6.進入深層意識了解真相並轉換負面印記, 新畫面引導新人生以及事業的成功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命告訴我的事—每月案例分享

 20131210083405432  

議題:良知的遊戲

老師:妳要處理的議題是什麼?

當事人:與父母有關,應該是“控制”吧。

老師:覺得受到父母很大的控制嗎?

當事人:其實他們從小還滿寵我的,可能就像老師講的,踩在父母的頭上,所以會有點怪怪的,現在就是想要回到我的位置上,但不知道怎麼做,總之就是覺得跟父母有關係。雖然外界看起來我真的還滿順利的。也許別人覺得這個不至於痛苦,但在我來看是。

老師:回想一件小時候妳怎麼樣踩在父母的頭上的事。

當事人:嗯…不過我先想到的是,母親罵我的情形。

老師:母親罵妳什麼?

當事人:我沒有印象,她說過可能因為我是第一個孩子,小時候家裡比較忙,因為忙會對我很兇。她跟我說過一件事情,就是小時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我一直去找她,媽媽很不耐煩就把我當時的小馬桶狠狠的朝我丟過來,後來她就看着我默默走到牆壁角落,面對牆蹲着。我完全記不起來這件事,但是她有一些反省,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至於踩在頭上的事情,我父親很疼我的,如果我有什麼事情他會想辦法滿足我,大概我是女兒的關係。

老師:什麼都滿足妳?

當事人:對。

老師:那妳母親對這個部分的態度是?

當事人:沒有…就是每次跟他們接觸,都會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好像是中間有什麼東西需要去弄清楚,不然就是…其實近幾年反應在我的身體上就是很不舒服,身體一直有一個阻塞的氣流,大概是與這有關。

老師:好,那麼我們進行排列。

在老師對當事人作了一個動力的排列之後。

老師:

  在這個排列中我們學習到: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父母要負責保護、督導孩子,才能夠讓他安然的長大,因為孩子本來就是無知的,需要被指導;同時這裡面也會建立很多微妙的關係。一方面在成長過程中,孩子會很順服父母,可是當越來越大的時候,越順服的孩子,暗藏的叛逆性越強。所以有時候就會想辦法去找一點小叛逆,比如說青少年開始學抽菸,甚至喝酒,開始想要去跨界,去走與父母期望相反的另一條路,來表示自己的自主權。所以不需要對父母真正的去表白,曾經發生了多少愚蠢的事在自己的過往,其實父母永遠是愛妳的,縱使妳曾經做了很多錯事,或者是妳想要在嘗試錯誤裡面找出自己的人生之道。

    當然,我們是今天才學習,很多事情都是不學不知道,我們有一個內在良知,這個良知系統在人類心底是挺麻煩的部分。我們常常認為,是別人用他們的道德標準或行為準則在挑戰我們,或是在數落我們應該怎樣,其實都是我們內心裡的那個良知,在嘀咕我們,或甚至在挑剔我們。我們逃都逃不掉,連睡覺它都要跟着我們,所以有人睡眠會障礙嘛!睡眠不好的原因是什麼?腦袋胡思亂想!造成睡眠品質很差。腦袋這些胡思亂想都是良知在作祟,其實這才是我們辛苦的部份,一直在評價着自己的行為;而這些評價來源是我們跟父母的對應關係,這都是最原始的行為相應。為甚麼是最原始的?因為我們是母親生的嘛!我們是跟她這麼緊密的連結,我們出生以後就是靠著父母餵養長大,這個部分怎麼能不緊密呢?所有一切人際關係的處理和自己的猜想,都是與我們父母的關係來的,而這個良知也會跟著父母的訓誡來判斷;比如父母教我們要誠實,結果昨天從她皮包偷摸了五塊錢去買了一根冰棒,父母不知道,可是呢,它存在你的良知裡,讓你咕噥自己是不是好人?或者在職場裡面,會看到一種一天到晚說別人八卦的人,其實在他們內在系統裡面有很多的批判,把它提出來去投射在別人身上,藉由這個來分散良知的注意力,簡單說,這也是心識與自己的遊戲。

  如果做父母的對孩子的看待是百依百順,或者要求完美的,那麼這個孩子也很難逃脫要求自己有一個好的形象和角色,所以一旦他有一些錯處,也很難原諒自己,或同意自己,因為他會覺得這個部分沒辦法對得起父母,這就是我們人類良知根深蒂固的地方。

