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生命告訴我的事—每月案例分享

 

20095622502743  

議題:我常感到困在關係中傳統女性的命運情結

當事人:

  我不知道怎麼樣面對我先生,有時候會因為錢、工作、小孩的事情吵架,結果好像都變成是我的錯。例如:我今天要來上課,先生問我要來做甚麼,我不敢講,他就認為是不是甚麼不可告人的事情。

 

  再來就是,先生常抱怨沒辦法常陪他,最近一次吵架是因為開車問題,我一直很害怕開車,因為我知道先生很容易邊開邊打瞌睡,或是要我開車。先生說沒關係他有睡很飽,回到家後我們就開始吵架,先生怪我不幫忙開,但是我明明已經先跟他溝通過了……,就是先生要求我的,我好像完全都做不到,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老師:所以你一開始說你沒辦法再面對你先生,是指?

 

當事人:

  只要一有事,他都會把我罵的好像我是殺人兇手的感覺……(哭泣),然後等到看到我哭,才又說不是真的在罵我,他真的很愛我等等。這些行為讓我很痛苦。(哭泣)小孩的事情先生也嫌我不會帶,連我婆婆也叫我管好我先生,我不知道……

 

老師:先生有賭博的習慣?

 

當事人:對。所以我想知道我到底怎麼了,或能做些甚麼。

 

老師:

  嗯。不過從剛剛你的描述,我接收到的訊息就是,似乎做為一個女性角色,在妳的家庭裡,到底妳要做到甚麼程度,妳才覺得好像符合先生的期待?或是說,妳應該要完成些什麼,妳的婚姻才能夠幸福美滿,妳是這樣的想法嗎?

 

當事人:

  應該是我不想再每次都重複相同的模式吧,我先生每次說我看的書很沒營養,說我交的朋友都沒用,說我婆婆多好等等,要我跟婆婆學,我回先生說,那你跟你母親結婚就好了。我先生就說我是長女,我有責任。

 

老師:所以你先生覺的你是長女,要有相對的能力?

 

當事人:嗯,我公婆,早就知道先生愛賭,我們不在時,婆婆會來我們家檢查冰箱,環境。

老師:看來你好像生活中有強勢母親跟強勢婆婆? 妳先生也是長子嗎?

 

當事人:不是,先生是最小的,公婆很疼他。像有時小孩子哭鬧,他就自己去玩電腦。

老師:小孩多大?

當事人:一個五歲一個兩歲。

 

老師:

  海靈格的道理裡面有一個很棒的觀點,就是男人擁有男人的力量,女人擁有女人的力量,這本來就是理應如此;天生自然的。這兩股力量,男人要來自自己的父系,如父親、祖父、父祖輩等等;女人來自的力量從我們的母親,外婆這些母系的祖先,都是我們背後支持的力量。當我們跟我們的母親關係是和解的、良好的,我們自然而然就能夠接收的到這個力量,然後我們今天做任何事情也就更有自信。同樣男人也是,我們能夠跟我們的父祖輩連結是流暢的,那麼這個男人也是自信的,站的非常穩的。剛剛聽你的描述,感覺上你好像裡外不是人。

 

當事人:對,先生上班遲到說是我的錯,先生賭不夠時,我自己的存款、小孩的紅包都拿出來讓他賭,錢都這樣留不住。

 

老師:

  先來看看你女性力量這個部分。我覺得這是一個根源,可以先處理的部分。因為你剛剛說的非常繁雜,所以我們先把這個力量做個整理,來看看發生了甚麼事情。然後再來談可以與伴侶相對應的關係。常常我們在無知中找了一個伴侶,更認不清自己的角色關係了,所以回到正本清源之道,就是先處理妳個人的位置狀態。

 

老師:請自己站上來,請一位學員當母親代表,另一位學員當外婆代表。

 

外婆代表站在母親代表背後,兩人與當事人對看。

當事人後退,母親閉眼,晃動。

 

老師:外婆還在嗎?


當事人:很早就去世了。

 

老師:母親與外婆的關係如何?

 

當事人:外公很年輕就過世,外婆一個人扶養九個子女,外婆也扛了很大的經濟壓力,母親的姐妹學歷都只能念到國小就開始工作,叔伯們的學歷就比較高。

 

老師:母親排行第幾?

當事人:第四個。

老師:所以母親小學畢業就去工作?

當事人:好像是母親十幾歲時就去台北工作了。

老師:好,請先面對你的母親跟外婆。

 

當事人表示很想哭。

 

當事人:母親的姐妹好像都很辛苦,刻苦耐勞。

母親代表雙手抱肚子,走向旁邊看著外婆。

當事人走向外婆代表。

老師引導外婆代表對當事人說:阿嬤雖然過得很辛苦,但一切都過去了

當事人後退,母親代表繼續打哈欠,並走來走去。

當事人突然跪下,外婆代表開始哭泣,母親代表嘆氣。

老師引導外婆代表對母親代表說:我並沒有不關注妳們。

母親代表一直走來走去,雙手抱肚。

老師引導外婆代表對母親代表說:孩子,我能夠做得到的我都已經做了。

母親代表停止走動,打哈欠,之後坐在地上睡覺。

外婆晃動身體看著母親代表。

老師引導外婆代表對母親代表說:我那時候也感覺很無助很害怕。做為一個女人,要扛起這麼多的責任。

外婆代表: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

老師對當事人說:這就是妳認同外婆的感覺,妳不知道該怎麼辦。一大家子的事情,妳覺得要一肩扛起,感到自己是很無能的。

母親代表繼續坐在地上。

老師引導外婆代表對母親代表說:這就是我們女人的命。

母親代表:感覺不到母親能夠給我甚麼,就是女兒好好自己努力吧。

當事人右手舉起向外婆代表。

老師引導外婆代表對當事人說:我不需要妳用這種方式來愛我。阿嬤很開心,謝謝妳用這種方式來看到我。

當事人跪着靠近外婆代表,外婆彎腰雙手撫摸當事人。母親代表也跪着靠近外婆代表,三人相擁而泣。

 

老師:

  這就是在家族系統中常常看到的,當母系的愛被中斷的時候,這個力量就沒有辦法被輸出,被連結,這個愛被中斷的中間那一代,她也對自己的下一代沒辦法付出愛。所以她表現出來的就是一個非常理性的母親,冷漠的母親,但那畢竟不是我們人類的本質,我們人類的本質就是要用愛去輸送,去發展的。所以當這個孫女一直沒有從她母系那邊得到輸送的愛的時候,靈魂的選擇會讓她自然而然的想辦法去靠近外婆,唯有靠近愛的源頭,才有辦法將這一條輸送帶連結,這也是當事人的次要感覺替代了主要感覺而感覺到的迷惘。中國的這種傳統觀念確實是非常牽制女性能力的發展,特別是在過去的時代,女性能受教育的就是有限,或者認為女人的命就是女蘿草,是依附的命。但事實上,人類已經進步到新時代了,全體提升的發展會越來越迅速,男人女人的能力是可以平等並進的,女人的付出也會越來越被看到!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族系統排列 進階班

