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遺傳疾病譯自海寧格新書:療癒的法則

 

 

 

魏台鳳2011.07.28

 

 

 

※在一個工作坊上

 

 

 

海寧格對一個人說:我給每一個人足夠的時間,沒有什麼事情是不重要,而可以被忽略的。

 

 

 

男士:我想知道更多有關遺傳疾病,你有沒有新的體悟?相較於你在2000年時,你談論著有關祖先的影響,最近你比較談論前世的影響,而不談祖先的影響,我比較想知道有關祖先的影響,而不是前世的影響。

 

 

 

海寧格:二者都是我談論的方向。最近有資料顯示出DNA可能是個變數。

 

 

 

這位男士,看似應該是個醫生,點了點頭。

 

 

 

海寧格:海茲海默症也是自心靈的移動所創造出來的。因此,在我接觸這些遺傳疾病時,就和其他疾病是同樣的運作方式。我讓心靈移動指引我,不對結果帶著任何個人的好奇心。

 

 

 

男士:所以只要看待這些情況,就像是系統生病了,就夠了嗎?

 

 

 

海寧格:看待它就像是一個愛的心靈,隱藏在這個狀況之後的運作,愛是發自於那個生病的人,我會十分小心,我保持敞開,不做任何推測。

 

就讓一個好的感知練習去運作吧!一個創造性的覺察力,你可以想像嗎?我會為你做一個小的練習,當我們不再用遺傳這個字眼的時候,會有什麼事發生呢?你注意到你的力量有所不同了嗎?你對愛也感覺不同了嗎?

 

 

 

這位男士沉思了久久。

 

 

 

海寧格向團體說:他又故態復萌了。

 

再對男士說:我能停在這裡了嗎?

 

男士說:是的。

 

海寧格說:好,很好。

 

 

 

 

 

安樂死

 

 

 

海 寧格對團體成員說:我想談談有關安樂死的事。我們曾有過一個課程在塞里維亞(西班牙南部大城),有個人問我,在一個人的請求之下,能否幫助一位重症者安樂 死?對於這個問題,我說:在某些情況下,這或許是一件對的事情。後來,我告訴我的太太蘇菲,有關安樂死的討論。她告訴我,她曾經有一隻狗,生病的十分嚴 重,牠非常痛苦,蘇菲考慮要幫牠安樂死。她不斷的問這隻狗:我該幫你做還是不做?這隻狗都說:不。當這隻狗情況更糟糕的時候,蘇菲就將牠安樂死了。這件事 足足的困擾了她的心靈整整一年,她覺悟到,她不應該做這件事。對另外一隻狗,蘇菲後來就讓牠

 

用牠自然的方式死去。這才是一個適當的基本態度,來處理這種情況。

 

 

 

在塞里維亞同樣的一個課程中,另一個排列卻出現,有時候幫助病患完成安樂死的願望是適當的。但不變的是,絕對不能用可憐別人的態度,而是和這個人的靈魂取得認同,且要有意願感受這麼做,對於這個人所帶來的代價。這樣這種行為,才能稱為恰當。

 

 

我在這裡解釋的較為詳盡,因為我們對於自己的死亡,與看待他人的死亡,抱持著不同的態度,所有的死亡都是經由另一股力量所引導,這股力量可能帶領我們經歷任何形式的死亡-我們自己的死亡,或是另一人的死亡。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巴赫的花語和海寧格的洞見

 

                                   魏台鳳2011/07/25

 

  所有談靈性療癒的都指向一個點:疾病是自己造成的。閱讀、接受課程均是為學習成為自己的醫師而做的準備。疾病既是自己造成的,自己也就是自己最好的醫生。

 

 

 

  巴赫說:心靈不自由造成疾病,心靈要自由的最大挑戰,來自於家庭。 因而所有心靈療癒,內在整理的過程均要回到我們的家族系統中。

 

 

 

  海寧格說:疾病是家族系統中企求平衡所呈現出的形式,它代表。而巴赫說:疾病是善意的!完全相通。只是系統排列更具體的讓人看到這份善意是什麼。

 

 

 

相隔五十年,巴赫與海寧格相同的洞見:

 

 

 

1.讓愛流動。

 

2.看到系統中的良知運作---美德。

 

3.尊重家族命運與自己的高我接上聯繫。

 

4.生命是最大價值,它從來不要求我們付出犠牲來償付,然而同樣的,人類也不應殘害他種動物,來為人們的生命奉獻,每一個生命體被尊重,是最高的原則。

 

5.勇氣。

 

6.海師用系統排列;巴赫用花藥,方法不同但原則相同:就是簡單

 

 

 

   受寵的人類擁有無極之愛,曠世巨音不斷在我們週遭響起,聽者沓沓,然而千年來聖哲之人不斷帶來訊息:人們本來就不應該生病的,沒有恐懼和匱乏的;人們的來 到就是享受生命的!生命的美、善、和諧,永遠等著人們去看到和沉醉其間。巴赫醫生是眾多上師中的一位,他嘗試用簡單的療法醫治人類複雜的心智。他的語言讓 海寧格承接著。在讀巴赫的.自由與療癒時,我一再被這世界的美麗所欣喜,在深沉處又與海寧格的工作法碰觸。若說海寧格是「道」的化身,巴赫便是「與神對話」、「賽斯書」、的靈訊真人版!他們的話語,共同集結了這不斷不斷重覆的靈訊。