    今天可以用一個成熟的態度重新去看它,還是在回到那個點上,以成熟的你自己,去看待你年少的輕狂,無知的我所發生的事情。因為現在是成熟的自己,可以用一種成熟的態度去面對,你也可以善待那個年少輕狂無知的自己,你是從那樣的一個過程成長過來的,你是從每走一步錯誤,修正過來的,哪有人天生一學走路就走得這麼好,然後又很會跑又很會跳的呢?沒有,都是從跌跌撞撞慢慢的修正自己走到現在,怎麼能不接受自己有犯錯的時候,和犯錯的機會呢?怎麼能不接受自己有黑的部分呢?問題並不在說接受自己或鼓勵自己去做違法的或傷害別人的事情,而是今天面對自己曾經出錯的部分,願意接受那個痛苦承擔下來,這才能夠攜帶着它一起去跨越;我們也別想妄圖把它忘掉,良知是一個深植在意識層的部分,是忘不掉的,但唯有像今天願意面對,跟父母坦承說抱歉,但也願意承擔曾經發生在身上的事情,那麼才有機會跨越過往。明白嗎?妳還是妳父母心目中的好女兒。

學員:請問老師,這個良知系統是逐步修改的,還是就像電腦裡面設定的一個不可變的東西?

老師:

  你可以這樣說,它根植很深,然而它也會隨着你的學習和成長而修改。這個良知意識是海寧格一個非常重要的洞見,它也解釋了很多行為反應和我們對事情的判斷;今天我們必須要承認,我們每一個人的內在都有陰陽兩面,都有黑有白,我們不能要求自己只想看到白的而拒絕黑的;如果你一直批評自己黑的部分;不允許自己有黑的部分的時候,是削弱了自己的力量;因為我們是有黑和有白才構成完整的人,那才能叫完整的我;如果一直不允許黑的存在,那麼只有讓自己活得很辛苦。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蔡康永:「做自己」跟「沒禮貌」常常是一線之間

 

untitled    

學說話就是學做人

為何要談「說話」?蔡康永說:「貴人不一定能改變人生,外表不一定會決定魅力,但生活種種:報告、開會、道歉、要求加薪、演講、傾聽訴苦,都只跟一件事情有關,就是你會不會說話,你有沒有能力去想像,聽你講話的人是什麼心情,想聽到什麼。」


蔡康永強調,說話不只是「術」。從小在人情世故複雜的大家庭成長,他覺得,「透過研究說話,你會比較根本的搞清楚自己跟別人的關係,搞清楚自己跟別人在想什麼,還有,最重要的,自己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用一句話來歸納,就是:You are what you say(你怎麼說話,決定你是誰)

他的理論是:說話形塑自我。說話謹慎,或注重說話品味,才能因此成為謹慎或有品味的人;嘴上愛抱怨,久而久之也將愈來愈像「怨女」。說話既然決定你在人生中扮演的角色與命運,當然要在乎。連帶地,他詮釋「說話之道」時,也從人性出發。



以《康熙來了》為例,「大家一定覺得《康熙來了》是挖人隱私的節目,希望來賓說愈多愈好。錯!其實我最常做的事,是在保護、阻止某些人說得太多。」有時來賓在現場失控「爆料」,蔡康永就會帶著小S設法把話題引開。

 

所謂「會說話」,是不是常要昧著良心,說些虛偽的話?生活中,面對諸如「我最近是不是胖了?」、「我新剪的髮型如何?」這類問題,大可毫不猶豫的回答:「不會呀!」、「好看極了!」多稱讚別人讓聽者開心,並無損於「良知」。



故事永遠比道理吸引人

除了不傷人,要把說話變成自己的特色,進階版還得做到學會「說故事」。蔡康永認為,很少人會被道理說服,都是被故事吸引:「我想這跟人類原始的生存之道有關,原始人也是靠著故事的講述來傳播生存之道。」

一個好故事,會讓聽者忍不住問:「後來呢?」要不就是:「怎麼會這樣?」要練習這種「懸疑式」說話,可沒事多找朋友練習,例如在每個段落稍作停頓,若對方一直問:「後來呢?」那表示成功了;若對方不斷分心,就該換個方式說故事了!