 

~~歡迎隨時加入~~

 

Three-Nails-Photography  

 

 課程提供:

 

1.生命的排列,讓個人及家族動力得到深度療癒。

2.個人健康、疾病在生命態度上的重新整理。

3.體驗練習,是修心、修行路上的基本功。

4.拓展幸福、和諧的圓滿關係。

5.從事助人工作者(心理社工人員、教師、教育訓練人員)的能量提升。

 

帶領人培訓研習主題:

 

※幸福靈藥---男女之愛

※生存的秘密

※與內在小孩工作

※知性與靈性的排列

※勘看業力

※成功的法則

 

建議閱讀:家族系統排列治療精華、家族排列釋放疾病業力、在愛中昇華

 

*開課日期:11/22~11/23

(週六)13:0018:00

(週日)09:30~17:3017:30~18:30(進階班諮詢課)

 

*上課地點:台中市錦南街213

*開課單位:愛的序位工作室

報名方式  E-mail :orderoflove1@gmail.com  

            或來電 04-22320787, 0919-699939 

            (請註明姓名聯繫電話)

 

*課程費用  36,000

           (12堂團體課程,含個案處理,不含餐費)

           每期報名進階班兩人同行優惠價每人33,000

           插班者每次6600元 (2堂數)

*繳費帳號:彰化銀行(009) 北屯分行  
            
帳號:4028-86-00244400

            戶名:愛的序位工作室魏臺鳳

 

*痞客邦部落格:http://orderoflove1.pixnet.net/blog

*注意事項:學員排列個案處理:需事先預約

            (修滿進階班24堂及48堂將給予修業證明

 

講師介紹 : 魏 台 鳳

講師經歷及帶領的課程及工作坊

 

台灣

 

*愛的序位工作室,每月一次的「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

 

* 友善校園工作坊兒童及少年保護─潛在性加害人輔導方案
*
台中市教育局認輔教師在職研習(個案、團體輔導實務課程)
*
國中學生偏差、自傷輔導團體
*
台中市創路學園(中輟學生安置中心)父母效能團體
*
向陽兒少關懷中心輔導工作人員及安置兒少成長團體
*
法院觀護少年「青春飛揚」團體、生命線「陪伴憂鬱」團體
*
彰化縣婦女保護成長團體
*
台中縣、台中市生命線志工之督導講師
*
苗栗地檢署更生保護人團體輔導方案

 

 大陸

一、20122013年家族/組織系統排列論壇工作示範與講座

二、20122013年 煙臺、青島“與愛同行”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

三、2013年 臨沂、青島、廈門、濟南,天津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

 ˙˙˙˙˙˙˙˙˙

《理論師承》

海寧格之家族系統排列工作法的相關訓練 (14天之專業課程)

2006 Bert Hellinger Workshop 以及亞洲系統排列國際研討會

2004-2009 Wilfred Nelles, Ph.D 之公開工作坊及督導訓練

2004-2008台灣海寧格機構系統排列師訓練

2005 Jacob Robert Schneider之工作坊

2006  Gunthard Weber組織排列工作坊   

2007 Jacob and Sieglinde Schneider之督導工作坊

2008亞洲系統排列國際研討會 

2008 Heinrich Breuer之督導工作坊

2006-2011 Hellinger Sciencia International Training Camp 

2009-2011Svagito R. Liebermeister結合奧修靜心的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

2012 Dr. Wilfred Nelles 生命整合療程(LIP)

2013 Dr. Wilfred Nelles 生命整合及生命的排列課程(LIP)

 

《修習》

 

一、溝通分析學派(TA)

二、敘事治療

三、NLP課程

四、藝術治療

五、焦點解決短期心理諮商

六、多世代家族治療工作理論

七、性侵害犯罪加害人處遇團體治療工作坊

八、性侵害加害者的危險評估訓練 (95Prof. BeechDr. Fisher)

九、東海大學哲學研究所

 

《超個人心理學派課程》

 

一、光的課程(行星8)

二、奧修靜心營。

三、振覺呼吸療癒課程->安慈.至青老師 (20122013)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神秘的時空能量關係

 

------全息能量解讀系統排列

 

h5  

 

                        劉 豐

 

     東方文明的精髓是意識能量駕馭物質能量。近代西方工業文明的迅速發展令物質能量在現實能量平衡系統中越來越佔有主導地位。隨著人類在現實三維空間的科技水準的不斷提高。傳統的實驗科學越來越受到來自其自身試驗結果和自身邏輯的挑戰。其最顯著的標誌就是量子物理與相對論的出現。越來越多的西方科學家從東方智慧中受到了意識能量作用於物質能量的理論啟發。開創了若干新的科學領域。其中的典型代表是榮格、海靈格、霍金等。他們的學說不同程度的滲透著東方智慧的時空觀。

 

然而,強大的三維認知體系令這種寶貴的發現局限在很小的範疇之內。不得不以艱難的實用印證方法對其加以推廣。實證需要時間,足夠案例的積累更需要時間。歸納需要時間,讓更多的人理解更需要時間。

 

本課程以自然科學的邏輯、以人類主流意識的思想方法幫助海靈格解讀系統排列的內在科學道理。進而説明人們更有效地掌握系統排列的具體運用方法。提高技術效果及其現實成功率。在邏輯及其認知理論貫通的基礎上,實證的方向更加明確;實證的效率大大提高。理論與實踐的結合將更有效地推動組織系統排列的推廣與應用;將使廣大從業人員在更完整的理論指導下掌握並發揮自身的潛能,更有效的服務於我們的個案。

 

 

一. 宇宙萬物的時空關係

 

1 高維空間的概念

2 不同維度空間之間的科學關係

3 相對論的時空演繹

4 組織系統排列的時空關係

 

二. 宇宙萬物的能量關係

 

1 量子物理的能量概念拓展

2 自然存在的能量平衡法則

3 能量干涉成像原理

4 全息能量理論

 

三. 高維時空能量投影關係

 

1 低維事物是高維能量的投影全息像

2 投影源的固有資訊決定了全息像的屬性與特徵

3 局部投影具備投影源的全部資訊

4 在高維條件下的局部調整可以改變全域

 

四. 組織系統排列的應用機理

 

1 找到能量系統的內在關係-----進入投影源

2 能量關係和諧度的評估-----能量資訊的處理

3 高維能量的干預------愛、能量設計、能量資訊的調整

4 效果的評估印證

 

 

五. 應用組織系統排列的關鍵點

 

1 引導師的意識能量自由度------境界、德

2 引導師當下內在能量的平靜度-----定力

3 引導師駕馭高維能量資訊的能力------愛、慧、能量設計。

 

六. 提升組織系統排列應用效果的具體實踐

 