 

 

 

  我們真的還不願張開耳朵嗎?我們真的仍無法看到自己的神聖本質嗎?來吧!朋友,敞開的這裡在等你。

 

 

 

*  如果巴赫的話語是春風拂過的花香,海寧格則是驟雨過後的清晰、爽俐。

 

 

 

*  如果沒有對錯、好壞,巴赫要人培養的美德又是什麼呢?海寧格說,那是個人良知意識中需要被觀察的部份,以及願否朝向改變。個人良知意識是基於生存的需要,但往往已不實用了,它造成負擔和困擾,已阻礙了整體的前進時,就要被汰換掉了。

 

 

 

*  巴赫來到人世只有50年,他留下花藥給人類,單純的傳達愛的訊息,海寧格已86歲,他累積了更多人世因何受困的經驗。他的創作是簡單道理中的不簡單!

 

 

 

  人類靈魂深層的痛,以巴赫的溫言婉語是拂不去頑強的固著的,這使我想到雙管併用的方法。系統可以看到疾病,個體就可以解除認同。解除盲目的愛,和行為的錯誤,為什麼還要花精?──純粹的心靈、精神層次的療癒是可以完全的,但花精是人的心底那點支持──來自大自然的愛。李穎哲醫師說令人產生愉悅感,較容易進入靈性層次。

 

 

  花仙子諮商觀點於我,將是一個新的拓展,身體的、心靈的,將我們還原那真實與自在的我!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分享會:海寧格科學2011家族系統排列香港工作坊

 

  在陣陣蟬鳴聲中的七月,帶著新鮮的體驗,台鳳在此次的課程中又有震撼性的感受,亟願分享出來,與各位對系統排列工作有興趣的朋友,作近距離的對話。

 

 

本次工作坊主題:

7/87/11家族系統排列-健康之道

7/127/13家族系統排列-事業成功之道

 

 

一、分享會時間7/29(星期五)下午130530

二、分享會內容:1.特別值得學習個案之DVD教學播映

        2.探討與主持解說:魏台鳳老師

        3.同行參與香港工作坊的學員分享:王玲如老師

 

        

三、地點:愛的序位工作室

     中市錦南街2號13(近孔廟)map

、本分享會由愛的序位工作室策劃主辦, 王玲如協辦 

 

 

 

費用:500元(愛的序位工作室培訓班學員酌收場地清潔費100元)

 

報名專線:04-22320787

     0919-699939

因場地有限,僅18個名額,請優先爭取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做個傻瓜;或是藝術家?

                                     魏台鳳 2011.07.07

許多藝術家像個傻瓜,當他在創作時是沒有自己的,如果他一直想創造出所謂的個人性,充其量只是拮取了部份元素,大多時候是顫顫危危的仿同,放掉膨脹的自我,忘掉自己,才有真正偉大的創作產生。

    在心理學所謂的客體關係,說的是人們擬情於物;將情感寄情於大自然、物品、創作上。換句話說,在人我關係上無法平衡的人,用寄情於文學、藝術或收藏品也是一種無可如之何的轉向。然而生活的實相是,大多數的人無法過“移情 ”養性的生活,關係中的糾結仍是不斷的綿纏著…。

 

    音 樂之聖貝多芬,它的一隻耳朵在創作的後期漸漸的聽不見了,儘管如此,反倒鼓舞了他的音樂魂魄,為人類留下了不朽的瑰寶!貝多芬關閉了耳朵,有他不想聽的部 份…易怒的父親,和兒時對他的粗暴;常被刮的耳朵就失聰了!美麗的音符背後卻有著一顆嚴重受創的小小心靈哪!聽不到的只是外在的「相」,聽到的是山風與白 雲,光影與朝露,於是我們有了四季、命運交響、月光曲…貝多芬將另一種澎湃與低迴的情緒用音樂來紓發。

     自 殘割耳的梵谷,終其一生的窮困潦落,卻在後世創造出天價般的藝術品。梵谷的出生就活在早夭的哥哥陰影底下,做為牧師的父親永遠認為他比不上那位哥哥。母親 也終日哀傷得看不見眼前的孩子,梵谷繼承的是他哥哥的名字,沒有了自己的梵谷,如何去證明自我的存在呢?被逐放的自我要到那裡才找得到歸處啊!濃烈的筆 觸、真純大膽的色彩是他向世人宣告他強烈又奔放的愛!

    藝術,收納了所有失依的心靈!這是音樂、藝術可以觸動人心的原因。

  只是當個藝術家也未必昇華得了這些情緒,做個傻瓜比較容易擺平情緒呢!

  做為一個傻瓜就沒有嫉妒、精算、更好、更壞或功成名就…等,於是快樂就發生了!周遭的關係因為你的不嫉妒、和不爭取而與你相應,緊張和嚴肅便像飄蓬般的吹走了,放掉巨大的自我,做個傻瓜是第一步。

  奧修說:愚蠢有它本身的美!