報告、開會、道歉、要求加薪,都只跟一件事情有關,就是你會不會說話,你有沒有能力去想像,聽你講話的人是什麼心情…在螢光幕前亦莊亦諧地玩著語言節奏,蔡康永的魅力何以如此誘人?他親身示範了說好故事,就是為自己編寫更美好的人生劇本。

 

「把別人放在心上」的溝通法

蔡康永強調,說話之道,是把對方放在心上,因為「靠語言確認了彼此的存在,此刻語言最美。」你可以嘗試這些方法:

1. 懂得認輸。遇到別人意見與你相左,可語帶保留,迂迴提醒,甚至認輸無妨,把無謂的勝利讓給對方,人緣留給自己。

2. 不要一直說「我」。多說「你」或「他」,才能不斷把話題丟給對方,讓對方暢所欲言,成為一個超級上道的人。

3. 把對方看在眼裡。但不是像「驗屍」那樣緊盯著看,而是三不五時、帶著情感「望著」對方,讓彼此的電流傳遞;然後帶一點「觀察」,留心對方的舉止與需求,讓他感覺時時「被重視」。這點,約會時格外受用!

4. 不想交淺言深的話,應該避開某些地雷。像財務、感情,或政治、宗教這類對方可能有強硬立場的話題,容易起爭執。

5.
讚賞。觀察對方最渴望被肯定的部份。

 

做自己,絕對不是沒禮貌!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平靜的一天

7d74d5eea7    

 

作者:魏台鳳 2014/7/11

 

    一位朋友極其興奮的告訴我:世界足球盃他押德國贏,讓他賭贏了26萬元…。第一個念升起有點羨慕--接下來我看到自己平靜的一天。

 

    一位當老師的朋友氣憤的向我投訴:我班上的學生用割腕來要脅得到她想得到的東西,她完全束手無策只有隨她…。第一個念升起是同理她,--接下來我看到自己平靜的一天。

 

    有位家長惱怒的對我說:我的小coco也沒多調皮呀,卻老是被老師處罰並形容成邪惡…。第一個念升起的是想問真相是什麼?--接下來我看到自己平靜的一天。

 

    常常碰到面的一位朋友向我抱怨:她的脊背痛持續一年多了,我第一念升起想問:她嚐試了她向我要的幾位整脊師的資訊了嗎?--接下來我看到自己平靜的一天。

 

    我的鄰居佔着車道去種了厚厚三排的植物,讓我得練熟倒車入庫的技巧;免得一不小心擦碰掉漆,在這驕艷的烈日下,這些植物帶來的一絲清涼--我看到自己平靜的一天。

 

    新聞裡播報以色列和黎巴嫩又有戰爭,今天死傷64人…。第一念升起的是我真慶幸住在台灣--接下來我看到自己平靜的一天。

 

    平靜,原來這麼不容易得到,卻被多數人鄙棄,是因為平靜太沒味道了,色彩太淡了,這樂章若有似無;又不激越起伏,讓情緒沒有波動;平靜太無奇了,這豈是生活?

 

    是的,沒有人欲求平靜,卻又覺得平靜是不可求得。

 

    34℃,如果你感到這天候真是難以消受,那麼,找點讓你內在清涼的事情想想:幸運掉下來的26萬可以買很多碗芒果冰請育幼院的孩子吃;與其感嘆世道人心不如積極點:請洪蘭來場親職講座;或是捐款“孔子劇集”讓人人富而好禮…更酷的是參加一場平衡身心靈的工作坊都是挺消暑的哩!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看真相,無法瞭解真理

  7cb11c81tx6D2pFHAdxef&690     

                      魏台鳳  2014/07/07

     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說:「天父啊,請原諒他們,(將他釘在十字架上的人們)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些甚麼。」

 

     兩千年過去了,人們還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包括基督徒與非基督徒。基督徒在這兩千年以來一直以著宗教信仰的侵略,虐殺著非基督教世界:十字軍東征;中、南美洲的侵佔;亞洲如中國、印度的強取豪奪…到近代的中東戰爭。

 

     如果人們沒法將靈性真我提升出來,世界各族群就像群體被催眠了的人們;一再的上演着被集體意識催眠的景象--互相猜忌,互相攻伐,貧富差距愈來愈大,直到再次革命的爆發!其實,各國之間的爭鬪只是兒童之間的遊戲,不會真的有大災難---紅色按鈕永遠會被理性頭腦所控制!你放心。極度艱險的會是各族群自己內部的殺伐,從內部而來的敵對力量才是最難控制的危機。

 

    台灣亦如是。藍綠的兩極讓雙方沒有任何交集處,打着愛台灣口號的永遠是傷台灣最深的。近二十年來,台灣除了電子資訊業創造了台灣持續的經濟面之外,政策被咒罵而搖擺無法執行;因為少數政客的野心賠上了所有台灣人應有的幸福。怒氣沖沖的台灣人只有繼續罵政府來尋求內心的平衡,好似罵政府無能就可以張顯了自己似的,卻大大轉移了個人自身應向內看的焦點,離「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愈來愈遠。