1 擴大意識能量的自由度-----培德

2 提高自身內在覺察力------寧靜、乾淨

3 提高自身聚焦內在能量的能力------關注、和諧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式好人是在防禦內心的恐怖——《人物》雜誌專訪

作者:武志紅

那種大好人,他是討好整個社會的,像雷鋒,這種好人不多,但是討好身邊人的好人比比皆是。

 

    |劉德潤

    廣州武志紅心理諮詢中心舉辦的好人學習小組,學員們圍坐一圈,武志紅先生端坐中間。這裡,導師和學生、心理學者和寫字樓白領,共同的苦惱是:人太。他們總是不自覺地捕捉身邊人的需求,儘量去照顧對方。討好得很辛苦,難免有怨氣。落了個好人的名聲,卻並不覺得與誰真正親近。對包括自己在內的這一類人,武志紅有一個專用名稱—“中國好人。他們產生於中國這個獨特的文化場,也需要在這個場裡破局。

 

訪者  劉德潤

受訪者  武志紅

 

    :採訪你之前,剛和一個朋友聊起中國好人,他的第一反應是中國好人快絕種了。

    :那是他不瞭解。其實中國好人它有一個含義,就是那種大好人,他是討好整個社會的,像雷鋒,這種好人不多,但是討好身邊人的好人比比皆是。

 

   :那這樣的好人是什麼樣的?請給中國好人一個定義。

   :舉個例子。我們家阿姨有一天看到我頭上兩根白頭髮,結果阿姨立馬找鑷子去了。我說阿姨我需要你幫我看看,我不需要你幫我拔白頭髮。但是她沒聽見,把那個鑷子拿過來了。當她準備拔的時候,我說阿姨我只希望你看看有幾根,我不希望你幫我拔頭髮。這時候她覺得很驚訝,有被嚇到了的感覺,然後她才明白我的意思是什麼。這就是中國好人

    她以別人的感受為中心,圍著別人的感受轉。她自以為知道別人的感受是什麼,給對方做好事,但是這個時候又看不到對方的拒絕,看不到那個界線。對方又必須給她面子,如果不滿足她、不給她面子,她就覺得受傷了。而且再接下來,如果她為你做了好事,你還得認可她,你還得知道你欠了她的,就這樣一環扣一環,所以讓人很不舒服。

 

   :這樣的好人在中國很普遍嗎?

   :我覺得是一個普遍的存在,男人占60%70%,女人比例少一點,但是也不低。我原先通過做諮詢首先體會到我是好人,而後發現很多來訪者比我嚴重很多。假如我有10分,那麼他們就是三四十分,甚至100分。

   :為什麼這麼普遍?

   :(我也是)後來看了孫隆基的《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才明白,在中國,正常人都是好人。孔子說:人者仁也!孫隆基解讀這句話,就是你怎樣才能成為一個呢?(首先)要做到仁義的就相當於,一個人只有在二元關係裡才能確認自己是存在的,而且這種確認一定要建立在(,也就是)我對別人好上。所以孫隆基說做好人就是中國哲學,無處不在。

    中國沒有一個人是單獨的自我的,中國人的存在都普遍建立在關係裡。所謂的壞人一般都是因為在關係裡絕望了,才會有反社會的傾向。比如說我經常討好媽媽,媽媽還不認可我,我怎麼辦?我就做個壞蛋。所有的孩子盡可能的都是試著討好自己的父母,當他發現討好不了的時候才變成壞人。

4  

3  


犀利哥孤獨流浪的時候,渾身散發著魅力;當回到人群時,他變成一個軟塌塌的好人。

 

   :討好,是一種很不舒服的狀態,為什麼還要討好呢?

   :因為好人從 來沒有學習過在自己的立場上、在自己的感覺上和別人交往,不習慣。說得更深一些,我的自我是建立在你認可我、你承認我是個好人上。如果沒有人認可我,我的自我就不存在了。說得嚴重一點叫自體瓦解、自我破碎,所以我的存在有賴於別人的認可。或者說我是不是個好人有賴於別人對我說好,如果別人不對我這麼說我就覺得非常茫然,我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中國人講人品,品就是三個口,眾人都說你是個好人,你就有了人品。

 

   :真正的好人,而非中國式好人,是什麼樣子?

   :比如華盛頓,最經典的例子。我們以為華盛頓在做好事,但是人家只是忠於自己的內心,我就是想回家過過家庭生活。可能他也考慮到權力的問題,但他並沒有只是為了權力犧牲自己,因為他知道家庭生活對他來說更重要。所以一個真正的好人,是我對自己好。因為我對我自己好,我才有能力也可以對你好。因為我的自我很完善,所以我可以惠及別人。

 

   :可美國也存在中國式好人

   :有。一般出現這種中國式好人,大家會對他進行報導,但是都把他當另類來對待。王小波寫過一個美國好人,那種口吻在我感覺,美國人都覺得這個人太特殊了,別人並沒有把他當朋友來對待。

    在新教文化的國家中,比如美國、英國和加拿大,人家並不接受一個人對他進行道德綁架。比方說如果我們家阿姨在美國,他對自己美國的雇主這樣做,雇主肯定直接對她憤怒了。我們家阿姨,給我倒杯水我都很憤怒。因為我知道自己想喝什麼,我要倒什麼茶葉,你別按照自己的想法給我倒水。當阿姨這麼做的時候,阿姨有個感覺:我對你這麼好,你要承認我是個好人,而且你要對我怎麼怎麼樣,其實這是一種道德綁架。

 

   :那王小波呢?

   :他有自我,他在中國是另類。有3個中國學者對我影響比較大,當然是當代的,王小波、劉小楓,還有孫隆基。我覺得他們3個都是很清晰地知道:人要做自己是最重要的。王小波沒有這麼多理論,但是他的小說雜文都在講這個。

 

   :一個中國式好人,最初是怎麼來的?

   :母嬰關係。比方說嬰兒想跟媽媽建立關係的時候,他發現他不能以自己的本來面目跟媽媽建立關係。

    要以本來面目和媽媽建立關係,一定有一個前提,媽媽能夠看見他,媽媽能夠允許他的活力、尊重他的活力,也就是尊重他的感受,這樣嬰兒的自我就是圍繞著自己的感覺構建的,這就是我們說的真自我

    但是中國的媽媽普遍沒有這個能力,也通常沒有這個意願去尊重孩子的感受,都是讓孩子圍著她的感覺轉。或者都不是媽媽讓孩子,而是只要孩子想親近媽媽,他能做的方式,就是對媽媽察言觀色,去揣摩媽媽的意思,滿足媽媽的情感需求,這時候反而能和媽媽建立一定的情感聯繫。這樣一來,就構成他對媽媽好,他才存在。這就是人者仁也最初的那個東西。一個孩子必須對媽媽好,他才能在媽媽那兒得到一定的確認,他才是存在的。

2  

孤獨的嬰兒,會有可怕的不存在感。(畫的作者:張曉剛)

 

   :這樣看來,中國好人其實是失去自我的人。因為自我不存在,所以只能圍繞別人的感受打轉。但是西方的好人如華盛頓,則首先以自我感受為重。把自己安頓好了,才去對別人好,這是為什麼?