  事實上,一個沒有辦法偶爾成為傻瓜的人是不夠聰明的,有時你要離開你的聰明去休假,唯有如此,生命才會平衡。

當個傻瓜是將自我消失時。

 

  看到內在那個自己像傻瓜是第二步;一個純真的自己,有如蹣跚學步時對所有事物的天真,對周遭一切的信任,你感到自己是無所不能的,沒有憂懼的向前探索。

  你可以承接任何發生的新鮮事,你也相信通過這些必有好事發生。

  於是那個傻瓜,也不是傻瓜了。

  他知道最終的結果,所以他是個智者,他只要像個傻瓜一樣的去生活,所有的相應便休止,他可以悠閒的等著那結果的到來。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深層的愛」治療團體

 

~家族裡的精神疾病~

 

英國巴赫醫生:「疾病是一種善意」。它是來自家族中極為深層的愛,為家族中曾經發生的事件需要被看到;也需要被和解而呈現。如何呈現呢?家族中有一個無辜的成員承擔了這個使命---/她以受苦的精神症狀,來讓家庭中的其他成員看到家族系統中一個被遺忘的位置---疾病用苦難的方式來突顯那個被拒絕承認的人或事件!

 

海寧格說:「精神病患者是為家族系統中的愛而驅動的。是一種潛意識的愛,是一種深淵的愛!」

 

 

每月的第二個星期五,時間13301830(二月份:2/10日)

 

參加對象:患者本人、家屬

費用:當事人個案處理,每位2500

報名方式:圓情居身心科診所

(台中市大墩十一街342號 04-2259-1060

          愛的序位工作室

          (台中市錦南街213  04-2232-0787)

上課地點:圓情居身心科診所

參加人數:每場15人,額滿為止。

 

團體指導人:蔡秀傑 精神專科醫師

講師介紹 : 魏 台 鳳

所帶領的課程及工作坊

*台中縣教育局認輔教師在職研習(個案、團體輔導實務課程)
*
台中市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中心心理諮詢服務
*
法院觀護少年「青春飛揚」團體、生命線「陪伴憂鬱」團體
*
彰化縣婦女保護成長團體
*
台中縣、台中市生命線志工之督導講師
*
每月一次家族系統排列作坊

理論師承

*海寧格之家族系統排列工作法的相關訓練 (總計131天之專業課程)
2006~2008 Bert Hellinger Workshop 以及亞洲系統排列國際研討會  *2004-2008 Wilfred Nelles, Ph.D 之督導訓練*2004-2008台灣海寧格機構系統排列師訓練。*2009-2010 Hellinger Sciencia International Training Camp  *2009-2011Svagito R. Liebermeister結合奧修靜心的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

 修習

* 溝通分析學派(TA)* 敘事治療* 藝術治療* 焦點解決短期心理諮商

* 多世代家族治療工作理論* 性侵害犯罪加害人處遇團體治療工作坊

 超個人心理學派課程:

* 修習光的課程(行星六)          * 奧修靜心營。

* 東海大學哲學研究所

 

 



家族系統排列』簡介

家族系統排列--一個完全突破傳統治療方式的有效學派,它的療效可充分發揮在:

1.改善家庭中所有關係的誤解、牽連和阻斷。

2.積極的面對嚴重的疾病和死亡。

3.打斷家庭中一再重複的負面經驗,探討親子和家庭問題如:親子關係疏遠、伴侶間的問題,流產,不孕,領養/監護 等。)

4.
揭示身體和情緒經常重覆出現的困擾的原因,逐步通向療癒(比如偏頭痛、憂鬱、自殺傾向、   毒品、酗酒等、、、)

5.
了解每一個人獨特的生命的背後的整體意義。

 

工作法的原理說明

在歐洲盛行已久的家族系統排列大師海寧格說:『家族系統排列』的工作,就是要揭露那些在家庭中重複傷害的模式,不要將痛苦再傳給下一代。』

    每個家族成員就像單一的元素,環環相連在家庭系統中。通常在家族系統排列的現象場域會呈現動力;心靈的運作會產生無形的力量,這無形的力量你可以在排列中感覺到!就是這元素(心靈)互動的結果。

現在海寧格的洞見已發展成一種系統的工作法,並將它用在家族治療疾病的議題上。不僅對生病的人本身,更是對世世代代傷痛的療癒---大多數的家庭畏懼著精神症狀的成員會留傳給下一代,殊不知,用善與愛的方法替代恐懼,這樣的留傳也會被終止。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和我的陰影在跳舞

~~魏台鳳  2011.07.06

    在運用「陰影」來工作時,眼前便浮現了許多「好人」畫面:

 

  「我值得幸福」女士:

  一位先生心臟病發驟逝的女士。原本十分恩愛的夫妻生活,頓然折翼,太太整日以淚洗面,向天呼喊何以對她不公……每 日澆花也想到先生,喝水也想到先生,與朋友、親人談話的主題全是昔日與先生種種,愛她的家人十分擔心她會自此走不出來,正當她常感形單影隻時,一位含情脈 脈的外勞,在偶然間進到她的生活裡,暮然的,她的訴說有了對象,再次的,她的散步有人陪同,她的生活忽然又有陽光照進來,只是她不想被別人知道,起先,她 以為自己有種族歧視,因為外勞是來台灣工作的勞工!再者是先前如何的受恩於先生,又怎能三個月不到就讓另一位取代了呢?自己的禮教道德感狠狠的鞭笞著自 己,讓這位女士掉進更深的淵藪裡,感到二度受創,更難走出來。