 

    來自個人內在裡的敵人才是最大的撻伐,這是來自國外的朋友看到愛和平、重道德的台灣人的實相。

 

     這個寶島好似有股隱流將台灣民眾困住了;困在這小小的島上!不知國際上的新聞,如烏克蘭、蘇格蘭最近鬧得挺兇的獨立議題,或為何又停擺了?也不知伊拉克在西方勢力的擺布下有可能分成三個國家,平日譏笑台灣軍隊的管理和拒絕參軍,到了遇到海域管轄權的議題時又叫囂着要出軍,漸漸忘了自己的歷史,也不知道自己所在的位子。(有位大學學生竟不會畫台中位在台灣那裡!)卻一天到晚高喊2.2K是不公平待遇。

 

    耶穌說:我是真理、道路與生命。這個“我”講的是祂所想傳遞的思想,但人們還是將祂膜拜化了,曲解了耶穌想表達的生命意涵。人們看到的是祂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痛苦,而不知那痛苦是對世人的憐憫:十字腳下那些仇視祂的人和冀望、擁戴祂的人都是同一種人;都是內在恐懼和缺乏愛的人,都是誤以為權力是成功表徵的人。

 

    台灣的藍、綠各自擁護的人也如是,都是必須在這個島上生存的人,卻誤用了權力;在老百姓呢,是誤用了選票的權力,而不斷唾罵政客;在政客則是誤用了在其位的權力而搧風點火,綁架了台灣人本應有的品質:美麗又豐足

 

    如果不明真相,看不到真理,自然,台灣的前途之路將如迷霧瀰漫。福爾摩沙!美麗之島,何以由一位歐洲人的眼光可以看得到台灣之美,而台灣人卻處心積慮惟恐不足呢?因為客觀!當人的思想一旦可以保持中立;客觀性便容易明晰。

 

    是的,台灣人被集體意識催眠了,具體的說是被害者的集體意識;一種陷在深藏的恐懼中的意識之流,以致於一個單一的捷運殺人事件,可以造成幾個星期搭乘人數的減少,而不去問那是捷運開站以來幾百萬分之一的機會?一個服貿簽訂的議題,有多少人能認真的去瞭解詳情;或說有多少人去聽真正經濟學者的講解?台灣人的內部卻搞得轟轟烈烈宛如中國大陸已大舉入侵了!如果不從個人自身對生命不安全感的何以然來自我探索,那外境所引發的恐懼就永遠讓你的內在不安寧,漸漸的,大眾交通系統不去碰了;環境也處處存在着危險--生病便是遲早的事!

 

    許多各式各樣的創造力活躍在這個島上:台灣人手作的創意、對品味的營造、這塊土地所提供的豐饒…處處呈現着我們是受寵的,但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卻用另一種方式去寵壞自己:不確認自己生命之源的豐碩;不想去感受自己和聆聽內在,卻被媒體的嘈雜給攪得不知何所是。

 

     習慣性的盲從,讓黃色小鴨的風靡蓋過了爵士音樂節; 讓藝人的桃色糾紛版頁高過日本憲法恢復武裝軍隊的新聞…坊間繼續以日風效顰,完全忘了曾被殖民為次等國民的恥辱!

 

     想寫出這些看見已很久了,膠着著只為不想碰觸政治議題。但生長在這樣的環境,看著整體社會被帶向一股晦澀的暗流,縱使一直想在個人生命的部分努力工作,仍是感嘆有限。

 

    以系統的宇宙觀看這個社會,並讀出方向的光的工作者應是來引航的時候了,所謂光的工作者是如實的工作者;各領域的專業人士;在自己位子上精進的人,都要不氣餒的繼續努力,縱使被嘲天真,也要信心不退!

 

    這不只是我們的家,台灣的豐美還要展現在世界的各角落!醒來吧!走出虛幻,走進真實的內在,聽見自己才看得見台灣;才能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命告訴我的事—每月案例分享

 4973150dg7bd448a56ec6&690  

議題:與公主的婚姻

 

老師:什麼是你的議題呢?

當事人:婚姻。

老師:婚姻怎麼了?