   :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在西方有所謂的超越界,就是上帝、神。可能主流文化中,只有中國是純世俗文化,在其他各種各樣的文化裡都有神或上帝存在。在基督教文明中,你要通過神父找到上帝,這個時候就出現中世紀的黑暗。後來文藝復興,每個人可以自己通過看《聖經》來找到上帝。所以,每個人的內心有一個通道,當你自己內心的通道通 了,你就可以和上帝對話了。你忠於自己才能看見上帝。而中國人說,你只有把自我泯滅了,你才(是個)好人,這是最大的區別。

    為 什麼說媽媽和嬰兒的心靈感應可以拯救一個嬰兒呢?當媽媽和嬰兒有心靈感應的時候,這個通道就開了,其實這就是神性。所以我自己覺得,人家可能是先有好媽媽,所以才能集體發展出找上帝這麼一種哲學來。而我們就是從舜的時候,就能看得出來,我們就沒有好媽媽,結果我們的文化就在這個層面。

   :西方人是,我可以被上帝看到。中國人卻是,我只有對別人好,也就是,我才會被看到。但是,首先,我們需要被自己的媽媽看到。

   :西方一句話叫你存在,所以我存在,這個就是指上帝。心理學家後來按照研究進行劃分,這個就是媽媽,或者是另外一個人。做心理諮詢的價值就在於,心理醫生能夠看見來訪者的存在,所以來訪者就存在。

    嬰兒對媽媽是有感知能力的,但是媽媽對嬰兒卻不一定能夠感知。如果媽媽也有,這時候就形成一種呼應,就成了:你存在,我也存在;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這是最 深的存在感。比較淺一點的存在感是:我一笑,媽媽高興,媽媽喜悅。這時候我發現,原來我笑,媽媽是喜歡的,這時候我就知道我是受歡迎的,我是有價值的。其實當你說我是有價值的,這個已經是比較低一級了。

    我們老說有存在感的人有一個特點:能夠承受孤獨。因為他心裡住著一個愛的人,他找到了存在感。這個愛的人,最初的、也容易的是:愛他的媽媽。這樣一來,這個 人就天然獲得了存在感。有些人通過艱苦的努力,可能找到一個神、上帝或者找到了自我的存在感,這個就需要一個很長的歷程。

 

   :那中國好人其實就是沒有存在感的人,而這又由中國式媽媽看不見他們的存在造成。那麼,是我們的文化造成了中國式媽媽的普遍存在,還是中國式媽媽集體造成了中國的好人文化?

   :我也不知道,這個沒有辦法做考證,到底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但是我看中國歷史,我會覺得我們的歷史一開始就和西方不一樣,那個味道不一樣。比方說古希臘的三大悲劇之一《俄狄浦斯王》,最終的結局是,俄狄浦斯王殺了自己的父親。雖然最後承擔了罪責,把自己的雙眼弄瞎。

    中國文化中舜的故事,他的父親、母親和弟弟怎麼百般地折磨他,他都是用一種逆來順受的方式去對待,就是父親可以殺死兒子。只是因為他運氣好,有神在保佑他,結果沒被殺死,最後堯被他感動,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這樣他就成了中國聖人。

    還有一個故事,像古希臘文明中的三百勇士,在溫泉關抵抗波斯大軍幾十萬人,對抗那麼多天。這個故事最讓我感動的是斯巴達國王。一個國王竟然帶領300人 去抗擊,而且身先士卒。這個人首先味道就不一樣。更不一樣的是,他在出發前對自己的妻子說:我這一去有去無回,我希望你過得好,你找個人嫁了吧。中國文化中,出發前肯定要先把自己的老婆孩子殺了,而且我們的帝王通常是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外的,帝王一般不允許他去衝鋒陷陣的。而且斯巴達國王,他和他妻子之間,真的是有愛情的味道的,我們的文化中很少能見到這種感覺。一開始,我們的味道就很不一樣。

    所以我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兒,但是現在看,我們可以說中國文化的結構出了問題。做好人的文化或者做好人的哲學,或者整個中國文化都是在否定人的活力。就是你不能發出你的欲望、你的需求以及你自己的聲音,你一定要表達我為了你的欲望,而且最好還不是欲望,是我為了別人好,我為了整個民族,為了大義,而不能說是為了自己。但是這些所謂的欲望、需求和聲音,都是一個人活力最基本的表達,當我們否定了這個之後,人就剩下一個空架子了,人的活力就沒有了。

1  

中國好人,軟塌塌的外表,只是一個空架子,內心則是荒涼與恐怖。(畫作作者:嶽敏君)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月份系統排列工作坊----尋找真貌

 image014  

 

我們以為自己在別人的設定下成長。

我們以為爭取自由是最值得捍衛的事。

從童年、青少年、到成年的現在,我們一直以為有許多的不由自主。

在這些哀怨的意識之下,我們抗拒着成長的必需,

抗拒着面對的必經,抗拒看到真實;而讓內在的惶恐與日俱增。

相對的,我們覆蓋了純然本性中的美好品質,

無法相信有個神性內在等着我們去發掘,

尋找真實的自我面貌是成長的過程之一;

朋友,來家族系統排列中發現與看見吧!

 

追隨海寧格大師家族系統排列工作法

身心靈療癒的倡導者魏台鳳將帶領這個月的心靈工作坊

結合奧修系統排列課程,

邀請您共同完成豐盛生命的任務!

 

*開課日期 2014/2/23週日09:30~17:00

*上課地點  台中市錦南街213(孔廟對面)

*開課單位  愛的序位工作室 04-2232078704-22320787 , 0919-699939 

*課程費用  團體課程+個案排列:3600

           僅上團體課程2000

           (初次參加團體體驗課程費:1000/天)