 

  在「陰影」檢查裡,可以看到個人的價值信念如何的使人束縛,這位女士是如何的生活在別人的判斷裡。

  在別人的眼光中求生存,自然就沒有自己,會誤以為光明面才是自己,而漠視陰影的存在,唯有爭回自我主導權,問自己:不論黑羊與白羊,跟隨我的心做選擇,也唯有自己做的選擇,自我才會負責任!負責任讓自己面對,負責對自己的快樂承擔,力量來自對自我的內在與外在的雙重承認,那才是真自由。

 

  「好人要有好報」先生:

  一位社交單純,生活在濃重宗教氛圍中的男人,婚姻路途遲疑了一陣子,才娶太太。之前多年來擁有好兒子、好哥哥、好長官、好同事的形象,,婚後竟成了家暴加害人!對一個自我十分要求的人而言無法理解人有說謊、沒有同情心、沒有羞愧感的行為。

  因為在他的世界裡,一逕是如此相互體貼慷慨又合作的大家庭,自己怎麼在娶進一個喜歡玩人際遊戲的妻子之後就成了施暴者了呢?針對當事人巨大的困惑,協助他看到的是:

一個是他對的定義:只有光明面;

一個是他對自己的定義:只有光明面。

  如果說之前四十年的和平生活是個禮物,而面對不斷爭訟控訴他是加害人的這個禮物更大!因為他對自己與世界整體的認識只有一半,這是多麼巨大的空缺,他甚至不曾看過一眼,那麼他也就喪失了挖掘寶藏、豐富人生的經驗!

 

  有人或許會說,誰要經驗痛苦呢?縱使只活在自己小小的半個圈內過完一輩子的光明面,自在滿足就夠了唄!

然而,有趣的靈魂是想要體驗的,桃花園也是有外人闖入的。這就是生命給我們的習題:當你不想看或拒絕黑暗面時,陰影就會來吞噬你,重點是,你如何從中習得?從你的黑暗面得到力量來完整你自己?贏回你真正的平和與安適?

 

 「 有求必應」太太:

  高學歷的職場女強人;又要當好媳婦、好妻子,又要做好女兒、好媽媽和好姐妹的當事人。出現在工作室時,背微駝、人瘦小,又精神抑鬱、皮膚暗淡。我心底浮起一個感嘆:怎麼「內在美」反而讓人操老了呢?猜猜看哪些角色是先向她來挑戰,證明她無法當千手觀音大放明光的?

   在她來療癒的期間,先是先生被調職到外國,她可以不用天天回家做晚餐了,再是兒女們個個到外地去工作、上學,再來是用金錢代替對手足的照顧。她疲憊不堪 的靈魂巧妙的安排了:將她一心想要照顧人的特質(光明面),加上她的慣於使用的補償心理,現在補償愧疚感在自己身上(黑暗面);開始了照顧她自己的旅程。 讓她有空閑看到自己的實相,對於無可奈何的鬆開,或許使她失去了一些與最親近的人的相處時光,但她得著了自己--做瑜珈、學靜心、學療癒課程等。

 

  學習看到黑暗面中的自己,恐懼的、焦慮的、愧疚的部份,並理解這些情緒背後產生的因子,才能真正的接受並愛自己!愛全部的自己!那才是真正的美麗!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暗力量外一章

~~魏台鳳  2011.07.06

 

  做為一個心靈老師,最大的歡喜是學生通過他們對自己的考驗,是看著他們一關一關的過!

 

  然而,不免的,我會遇到學生有這樣的情形:「老師,我很平靜,最近都沒什麼事。」

  「噢!那很好。」心裡想著可以來聊聊風花雪月了。是啊!雲淡風輕時便有一些情緒跑出來,但仍說「沒事、沒事!」下回來時,又是「沒事、沒事!」如果我自認諮商師的角色就應該是拯救任何情緒的話,那麼我就掉進這遊戲裡,老是想辦法幫當事人將情緒掏出來,那麼學生就會永遠待在那個洞裡,永遠等著人來救他,等著somebody來將他/她的情緒引導出來,糟糕的是,他/她週遭的人永遠搞不清他要什麼!這遊戲不是玩得沒完沒了,就是得癌症!(Bern, TA之父,說:「關係中的遊戲到最後是以死亡收場。」)他或許沒辦法再和諮商師玩了,但他總會找到對象:伴侶、家人、同事……繼續去玩!

 

  做為一個心理工作者,從來沒有所謂留一手的師父,他們總是盡力為之,想方設法的讓學生可以明白,技術可以練習再練習,思想因為涉獵而突破。然而,學生們呢,功夫總有久不練就忘了,三日不閱讀就能量停滯的狀態。

 

  所以呢,我要表現那個黑暗面出來給學生看:我不是一個富有同情心,或富有愛心的老師。我可能會丟一堆木屑到洞裡,當學生察覺到他/她快要被淹埋了時,就會奮力爬出洞來。這時,我會搖著扇子,欣悅的在洞外歡迎他/她!