當事人:跟我的另一半在討論離婚,我們離婚基本上沒有甚麼爭吵,看起來我這單方面覺得不適合,而且我們還年輕…我的婚姻過程是媒妁之言,之後就感覺像娶到一個公主,這個公主也很善良,對兩百元跟三千萬的感覺是一樣的,我在跟她討論:我繼續養她,但我想要有新的生活模式(離婚),但她非常的排斥,所以我來參加工作坊,想知道到底我的婚姻前後發生了甚麼狀況,然後為甚麼遇到這個那麼奇妙的緣份。(眾笑;自己也笑)

老師:看來你有點enjoy在這個奇妙的緣份裡面?沒有那麼痛苦嘛!

當事人:就是痛苦過了啦。

老師:痛苦過了?那現在是用什麼樣的心情來看呢?

當事人:現在我對另一半就把她當成女兒在養。(眾笑)

老師:女兒在養喔?這樣挺好的!其實這也是很多男人心目中想完成的事, 怎麼說呢?男人天生就有英雄救美的願望,對不對?在座的男人!(眾笑)我們的男人通常有“美”我們就要去救啊,所以養個小女兒、小公主不是正合其味嗎?

當事人: (有點苦笑)

          在這一段過程裡面,我最擔心的其實是我的孩子,我有一個四歲的小孩,孩子跟我的另一半感情非常好,現在跟我的感情也慢慢在加溫,我本來以為要跟另一半分開,所以我們彼此會有去爭着討好小孩的情形,但是這陣子我覺得孩子是親生的,對父母親的感應其實是很直接的,所以應該是沒有我原本想的那個想法啦。我希望不論這段婚姻可以繼續走下去,或是這段婚姻可以和平的分開,我希望對孩子的傷害到最小,希望對這個孩子影響小一點。

老師:

         這天下父母心,不管自己再怎樣的困難,我們永遠都把孩子當成第一考量的要素,所以我們常常聽到很多想離婚的父母會這樣對孩子說:「我要不是為了你,我早就走出這個家了!」這樣的話帶給孩子很沉重的負咎;彷彿這個孩子承擔了父母親不該有的痛苦,孩子的小小心靈會這樣想:「就是因為我(孩子)的出生,所以父母親這麼痛苦。」我們做為父母,當然要為生出來的孩子負責,這個負責包括怎樣去克服我眼前感覺到的婚姻障礙;這是我要為這個孩子負的責任。所以這是你的議題嗎?—我怎麼克服眼前婚姻的障礙?

當事人:嗯。

老師:那到底這個障礙是什麼呢?

當事人:這個障礙是…我想過了,基本上我對另一伴就是真的不愛了,但是我有權利跟義務照顧她。

老師:嗯,不愛了,所以想走出這個婚姻,但是又想保護這個孩子,是這樣的意思嗎?

當事人:保護她和這個小孩。

老師:喔,保護很有英雄救美的意思,那這裡面到底怪獸是什麼呢?

當事人:這個怪獸…你是說這個婚姻裡面這個怪獸是誰?

老師:對吧。

當事人:這個怪獸有可能是我對婚姻的看法不一樣。有可能是我前一段的感   情影響。因為當初娶我的另一伴,是因為有一段經營了很長時間的感情後來分手了,沒幾個月我就跟我另一半結婚了,那個時候我以為門當戶對。

老師:長相又像公主?

當事人:對,就結婚了。但是我一直走不出來,我那個時候對結婚的認定是,我有一個穩定的婚姻和家庭生活這樣就夠了,實情是,我對我的家庭生活也沒有花心思在經營,基本上以事業為重心。

老師:現在察覺婚姻裡有困擾?

當事人:對,因為現在事業有一個程度了,好像覺得這個婚姻跟事業沒有對等的關係。

老師:

         你提到婚前的另一段感情,在海寧格的關係學裡面看到的是,那確實是會影響到後來所組成的家庭;特別是如果你婚前的關係裡面,有互相期許並準備結婚的話;或是已經訂了親,又退親的,這都會對婚姻有很大的動力影響。為甚麼呢?各位想一想,這是一個序位的問題,我們把每個人的位置,用圈圈代表出來,今天這一對伴侶結婚了,而先生之前有長達十年的伴侶…有沒有談到結婚的事?