*繳費帳號  彰化銀行(009) 北屯分行 

           帳號:4028-86-00244400

           戶名:愛的序位工作室魏臺鳳

*個別課程 預約家族排列個案一對一處理3600

E-mail orderoflove1@gmail.com

*痞客邦部落格:http://orderoflove1.pixnet.net/blog

~~~~~~~~~~~~~~~~~~~~~~~~~~~~~~~~~~~~~~~~~~~~~~~~~~~~~~~~~

家族系統排列~一個突破性的訓練課程可以幫助你

1.揭示身體經常重覆出現的困擾原因,逐步通向療癒(比如偏頭痛 、憂鬱、自殺傾向、毒品、酗酒等…)

2.改善家庭中所有關係的誤解、牽連和阻斷(親子關係 ,伴侶議題,流產,不孕,收養等…)

3.識別情緒的來源,讓身心靈得到平衡,壓力紓解

4.了解每一個人獨特的生命及其背後的資源

5.不同的家庭故事,透過與他人的交流, 學習得以正向的走進不同的豐富人生

6.進入深層意識了解真相並轉換負面印記, 新畫面引導新人生以及事業的成功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心靈中的父母

摘錄自 尼爾斯---真相:治療心靈的妙方

1359  

第二章  我們心靈中的父母

我們是自己的父母親

家庭系統排列其實很簡單。它不是哲學,不是理論,甚至不是治療。當然你可以把系統排列哲學化,加入理論思考,用作治療技術,但這些都不是核心所在。我們最重要的關注點是真相,當它展現時,放空自己,看著我們自己的真相。

 

面對真相時,最重要的基本事實非常清楚,我們都是父母雙親的兒女。(迄今為止)無一例外,每個人都有一個爸爸,一個媽媽。我們不只有父母,我們也是自己的父母。父母各自給了我們一半的細胞結構,我們的身體來自他們,我們是他們的血中之血,肉中之肉,此外家庭系統排列中清晰顯示,我們也是他們歷史的歷史。

 

  內在的潛意識所知,將我們與世代祖先相連。不只是我們認識或知道的祖先,很多案例中,我們從未聽過的祖先也是一樣我們因他們受苦而受苦,因他們生病而生病,因他們赴死而自殺,因他們的罪責而犯罪,我們為彌補他們的行為而出家獨自修行——盡管不知道事實,我們與他們密不可分。實際上我們所有這些反應,是因為拒絕承認接受與過去的連結,只能用這樣與祖先共同受苦的方式來表達。如果我們能夠看見祖先,看見所有在我們之前逝去的人,尊重他們,接受他們,那就是我們的真相,允許自己被他們影響,那麼連結仍在而不會造成束縛!

 

  在很多傳統社會,當然尤其是所謂的原始社會,人們做夢都不會想到起來反抗父母、對待父母像對待孩子、批判或輕視父母,而今天這些都很頻繁。這與那些社會的人,在選擇和自由上遠比我們受限制無關,而是由於家庭和部落所用的文化規條。那些社會的人,不會把自己的家庭看作限制因素或喪失自由。然而,我們一直以為自己有權抱怨缺少選擇的可能性,要去發展自己被阻礙的潛能。我們沒能超越祖先的限制性框架,離開我們身後的宗教、地理、社會束縛,擁抱和接受自由這一珍貴禮物(我們要感謝歷代先人為這一禮物所做的)。我們還以為自己比他們優越、嘲笑他們的生活、做居高臨下的評判。這在德國尤甚,一代人以聰明人自得,苛刻地抨擊評斷父母那一代。下一代繼而成為評判者的評判者,90年代職業取向的這一代批判6070年代人的政治活動,就像他們以往批判其父母 一樣。

 

  事實是:我們都是父母的孩子。無論父母是誰,無論他們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他們終歸走到了一起,不管意念環境如何,之後發生什麼,那時次要的。重要的是我們的存在,我們的精神、心智、身體的存在。重要而根本的事實是,這兩個人是我們的父母。這引出一個簡單的結論:如果我們不接受這個事實,不接受父母的本來面貌,我們就無法接受自己,這樣我們永遠無法找到內在的寧靜。我們是自己的父母,是他們的骨肉,想否認這一點,不僅徒勞,還會讓我們遠離自己。

 

  幾個月前的一次演講之後,一位女士問我,我只能忍氣吞聲嗎?”“你不是一定要這樣。我回答,不過你覺得你能改變事實嗎?她笑了,聳聳肩:恐怕不能。

 

  事實不可避免,不過她若真的忍氣吞聲那肯定會對她有影響。然而她可以選擇把事實當作美酒而不是苦藥吞下去:太棒了,我是自己的父母!

 

  會發生什麼?如果你說太棒了,我是自己的父母!會發生什麼?一瞬間你會與你的真相和諧一致,與真實的自己和諧一致,你就是你自己。無須再去任何地方,不再抗爭、不和諧或掙扎於你改變不了的事物,因為那是不可更改的真相。我是我的父母。是的!如果能這樣說,你會自由和輕鬆。

 

  現在很多讀者可能會插進來一句但是,也許因為你大有理由不接受父母,或者你拿他們跟你知道的父母或孩子做比較。也許你剛讀完Khalil Gibran 和他的名言我們的孩子不是我們的孩子,也許你接觸了一種靈性,宣稱有比父母更大的東西,父母並非真正的生命來源,因而跟我們並不相干。現在你要是在上海靈格的課時,想說但是,他不會允許。不要爭辯是很好的理由。爭辯和異議只會消弱真相的力量。讓人不舒服的真相,就變成幻像的犧牲品。家庭系統排列中我們真切地看清真相,允許它影響我們。我也會建議,抑制一會兒你的但是,讓你自己所讀到的方法沉澱在您的內心。

 

  像很多人一樣,我也曾很長時間把社會的父母身份看得跟親生父母至少同等重要或更加重要。我被衣服飾物之類的附加因素弄迷糊了。歸根結底,什麼最重要?什麼讓我們得以存在?什麼讓社會的父母身份成為可能?無疑的:我們通過父母成為我們自己,就像他們通過他們的父母成為他們自己一樣,整個時間長河中都是如此。生命之河流經我們的所有祖先,也只有通過他們,流到我們這裡。的確,生命不是來自他們,他們不是生命的起源,他們也是用同樣的方式接受生命、傳遞生命。但生命經由他們而來,形成這樣一種獨特的模式。回到源頭的路,必須經由父母。無論最早的生命河流來自哪裡,父母是我們生命之源。

 

  父母對待我們的方式當然也很重要——我們的感受、無意識反應、希望和期待、對自己與他人,生命是一個整體的信念,都將持久地受到父母的影響。無論父母是好公民還是冷血罪犯,誠實還是不可靠,強壯還是弱小,都會影響我們。但考慮到父母是生命之源的基本事實,這些影響就都是次要的了。當我們充分理解這一本質真理的意義,其他因素都相形見拙不再重要了。

 