 

  學而沒得到,是做為一個教者的惆悵。

  得道,卻未深入,是做為一個老師的遺憾。

  深入又被外境而拉回去,只有祝福他了!

  一個教者,也是一個學生,不斷從學生身上看到自己的進展在哪裡。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突然出了頭難以理解的黑羊時
該怎麼辦?

 


 

 

作者序言:

 

父母出身台大,他高一就想休學去流浪;

 

家裡是大企業,他卻要進演藝圈;父母開電器行,她卻要花大錢學攝影。

 

當全家都是白羊,突然出了頭難以理解的黑羊時,父母要怎麼愛他?幫助他?

 

 

 

 

 

編者: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天下父母心,如果你家中有成長中的孩子,

 

這篇文你該看看,孩子的心想的是什麼?跟大人所期望的路是否有很大差距?

 

一般人往往將自己所期望的路框架到孩子身上,

 

然而孩子有自己的空間,『他不代表你,你也不能代表他』,

 

站在引導孩子思考與支持的路,該是為人父母者所該省思的,看看囉!

 

 

 

 

 

20歲的孫靖從小就知道長大以後要接掌家裡的事業,

 

但從14歲擁有第一把吉他開始,他非但沒有努力充實商業知識,

 

反而開始創作、玩音樂。

 

他學校成績下滑,母親擔心、反對,父親長期在國外打拚,一回國就念他,

 

他很討厭父親這樣,「平常又不在國內,憑什麼一回國就管我。」

 

終於他在17歲那年組了一個band,叫Zip發射樂團,進了演藝圈發了唱片,

 

他的身世「孫道存(太電副董事長)的姪子」被媒體刊登出來,

 

他厭惡到極點,對母親說「都是你們害我的,我痛恨我姓孫」。

 

 

 

他唱的是搖滾樂,每次在台上又跳又吼、渾身是汗,母親就在台下掉淚、

 

心疼孩子,身為大學副校長的母親對孫靖說:

 

「你何必虐待自己,只為了取悅別人,」

 

孫靖回答:

 

「我很辛苦但我很快樂,就算只為了一個人的掌聲,都是我自己的東西。」

 

 

 

*     *     *

 

 

 

宜媛的孩子黃子鑑才高一就宣告要休學環遊世界,

 

她和她的先生以及全家族的人都是台大畢業的,

 

求學、就業一路順暢,完全不能理解原本乖乖唸書的孩子,怎麼會不想上課了。

 

 

 

子鑑說,他「不想成為沒有夢想的大人」,大人們辛苦工作五天,

 

只為了兩天的休息,如果他走父母所規劃的路,

 

他知道他將來的生活也會變成這個樣子。他還年輕,夢想去看看世界。

 

 

 

宜媛兩夫妻以為他交了壞朋友,從苦口婆心講到每天大吵,

 

孩子後來乾脆封閉自己,不再和父母講話。

 

當宜媛一知道他想趕快長到18歲,就可以離開家,完全不敢置信,

 

孩子為什麼要逃開這個家,言至此,一向聰明能幹的宜媛哭了。

 

 

 

*     *     *

 

 

 

雖然現在並非13世紀,階級身份固定,容不得你翻身或創新,

 

父母是佃農,孩子非是農夫不可。

 

但在台灣大多數的父母仍然希望孩子走一條社會價值認可的路,

 

如果孩子選擇一條全家族都沒有從事過的行業,

 

或是父母認為將來在現實生活無法生存的路,

 

很多父母除了無法理解,也緊張地急急插手,想要引導。

 

 

 

但站在孩子的立場,他首度找到自我認同的目標,也願意為自己的夢想付出,

 

卻遭到父母無情的阻止,甚至貶抑他「不成熟」、「沒出息」,

 

造成家庭火爆場面時常上演,親子關係面臨嚴重考驗,

 

甚而手足關係緊張(憑什麼你要花老爸老媽很多的錢,走條特別的路),

 

有時孩子一輩子都無法贏得父母認同,造成更大的遺憾。

 

 

 

這樣的例子屢見不鮮。過去有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長期「與父抗爭」;

 

書法家董陽孜年輕時待在家裡寫書法,父親就會連珠砲地問她:

 

「你一個月賺多少錢?你會不會打字?」

 

董陽孜走著孤獨的創作路,累積重要成就,但她最在乎的父親到了晚年才肯定她。

 

已經揚名國際的導演李安也常透露,當校長的父親始終希望他走「比較正常」的路;

 

趨勢科技的創辦人張明正也覺得一輩子都在追逐父親的期望,不禁對自己兒子說,

 

「你以後一生做任何事情,爸爸都支持你,我對你『零期望』」。

 

年輕一代的旅遊作家褚士瑩家裡都是公務員或大學教授,

 

他母親曾說他只是旅行會「一世人檢角(台語,沒出息)」,

 

但透過旅行,他發現世界上有太多不同的生活方式,

 

並非只有大學教授才叫出息, 這才釋放了自己的焦慮。

 

 

 

天下父母心

 