當事人:有。

老師:

          所以這個感情基礎是非常深厚的,縱使它(這段感情)後來沒有成功,但是,這個動力影響是確然的。所以後來者,她要帶著一個尊敬、感謝的心情去看過去的伴侶,因為沒有她讓出這個位子,就不會有後來者當現任伴侶,瞭解嗎?這叫先來後到;也就產生了序位。所有的序位,除了大小之外,還有先來後到的意涵。所以過去的伴侶關係,雖然不存在了,但是後面得到這個位子的人,要保持一個敬重的態度,並且,過去的伴侶關係中所發生的事情,也都會影響到後面的婚姻,也許對方一直沒有辦法真的放下這段感情,如果這個部份沒有處理好,包括當事人自己也沒有處理好的話,這都會影響的;甚至會影響到孩子。在家庭排列裡,常會看到,特別是如果是個女兒的話,她會跟父親特別好,因為父親會看著女兒,就像過去的情人;如果這個孩子是個男孩子的話,他會跟母親感情特別好;同樣的如果母親過去也有長期或婚前伴侶關係的話。這裡談的是很長期的伴侶關係及論及終身相許的,那種交往短暫的,或一夜情的,不在此列。因為人是情感之物,長期的關係;或誓言,就會產生心靈動力。我們可以就這個婚姻動力做排列。

老師請幾位代表進來場域,代表當事人、前伴侶,及家人排列之後總結~

老師:

          當一對伴侶把他們愛的結晶給墮掉之後,代表他們的關係就很難再復合了。因為孩子是因為愛才會產生,可是當一對伴侶將自己愛的結晶給墮掉後,代表他拒絕這個愛。而且在這件事情過後,他們開始彼此不會再信任。因為既然同意墮掉我跟你的愛,你怎麼可能會再愛我呢?這是無意識中的一個想法,他們無意識裡的開始互相猜忌,互相不信任,這是為甚麼十年的感情最後還是付諸流水。更加上,我們對拿掉一個胚胎這件事情,表面上有很多的理由,當然,我現在講的完全不是批判對錯的問題,而是每個人都有理由去做一些事情。重點是,那留下來的刻痕在我們的心裡面;自己的內在良知會來批判自己。事實上,對這兩個胚胎體來講,他們原來是安適的,可是因為這對伴侶的情緒並沒有過去,這個波動一直波及他們,所以讓他們也沒辦法安適。當然對已經發生的事情,一直留在那個罪咎感裡面是無濟於事的,待在那個犯錯或悔恨的情緒裡面,對現實生活和已墮去的胎兒這個生命一點幫助都沒有。但是我們可以積極一點的來承認這件事情的發生,也願意承擔發生後內心裡承受的煎熬、分離的痛苦等結果。

 

          中國是一個很古老的民族,我們深受這些道德禮教的束縛,所以不論是父母親教的,或者是宗教約束,都深深的變成我們的框架。雖然一直想掙脫這些框架,想要自由、想要做自己,或者像青少年喜歡的口頭禪:「只要我喜歡有甚麼不可以?」講得好像很容易;可是當你做了以後,很多的反應和包袱都回到你的身上。

          重點是我們去瞭解,很多的發生,看起來好像是不經意的選擇,但其實那也是我們人生的課題。我們人生最大的課題,就是分離的痛苦,我們一出生就跟母親的母體分離,這就是出生面對的第一個痛苦,後面種種的大大小小的分離,都是痛苦,這些痛苦是要帶給我們淬鍊人生的功課。

 

    其實“忘了”只是一個假象,真正在你的心靈深處,已留下一個很深的刻痕,那就是你的良知。良知是甚麼,就是我們內心的善,就是做為一個人最基本的一個根性,善性。在你很快的再走入另外一個婚姻的時候,其實你的那些困擾和混亂;你還沒有過去的;你還在糊塗中就走到另外一個關係了,當然那段新關係,你可能去經營嗎?不會的。你的頭腦還在糊塗中,怎麼去經營呢?

           但是唯有瞭解真相,告別過去,才可能開展一個新的局面出來,才能夠把現在的家庭真正的看進來,也才能夠把現在的家庭真正的愛進來。你看到剛剛在場域上,不管你的原生家庭,你的父母,你是不看的,你現在的伴侶,你也是不看的。你起先是在看天上,那表示甚麼意思呢?表示你根本不知道你的重心在哪。你忘了你現在已經是一家之主;一個孩子的父親,你被其他的事情給牽扯去,你不知道往哪裡看;那當然,我們要把之前的因因原原,先做一個整理之後,你才能夠回到當下的你自己。公主與王子是相對應的,你若脫掉了王子的面具,自然也就不會有公主的存在了。祝福你,另外,你要好好謝謝你的代表,他當你當的很辛苦。

 

 

(當事人事後表達他有一個部分被釋放了。)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