  在我參加的第一次系統排列課程中,我代表一位來訪者的哥哥。她在幾個月前才知道有這個哥哥(他將近50歲了)。我在這個角色裡覺得完全迷失,少了些什麼,我與他人無法聯結。而後來訪者說出了關於哥哥的故事。他生於二次大戰末期,(照她所說)一個英國士兵強姦了媽媽生下他。媽媽的父母把她送入修道院以掩蓋懷孕一事,這個哥哥在那裡出生。這個孩子被丟在修道院,始終是一個秘密,直到近50年後被發現。

 

  來訪者簡短地講了這個故事,而後系統排列治療師在排列中加入了英國士兵的代表——來訪者和哥哥的父親。我立即熱淚盈眶,轉向站得遠離其他人的士兵,我被魔力推著一般走向他。無論有沒有強姦——那都是我的位置。也許來訪者的媽媽和外祖父母編了一個強姦的故事,好不用承認與敵軍戰士有瓜葛。我投入父親懷中,幸福地痛哭流涕,當我最後站在他身邊時,第一次能夠與家庭其他成員有聯結。

 

所有孩子都愛父母

 

像我提到過的,這是我第一次直接接觸家庭系統排列。那之後我做過約3000個排列,在100多個排列中做過陌生人的代表。結果是不可否認的洞見。內 心深處所有孩子(和所有成年人)都愛父母,他們的心靈仍對父母忠誠,無論他們曾被如何對待,哪怕父母親是殺人犯。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承認這一點,即使只對自己承認。有時理解這一事實都會非常痛苦和困擾,因為愛被壓制著,然而事實持久不變。這裡有三個例子:

 

案例1:被送走的孩子

 

  一次系統排列課程中,一位女士告訴我她恨她媽媽,在她還是小女孩時,媽媽把她送給了親戚。然而排列顯示她深愛她的媽媽。這在來訪者選人代表媽媽時非常明顯。我要求來訪者面對媽媽站在2米外,這樣她能夠看著媽媽。

 

  一開始什麼都沒有發生,很清楚的是來訪者難以直視母親。原因很明顯,她無法看著媽媽時眼中不流露出愛意。她看得越久,憤怒越是消失無蹤。她淚水盈眶,表情變得柔和帶著懷戀。她可以身體朝向媽媽,但不相信自己能夠移動。而後我稍做支持,她最終走向母親,兩人久久擁抱,來訪者表現出深深的痛楚,最終能 夠放下。

 

  這種痛楚、痛苦、與離開媽媽以及被送走的事實關係不大。更多的是來自於送走了孩子,媽媽還是從未開心過。她白白做出了犧牲!這是最糟的,從而產生孩子對媽媽的怨恨。孩子能夠應付分離後繼續生活,在心靈深處她願意為媽媽做出任何犧牲,如果對媽媽有幫助,然而最苦澀的是意識到那無濟於事。當我要來訪者向媽媽說:我希望你幸福。如果有用的話,我做什麼都可以。這一點變得更明顯。她自願地說了這句話,滿懷期待看著媽媽,但當她從媽媽的反應中意識到她的犧牲白費了時,她深感失望。

 

  這個案例並無獨特之處。直接對媽媽說的那句話:我希望你幸福,我願意做任何犧牲,表明我們真是深愛媽媽。孩子的心靈真的是準備好為了媽媽(或爸爸)自我犧牲的。上述案例中,來訪者準備放棄在媽媽身邊的位置,如果那能讓媽媽快樂。這是我們心靈中影響深遠的歷程,而多數人並沒有意識到。然而當他們面對父母,只相互注視,不做任何解釋、譴責或判斷時,這個本質的真相便會呈現出來。

 

案例2:被視為羞恥的孩子

 

  一位女性來訪者說,她與媽媽無法相處,也無法與異性建立情感關係,儘管她覺得兩者並不想幹。她的排列中排了她和媽媽的代表,媽媽真的拒絕女兒。來訪者解釋說她童年的大部分是跟祖父母或在兒童之家度過的。她來自法蘭克福一帶,膚色很深,我問她她父親是否美國士兵,她簡短說,而後我要求媽媽的代表對女兒說:你是我的恥辱。

 

  當我看著媽媽時這句話很自然地浮現,我想看看究竟會發生什麼事?這是系統排列工作的基本點之一。不是遵循嚴格的規則,而是依據當下這一刻的感受。我只是說出我感覺到的,有時那讓我自己都震驚。這就是那樣的時刻,我會從之後所發生的,看出這句話在既定情景中是否正確。

 

  這個案例中媽媽的代表明顯僵住,她很重地重複了那句話,痛苦有些減輕,句子完全正確。女兒無聲地哭泣,點著頭。其他團體成員一開始驚呆了,但女兒在安靜地接受——她久已知道這一事實。真相清晰地展示出來,讓她得以解脫。當她照我的建議對媽媽說:我會退開,讓你能夠幸福。她感到極大的放鬆。

 

  實際上,她已經多年跟媽媽沒有聯繫,她以為那時出於她對媽媽的憤怒,現在她才知道其實正好相反——她出於愛,為媽媽做了犧牲,現在她才意識到這一深層真相。這既讓她感動也令她解脫,同時也深感受傷,因為她發現無法接近媽媽。解決之道就是用愛來接受這一點。

 

  她無法與男性建立感情關係的事實,也跟她的孤獨感和對媽媽的愛有關——媽媽的男人拋下了她,讓她獨自帶著孩子。

 

  看著這些,整個很奇特。表面上,人們會以為孩子有無數理由恨媽媽,怎麼說都是她把孩子送走了。這也是多數案例中孩子們的感受。

 

  當視線能穿越表面,就會確知無論怎樣孩子都愛媽媽這一事實。在這個案例中可以看得很清楚。孩子潛意識中知道這份愛,當孩子能夠完整地體驗這份愛時,便會釋然。孩子不再是受害者,而是為家庭的內在完整有所付出。孩子是自願地在精神上認可媽媽的意願。

 

  孩子被父親或其他家庭成員性侵害的亂倫案例,也是一樣。雖然聽起來刺耳,但基本事實是孩子在精神上同意這一虐待,即使她可能被迫,可能遭遇情感或身體的暴力。因此當孩子(這裡我指的是治療兒時被虐待的成年人)能夠對爸爸或媽媽說:如果那有幫助,我願意。(這是孩子的精神位置。很多案例中媽媽不再跟爸爸有性關係,孩子自我犧牲站到媽媽的位置),就會解脫出來。孩子以這句話重拾她的尊嚴,被出賣的孩子不再是受害者,她以同意合作,為家庭整體做出積極的貢獻。

 

  然而還有第三個層面,孩子與媽媽斷絕關係好能夠留住她。這看上去很矛盾,但密切觀察就會發現,如果孩子想要接受或相信媽媽(或爸爸)不再想要這樣,孩子會覺得完全迷失。深層的恐懼是:孩子不能再愛父母,會因徹底分離而受苦。接受被出賣的事實,孩子會潛意識地留住媽媽(或至少意識到媽媽);天真無辜的愛要不惜一切代價保留下來。

 

  如果輔導者、治療師或教育工作者跟這樣的孩子(已經長成成人)工作,認識和尊重這種愛非常重要。在孩子和父母之間設下阻礙是徒勞無益的。要允許每個孩子去愛父母,否則它的心靈無法生長發育,因為孩子就是他/她的父母,我在前面說過了。他們的方式百分之百正確。

 