 

 

父母緊抓著孩子不放,以為孩子不照自己的想法成長,

 

不依照自己規劃的路走,就會一生悲慘,

 

台大學生心理輔導中心主任高淑芬認為「這是東方父母特有的士大夫觀念」。

 

 

 

旅居澳洲、參與孩子升學選擇的李瑟深有體悟。

 

女兒小慈要升大學,學校的教學顧問約所有的高三家長講話,

 

李瑟發現,自從這位教學顧問和她握過手之後,就只和小慈講話,

 

既不向她報告,也不問她有什麼問題。

 

 

 

原來這位教學顧問呈現另一種文化的思考模式:

 

讀書、考試、將來想唸什麼科系、過什麼樣的人生,是孩子自己的事情,

 

她得為自己負責,不是爸媽的問題,家長只是來旁聽。

 

 

 

除了東方父母世代承襲特有的「大肩症」,凡事往自己身上攬之外,

 

其實更多擔心他真的可以靠此維生嗎?

 

 

 

近來歸國的布拉格國家劇院指揮邱君強,

 

台大化工系畢業後決定赴德國學習指揮,長年贊助藝術活動的父親──

 

鳳甲美術館創辦人邱再興卻坦承壓力沈重,

 

「我不是反對他,我只是覺得,如果當一名工程師,生活會比較穩當,」

 

邱再興對媒體表示。

 

 

 

事實上,十幾歲的孩子的確常常思慮欠週,

 

飽經風霜的父母不免憂心他自以為是的夢想,可能反而會毀了他的前途。

 

 

 

例如宜媛的孩子黃子鑑想休學旅行,他認為,

 

不需上學也可以從旅行中獲得知識,而且可能學到更多。

 

然而在同一天裡,媽媽和學校的輔導老師和他說的同一句話,

 

才深深震撼他反思,自己的確思慮不週:

 

「如果你旅行回來,無法重回學校,

 

你的學歷只有國中畢業,你能接受這樣的後果嗎?」

 

 

 

怎麼出了「怪胎」?飽受折磨的盡職父母不免徬徨,

 

我家這位青少年為什麼容易「脫軌」做「怪胎」?

 

 

 

青少年心理專家、和平醫院精神科主任李慧玟認為,表面上看起來,

 

孩子似乎是在大環境、父母的期待、自己的期待中選擇人生路,

 

但「核心還是在找自己」。

 

 

 

現代人格理論之父艾瑞克遜的階段理論提出,

 

在認同形成的階段(大約是1528歲)

 

首要的工作便是釐清自己是誰?希望自己變成什麼樣的人?

 

想過什麼樣的生活?以及相信什麼價值之類的問題。

 

 

 

子鑑說:「我知道閉著眼睛也可以預知我以後會過什麼樣的生活:

 

讀大學、進研究所、然後到一個大公司上班,那麼多人(的路走得)都一樣,

 

應該會有不一樣的,到底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我的目標在哪裡?」

 

身形已經抽長卻難掩稚氣的子鑑語氣堅定。

 

 

 

唱搖滾樂的孫靖在台上吼叫,跑通告又苦又累,出身富貴的他從未言苦,

 

就為了唱「屬於自己的東西」。

 

 

 

親子戰火、互相傷害

 

 

 

想找自己的力道之大,甚而使這種孩子火氣特別大,父母一有不同的意見,

 

馬上心生不滿,覺得父母「八股」、「沒有夢想」,

 

幾近刻薄的言行逼得父母喘不過氣來。

 

 

 

子鑑就認為父母不懂他,是因為他們早早就放棄夢想,宜媛一驚,

 

對子鑑說:「為什麼你認為爸媽努力工作、幫助需要的人是沒有夢想?」

 

有些孩子也感受到父母、家族所期待的自己,

 

和自己所期待的不符,卻不知如何處理。

 

 

 

李慧玟醫師一家三代從醫,又是青少年心理專家,

 

雖然她自認並沒有加諸壓力給兒子,但張為智國中時功課不佳,

 

她可以感受到孩子的難過,有一次孩子說他達不到媽媽的期望很難過,

 

李慧玟一驚,說:「媽媽沒有要你符合我的期望呀,」

 

孩子哭喪地說:「妳不說,可是我都知道,」

 

她對為智說:「即使你不愛讀書,媽媽還是希望你存在,希望你當媽媽的孩子,」

 

李慧玟雖然經常處理別人家的青少年與親子問題,

 

但當回憶自己家的這段往事時,仍不禁偷偷擦淚。

 

 

 

孫靖在14歲生日用簡陋的器材錄了一首歌叫「用心」, 獻給爸媽:

 

「你知道我是用心,全心全意去表達我有多愛你,

 

不要再讓我用一些言語去欺騙才能讓你開心。」,表達了其實他也不好過的心事。

 

原本全家反對他走音樂路,那天看到他的天分和認真,

 

和祈求家人認同的那份心,「全家抱在一起哭成一團,」孫靖回憶。

 

台灣的現代父母經過多年的思想洗禮,其實不少人可以同意,

 

孩子有權選擇自己的道路,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才會真正有成績,也才會快樂。

 

 

 

 

 

父母也要有分寸

 

 

 

但專家學者的大道理,是否就意味父母不應該管孩子的生涯選擇?