  我不是對父母做道德評判,我也不是說他們做的每一件事都合適。父母經常做糟糕的事情,而我仍同意——他們是對的父母。

 

  如果治療師或輔導者想幫來訪者在生活中找到合適的位置,首先要接受父母本來的樣子,這樣才能與來訪者的心靈相和諧,有了這種和諧,可能的解決之道便會出現。

 

案例3:性侵犯

 

  我的第一個課程中,有一位女士從4歲起被父親性侵犯(我後來得知父親也侵犯了她的兄弟姐妹,不放過任何人)。在14歲時她用餐刀威脅他退開。父親沒 有在碰她,但10年以後侵犯了她女兒。她報了警,他被判入獄,被禁止與家庭再有接觸。當我做家庭系統排列時,看到這位來訪者的眼睛,就像她心靈的窗戶,她 愛她的父親。我坐在她旁邊,看著她的眼睛說:你愛你爸爸!

 

  有一刻靜得連一根針掉下來都能聽到,然後她說:是的,然後開始流淚。

 

  即使發生那麼可怕的事情,她仍愛父母;即便他的行為不可寬恕,他始終是她父親。家庭拒絕提起他,一旦說起也是說那畜牲,但他的行為帶給來訪者的痛苦,不及她以為不可以愛他這個事實來得更大。

 

  這很不容易,但她努力區分了事實,一方面他是她的父親,她是他的女兒,她可以擁有他,像對父親那樣愛他。另一方面的殘酷現實是,她所愛的父親侵 犯了包括她、兄弟姐妹、她女兒在內的很多孩子,帶來巨大的身心創痛。她能夠在家庭系統排列中看著父親的代表,既接受他是父親、又拒絕他做性伴侶,將罪疚感 留給他。但真正讓她自由的那句話是:我願意為你這樣做。

 

  當然這句話像投了一顆炸彈一樣有殺傷力,效果也相仿,聽到的人驚駭,說出的人掙脫連結。痛楚這句話直接對父親說,在有些案例中也會對不肯跟父親後性 關係的母親說。排列會顯示哪個是對的。這些還來訪者自由的話,不是基於理論的固定模式,而是由有效能的治療師,從系統排列代表們的態度、言語和移動中信手 拈來。

 

  心靈的流動這一新方法中,這些話不再是必需的。加害者和受害者的代表無須外在影響就會彼此接近,以此呈現解決之道。然而有時,讓某人說這種話很重要也有益,以便使事件核心恢復正常。

 

  有批評者認為,治療師用這樣的話是在戲弄來訪者。然而這些批評者沒有去看結果,甚至沒有看受害者一眼,他們通常只是被加害者嚇到,有時被治療師嚇到——治療師讓來訪者背負他/她自身的真相。然而如果用中性態度看待來訪者,不帶偏見或回護,這會逐漸帶來釋放與解脫。因為女人靠這句話的幫助,可以永久擺脫受害者的角色,就做她自己——一個女人。剛好我寫這個案例的今天,當事人來看我(她和她先生後來成了我們的朋友),告訴我她剛剛順利結束了一個訓練課程。其他學員看到她的喜悅和積極狀 態,有人說從你的心態來看,一定過得很順心,或者類似的話。她對我和太太說:這讓我最終意識到,纏在我脖子上的標記消失了。當然她提到了哪個標 記:注意:被侵害過的小孩

 

 

12345  

如果不接受你的連結你會始終被束縛

 

  在家庭中我們會說愛的紐帶或連結。如果不考慮這些紐帶,並認識到拒絕或評判父母只會捲入更深的糾纏,將無法走向獲得自由的解決之道——無法從父母、家庭、以及他們命運的牽連糾葛中解脫出來。

 

  治療師必須瞭解和重視這一點。拒絕或否認父母,會讓孩子的心靈受苦受損,因而治療師、教師、教育學家在面對來訪者和學習者時,必須離開貶損其父母的立場,試著讓愛流動(不把它變成道德議題)。這只有在治療師和教師接受自己的父母時才能做到。這也是他真正能做的——態度中首要強調的,是無論有怎樣的家族歷史和過去事件,都要尊重孩子與家庭的連結。

 

  這就是不可更改的自然法則,拒絕家庭連結的來訪者,會永遠停留在自我放逐中。只有能夠用愛正視和接受原生家庭的人,會獲得自由。愛是通往解決的橋樑,只有通過愛,我們才能保持歸屬而不被拴住或緊緊束縛。

 

  然而,孩子不僅依戀父母,也依戀兄弟姐妹、叔舅姑姨、祖父母等人。血緣關係越近,或家庭的不幸越沉重,連結就越強。例如說,如果來訪者有一個殘疾或死去的兄弟姐妹,跟這個兄弟姐妹的連結就會分外緊密。有個叔叔死於戰爭,情況也會類似。所有經歷了不尋常或可怕命運的家庭成員,都在其他成員的心靈中有特殊的位置。那些由於其命運或行為而被家族排斥的成員,或其他人不能或不願面對的成員,也是如此。

 

  因此,當孩子行為異常或失調,重要的是找出他們在被誰影響,或出於愛跟誰(通常是無意識地)連結。這裡有兩個例子:

  一位元母親來到我的家庭系統排列團體,因為她對兒子的行為完全無法接受。兒子16歲,抽煙抽得很凶,有時還小偷小摸,在媽媽看來將會走上犯罪之路。她試圖給兒子正面影響的努力,都宣告無用。在排列中,兒子的代表的視線越過所有的家庭成員,仿佛在看一個不在場的人。我更確定,有一個人被遺忘了,有人被這 個家族的意識排除在外。

 

  她突然說:我哥哥!而後我得知她哥哥由於殺死一個女人被判無期徒刑。現在已經服刑15年,她幾乎完全忘掉他了。我指出在德國,服無期徒刑常常會在1520年後被釋放,她很震驚。

 

  家族的心靈沒有忘記這位哥哥,他在這個16歲的兒子的身上顯現出來。我在排列中加入這位哥哥的代表,兒子立即放鬆,很關注他。像所有案例一樣,這裡的解決之道是承認家庭連結,接受真相,使用的句子是你是我的舅舅;媽媽則說你是兇手,同時你也是我哥哥!兒子的代表說出這句話後立即釋然,第一次能感受到媽媽和其他家人,與他們有連結。

 

  另一個案例中,一個14歲的男孩一直偷父母的東西,有自毀的行為。跟男孩聊過之後,我看清他在受著人們所稱的強迫症的折磨。他不僅悔恨自己的行動,也為自己那樣對待父母而抓狂。而後我聽男孩的父親說起,他的祖父,也就是男孩的曾祖父,曾被關押在Dachau 集中營5年,釋放後成了偷竊癖,常偷一些不值錢的小東西,由於他是知名人士,這些行為都被掩蓋掉了。

 

  之後的排列中,父親排了他的兒子和祖父的代表。兩個代表都對所代表的人,對偷竊癖和集中營一無所知。男孩的視線穿過曾祖父,看著地上一點。經驗顯示,代表看著地面,好像在找東西或被隱藏的動力吸引時,幾乎總是意味著他在看一個死者。我不像海靈格那樣強硬,對我來說這不是一個固定結論,而是一個可行的假設,它通常是對的。在這樣的案例中,我只是測試一下不做任何解釋,我要另一個代表躺在那裡代表死者。

 

  我這樣做時,男孩立即放鬆,曾祖父則變得很激動。最後,我要求他看著死者時(他想看別處,但移動不了),他慢慢跪下了。我建議他說我因你的生命代價而活下來。所有代表明顯輕鬆下來。顯然曾祖父在集中營裡因其他人的死而得以倖存,死者的代表也因被看到、被尊重而釋然。具體發生什麼並不重要,這句話就是答案。男孩的衝動性偷竊癖會停止,因為那只是無意識中,為了記住曾祖父與死者間尚未澄清的東西。現在男孩可以對父親說:我可以憑自己的付出而生活。

 

  批評者當然會質問我,假定曾祖父在集中營裡是以其他人的生命代價倖存下來,也許還會憤怒、抱怨說這是狂妄自大的系統排列治療師的荒謬假設(這確實是很多批評者爭論的)。事實是,代表的動作——他們看哪裡、身體姿勢等等——為我引領正確方向,然後一個畫面、一句話忽然在腦中出現。此時我會不假思索立即大聲重複這句話,而後靜靜等待發生什麼?如果結果是大家減輕了痛苦,或所有參 與者更認真、形成正面的秩序,那很好。真正發生什麼,或者歷史的真相,並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來訪者重新進入更和諧的、帶來釋然與治療的秩序。

 

  需要做的是觀察愛的流動,並敞開胸懷擁抱這份愛。有些觀察者認為或提出,家庭系統排列治療師(或者海靈格)要求孩子愛父母和其他家人,是一種道德義務。這一主張是錯的。真相是家庭系統排列呈現出心靈的真實,事實是,這就是愛,它一直存在。家庭系統排列的主要目標,是開放隱藏的愛,因為它是完整的解決之道,是來訪者獲得自由所至關重要的。

 

  同樣的錯誤的觀點是,家庭系統排列讚頌家庭連結、體制和舊傳統。家庭系統排列強調的是解開連結,這種解開可以讓來訪者自由,讓他去走自己的路,面向自己的生活和未來。這是經驗和統計的事實,在實踐中成千上萬次被確認,這種解決和釋放,只能通過愛接受既存的連結來實現。這是海靈格愛的秩序的基本資訊,讓我們充分運用我們的身心能量,來在生命的迷宮中找出自己的路。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幸福是靈魂的成就

photooriginal-9014-319734  

 

 20章 幸福是靈魂的成就---海靈格

摘自海靈格的

一切如是

 

採訪者與海靈格的問與答

得到幸福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有能力在任何時候抽離,即使面對死亡。

 

問:幸福是什麼?幸福存在嗎?

 

答:幸福存在於每個生命歷程裡,例如:初戀、結婚、生小孩。生命的每個階段自有其規則和任務,這是常常被人忽略的。

  嬰兒在母親肚子裡時,是個快樂安寧的地方,九個月後,他就要離開該地;幸運的話,他會來到母親手上,獲得照顧、愛護;不久後,他不再滿足於此,要求學習走路,去得更遠;小孩子長大成少年人,充滿對自由的渴望,很想出外闖一闖;不久又覺得沉悶,於是進入另一個階段:工作、結婚、生子。

  在許多文化中,這個進化過程受到監管,人們以不同的儀式把孩子劃分為幼年、少年、成人。我們的文化中沒有這些儀式,有一段時期,服兵役是少年人步向成年的一個重要階段,結婚也是另一個重要的轉變階段。

 

問:我們是否失去了階段轉變的儀式?

 

答:是的。早期的學徒拜師是一種儀式,稍後學徒變成師父,又是另一種轉變。生命充滿不同的里程碑。可是,今天這些轉變的意義已經和以前不同。

 

問:我們是否喪失了幸福的意念?

 

答:我們印象中的幸福快樂都在年輕時代。許多人認為青春享有特權,應該保留得愈久愈好。可是,如果我們繼續追求青春,就會難以察覺人生過程中錯過了什麼。

  如果一個年近50歲的人,還活得像個年輕人一樣,沒有自己的家庭、沒有理想,會變成怎樣?人生還有何意義?他會覺得孤單,會醒覺到自己已失去一些重要的東西,因為他沒有在適當的時候適當地轉變。

  我對幸福快樂的看法很複雜。這不是瘋狂的開心感受,而是我在適當的階段站在適當的位置那種感覺。我恰如其分地做個孩子、做個年輕人、做個女人、做個父親、做個母親,我恰如其分地工作。

  得到幸福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有能力在任何時候抽離,離開這個空間,讓後來者進入。即使面對死亡。

 

問:那些命運悲慘的人怎麼辦?

 

答:如果一個人有沉重的負擔,例如母親有個殘障的孩子,人們會很同情這對母子。不過,如果母親和孩子都能坦然面對困境,他們會獲得一股特殊力量,超越一般的幸福感覺。試想一下,假如世界上只有幸福的人,這是一個怎樣的世界?世界還剩下多少力量、多少偉大的心靈?

 

問:一個帶著殘障孩子的母親,其成就是否更有意義?

 

答:我不會這樣說。你不妨看看左鄰右舍,有沒有一個母親願意接受殘廢孩子、繼續撫養他?這個母親會有一種治療作用,影響著身邊的環境。她能消滅幻像,像能量牆一樣發光。

 

問:你見過這種事情嗎?

 

答:我在治療時常常接觸到這些案例。我觀察到父母怎樣對付這些環境,我會恭敬地對他們敬禮。他們的偉大感染了我。雖然我做不到,但我看得見,這對我自己也有一種治療作用。

 

問:有人說我們生來就不幸福快樂。幸福有危險性嗎?

 

答:最幸福的人未必是最滿足的人,生活的感覺人人不同。

 

問:一個真正滿足的人會發出光彩,這是我對幸福的定義。據我看來,世界上幸福的人不會太多。幸福的人能改變人類生活的氣氛,我看不到有危險。當然,這是另一種對幸福的定義,和我們自媒體中灌輸的【快樂、開心】的年輕感覺不同。

 

答:小孩子很幸福,因為他們可以去玩,戀愛中的人也幸福。這些事情都很可愛,可是滿足感並不是幸福。滿足感存在於宇宙的和諧之中,在於我們願意接受痛苦和死亡,在於我們集中、有內涵、安靜。這是成就的幸福,不是沉迷於某件事或某個人當中的幸福。這種幸福充滿力量、充滿活力。

 

問:什麼是成就?

 

答:建屋的人造出一間很滿意的屋子,拉小提琴的人拉出動聽的音符,或者其他類似的成就。

小孩子就是父母的成就。我們活在生命中,這和去派對的快樂是不同的。

 

問:這是否和自我表達有關?

 

答:適當。幸福是靈魂的成就。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