 

究竟父母要怎麼表達,才能關懷而不流於威權,並真的幫助孩子?

 

 

 

不要一開始就反對

 

如果孩子跟你表達他的夢想或志趣,不要一開始就反對,

 

甚至譏諷他「沒有出息」、「將來怎麼養活自己」,

 

聽聽他的想法,否則「太傷孩子的心了,」高淑芬主任認為。

 

如果父母一開始便採取反對的立場,孩子不會讓你再傷他的心,

 

再也不想和你溝通,你只是把孩子往外推。

 

如何傾聽也要學習。放下報紙、關上電視,看著孩子,讓他知道你認真在傾聽;

 

別急著表達自己的想法,打斷他想說的話。

 

 

 

父母必須謹守分寸:只能分析,不能「讓他覺得」你在替他下決定

 

一般人乍聽這話,會覺得好笑,當父母也要有「分寸」?

 

李慧玟主任表示,人生最有成就的事,就是負責任。

 

我們都希望培養一個負責任的孩子,所以父母的責任只有協助、

 

陪伴、分析問題,卻不能替他下決定。

 

 

 

宜媛後來對子鑑說:「你決定休學旅行,媽媽覺得是很勇敢的決定。

 

未來你的人生風景,會起起伏伏,不會像爸媽一樣平順;

 

而且你也要有心理準備,你可能將會和你的同學脫節,

 

如果這是你仔細思考後的決定,媽媽答應你。」

 

 

 

孩子一旦獲得自己為自己負責的權利,被逼得自己獨立思考,

 

反而退讓(或實際)些,他選擇一項自己可以承擔後果的方式:

 

不休學,寒假騎自行車環島,先從台灣島而不是世界開始旅行。

 

而且對於父母竟然願意讓他做,覺得「非常感動」。

 

 

 

絕對不說「誰叫你當初不聽我的」

 

把決定權交給孩子之後,就算孩子的想法和你不同,

 

就算你認為那是最錯的決定,尊重他的選擇,萬一孩子失敗了,

 

絕對不說「你看,誰叫你當初你為什麼不聽我的,」森林小學校長朱台翔提醒。

 

而且讓孩子知道,萬一出了問題,父母一定支援,

 

無論發生什麼事,爸媽還是一樣愛他。

 

 

 

人生永遠可以重新開始

 

父母走過人生路,很清楚人生從來不是非黑即白,

 

絕對沒有任何決定是不能更改的,

 

所以更不用擔心孩子的決定會讓他「前途已毀」。

 

 

 

宜媛想得很清楚,如果孩子真的休學去旅行,也沒什麼大損失,

 

因為這是終身學習的時代,遲個一、兩年完成學業,

 

換回懂得為自己人生負責、視野開闊的孩子,說不定更好,

 

「自己當初實在『想不開』,」她擦掉眼淚說。

 

 

 

 

 

不經一番寒徹骨

 

 

 

父母對孩子永遠出於好意,但如果這份好意,成為彼此的傷害,

 

或讓孩子無法獲得成就的喜悅,豈不得不償失?

 

還好,當孩子想走別的路引起家庭衝突時,若處理得當,

 

無疑也是開啟一條彼此溝通的路。

 

朱台翔說:「現在的衝突要讓你們更了解彼此,未來過好日子。」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孩子,也沒有完美的父母,父母需要學會放心,

 

給青少年機會對自己的決定負責,就像《教養的迷思》所說:

 

「我們以為我們可以使孩子變成我們所要的人,但這完全是個錯覺。

 

放棄吧!孩子不是一張空白的畫布,父母可以隨意在上面畫出他們的理想與夢想。

 

愛你的孩子,因為孩子很可愛,而不是因為你認為他們需要愛。

 

你既不能使他們完美,也無法毀滅他們。

他們不應該是你可以使其更加完美或加以毀滅的,因為他們是屬於明天的。」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2  日   
陰影效應影片分享會

  魏 老師分享了一個在她開車來影片分享會的途中,發生的一件事:一輛車為了自己的方便,而擋在車道的中間,致使老師的車卡在中間,老師這時就出現了一個念頭, 她應該也要向黑暗的一方表達一下她自己的意見,所以她一反她幾乎不按喇叭的常態,按了一段很長的聲音,以示她對這輛車不守規矩的不滿。最後這輛車,也因為 進退不得,而很尷尬的擋在車中間。

 

  此時學員A說:有時要對抗黑暗,因為大環境等等種種因素,是很困難的,例如我自己一直以來對於鄰居噪音干擾的困擾,除了沉默以對之外,其他所做的抗議,如訴諸公權力等,都無效果。那影片中提到寬恕,我真的很難理解,我寬恕他人,那然後呢?我又該做什麼呢?

 

  學員D的回應:可以在這邊和各位分享一個經驗,我在美國唸書時,有一個朋友住在公路邊,我很納悶,車子來來往往的吵雜聲,他不會受影響嗎?他說,我把這些聲音,當成是海浪聲啦!這個觀點當時也有震撼到我!

 

  魏老師的回應:影片中提到的”寬恕”,是寬恕我們自己,不是寬恕別人。而且寬恕了之後,就是nothing,就是過去了,也不需要再做什麼了!這黑暗的力量,在幫我們看到的,並不只是強勢,也有軟弱、恐懼、害怕的部份。

 

 

  學員B: 最近有一個地方的疼痛,給了我一個省思。右手肩頸上一直以來可能因為操作電腦的關係,偶爾就會痠疼,最近痠疼的頻率越來越頻繁,也讓我注意到一點,如果是 我是在做輸入個案資料之類的工作時,好像就比較不痛;但如果我有時想放鬆一下,打打電玩小遊戲,像玩一下接龍之類的,就又會痛起來。

  所以我自己的覺察是,如果我是在做世俗上或我自己認定上覺得是有價值的工作的時候,就不會痛;但如果不是在做以上的這些事情的時候,偶爾要放鬆一下,自己也會覺得好像在偷懶,就會有罪惡感,所以疼痛感就會跑出來!

 

  魏老師的回應:去檢視自己對於存在價值的部份,其信念和定義,為何會投射到自己的罪咎感,而影響了疼痛?

 

  學員C: 在看這一部影片時,我依循著一個一個的步驟去檢視自己的內心,發覺到,原來自己長期以來討厭的人──弟媳,竟是自己行為的投射!原本我討厭她很敢要、非常 維護自己的權益,但我慢慢的檢視下來,她也和我一樣,有著類似的生長環境,而在這樣的生長環境底下,造成了我們相同的生存不安全感,讓我們學會懂得看別人 的臉色過生活。而她雖然後來和我弟弟離婚了,但我直到現在還是討厭她,甚至很高興她和我弟離婚了。

  但當我 現在清楚了這層關係之後,我很想打電話給她、擁抱她,我覺得我自己也應該為這個關係負起責任,這是我自己行為的投射造成的結果,我也覺得我該為他們婚姻的 結果負一點責任,所以我很想打電話給她,也很想跟她說聲謝謝,感謝她出現在我們這個家,讓我可以看到我自己的這一面。

 

  魏老師的回應:所以每個人都是自己最好的醫生。很感謝妳看到自己這個部份,並與我們分享。

 

  學員A:最近一直在思考我和金錢的關係,雖然衣食無缺,但總想要再豐盛一點,所以在這個課題,我發現我自己對於花錢在自己身上是有罪惡感的,因此,當我覺察到這一點時,我和我的金錢觀和解,和它擁抱,謝謝它等等,我感覺最近的生活有慢慢越來越豐盛了!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讓陰影來工作

~~ 魏台鳳  2011.07.01

 

  榮格是與佛洛依德齊名的心理學大師,發現每個人企求光明的同時,也存在著內心的黑暗面。然而否認,一再壓抑的結果,不但不會讓黑暗的部份消失,反而會被這陰暗吞噬,自暴自棄、自憐、憎恨、恐懼的情緒開始佔據!

 

  就像中國早就以陰陽形容地球上的所有事事物物,在黑中有白;白中有黑,等比的呈現,不容忽視。人,自然也是如此,男人若是陽,女人便是陰,陰陽調和才是完全和完整,這是宇宙的律則──一切都在對等的運行中。

 

  如果我們想經驗自己的光明面,就更要知道那陰影的部份是什麼,並設法了解陰影原來也在設法支撐著我們,讓我們存活到現在。

 

  如果說陰影危害了我們的習性和想法,那是因為我們太想要求光明,求好而壓抑了它的結果,惟有正視它、面對它、接受它,才能將它融化成力量。

 

  榮格說:「我寧願成為整體的人!」意思是人性中有許多善、惡共存的本質,我們若一心向「善」,就有一個對自己批判的聲音,不斷的讓自己拉向「惡」,當自己越想對「惡」劃清界線的時候,另一半的反彈便會加大,這是40 %入獄服刑的人,出獄後反回到牢裡,浮浮沉沉,終生走不到自己認定的「好人」區!是因為善與惡的兩極二分法,讓人想要漂白,又得不到正確的方法!

 

  每 個人所擁有的每一項「負面特質」,都具有它的意涵,它所存在於個人的內在特質都是有目的、有功能的。比如一個「我是差勁的」的設定,來自於幼小時有人對我 說的話,曾經被貶抑的感覺,使我為了逃避「我是差勁的」的這個形象,就出現了說謊、濫好人,或對別人逞強鬥勇,反而將自己推到更多讓自己不痛快的境地,除 非自己接受「我也有差勁的時候」,才有機會放鬆自己,而試著做真正的自己!

 

  讓陰影來與自己工作,正如同正向療癒一樣,這是一個省察的過程,是一個真正的承認自己、接納自己的過程,只是陰影工作用了另一個相反的方向,震撼性和療癒效果是可預期的。這是一系列的練習法,幫助自己找到禮物,收回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的力量!

 

  學習看向整體,不論人與人之間、精神與物質之間、自己內在小世界與外在大環境之間,都是連結的。如果每個人自己內在小世界的黑與白是可以包容並存的時候,黑暗與光明就可以共同創造一個新的可能性:一個人的心性裡至善意願的可能性!

T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